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二百五十二章【走马上任】(一万字)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二百五十二章【走马上任】(一万字)

作者 : 石章鱼
    第二百五十二章【走马上任】(一万字)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张扬旁若无人,扶着苏媛媛走进了水月阁。

    杜天野从张扬走后,就一直关注着这边的情况,看到荷风阁飞出了一个人,就知道这厮一定又忍不住动了拳脚。

    张扬把烂醉如泥的苏媛媛交给了杜天野,充满愤怒道:“葛明成这个老流氓,真不是东西,把一女孩子灌成这样,假如我再晚一步,指不定这老流氓干出什么事来!”

    杜天野没有说话,有些怜惜的看了看苏媛媛。

    张扬关上包间房门,笑了笑道:“你放心,这丫头还是黄花大闺女!”

    杜天野转身瞪了他一眼。

    不多时彭军祥匆匆走了进来,张扬打人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不过今天市委书记在场,就不能不存个小心。工商局那帮人不敢闹事,带着被打的同事匆匆离开了酒店,张扬让彭军祥把苏小红叫来帮忙,毕竟他和杜天野两个大老爷们带着苏媛媛好像并不合适。

    苏小红走进水月阁,当她的目光和杜天野相遇不禁咦了一声,她惊声道:“是你?”

    杜天野也愣了一下:“是你?”

    苏小红认识杜天野并不奇怪。毕竟杜天野是江城市委书记,可杜天野认识苏小红就让人不解了,这苏小红是个生意人,而且做得是娱乐业,跟杜天野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张扬纳闷的望着苏小红道:“怎么回事儿?”

    苏小红并没有把眼前的杜天野和市委书记联系在一起,她充满感激道:“谢谢你,那天如果不是你拉我一把,恐怕我要被汽车给撞到了!”

    杜天野淡然笑道:“小事情,不必记在心上!”

    苏小红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苏媛媛道:“怎么把人家灌成这样?”

    张扬哭笑不得道:“我们可没灌她,她自己喝得!你帮我们把她送回去!”

    苏小红明白张扬这是害怕别人说闲话,点了点头道:“成,我车在外面,她家住在哪里?”这一问把张扬和杜天野都问住了,人互相看着同时摇了摇头。

    杜天野道:“你帮忙把她送到一招吧!”

    张扬和苏小红一起把苏媛媛架上车,杜天野则开着张扬的吉普车先走,原本没什么事,不过因为他的身份,必然要顾忌很多,稍不留神就会惹上麻烦。

    苏小红开着她的奥迪车来到一招门口,她忍不住问:“张扬,刚才你那朋友是谁啊?”

    “你真没认出来?”

    “谁啊?少卖关子啊!”

    “咱们江城大老板啊!”

    苏小红愣了一下,这才把杜天野和电视新闻上那个市委书记联系起来,想不到那个在危险关头拉了自己一把的竟然是市委书记杜天野。

    两人把苏媛媛送到了一招,把她往杜天野的客厅内一扔就转身离去。

    苏小红开车出了一招终于忍不住道:“那女孩子跟杜书记什么关系?”

    张扬笑道:“没什么?就是一普通服务员。”

    苏小红一脸的不能置信,一个喝多的美女服务员,一个头脑清醒年富力强的市委书记。天知道要出什么事。

    **************************************************************************************************

    杜天野本想找人来照顾苏媛媛,可今天是周六,袁美文不在,让其他的服务员过来,好像又有些不妥,望着在沙发上倒头就睡的苏媛媛,杜天野不禁摇头苦笑。

    他去倒了杯水,来到苏媛媛面前,轻声道:“小苏!起来喝水!”

    苏媛媛依旧沉睡不醒,杜天野看叫不醒她,只能把茶杯放下,此时苏媛媛忽然坐了起来,一口吐在杜天野的胸口,杜天野顾不上擦去身上的秽物,去拿了脸盆帮她清理,苏媛媛几乎连胆汁都呕了出来,帮她清理完,自己才去洗澡间冲了个澡,换了衣服,等他出来,苏媛媛又已经睡了。

    杜天野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帮苏媛媛除去鞋子,帮她在沙发上躺好,又找了毛毯帮苏媛媛盖上。

    “水……水……”

    杜天野拿起水,扶着苏媛媛,看着迷迷糊糊的她大口大口的把那杯水喝了下去。

    苏媛媛折腾到凌晨一点方才睡去,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光已经大亮,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身上的衣服,发现自己的衣服穿的好端端的,起身的时候,毛毯滑落在地上,苏媛媛拾起毛毯,这才意识到自己躺在工作的小楼内,她的头脑仍然一片混沌,实在无法想起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到门外,看到杜天野正在院子里玩双杠单凭着双臂支撑倒立在双杠之上,十二月的江城已经很冷,可杜天野仍然只穿着一个小背心,下身也只是一条单薄的球裤,双臂的肌肉线条很健美,晨光下,汗珠灼灼生光。

    杜天野眼角的余光看到苏媛媛的出现,他在双杠上一个回环之后,稳稳落在地上,笑道:“你醒了?”

    苏媛媛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脸儿红红的垂下头去,显然昨晚自己的醉态全都让杜书记看到了。

    杜天野微笑道:“我去洗个澡,回头再说!”

    杜天野洗澡的时候。苏媛媛慌忙去楼下洗手间洗漱了一下,然后把客厅整理了一下,客厅清扫的很干净,不过从里面浓浓的酒味,可以推测到昨晚自己一定出酒了,想起在杜书记的面前如此失态,苏媛媛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杜天野下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便装,他并没有提起昨晚的任何事,生怕苏媛媛难堪,微笑道:“我刚刚出去买了早餐,一起吃点吧!”

    苏媛媛嗯了一声,跟着杜天野来到餐厅。在微波炉中热了牛奶,放在杜天野的面前。

    杜天野道:“今天星期天,你吃晚饭就回家好好休息吧!”

    苏媛媛听到杜天野这样说,以为他因为昨晚的事情要把自己赶走,慌忙道:“杜书记,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你别赶我走!”

    杜天野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觉笑道:“谁说我要赶你走?我是让你回家休息一天。”

    苏媛媛脸红的越发厉害,她小声道:“对不起,昨晚我失态了!”

    杜天野道:“你这个傻丫头,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向我说。如果能够帮忙的我一定帮你!”

    苏媛媛摇了摇头道:“我不想麻烦杜书记!”

    杜天野道:“不想麻烦我就出去陪人家喝酒,昨晚如果不是我碰巧遇到你,还不知要喝成什么样子!”

    苏媛媛觉得难堪,又觉得委屈,眼圈儿红了起来。

    杜天野看到她这般神态,知道她女孩子家面子薄,也就不继续说下去,轻声道:“你放心吧,你哥哥只是售假,根据相关规定,罚款是免不了的。最多处以行政拘留,不会被判刑,你不用害怕。”

    “谢谢杜书记!”

    “你不用谢我,任何事都要秉公处理,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你去找人求情也没用,人情再大大不过法律。”

    “杜书记,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干蠢事了!”

    ***************************************************************************************************

    这时候张扬从门外走了进来,杜天野没想到他来这么早,笑道:“吃饭了没有?一起凑合点?”

    “吃过了!”张扬在沙发上坐下,却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好大的酒味儿!”一句话又把苏媛媛说得脸红了。

    张扬笑眯眯望着苏媛媛道:“行啊!到底是明星服务员!”

    苏媛媛被张扬一说,眼圈儿一红,起身瞪了张扬一眼,快步跑出门去。

    杜天野责怪道:“你小子这张嘴就不能积点德,人家一个小泵娘面子薄,怎么可以说人家脸上呢?”

    张扬笑道:“哟呵,这就护上了,昨晚杜书记一定很辛苦吧?”

    杜天野骂道:“放屁!”

    张扬乐呵呵道:“你可别误会啊,我是说照顾服务明星,没说你干什么违反党性原则的事情。”

    杜天野擦了擦嘴,来到沙发上坐下,也觉着酒味有点刺鼻,指了指楼上道:“还是去我书房说!”

    张扬跟着杜天野来到书房,两人坐下后,张扬道:“葛明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老流氓居然打人家小泵娘的主意。”

    杜天野笑了笑没有提这件事,张扬昨天出现肯定已经把葛明成吓得不轻,否则工商局那帮人肯定不会退得这么快。

    张扬低声道:“要不要动动他?”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你当江城是你自己家的?”

    张扬道:“你不是江城大老板吗?我是你兄弟!”

    “少跟我套近乎,我烦着呢!”

    张扬笑道:“行,你不当我是兄弟无所谓,可苏媛媛是市里派来专门为你服务的,在大隋朝那会儿就是你的贴身丫鬟,一般来说,贴身丫鬟早晚都是要给主人做妾的,也就是说。苏媛媛是你的女人!”

    “混蛋逻辑!”杜天野习惯了他的这种说话方式,仅仅是骂了一句。

    张扬道:“葛明成这次的作为是对你不敬啊!”

    杜天野道:“你少在这里跟我挑唆,单凭这件事我也不能拿下一个干部!”

    张扬道:“我算发现了,越是有实权的部门,越是容易滋生**!”

    杜天野道:“昨天我就想跟你谈**的问题!”

    张扬有些敏感道:“又有人告我?”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和你无关,你还记得我过去跟你提过招商办董红玉的事情?”

    张扬点了点头:“董红玉出事了?”

    杜天野道:“她已经被双规了!纪委已经初步掌握了她利用职权贪污受贿的事实,周一的例会上就会宣布这件事。”

    张扬想起之前她儿子梁超开豪车和安达文发生冲突的事情,从那件事就能够看出董红玉有些问题。

    杜天野道:“我和左市长商量过,你先去招商办主持工作!企改办那边的工作你暂时放一放,让马华成同志主持工作,具体事务还是需要你去处理的。”

    张扬道:“主持工作?您的意思,我去招商办究竟是副主任还是正主任?”

    “当然是副主任,否则我干嘛让你去主持工作?”

    张扬道:“企改办这样,招商办还是这样,企改办那边还好说,毕竟当时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的领导,招商办不同,除了董红玉之外,大大小小的副主任还有五个,他们每个人资历都比我老,如果我也是副主任,谁肯服我?”

    杜天野笑道:“你一定有办法!”

    张扬道:“我又没找你们要正处,主任和副主任只不过差一个字,无非是个称号,你们还是灵活点。”

    杜天野道:“这么着吧,你先担任常务副主任!”

    张扬愕然道:“常务副主任?这副主任也有常务的?”

    杜天野笑眯眯道:“我说有自然就有!”

    ******************************************************************************************************

    于是张大官人就堂而皇之的当上了招商办常务副主任,常务这两个字表明了他和其他副主任的不同,也意味着现在的招商办要由张扬当家做主了。

    张扬一走,企改办的这帮小青年都要跟着去,结果被张扬骂了一顿,他去招商办主持工作也不过是暂时的事情,更何况市里也没打算收回他企改办的权力,企改办的工作还是他负责的。

    张扬对招商办的工作可谓是驾轻就熟,在春阳的时候,他就干这活儿,去江城旅游局之后,很快就担任了江城招商办副主任直至今日,也帮助江城切实的做了不少招商引资的工作。

    董红玉的办公室已经被清理并开始重新装修,这边的装修当然和市委书记杜天野家里不能相提并论,饶是如此也动静不小。

    张扬明白什么叫上行下效,杜天野是个不喜铺张浪费的人,他也得做好,而且初到招商办,觊觎这个位置的人很多,自己做了这个位置,肯定会遭到不少人的嫉恨,张扬凡事都尽量做到低调。

    他强调办公室的装修尽可能简单,在他的要求下,办公室只刷了刷墙,室内的家具也没有更换。

    姜亮已经去杜天野那儿当秘书了,现在的招商办已经没有张扬的亲信了,市里还是很看重张扬这次的工作变动,让市组织部长徐彪亲自把张扬带到了招商办。

    徐彪只是走了个过场,把张扬带到介绍他以后的分管工作,就离开了。

    接下来的会议就交给张扬了,张大官人环视了一下小会议室内,招商办的五名副主任全部到来,除了这五位副主任,还有四名办事员,小小的机构领导力量颇为庞大,合到一个半领导领导一个干事。

    张扬笑眯眯道:“我不用做自我介绍了,咱们大家都认识,过去市里面要求我把工作重点放在企改办,现在招商办遇到了困难,领导们决定让我回招商办主持工作。我知道招商办的工作比企改办累得多,可是,身为**员,咱们是没有选择的。”他喝了口茶,然后慢慢放下茶杯,目光转了一圈,落在副主任肖桂堂的身上,在他前来招商办主持工作之前,肖桂堂在招商办的权力仅次于董红玉,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董红玉出事,肖桂堂会毫无悬念的登上主任的位置,可事实证明并不是这样。市里把招商办交给了最年轻、也是资历最浅的副主任张扬。

    虽然如此,招商办却少有人提出意见,所有人都清楚张扬的背景,更看到了他的成绩,在张扬担任招商办副主任期间,他所拉到的投资额占去年一年的总额的百分之七十,这样的本领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的。

    张扬笑道:“我知道,在场的诸位比我的工作经验丰富,以后希望大家多多指点!”

    肖桂堂笑道:“张主任客气了,你的工作成绩大家有目共睹,我们相信市里的眼光,也相信张主任的能力!”虽然说得很违心,可肖桂堂表面上做得很好,显得很诚恳。

    谈到工作成绩张大官人自然信心爆棚,放眼招商办的这群人,谁也不能和他的成绩相提并论,如果不是他,招商办连今年的任务都完不成。

    这次的会议只是强调一下工作职责,具体的工作分派还要等以后再说,会议召开了半个多小时就匆匆结束。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招商办新来的会计孟梅就跟了过来,过去的会计也和招商办主任董红玉一起被抓了,孟梅过去在国资委干,也是上级领导给调过来的。

    张扬示意孟梅在自己的对面坐下,微笑道:“小孟找我有事?”他称呼孟梅为小孟,并不是因为人家年龄小,事实上孟梅今年已经三十一了,比他可要大多了,这是级别的缘故,上级领导称呼下属,冠以小字没什么不妥。

    孟梅道:“张主任,我是来反应招商办账目的事情的,现在招商办的账目很乱,帐面上很多都无法对上,我已经花了一周的时间整理账目,如今还是没有多少头绪。”

    张扬道:“没这么复杂吧?”

    孟梅叫苦不迭道:“怎么会没有这么复杂?复杂的很!董红玉私自还弄了个小金库,单单是清理这笔款项就让我头疼不已。”

    张扬笑道:“既然理不清,你就暂时别理,重新建立一个账目!”

    “招商办还是有不少钱的!”

    “慢慢整理喽,别着急,过去的账目混乱是董红玉的事情,跟我们无关,从今天起,你必须要把账目搞得清清楚楚,你能做到吗?”

    孟梅点了点头。

    张扬道:“招商办的账目估计还得被查一阵子,你配合好纪委和检察机关的工作。”

    孟梅听完张扬的工作安排之后离去,她刚刚出门,副主任肖桂堂又走了进来,肖桂堂也是个老烟枪,坐下后马上就点燃了一支香烟:“张主任,我来是跟你谈出国考察的事情的。”

    张扬虽然一直都是招商办副主任,可招商办出国考察的事情他却没有听说过。

    肖桂堂道:“董红玉出事之前,招商办已经定下了出国考察的事情,这次考察由招商办出面组织,召集一批江城市有代表性的企业前往欧洲考察!”

    张扬心说老子也是招商办副主任,这么重要的事情董红玉居然不跟我说,可转念想想董红玉因为她儿子梁超的事情对自己耿耿于怀,出国考察这样的美差当然不会考虑到自己的头上。

    肖桂堂道:“原定咱们的招商考察团这个月底就要定下人员了,明年一月出去!”其实出国考察人员的名单基本上都已经定下来了,现在看到董红玉出事,所以肖桂堂将名单的事情隐瞒不说,如果张扬知道自己不在名单内肯定要大发雷霆。

    张扬笑道:“肖主任说这些什么意思?”

    肖桂堂道:“我是想问,出国考察团的事情是按照原计划继续吗?”

    张扬很果断的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先暂停,等一切稳定了再说,招商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现在就组织出国考察,肯定会引来不少非议。”

    肖桂堂明白张扬所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为了定下来这份出国考察名单,招商办的几位领导花费了很大的一番功夫,眼看就要到时候了,没想到董红玉在这当口儿出了事情。从张扬现在的态度和反应来看,估计那份出国考察人员的名单要推倒重来。

    张扬道:“肖主任,还有事吗?”

    肖桂堂道:“听说市里明年给我们还要加任务,张主任,你一定要顶住啊!”他所说的顶住是让张扬顶住市里的压力,力争把任务减低到最小。

    张扬打心底对招商办的这帮人没什么好印象,早在董红玉担任招商办主任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帮人多数没有什么能力,都是典型的在体制中厮混的老油子,拿不出任何亮眼的成绩。干活躲在后面,享受成果的时候却冲在前面,平日里只知道喊喊口号,到了真正出力的时候,却又缩了回去。张扬道:“江城想发展,就得每个人都发挥出自己的力量,市里有市里的难处,如果我们不给市里出力,那么市里去依靠谁?”

    肖桂堂笑了笑没有事说话,心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假如按照惯例,市里每年都会把招商任务上挑百分之二十左右,如果真的如此,就不信你着急?

    张扬懒得跟肖桂堂废话,起身道:“我还得去左市长那里去一趟。”

    肖桂堂知道人家下逐客令了,自然不好继续在办公室里坐下去,起身告辞离开。

    ****************************************************************************************************

    张扬则来到了代市长左援朝的办公室,他的确和左援朝约好了见面。

    左援朝看到张扬进来,放下手头上的文件,笑道:“张扬来了!”

    张扬恭恭敬敬叫了声左市长,在沙发上坐下了。

    左援朝道:“我让你来,是想和你谈谈招商办的工作!”

    张扬道:“招商办我刚刚接手,现在还没多少头绪!”

    左援朝笑道:“你从春阳就开始搞招商办的工作,对你来说上手并不困难,个人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关键是能否调动整个招商办的工作热情,一个人能力再强终究是有限的,只有团结周围的同志,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左市长,招商办的领导太多,具体干事的人太少,包括我在内六个副主任,其中还有两个正处级别的,你们让我来当家,不好管呢!”张扬故意感叹道。

    左援朝一听就知道这厮故意这么说,他微笑道:“如果没有困难还会让你去吗?”这话说得实在,张扬自从来到江城之后,几乎成了专职救火队员,基本上是哪里有需要,就把他派到哪里。

    不过市里也没有亏待他,省十佳青年就是对张扬工作成绩的肯定。

    张扬对董红玉的事情十分好奇:“左市长,董红玉的事情大不大?”

    左援朝也没瞒他:“她主要是挪用公款,初步认定的事实已经有两千多万,现在正在追讨中!”

    张扬倒吸了一口冷气,真看不出那个平时看起来笑得一团和气的招商办主任居然胃口这么大。

    左援朝又道:“越是权力部门,越是需要小心,我们整天把廉洁这两个字挂在嘴上,可在这上面栽跟头的人还是一个接着一个,这都是因为平时对自己要求不严的缘故,贪慕虚荣,贪图享受,忘记了我党艰苦朴素严以律己的作风。”

    张扬笑了起来。

    “笑什么?”

    “左市长说话的口气更像是书记!”

    左援朝也笑了起来:“省委宣传部已经把十佳青年的名单评选出来了,恭喜你啊!”

    张扬很高兴,可并没有什么意外之喜,基本上被选送到省里的,当选省十佳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更何况省委宣传部长陈平潮的儿子陈绍斌和他的关系很好。张扬很谦虚的来了一句:“多谢领导的看重和支持!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

    左援朝道:“下周省里会有颁奖仪式,你去东江之后,去拜会一个人!”

    张扬看到左援朝表情郑重,猜到这件事很重要,点了点头道:“左市长尽避吩咐!”

    左援朝道:“韩国蓝星集团的董事长金尚元!”

    张扬没听说过金尚元此人,可是蓝星集团的名字却是早有耳闻,这是韩国最大的电子企业,在国际上也是顶级财团公司之一,张扬道:“见他干什么?”

    左援朝道:“我上个月在韩国考察的时候曾经和金尚元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并没有深谈,我知道,他有在中国投资的意愿,这次去东江他是想考察东江投资环境的,据我说知他想要考察的地方除了东江以外还有岚山,并不包括我们江城,所以我想让你请他来江城看看。”

    张扬笑道:“我又不认识他,这么平白无故的跑过去,人家能答应?”

    “你有的是办法,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别忘了,你现在是招商办主任,还是省十佳青年,上任之初,怎么也得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吧!”

    张扬道:“我是招商办常务副主任!可不是什么主任!”

    “办好了这件事我帮你把那个副字去掉!”

    “真的?”张大官人顿时来了精神,双目明亮非常。

    左援朝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不过你要把蓝星集团的投资拉到咱们江城来!”

    张扬回办公室不久,市委宣传部长杨庆生就亲自打来了电话,他是通知张扬下周前往东江去参加省十佳青年颁奖典礼的,张扬和杨庆生之间没有多少交情,不过碍于人家的级别还是很客气的,杨庆生说完这件事,又闲聊了几句,有意无意的提起自己也会过去参加这次颁奖典礼,他会带一辆商务车前往东江,让张扬一起坐车前往,张扬愉快的答应了下来。

    刚刚挂上杨庆生的电话,会计孟梅又过来了,她拿着厚厚一沓票据,苦着脸向张扬道:“张主任,现在帐面的那些钱都被冻结了,需要报销的各种费用有四十多万,我哪弄这笔钱去?”

    张扬皱了皱眉头:“四十多万?什么费用?”

    孟梅道:“都是上个季度的账,有活动经费,有招待费,还有差旅费,我一算也被吓了一跳。”

    张扬道:“先押着吧,等董红玉的事情查清楚,招商办的帐户解冻再说!”

    孟梅道:“张主任,您得跟那帮副主任说,他们一个个都逼命似的,全都要我给报销了,还说我如果不报销工作就没办法进行了。”

    张扬冷笑道:“真他**笑话!什么叫工作没办法进行了?不花公款不舒服是不是?一个季度四十多万的招待费用,还真行啊!”他随手抽了一张发票,这是张饭店的餐费,金额是八千八百八十八,发票是新帝豪的,张扬把那张发票放在桌面上,用手指点了点道:“八千多,吃什么饭啊?”

    孟梅道:“肖副主任的,说是招待一位投资商!”

    张扬道:“以后本地招待饭统一安排在水上人家,采用月结!其他地方的发票一律不给报销!”

    孟梅愣了:“这……”

    张扬道:“我说的是正式饭局,外面吃完面条馄饨这样的事情当然不算在内!”

    孟梅道:“这些发票怎么办?”

    张扬反问道:“招商办现在账目被冻结了,我手里没钱,你问我,我问谁去?”

    “张主任,您是不是可以跟市里反映反映,先放开咱们的部分账目,也好解决下活动经费的问题,招商办的工作性质特殊,如果没钱还真不好办!”

    张扬笑道:“什么事情都没查清楚呢,我怎么好意思去提?这四十万的发票先扔那儿吧。”

    孟梅又道:“可账上总得有点钱啊,不然工作怎么开展?”

    张扬道:“你一口一个账上没钱,我也不是财神爷,下周我还得出差,连我自己的差旅费都得垫付,我这叫以身作则吧?”

    孟梅无话可说。

    张扬又道:“对了,你通知大家,以后超过五百块钱的经费必须得由我签字!”

    ******************************************************************************************************

    张扬并不是个看重金钱的人,他之所以从入主招商办开始就对财权重点掌控,其目的是通过财权控制招商办,巩固自己的权力,他总结了一套自己的管理方法,来到一个新的环境之前,在不明白其中究竟有多少潜藏矛盾的前提下,尽量采用手段让这些矛盾提前激化,在过去这叫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得就是那些不和谐的东西,打击的就是那些不听话的对手。其实这种手段并不特别,在体制中最常见不过,张扬只是做的比别人更加明显一些罢了。

    孟梅有些无奈的离开了主任办公室,身为招商办的会计,帐面上居然无钱可用,不能不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不过她对这位招商办新任当家的能力还是早有耳闻的,相信他的到来一定会把招商办折腾出一点事来。

    张扬下午约好了带于子良去见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于子良要在江城开医院,私人开办医院在江城来说具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李长宇最近总算清净了一些,自从上次桥梁坍塌事件之后,三环路工程进展还算顺利。杜天野多次强调要他重点抓教育改革,李长宇也做了不少的实际工作,现在安语晨已经初步答应在江城投资办学,虽然只是一个试点,毕竟意味着教育改革终于开始起步。于子良的到来,意味着医疗改革同步展开,李长宇对此还是十分欢迎的。

    张扬为于子良和李长宇介绍过之后,李长宇很热情的邀请他们坐下,并让秘书齐景峰给泡了两杯太平猴魁。

    张扬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个引荐人,李长宇和于子良说话的时候,他很好的扮演了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于子良把自己返回江城开医院的主要目的说明,他之所以拒绝国外的高薪厚酬来到江城,主要原因是思乡情结,还有他对国内的经济发展长期看好,江城的医疗水平相对落后,他希望自己的到来能够给江城的整体医疗水平带来一些改变。

    李长宇虽然很想在医疗上做出一些改革,可是他对私人医院这种方式并没有什么把握,整个交谈过程中问得很仔细。

    于子良不厌其烦的向李长宇解释说明,李长宇频频点头,在于子良说完自己的打算和构想之后,李长宇提出了很重要的一点,能否考虑和本地医院进行合作,这样可以让双方的长处互补,也能够起到为江城培养医疗人才的作用。

    于子良道:“李市长,我来江城之后考察了江城的几家大型医院,恕我直言,我对江城医疗系统的现有管理模式是持有保留态度的,我和妻子是搞专业的,我们医院成立之后,我们会聘请一个专业的管理团队,所以我不想在医院管理上受到过多的干扰。”于子良对国内医疗体制的弊端是有所了解的。

    李长宇道:“我明白于博士的意思,不过我认为,如果你能够考虑和江城本地医院合作,产生的社会效益会更大!”

    于子良道:“我和市立医院的左院长专门探讨过这个问题,我们会进行技术上的全方面合作,但是管理方面我仍坚持我的观点,不会让他人介入。”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于博士的意思我明白了!”

    于子良离开李长宇的办公室,跟着张扬去招商办坐了一会儿,他感觉到李长宇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的明朗:“张扬,我觉着李副市长好像对我的构想不是太感兴趣!”

    张扬刚才一直都在旁听,并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听到于子良这样说,他不禁笑道:“李副市长不是说欢迎了吗?”

    ***************************************************************************************************

    【求月票推荐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