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四百二十三章【犯贱】(下)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四百二十三章【犯贱】(下)

作者 : 石章鱼
    第四百二十三章【犯贱】(下)

    罗慧宁道:“你们这些基层干部啊,问题还真的不少,是该好好整顿整顿了。”她这句话当然不是冲着干儿子张扬,而是因为这两天经历的事情有感而发。

    张扬道:“中国官场历史几千年,特权主义思想早已深植人心,当官的嘴上说是老百姓的公仆,可真正把自个儿当成公仆的又有几个?老百姓对当官的也是陪着小心,谁都把当官的高看一眼,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哪朝哪代没有这样的事情?”

    罗慧宁笑道:“想不到你看得倒是通透。”

    张扬道:“我还发现,官当得越大反倒越没有架子,芝麻大小的一个官反倒官气十足。”

    罗慧宁道:“过去我和你干爸出国访问的时候,经常看到国外有些领导人,退休之后马上就回归平民老百姓的生活,和周围百姓打成一片,其乐融融,丝毫看不出他们过去的身份,那样的退休生活真是让人羡慕。”

    张扬道:“我也看过类似的报道,老外看起来一个个没心没肺的,可没心没肺也有没心没肺的好处,今儿是总统,明天当平民,没有这么大的心理落差。”

    罗慧宁笑道:“其实无论哪个国家,哪个民族都有热衷权力和官位者。”

    张扬道:“可哪国的官迷都不如中国多。”

    罗慧宁道:“你别忘了,咱们中国是世界人口第一大国,官员的比例自然要比其他国家多。”

    张扬接口道:“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的也比其他国家多。”

    罗慧宁道:“做人要阳光一点,应该看到我国的多数官员都是好的。”

    张扬道:“干妈,可能你们接触的好官员多,那帮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的全都被我给遇到了。”

    罗慧宁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孩子,从来都是你的理儿。”

    张扬安排罗慧宁在静海最新建成的颐尚海洋花园酒店入住,这里是整个静海最高档的酒店,罗慧宁抵达酒店之后,有些疲惫,早早休息了,张扬也在海洋花园给老徐安排了房间,让他随时听候罗慧宁的调遣。

    说来也巧,他刚刚安排完这些事,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就打来电话,王广正通知他今天省组织部长孔源今天下午要到***视察,问他能不能过来,张扬答应回去看看。放下电话没多久,秦清也打来了电话,也是为了这件事,张扬笑着将自己已经来到静海的消息告诉了她。

    秦清欣喜道:“我也在静海,你在哪儿?”

    “颐尚海洋花园酒店。”

    十五分钟后,秦清已经出现在海洋花园酒店的大堂内,张扬笑着迎了出来,这厮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刚刚自己用剪刀把肩头的线给拆了,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秦清身穿白色亚麻长裙,宛如一朵绽放的白莲花,亭亭玉立,优雅无限。

    张大官人望着秦副市长白嫩的肌肤咽了口唾沫,低声道:“恨不能一口吃掉你。”

    秦清啐道:“少来,公众场合,注意你的干部形象。”

    张扬道:“你今天过来也是为了孔源的事情?”

    秦清点了点头道:“省组织部长过来视察,怎么都要来参加,留给上级领导一个良好的印象。”

    张扬笑道:“秦市长也未能免俗啊!”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入酒店通道,通道两侧全都是巨大的水族箱,里面游弋着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秦清也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欣喜道:“想不到这里的装修如此别致。”

    张扬道:“这儿和一招各有各的优点,一招位置好是个观海的好地方,这里设施现代化,配套更为完善。”

    秦清道:“静海这两年发展的不错,在旅游上做出特色了。”

    张扬道:“还是那句老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相比静海,春阳还没把清台山吃透。”

    秦清道:“清台山的资源不错,如果能够顺利发展,一定会成为平海乃至全国的旅游热点。”

    张扬道:“可惜你在春阳呆的时间太短。”

    秦清温婉笑道:“我在春阳并没有做出什么成绩,现在想想还有颇多遗憾之处。”

    张扬道:“没有春阳,哪有我们,我怀念春阳的时光。”

    两人走入电梯,张扬灼热的目光让秦清俏脸一红,轻声啐道:“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

    张扬轻声道:“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吃都吃不腻。”

    一抹胭脂般的红晕一直浸染到秦清的粉颈,秦清啐道:“你就是嘴巴甜,知道我容易被你骗。”

    张扬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秦清弹性十足的**,柔声道:“害怕被我骗吗?”

    秦清幽然叹了口气道:“已经上了贼船,害怕又有什么办法?”

    张扬纠正道:“是贼床不是贼船!”

    “滚!”素来优雅的秦副市长也忍不住爆粗了。

    罗慧宁小憩了一会儿就已经醒来,听说秦清来访,她很开心的接待了秦清,握着秦清的手来到观海平台上坐下,微笑道:“秦清是越来越漂亮了。”

    秦清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文夫人保养的才好呢。”在罗慧宁面前,秦清总有一种被看得很透彻的感觉,她和张扬的情愫早在张扬为文玲治病的时候,就已经被罗慧宁知道。以罗慧宁的智慧当然不会点破两人之间的这种关系,可罗慧宁对干儿子处处留情的作为还是有些无奈的,凭心而论,罗慧宁并不认同张扬的这种做法,可她也没想去影响改变张扬,所以现在的态度是任其发展,张扬身边的女孩儿她也接触多个,无一不是才情过人美貌出众的女孩子,罗慧宁有时候甚至会联想到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这么多的出色女孩儿都一窝蜂的迷上了张扬呢。

    罗慧宁笑道:“老了,保养的再好,现在还是一个老太婆。”

    张扬为她们泡了一壶茶端了上来:“干妈,您就算老太婆也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老太婆。”

    罗慧宁格格笑了起来,指着张扬道:“老太婆还谈得上什么漂亮?你小子就会睁着眼说瞎话。”

    张扬倒了杯茶递给罗慧宁,秦清接过茶壶,给张扬和自己倒上。

    罗慧宁道:“秦清,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秦清点了点头道:“还不错,几位领导都挺照顾我的。”

    罗慧宁道:“一个未婚女孩子担任副市长,肩头的担子比起男同志要重上许多,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更多的辛苦。”

    秦清道:“在体制中干了这么多年,也适应了这样的工作。”

    罗慧宁向张扬道:“你以后要向秦清多学习学习!”

    张扬道:“学习什么?她是副市长,我也是副市长,目前我这个副市长还干的不错,清姐,你说是吗?”

    秦清暗骂这厮无耻,当着长辈的面居然也敢用话来**她,可她却只能点了点头道:“干得很不错……”说这句话的时候,一阵心跳加速。

    罗慧宁自然不知道这对小儿女在通过这样的方式打情骂俏,她笑道:“那就好好干,认真干!”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的点了点头道:“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我会认真的把副市长干好。”

    秦清恨不能冲上去扭住他的耳朵,这个无耻透顶的小混蛋。

    罗慧宁道:“也不能总是干副市长啊,你以后的道路还很长,还有机会干市长,干省长,部长!”

    张大官人笑眯眯望着秦清:“清姐,你觉着我有机会吗?”他脑子里想的是,秦清当了市长,自己就能够干市长,秦清当了省长自己就能够干省长。

    秦清明知这厮充满歹念,却也要装出若无其事,点了点头道:“那要看你以后工作认不认真,凭你的天份,以后提升的空间肯定很大。”

    罗慧宁道:“以后的世界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当天下午,张扬和秦清都去了静海市一招,新任省组织部长孔源下午过来视察,他们不好缺席。组织部长负责干部工作,关系到平海省这么多干部的升迁调任,每个人都很看重和孔部长的这次见面,***的成员全都到场了,自从开课以来,今天是最全的一次。

    下午…的时候,省组织部长孔源到了,孔源过去曾在中组部任职,平海省内的干部对他并不熟悉,其人五十二岁,身材不高,略显富态,长得倒是一团和气,在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常务副市长常凌空的陪同下到来,这样的一位官员是谁都不好怠慢的。其实孔源一早就到了南锡,在南锡吃过午饭之后,才由他们陪同来到静海。

    孔源在讲台上给***成员们讲了大概半个小时的课程,他的演讲水平很高,谈吐幽默,倒也博得满堂掌声。应全体学员的要求,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也说了两句,接下来就是座谈会。

    在座谈会之前,孔源亲切的和各位学员握手。来到张扬面前的时候,不等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介绍,孔源就亲切笑道:“你就是张扬吧!”

    张扬听到他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也有些得意,毕竟人家是省组织部长,这么大的干部都认识自己,证明自己在平海已经有了相当的知名度。张扬伸出手去跟孔源握了握,恭敬道:“孔部长好,我是张扬。”

    孔源呵呵笑道:“我早就听说过你,你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很有能力,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张扬道:“孔部长既然觉着我年轻有为以后就多提拔提拔!”胆敢这么明着要官的也只有他张大官人一个。

    周围学员都笑了起来,孔源也笑得越发开心:“好,我的职责就是培养并提拔省内有能力的年轻干部,我会优先考虑你的。”

    “多谢孔部长栽培!”张扬也知道孔源这番话不作数,可还得感谢。

    孔源借着向下走去,王广正负责为他一一介绍,来到秦清面前的时候,孔源笑得越发和蔼,他微笑道:“这个也不用介绍,我认识,秦清,我们平海省的美女市长!”

    秦清矜持笑道:“孔部长好,我是岚山市副市长秦清。”

    孔源伸出手去握住秦清的柔荑,转向徐光然道:“秦清同志能力很强,我虽然刚来平海,就听到她的不少事迹,岚山开发区的兴旺发展小秦功不可没,我们平海就需要这样的干部。”

    秦清谦虚道:“岚山开发区是市领导集体努力的结果,我只是其中的一份子。”

    孔源望着秦清道:“多好的同志,有了成绩却没有丝毫的骄傲,这样的谦虚是值得我们其他同志学习的,也是目前我们很多年轻干部缺少的。”

    周围一群干部都跟着点头。

    张扬却发现了一件事,这位组织部长握住秦清的手到现在都没放下,这他**什么意思?老子女人的手,岂是你随便握的?张大官人内心中开始感到不爽,而且越来越不爽,麻痹的,你不是犯贱吗?

    秦清是当事者,她当然意识到这位孔部长好像有些过度热情,她轻轻地向外抽了抽手,没抽出来,孔源握得还真够紧的。

    【今天更新稍晚,求周一凌晨推荐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