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四百五十九章【找死】(上)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四百五十九章【找死】(上)

作者 : 石章鱼
    吴中原笑道:“你们新机场堡程把关很严啊,平中建设入驻还不到一个月,已经让我们返工了好几次。”他终于将话题指向这件事。

    张扬笑道:“新机场堡程质量是放在第一位的,这方面我们都交给从日本聘请来的质量总监负责。“

    吴中原道:“聘请日本工程师做监工想必花费不菲吧?”

    张扬笑道:“每月两万美元,目前来看,这笔钱花得很值。”

    吴中原举杯道:“张市长,任何事都有一个磨合的过程,想必我们平中建设在很多方面还有不足,希望张市长批评指正,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平中建设得到长久的发展。”

    张扬跟他碰了碰杯子,听出吴中原的这番话充满了虚情假意的味道。

    晚宴结束的时候,吴中原将他们送到停车场,左援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张扬道:“小张啊,吴总是我相交多年的老朋友,以后你可要多多照顾啊”

    张扬笑着点点头。

    一群人在停车场道别的时候,乔鹏举来到张扬面前,笑道:“晚上还有什么安排?”

    张扬知道他没尽兴,笑道:“皇家假日吧,我请你喝马天尼”

    乔鹏举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好,我跟你去感受一下江城的夜生活。”他跟着张扬上了皮卡车。

    张扬刚把车驶出新帝豪,吴中原的电话就打给了乔鹏举,乔鹏举笑道:“吴总,看到你刚才忙着送人,我们就先跑了”

    那边吴中原道:“别急着走嘛,晚上还有节目”

    乔鹏举道:“我们去皇家假日。”

    吴中原道:“金莎吧,那儿是我朋友开的,你们先过去,我马上就到”

    乔鹏举挂上电话,向张扬道:“改地方了,咱们去金莎“

    金莎夜总会是刚刚开业不久的,位于南林寺商业广场,据说是香港人投资的,无论装修还是档次全都在江城首屈一指。张扬也听说了,最近也有不少人邀请他过去玩,可因为忙于新机场建设的事情,张扬始终没有去过,他笑道:“我跟吴总不熟,还是不去了。”

    乔鹏举笑道:“有什么啊就是一商人,咱们玩咱们的,管他做什么?”他何其精明的人物,马上就明白张扬为什么这样说,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点燃:“吴中原今晚的安排的确不是那么回事儿,我也不知道他摆下了龙门阵,专门是为了向你显示实力的。”

    张扬笑了,和乔鹏举这种聪明人说话要轻松得多。张扬道:“平中建设和我们合作的并不愉快,因为工程质量问题,我请来的日本总监跟他们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不少的矛盾。”

    乔鹏举道:“吴中原这个人很聪明,不过有时候喜欢自作聪明,我要是知道他今晚是在利用我给你施压,压根我就不会来。”

    张扬笑道:“他的确也有些能力,不但能请动你,还把左援朝和赵洋林都请来了。”

    乔鹏举道:“也许他认为向你展露实力的最好方法就是显示他的社会关系。”

    张扬笑了:“应该有些作用,我怎么都得给你们一些面子。”

    乔鹏举道:“不用给我面子,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最讨厌别人利用我”

    张扬道:“你和吴中原的关系似乎不错”

    乔鹏举笑道:“是吴中原和我的关系不错,我看得很透,这些商人接近我的目的还不是冲着我们家老爷子,我要是跟他们同流合污,那就是给我们家老爷子添乱,钱我得挣,可冒风险的事情我不能干,我做的就是投资,利润虽然薄了一点,可胜在稳妥。”

    张扬暗自感叹,乔振梁的这对儿女真是聪明绝顶,更重要的是,无论是乔梦媛还是乔鹏举,他们的原则性都很强,乔梦媛表现为做自己的事,很少和别人发生联系,而乔鹏举却是在商海中游刃有余,颇有些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味道。

    张扬和乔鹏举来到金莎,看到停车场内密密麻麻的场面,张扬就不由得心生感叹,这世界变化实在太快了,金莎开业也就是一个月,想不到生意居然火爆到这种地步。

    乔鹏举道:“吴中原向我强烈推荐这个地方,你来过吗?”

    张扬摇了摇头。

    乔鹏举笑道:“在我面前别摆出卫道士的面孔,没什么可以隐瞒的。”

    张大官人苦笑道:“真没有,我最近都扎在工地那边,根本不知道南林寺广场开了一这么大规模的夜总会。”两人一边说一边向金莎走去。

    张扬和乔鹏举进入一楼大厅,乔鹏举向服务员说了吴中原的名字,服务员带他们上了电梯,直达六楼,金莎夜总会一共包下了四层楼,从三层到六层,里面的装修也是极尽奢华,走入其中仿佛走入了大观园,随处可见窈窕妩媚的女郎。

    张扬虽然只是第一次来,已经可以断定这里的经营肯定有非法的成分在内。不过夜总会这种行当,不打点**牌,很难把生意做到火爆。

    身穿黑色西服的马益亮笑着迎了上来,他向张扬笑道:“张市长来了”

    张扬看到他也是微微一怔,他没想到金莎的老板居然是政协主席马益民的弟弟马益亮,其实过去皇家假日就是他和台湾人周水生合资开的,后来因为从事**服务而被封,张扬通过各种途径施压,让周水生将皇家假日低价转给了胡茵茹。现在马益民卷土重来,在南林寺商业广场开了金莎夜总会,而且生意更胜往昔。马益亮并没有忘记昔日的那段仇隙,表面上却装得热情洋溢,向张扬伸出手去:“吴总说你们要过来,让我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

    张扬和马益亮握了握手,他打心底是看不起江城的这帮衙内的,马益亮、袁立波、李祥军这帮人在他心中都是些扶不上台面的主儿,看到马益亮能够经营如此规模的夜总会,并搞得这么红火,张扬多少有些意外。

    马益亮又笑着向乔鹏举伸出手去:“乔先生,我是金莎的经理马益民”

    乔鹏举点了点头,和他握了握手,马益民亲自带着他们来到房间内。

    他们刚刚坐下,吴中原就赶到了,一进门就拱手道:“恕罪恕罪,我来晚了”

    马益亮对吴中原显得十分尊敬,赔着笑道:“吴总,今晚怎么安排?”

    吴中原笑道:“到了你的地盘上,当然是你说了算,对了,把你手下的五朵金花全都叫过来陪我们喝酒。”

    马益亮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我来替大家安排吧”

    张扬开始有些后悔了,自己毕竟是政府官员,跟着他们来到这种场合,万一这种事要是传出去,岂不是惹了一个**烦,这厮下定决心,今晚无论别人怎样,自己一定要做到意志坚定,敷衍一会儿就走。

    吴中原看出张扬显得有些不自在,他笑道:“张市长不必介意,自古就是英雄配美人,咱们也不是搞什么非法活动,就是找几位小泵娘陪着吃吃喝喝,顺便唱唱歌,绝对不会违反党性原则。”

    乔鹏举笑道:“吴总,你是蓄谋已久啊,想腐化我们的国家干部。”

    吴中原道:“这不叫腐化,这叫格调,毛老爷子都说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咱们要相应老爷子的号召,风流而不下流才是做国家干部的最高境界”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张扬虽然对吴中原没多少好感,可对他的这句话倒是很赞同,这厮认为自己就是风流而不下流。

    五位风姿妖娆的美丽女郎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坐在了吴中原的身边,另外四个,分别坐在张扬和乔鹏举的身边。

    乔鹏举道:“吴总,你身边怎么只有一个啊”

    吴中原笑道:“我年纪大,精力不比你们这些年轻人,能者多劳嘛”他身边的那女郎娇滴滴道:“吴总说话太谦虚了,您正当壮年,无论精还是力都不比别人差”

    满屋人都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对这种场面有些不适应,**警惕性起到了关键的作用,风月欢场,在大隋朝那会儿他可是熟客,不过现在咱是**员,是国家干部,有些事是不能做的,张扬也理智的很,吴中原这个人十有**是个笑面虎,他今天先向自己展露实力,然后又玩糖衣炮弹,跟这种人相处要异常小心,稍不留神就会掉进他的陷阱。

    张扬身边的两名女孩儿都很年轻,她们紧贴着张扬的身体两侧,张扬笑道:“你们这么贴着我,快把我痱子捂出来了”

    几个女孩都格格笑着。

    张扬左侧那个染着紫红色头发的女孩道:“帅哥,有没有女朋友啊?”她大概喝了点酒,说话的时候眼睛半睁半闭的,带着明显的醉态。

    张扬道:“咱能不讨论个人问题吗?”

    那女孩道:“不讨论个人问题还讨论社会问题啊?”

    另一位女孩道:“又不是政治家,社会问题多累啊,要不咱们还是探讨社交问题吧。”

    紫红色头发的女孩道:“社交好麻烦,还是讨论**问题吧”

    一群女郎同时起哄:“花痴啊,看到人家帅,就这么直接”

    张大官人真有些吃不消了,他倒不是玩不起,而是当着吴中原和乔鹏举真的放不开,张扬笑着想那紫红色头发的女孩道:“你多大了,有十八岁吗?”

    那女孩道:“看不起人”她挺了挺胸膛道:“34D”

    张大官人尴尬到了极点,干咳了一声,起身道:“那啥……我先去个洗手间”

    紫红色头发的女孩挽着他的手臂道:“要不要我陪你去?”

    张扬道:“不用”起身就往门外逃去。

    吴中原和乔鹏举看着仓皇逃窜的张扬都笑了起来,吴中原道:“他很害羞啊”当着这么多欢场女子的面,他当然不能把张扬的名字说出来。

    乔鹏举笑道:“不习惯罢了”他伸出手,在那名性格外向的红发女郎丰臀上捏了一记道:“你把我朋友给吓走了”

    那女郎笑道:“那我去洗手间把他找回来”

    一群人又跟着欢呼起来。

    张扬在洗手间内洗了把脸,理了理纷乱的思绪,他决定离开这个地方,这种场合不适合他。

    一阵香风从身后袭来,那红发女郎突然冒了出来,从后面抱住他:“这么久,是不是自己偷偷**了?”

    面对这种直白的女郎,张大官人真有些消受不起,他拉开那女郎的手臂道:“对不住啊,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帮我跟那两位朋友说一声。”

    那红发女郎看到他要走,跟着追了过来:“帅哥,别走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张扬哭笑不得道:“你喝多了,赶紧回去吧,我还有正事儿”

    “不……你得跟我回去……你要是走了,我在姐妹面前多没面子”那女郎有些酒意上头,抓着张扬不放。

    张扬有些烦了,一把甩开了她,转身就走。斜刺里一个中年人冲了出来,抓住那名红发女郎,甩手就是一个耳光:“**,你他**放我鸽子”

    那女郎被打的尖叫了一声,可那人仍然没有解恨,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抬脚朝着她的小肚子就踢了过去。

    张扬本来想走,可听到身后那红发女郎叫得凄惨,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向那中年人道:“我说你一大老爷们打女人丢不丢人?”

    那中年人剃着板寸,头顶到前额有一条一寸多长的刀疤,显得十分凶悍,他怒视张扬:“小白脸,谁裤裆被扎紧把你露出来了?”

    张扬冷笑了一声,那年轻人只觉着眼前一花,然后就听到“啪”地一声,张大官人轮圆了手臂,一个结结实实的嘴巴子抽在这厮的脸上。那小子一百八十多斤的身躯被抽得倒飞而起,撞在走廊的墙壁上,然后贴着墙壁又摔倒在地面上。

    张扬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只听到一个人叫道:“五哥被人打了”

    “**”粗鲁的咒骂声传来,从607包房内,涌出来十多名身材壮硕的青年,他们手中操酒瓶的,拿砍刀的都有,一帮人全都冲向张扬。

    张扬眯起眼睛,很轻蔑的看着那群人,在公众场合携带凶器,一看就知道这群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和夜总会这种地方大概天生相克,只要自己来,几乎每次都要出事,他叹了口气:“我真不想伤人”

    “伤你妈”一个高壮的男子挥舞着酒瓶向张扬的头顶砸来。

    张扬一把就将他的手腕抓住,然后从容不迫的将他手中的酒瓶夺了下来,淡然一笑,忽然挥动酒瓶干脆利索的砸在这厮的脑袋上,砸得对方血流满面。张扬这一手,起到了极大地震慑作用。

    这时候马益亮带着保安匆忙赶到,看到闹事的又是张扬,马益亮的第一感觉就是,张扬在故意找他的晦气。

    这件事还真不是张扬挑起的。

    马益亮慌忙上前分开双方,拱手道:“各位,都给我一个面子,算了,算了”

    那个叫五哥的人摇摇晃晃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指着张扬道:“麻痹的,兄弟们,把他给我做了……”

    没等他那边的人动手,张扬已经一拳砸在他的脸上,这厮被张扬这一拳砸得天旋地转,再度坐倒在地上。

    张扬道:“找死,我成全你们”

    马益亮来到张扬身边,低声道:“张爷,您是我亲大爷,这事儿算了吧,别把警察给招来了”

    张扬压根没把他看在眼里,冷笑道:“都他**亮凶器了,还怕把警察招来?你是打算包庇这帮犯罪分子了?”

    马益亮知道张扬难伺候,他忍气吞声道:“算了吧,给我一个面子。”

    吴中原和乔鹏举听到动静后也出来了,张扬可以不给马益亮面子,可乔鹏举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他指着那帮人道:“以后再敢拿刀出来,我把你们全都弄进去。”

    吴中原现在才真正意识到张扬的霸道和嚣张,他想通过势力让张扬认识到自己的实力,可没想到张扬用武力给他反上了一课。出了这种事,张扬也没心境继续呆下去,向乔鹏举道:“你们玩,我还有事,先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