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二百九十八章【隐情】(上)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二百九十八章【隐情】(上)

作者 : 石章鱼
    第二百九十八章【隐情】(上)

    回去的路上,罗慧宁向张扬道:“你何叔叔这个人做事低调。可他的生意做得很大,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建筑商之一,在海外也有很大的事业,知道鼎天集团吗?”

    张扬点了点头,鼎天集团的大名他当然听说过,那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建筑公司。

    罗慧宁道:“鼎天集团只是他的产业之一!”

    天池老人道:“何长安的心态不错!”

    张扬笑道:“有人把钱用来去吃喝嫖赌,有人把钱用来做善事,他是把钱用来收藏,意义各有不同!先生以为他的做法暗合天道了!”

    天池先生呵呵笑了起来。

    罗慧宁在康复医院下车后,由张扬把天池先生送回了香山的院落,说起来,这套院子也是何长安所建,张扬帮着天池先生将那尾红鲤鱼放在鱼池之中,看着鲤鱼在水池中来回游弋,天池先生抚须笑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张扬,你也非池中之物!”

    张扬笑道:“我最多也就在小河小江里折腾折腾,充其量算一条草龙!能混个厅级干部我就心满意足了。”说话的时候,目光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渴望。

    天池先生道:“我一直都搞不懂你,以你的性情原本不适合被束缚。可偏偏选择了官场这个羁绊,这官场当真这么有吸引力?”

    张扬微笑道:“我感到新奇,好玩,只有深入其中才能感到其中的乐趣!”

    最后一句话让天池先生不禁错愕了一下,低声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看来我是无从了解你的乐趣了!”

    张扬临走之时,天池先生交给他一本笔记,却是一本关于唐史的论文,天池先生让他去清华园交给陈雪,这篇论文是陈雪求天池先生指点的,原本说好了昨天过来拿,可直到今天都没有来取,天池先生让张扬把论文送去,顺便帮他探望一下陈雪,看看她是不是有事,在他的印象中,陈雪是从不爽约的。

    ****************************************************************************************************

    张扬开着红旗车来到清华园,都说社会主义国家没有等级观,那纯粹是胡说八道,张扬开着这辆车,清华园的门卫愣没敢过问,远远就把大门给打开了,张扬暗自感叹,自己这是狐假虎威,啥时候才能混到这种境界。

    红旗车自然引起不少人侧目,张扬在女生宿舍前泊好车,昂首阔步的走向大门,很多女生都向他看来。都以为这是哪位京城的太子爷。

    张大官人在大门处遭到了进入清华园第一次拦截,看门的中年大婶,怒目圆睁,尖声叫道:“你给我站住!”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大妈,我来找人的!”

    “你这样的我见多了,给我外面呆着去,别想蒙混过去!”

    张扬道:“我真是来找人的!要不我拿工作证给您看看!”

    “行了,行了,少跟我在这儿演戏,是不是想追女同学?那也不能来女生宿舍,外面等着去!”

    张扬道:“我来找我表妹的!我大老远从平海来一趟不容易,大妈,您高抬贵手,让我进去吧!”

    “不行!”

    这时候有两名女生从楼上下来,好奇的向张扬看了看,张扬拦住她们的去路道:“两位同学,你们认识陈雪吗?我是她表哥,能不能帮我跟她说一声!”

    刚巧那两名女生都是陈雪的同班同学,其中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孩道:“她生病了,正在校医院挂水呢!”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陈雪果然有事。他向那名女生问明了校医院的位置,匆匆向校医院而来。

    陈雪形单影只的坐在输液室内,一只手输液,一只手拿着书在看。陈雪性情孤僻,在清华上学期间很少和他人联系,所以也没有什么朋友,生病了也是一个人过来,身边连照顾她的人都没有。

    张扬望着她憔悴的样子,心中升起一阵爱怜,缓步走了过去,来到陈雪身边坐下。

    陈雪抬起头,发现是张扬,美眸之中几分错愕,,不过她的错愕之色稍闪即逝,表情瞬间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淡漠,轻声道:“你来了!”声音平淡无比,仿佛张扬从未离开过一样。

    张扬点了点头,陈雪很少流露出真实的感情,陈雪在张扬认识的女孩之中是极其特别的一个,她明明不到二十岁年纪,可心态却如修炼多年的老僧,淡视一切,风波不惊,缺少青春少女应有的活力。

    张扬的伶牙俐齿在陈雪的面前很难有作用,无论说怎样的话,陈雪都很少有反应,这样的态度让他感到无趣。

    张扬道:“病了?”

    陈雪点了点头:“大概是受了点风寒!”

    张扬示意她伸出手,陈雪也没有抗拒。反转皓腕伸向张扬,张扬以手指贴在她的脉门之上,发现陈雪的脉象有力并非是虚弱之兆,不过脉息有些紊乱,他悄然将一股内力送了过去,试图帮助陈雪调整内息,可内力刚刚注入就感觉到一股柔和的抗拒力,要知道内力有一定修为的人,如果经脉有外力侵入,自然而然的会产生反应,张扬有些奇怪,陈雪曾经告诉他修习过老道士李信义给她的一个小册子,难道那小册子中就记载着一门高明的内功?

    张扬让陈雪放松,探查了她的几处穴道,对陈雪的病症,他很快就了然于胸,陈雪并非受了风寒,而是面临内功上的突破,想要尽快解除这种症状,必须要有一个内功高手帮她引导,张扬道:“你并非风寒,我可以帮你!”

    陈雪对张扬极为信任,当下停止了输液。

    张扬道:“需要找一处清静之地。我帮你疏导内息!如果处置不当,任由发展下去,恐怕有走火入魔的可能。”

    陈雪知道张扬的本事,她轻声道:“那天我打坐的时候,感觉一口气走岔了,整个人就开始变得虚弱无力。”

    张扬道:“你修炼的是一种内功,修炼内力都会面临一个个的突破阶段,这一阶段就称为关口,现在你恰恰处于关口之处,突破之后,内力会突飞猛进。如果无法突破,好的会停滞不前,坏的会走火入魔。”

    陈雪对此不以为然:“我练那本小册子的时候只是觉着好玩,如果知道会有今天,我也不会练习了。”

    张扬道:“你也不用后悔,这门内功相当的精妙,突破关口之后,对你以后必然有很大的好处,更何况你遇到了我,再大的难题一样可以解决。”这厮在女孩子面前自吹自擂的毛病又犯了。

    陈雪道:“算了,我以后不再修炼就是,我不想你为我损耗内力!”

    张扬心中这个郁闷啊,明明是陈雪需要帮助,怎么搞的自己跟求她似的,他不由分说的拖起陈雪道:“去天池先生那里,这儿不适合我帮你行功!”

    ****************************************************************************************************

    天池先生看到张扬去而复返,还带着陈雪回来,并没有感到任何惊奇,到了老先生这种境界,早已风波不惊。他让吴妈把茶室收拾了一下,提供给张扬使用。

    张扬和陈雪除去鞋子,盘膝对坐在地板之上,即使在张扬**辣的注视之下,陈雪依然镇定自若,这份心态实属罕见。

    近看陈雪,从她的俏脸之上找不到半分瑕疵,她的美不属于这个喧嚣尘世,宛如冰峰之上的一朵雪莲,独自绽放,吐露着高雅却不可接近的芬芳。

    张大官人面对陈雪竟然兴不起半点儿非分之想,只觉着任何不敬的想法对这个仙子般的女孩儿都是一种亵渎。张扬道:“我会用内力帮你突破关口,你无需紧张,按照平时的方法行功即可!”

    陈雪点了点头。

    张扬和她双手相抵,掌心相贴,一股柔和温暖的内息缓缓送入陈雪体内,他轻声嘱托道:“不可运功抵御,顺其自然!”

    陈雪美眸缓缓闭上。控制体内的抵御,任由那股温暖悄然侵入自己的体内,宛如春风吹入她的经脉,陈雪屏气凝神,按照平日修行的方法开始行功,内息升起于丹田之中。

    张扬的内息和陈雪融在一处,陈雪的内力虽然不如他的霸道强大,可是韧劲十足,延绵不绝,是张扬重生之后,接触到的有数强者,即便是比起长眠前的文玲,也不遑多让。

    在张扬的引导之下,陈雪重新将内息行遍全身,昔日淤滞不前的几处穴道,内息到处,痛如刀割,可有了张扬的帮助,在疼痛过后便冲破淤滞。

    帮助陈雪冲关,也是一件极其损耗内力的事情,随着内力的损耗,张扬汗如雨下,头顶冒升出缕缕白汽,开始的时候朦朦胧胧若隐若现,随着内力的损耗加大,白汽也是越来越盛,沿着他的头顶笔直向上。而陈雪周身都笼罩在一层朦朦胧胧的气晕之中,她的肌肤泛出皎洁无暇的光华,宛如玉石。

    协助陈雪的内息在她体内行遍两个周天,确信陈雪已经冲关成功,张扬方才缓缓收回内力,增开双目,却见陈雪仍然在静静调息,张扬不敢惊扰,起身披上衣服,缓步离开茶室。

    天池先生让吴妈已经准备好了热水,张扬去冲了个澡,洗去满身的大汗,走出浴室的时候,只感到通体舒泰,刚刚因为内力损耗的疲惫,竟然一扫而光,这对他而言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张扬潜运玄功,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任何消耗过度的现象,心中暗自奇怪,难道自己的武功又有进境?转念一想并不太可能,可他明明恢复速度又是如此之快,难道在帮助陈雪冲关的过程中,自己也得到了好处?

    天池先生坐在院落之中望着天空中的那阙明月独自出神,水池子中,鳞光荡漾,水波和红鲤反射出月光交织在一起变幻莫测。

    张扬道:“叨扰先生了!”

    天池先生笑道:“你和陈雪是我见过年轻人中最有意思的两个!也是最和我谈得来的两个!”

    张扬笑道:“天池先生是在夸我们吗?”

    天池先生笑道:“你们性情虽然不同,可是对很多事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看世界的眼光和普通人全然不同。”

    张扬道:“可能是我们的心态比较老一些!”

    天池先生道:“陈雪把自己隔离与人世之外,而你却拼命想融入人世之中,一个生怕别人打扰自己,一个生怕别人忘记自己,真是有趣!”

    张扬被天池先生这么一说,不觉微微一怔,自己和陈雪的确如先生所说的那般。

    陈雪沐浴之后,也来到两人身边,轻声道:“打扰先生了!”

    天池先生哈哈大笑道:“看来你跟我始终要客气许多,张扬这么帮你,也不见你说一个谢字!”一句话说得陈雪俏脸之上蒙上一层羞赧之色。

    张扬这才意识到,陈雪对自己果然不同,无论自己对她做什么,她少有向自己说过谢谢二字,仿佛自己为她做事天经地义一般,初看似乎冷淡,可仔细这么一品味,这恰恰是她对自己的不同寻常之处。

    张扬道:“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陈老伯是我的忘年交,我照顾她也是应该的。”一句话俨然把自己摆在了长辈的位置,其实真要说起来,张扬倒也称得上陈雪的长辈,他和陈雪的母亲耿秀菊过去是同事,他和陈雪的亲叔叔杜天野又是相交莫逆的好友,陈雪喊他一声叔叔倒也应该。想到这一层,张扬觉着自己更不该对陈雪有什么非分之想,那啥……毕竟咱是长辈啊!

    ***************************************************************************************************

    【今天一万两千字更新全部兑现,双倍月票活动还剩下最后三小时,手头还有月票的书友请支持一下,章鱼已经尽力了!明天开始章鱼仍将延续月初的勤奋,万字保底更新,请大家给我支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