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四百八十章【自作自受】(上)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四百八十章【自作自受】(上)

作者 : 石章鱼
    苏小红接手水上人家之后,重新将这里改名为鱼米之乡,乔梦媛也将新帝豪的管理权交给了她,在苏小红的经营下,两间酒店一改过去的竞争姿态,成为经营上互补关系,新帝豪的生意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而鱼米之乡的生意也蒸蒸日上,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苏小红在经营酒店上很有一套,新帝豪的经营思路以高端为主,面对的也大都是政府和企业机关,鱼米之乡针对的消费群更大众化。

    秦白的婚礼选定在鱼米之乡,苏小红对此给予了相当的重视,亲自督办这件事。

    当晚奏清和张扬一干人来到鱼米之乡的时候,苏小红正在给几位负责人开会,着重强调明天的婚宴务必要保证秩序,不可出现混乱,因为前来的宾客中有很多领导,张扬已经提前跟她打了招呼,市委常委全都会过来喝喜酒,秦清将市委常委们的那一桌安排在外面的水榭,这是避免常委们的到来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也是为了避免他们受到滋扰。

    苏小红听说张扬他们过来,马上中断了会议,来到他们的包间内,秦白一家人以及各位帮忙的朋友都已经坐好,张扬最后走了进来,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江城酒厂的厂长刘金城,春白这次婚宴用酒全都是清江持供,刘金城提前就让人把酒送过来了,张扬在门口遇到他把他也拽了上来。

    秦白慌忙拿着香烟去上烟。

    刘金城接过,正想点上,却听春清道:“我说你们今晚都别抽烟了,女士多,别把我们给呛着。”她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弟妹沈薇考虑,从张扬嘴里知道沈薇怀孕不久,害怕二手烟对胎儿造成影响。

    刘金城笑了笑,把香烟放下。

    在场的有几个烟瘾很大”要是不让他们抽烟,估计这酒也喝不痛快,张扬道:“这么着吧,分两桌”一桌太挤,隔壁再开一座,抽烟的全都去隔壁!”

    苏小红笑道:“早就应该如此!”

    秦清微笑道:“都是你们这些人给烟厂无私的奉献。”

    刘金城笑道:“我打算生命不熄奉献不止,什么时候见马克思了,就把自个也给烧了。”

    在场人都笑了起来。

    基本上男士都去了隔壁”秦传良一家、常海心、苏小红、以及后来的苏强和朱晓云、田斌和程娟在这边坐下。

    张扬则和常海天兄弟俩、常凌峰、刘金城、姜亮、杜宇峰、牛文强几个人去了隔壁房间。

    一来到房内,刘金城、姜亮、杜宇峰几个就忙不迭的把香烟给点上,牛文强这两天咳嗽也就没抽烟”把那箱酒打开,转身道:“刘厂长,你这酒换包装了?”

    刘金城笑道:“今年工艺又改良了”青花瓷系列供不应求。”

    牛文强拆了一瓶酒,看了看道:“是挺上挡次的,批发价怎么算?”

    刘金城笑道:“咱们这关系别提钱,想喝哪天我给你送两箱,你自己去厂里提也行。”

    牛文强解释道:“我老爹现在退休赋闲在家,每天都要喝两盅,要是顿顿茅台五粮液我也供不起啊,所以打算弄点清江特供给他喝。”

    刘金城道:“老爷子过去不是搞财政的吗?我们厂刚好缺一个财务顾问,要不改天我去和老爷子谈谈,请他过来给我当财务顾问”酒只管他喝个够。”

    张扬笑道:“这倒是个很好的提议,让牛局长去发挥余热,也省得他在家里闲着难受。”

    苏小红推门走了进来,扶着张扬的肩头道:“你们哥几个等一等啊,刚刚吩咐下去,得一会儿才能给你们上菜。”

    张扬道:“没事儿”红姐往这儿一站我们就不用菜了!”

    牛文强跟着附和道:“那是,秀色可餐啊!看到红姐”我三月不知肉味啊!”

    苏小红笑骂道:“你们两个都该被掌嘴!”

    姜亮道:“你让田斌过来喝酒,在那边掺和啥?”

    苏小红道:“程娟来了,人家得跟着,人家小两口好着呢!”

    牛文强道:“我今儿身体不好,不能饮酒,要不我去跟他换换,他过来喝酒,我去陪他对象。”

    苏小红瞪了牛文强一眼道:“牛文强,这么大人了,别跟个色鬼似的,别人女朋友你也惦记啊!”

    牛文强道:“没办法,我命不好,没女同志看上我。”

    姜亮笑道:“让他去,不过我得提醒你,程娟可是格斗高手,就你这样的三五个都不是对手。”

    牛文强吐了吐舌头道:“我还是留下吧!”

    满桌人又笑了起来。

    张扬道:“对了,让你把董欣雨叫来,怎么回事儿?到现在也不见人?”

    牛文强道:“董欣雨和秦白又不认识,你叫人家过来干什么?”这厮眼珠子转了转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得什么主意,想转移目标,想让我有所收敛,在春白的婚礼上规规矩矩。”

    杜宇峰道:“是啊,咱们之中境界最低的就是你,防你胜于防狼啊!”

    牛文强道:“别介啊,秦白是这辈子头回结婚,怎么都得热闹热闹,咱们要是不闹还叫朋友吗?”

    常海龙笑道:“是啊,就应该闹一闹!不闹这结婚也没气愤啊!”

    张扬虽然平时是最能闹的人物,可秦白的婚礼他却不能闹,毕竟他和秦清的这层关系摆哪儿呢,小舅子结婚,你见哪个姐夫去跟新娘子闹的?所以他选择微笑旁观。

    牛文强建议道:“让朱晓云跟着迎亲呗,反正她也快结婚了,刚好跟着学习观摩一下。”

    苏小红照着他的脑袋给了一个暴要:“你啊,还没跟董欣雨怎么着呢”就护成这样,以后就算真成了也得是个妻管炎。”

    牛文强道:“我这人就是喜欢被虐,要是怎能成妻管严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张大官人给了他一个字的评价:“贱!”

    苏小红笑了笑:“你们几个好好喝,但是不能喝多,明天都得干活呢。”

    苏小红离开之后,服务员很快就把菜上来了。常凌峰趁着上菜的时候分派任务,张扬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接待市委领导,负责陪好这帮最重要的嘉宾”常海天兄弟俩负责接待从岚山过来的客人,因为秦清并没有张扬,所以岚山方面知道她弟弟结婚的人不多,可是为了以防万一”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岚山各部门各企业的领导要是知道副市长的弟弟结婚肯定会有所动作,酒店方面专门预留了五桌以应付突发状况。

    姜亮、杜宇峰负责招待公安系统的同事、牛文强的任务就是招呼春阳过来的客人。刘金城负责招待江城当地企业家,常凌峰统一调配,把事情分配的井井有条。

    刘金城向张扬道:“张市长,我们酒厂的产品供不应求,今明两年我还想扩大生产规模,你得多多帮忙啊……”

    张扬笑道:“你的事情不归我管,你应该去找严副市长。”

    刘金城道:“这事儿还就得你管,我想把丰泽春辉酒厂给收购下来……”

    张扬道:“春晖酒厂的效益好像还不错。”

    刘金城道:“要是亏损反倒简单了,正是因为他们效益不错,所以人家不愿意……”

    张扬点了点头:“这样啊,要不等过了节,我帮你问问……”

    刘金城连连称谢。

    几个人正喝着呢,秦白和田斌一起过来敬酒,牛文强吆喝道:“你们俩来干什么?田斌”敬酒也轮不到你啊,让沈薇过来。”

    秦白笑道:“牛大哥,你是我亲哥”弟弟好不容易才结一回婚,求你这次手下留情。”

    牛文强乐道:“第一回紧张,第二回就习惯了!”

    姜亮笑着在他脑袋上给了一巴掌:“呸!大吉大利,大喜的日子,你这张破嘴真是没边儿。”

    秦白笑了笑,挨着张扬坐下,端起酒杯道:“各位大哥,你们全都是我亲哥,这两天要辛苦你们了,这份盛情我会记着,咱们哥几个里面,除了姜哥、杜哥、刘厂长以外,其他人都没结婚吧。”

    张扬乐了:“你小子在威胁我们啊,本来我还挺同情你的,打算劝大家对你手下留情,你居然敢威胁我们……”

    牛文强道:“就是,咱们**员怕威胁吗?”

    张扬看了他上眼道:“你算个屁的党员?”

    牛文强笑道:“秦白,今儿你要是敢存着日后报复的心理,你可就倒霉了,嘿嘿,哥最不怕的就是报复……”

    秦白知道说错了话,又拱手讨饶。

    田斌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微笑道:“我爸回来了,明天也要过来参加秦白的婚礼……”张扬笑道:“那敢情好啊,我也有一阵子没和田厅喝过酒了,借着这个机会要好好敬他几杯……”他向常凌峰道:“安排田厅去常委那桌……”

    看到田斌,张扬不由得想起了刘五的事情,他问道:“刘五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头绪?”

    姜亮道:“没什么进展,他知道的内情应该不多。”

    张扬道:“说说看,也许我能帮的上忙……”

    姜亮把张扬的这句话理解为,他要帮着刑讯逼供,张扬在这方面很有一套,姜亮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他知道的应该都说了。”

    田斌道:“也没说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说董德志可能有个女人……”

    张扬微微一怔:“董德志有个女人……”

    姜亮道:“他的话未必可信,董德志我还是有些了解的,生活作风方面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不过刘五给我们提供了一张很模糊的照片,上面的确是董德志和一个女人谈话的画面,我们把照片给了技术部门,并没有什么结果……”

    张扬道:“有没有存档,给我一份,我这两天去北京,找权威技术部门帮你们鉴定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别人当然不会想到张扬所说的权威技术部门就是国安,姜亮点了点头道:“明天我给你带一份过来,估计没什么作用,那女人包裹的很严实,照片本身又模糊。

    牛文强端起酒杯道:“咱们今晚能不谈工作吗?大喜的日子,咱们聊点开心的行吗?”

    姜亮笑道:“那你聊点开心的给大家听听!”

    牛文强道:“前两天我去农贸市场买菜,看到一美貌少*妇,她在那儿挑选了一根又圆又粗的黄瓜,喊摊贩过来过秤收钱,那小贩看到这少*妇长得美貌,就主动帮她把黄瓜洗干净切成薄片了,谁想这下把那女人惹急了,她叫道:你以为老娘是存钱罐啊?”

    杜宇峰一口酒刚喝到嘴里去,乐得噗地喷了出来,姜亮身手灵活,向后一仲,旁边的牛文强可倒了霉,一口酒全都喷在他脸上,牛文强狼狈不堪的拿起纸巾擦脸上的东西,不满的都囔着:“老杜,你也太绷不住紧了,刚开始,就射出来了!”

    张扬乐道:“自作自受,你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杜宇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牛文强,你就这点儿能耐,整天就会聊些黄色笑话……低级下流,我就是敏感,射怎么着?射你一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