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二百二十一章【软硬兼施】(一万字)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二百二十一章【软硬兼施】(一万字)

作者 : 石章鱼
    第二百二十一章【软硬兼施】(一万字)

    在场的人无不表示愤慨。可张大官人却毫不意外,他在江城被人砸车,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自从皇家假日的事情发生之后,自从他被锁定为皇宫假日的举报人,这种报复事件就没有停止过。

    一块板砖把吉普车的前挡玻璃给砸得遍布裂纹,当晚归云山庄的客人很多,不知道是谁干的,这种事也没法追究,山庄老板自认倒霉,他掏了三千块给张扬修车。

    张扬虽然没当一回事,可肖鸣却感觉到很没有面子,人是他请来的,又是在开发区的地面上,结果出了这种事,他当场就让孟刚彻底调查这件事。

    张扬笑道:“算了,查也查不到,别影响我们吃饭的心情。”张大官人的表现淡定大度,已经充分表现出一个副处级干部的心理素质。

    几个人吃完饭,肖鸣亲自把张扬送到车前。张扬让人把整个前挡玻璃都给拆下来了,这样看着清爽。

    肖鸣再三说不好意思。

    张扬笑道:“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这种事时常可以遇到,要是因为它坏了心境,不值得。”

    肖鸣道:“小老弟的心胸让我佩服啊!”他这才把话题转向正处:“张主任,我在开发区成立企改办不是想跟你们唱对台戏,我想设立这么一个部门,让肖林负责。”肖林是他亲侄子,肖鸣这么干显然是举贤不避亲。

    张扬笑了起来,肖鸣既然这么坦诚,他也不会打乱人家的如意算盘,不过有一点是必须声明的,他低声道:“这么着吧,由我向市里提出申请,开发区企改办的主任由我出面推荐,这样更理所当然,免得人家说闲话,也方便我以后统一管理。”

    肖鸣没有异义,连连点头。

    他低声道:“开发区东南的南湖水库你去过吗?”

    张扬摇了摇头,那地方在他的印象中有些偏远,距离市区大概有十五公里,过去道路也不方便。

    肖鸣道:“路已经修好了,是开发区今年的重点工程之一,开发区大厦就快封顶,那地方可是咱们江城的风水宝地,有机会去转转,如果看中了。我帮你批块地,盖栋别墅!”

    张大官人内心一动,我x!这人情送得,肖鸣果然是大手笔啊!

    张扬返回位于雅云湖畔的别墅,胡茵茹知道他今天回来已经早早的在家里等待,张扬洗完澡后,来到客厅,胡茵茹也看到了他被砸的吉普车,不禁笑道:“让人惦记上了,车又给砸了?”

    张扬点了点头:“皇宫假日的事情一天不解决,就有小人盯着我,随时想砸我的车!”

    胡茵茹道:“你开我那辆皇冠吧,我们换着开!”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我从姜亮那借了辆警车,先开一阵子,我他**不信了,看看谁敢砸警车!”

    胡茵茹格格笑了起来,抱着双膝道:“岚山之行怎么样?”

    张扬想起何歆颜的事情,把自己想开广告公司的念头跟胡茵茹说了。胡茵茹道:“主意不错,可是现在我的所有精力都放在制药厂的事情上,佳彤把合同签完之后就撒手不管了。我跟她联系了几次,都是在北京。”

    张扬点了点头,他昨天才和顾佳彤通过电话,知道顾佳彤还要在北京呆一段时间,主要是为了顾明健戒毒的事情,她这个弟弟可真不让人省心。

    胡茵茹道:“就算是做广告公司,也得等药厂的事情上轨道再说!”

    张扬笑道:“我事先声明啊,药厂的代言人只能找何歆颜!”

    胡茵茹白了他一眼道:“假公济私!”

    张扬乐呵呵道:“你一说假公济私,我倒想起来了,南湖水库你去过没有?”

    “去过,那儿风景很美,开发区未来区政府的所在地,我看比雅云湖还要漂亮。”

    张扬道:“人家许诺帮我批块地,让我在那里盖别墅!”

    胡茵茹道:“行贿啊!”

    张扬笑了笑道:“没那么严重,如果那地方真的不错,我们拿下来也没什么,一切走正常手续,那个批文我不拿别人也要拿!”

    胡茵茹道:“行!我抽空再去看看!如果位置真的很好,我出面把地拿下来,省得你以后麻烦!”

    *****************************************************************************************************

    周一的常委会上,左援朝代表观礼团向所有常委通报了一下岚山国家经济开发区挂牌的情况,自然不免对岚山日新月异的发展又感慨了一通。

    市委书记洪伟基容光焕发,左援朝夸岚山等于夸他,他在岚山干了这么多年,岚山的经济发展离不开他的功劳。

    在左援朝发言之后,洪伟基大声道:“我时常在想,为什么在岚山可以实行的政策,来到江城就行不通?为什么在岚山改革开放可以推行的如此顺利,在江城就会受到重重的阻碍?这是因为江城的国企太多。大锅饭铁饭碗的观念深入人心,所以我们想要改革成功,就必须改变老百姓的固有观念,就得让他们接受不改革就只有落后的现实!”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南方和北方的情况不同,人们的观念也不同,接受现实,跟具体实施还有一段的距离。比如说江城纺织厂,从南林寺工程开始,纺织厂的工人就没有消停过,现在新厂区已经建成了,马上面临着大幅度的裁员,工人又不乐意了,这么多人,你把他们一下推到社会上,社会非得乱套不可!”

    左援朝道:“我早就说过,江城的根本在于企业改革,只有做好大中型国企的改革工作,才能稳定民心!这可不是栽栽树、种种花,高喊几句口号能够解决的问题,他的矛头又指向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

    李长宇提倡发展绿色经济,大力推进江城旅游的发展,虽然的确做出了一些成绩,可目前并不能看出旅游能够成为江城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李长宇最近事情不断。人明显消瘦了一些,他抽了一口烟,低声道:“改革是全方位的,我们每个人都不敢说自己是天生的成功者,也不敢说自己有多少经验,改革的过程,对我们而言也是一个摸索的过程,提高的过程。企业改革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其他各行各业的改革就不重要了?教育、医疗、养老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江城都会乱套。现在江城的改革重点就在企业,我们市财政的投入重点就是开发区,任何事情都需要一个过程。我相信开发区会搞起来,可我并不相信,开发区可以再一两年内取得成效,我们做领导的不能厚此薄彼,应该均衡的考虑问题。”

    李长宇的发言很中肯,也获得了部分常委的支持。

    赵洋林道:“江城需要改革的地方实在太多,作为一个老工业基地,我们改革中所面临的困难也要比其他的城市更大,万事开头难,既然我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以后应该会越来越顺利。”

    市委书记洪伟基笑道:“最近一段时间,江城的治安也改善了许多,这和广大公安干警的努力是分不开的,鹏飞同志也证明了他的能力!”洪伟基望向刚刚当选为江城市常委的公安局长荣鹏飞:“鹏飞同志,来江城有一段时间了,有什么看法,说给大家听听!”

    荣鹏飞还是第一次参加江城市常委会议,他微笑道:“我初到江城,对江城的情况只是了解了一个大概,现在没什么好说的,最近的治安很好,跟我也没多少关系,我才来了几天啊,这都是过去田局长的功劳,制度还是那个制度,规则还是那个规则,我可不敢居功。”

    所有常委都笑了起来,他们感到荣鹏飞这个人很随和,说话也很有分寸,其实所有人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你荣鹏飞才来几天啊,江城的治安原本就不算太差,只不过凑巧几件案子发生在了一起,田庆龙遇上事了,算他倒霉,不过他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上调省鲍安厅担任副厅长。这也是好事。这么大年纪了,没必要在一线拼,去了省厅等于找到了合适的养老地方。

    代市长左援朝道:“皇宫假日的事情在社会上影响很坏,这件事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处理结果!”他提起这件事,政协主席马益民、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副市长袁成锡的脸上都不好看。他们三人已经勒令亲属退出皇宫假日了,不过目前的皇宫假日还处于停业整顿阶段,到现在还没有定论。

    洪伟基对左援朝这种痛打落水狗的精神也颇为无奈,毕竟这件事涉及到三位常委,洪伟基本以为这件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渐渐淡忘,可没想到左援朝仍然不愿放弃。

    政协主席马益民道:“皇宫假日的事情,我们已经让牵涉其中的家属承担了应有的责任!”

    李长宇和袁成锡都没有说话,洪伟基道:“我看这件事还是尽量低调处理,该承担的责任一定要承担,可是大家也要考虑到这件事过于敏感,如果传播到社会上去,对我们市领导的诚信度又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洪伟基停顿了一下道:“其实我个人是不赞成领导干部的子女经商的,表面上看起来也许不存在**的问题,可事实上,干部子女经商凭借的就是父母的光环,他们所得到的层层面面的关照肯定会很多。”

    人大主任赵洋林笑了一声:“这种事恐怕无法避免吧,据我说知,咱们江城就有这么几位!”

    所有常委都没有接话,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许嘉勇是前省长许常德的儿子,顾佳彤是省委顾书记的女儿,还有一位乔梦媛更是了不得,她是乔老的孙女。说他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商人,没人会有异议,可说他们在经营中没有受到任何的关照,恐怕谁都不会相信。看看别人想想自己,这帮常委都明白,真正做到大公无私是多么的不容易,想大公无私就得六亲不认,一个人真要是做到六亲不认,那还算人吗?

    洪伟基叹了口气道:“我知道约束自己的家人要比管好自己更难,可是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我们是**员,我们是人民公仆,我们首先考虑到的是要以身作则,如果连家人都管不好,我们又有什么公信力呢?”

    ****************************************************************************************************

    姜亮把一辆八成新的桑塔纳警车开到张扬面前,提醒他道:“借用啊,你别开着出去招摇撞骗!”

    张扬笑道:“我还用招摇撞骗?就是想试试,看谁有胆子砸警车!”

    姜亮把车钥匙扔给他。

    张扬喜孜孜的在警灯上摸了摸。

    姜亮总觉着心里不踏实,有嘱托道:“你别开着警车干坏事啊!”

    “我说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我害谁也不会害自家兄弟!”

    姜亮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送我去公安局!”

    张扬点了点头,开车送姜亮去江城公安局。他有意无意道:“田局的那件案子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展啊?”

    姜亮摇了摇头道:“没多少进展,不过举报电话倒是时常打过来,一会儿举报是方海涛干得,一会儿说是受了皇宫假日几个太子爷的指使,我看说不定就是策划行刺田局的幕后指使人干得,故意混淆我们的视线,影响我们的调查。”

    “可以查电话号码啊!”

    姜亮笑道:“这方面我们是专业,你能想到的我们都想到了,举报人很狡猾,都是用公用电话打得,往往30秒就会挂断,我们无从查起,电话的所在地多数都是江城,也有几个是外地的,不排除有人恶意捣乱的可能。”

    张扬道:“皇宫假日的案子怎么说?”

    “勒令整顿,对相关责任人进行拘留罚款!”

    张扬早就再猜想到是这个不了了之的结果,他有些郁闷道:“任何事都要扣上注意群众影响的帽子,皇宫假日就是个yin窝,这帮孙子都该进监狱!”

    姜亮呵呵笑道:“这次他们也是损失惨重,马益亮还被弄进去关了十天,毕竟有三位常委的子弟是股东,市里肯定要顾及影响,听说这次皇宫假日要转让出去!”

    张扬眯起双眼道:“我的车总不能被他们白砸了!”

    姜亮对张扬的脾气还是十分了解的,知道这厮不是什么好脾气,表面上他好像是层次提高了,不去计较砸车的事情,可他肯定要给为自己讨还公道。

    把姜亮送到公安局,张扬驱车返回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在电梯口遇到了招商办主任董红玉,张扬向她笑着点了点头,上次张扬误会她儿子梁超砸自己车,所以痛打了梁超一顿,那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张扬的错,在发生那件事之前,董红玉一直对张扬都很客气,事情过去了,张扬也没记在心里,他向董红玉主动打了个招呼,董红玉却没有搭理他,女人的心胸毕竟是狭窄的。

    看到人家不搭理自己,张扬也没有继续自讨没趣,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盯着电梯不断变幻的数字,来到企改办发现苏小红在办公室等着。朱晓云在一旁陪她聊天呢,朱晓云和苏小红的弟弟苏强正在热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所以对这位未来的大姑姐也是殷勤的很。

    张扬笑道:“红姐,您今儿怎么有空?”

    苏小红笑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想麻烦你来了!”

    “没问题,你说,出钱还是出人,我随时做好准备!”张扬这厮改不了随性调侃的脾气。

    倘若在平时,苏小红少不得要搭上两句,可今天是当着她未来弟媳妇的面,她可不能胡说八道,格格笑了一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朱晓云也看明白了,人家是嫌自己在这儿说话不方便呢,她借口去打文件,离开了主任办公室。

    苏小红从包里拿出一盒烟,点上了一支。

    张扬递给她一个烟灰缸:“怎么了红姐?心情不好啊?是不是方总欺负你了?”

    苏小红皱了皱眉头道:“你别跟我提他,看到他我就恶心!”

    张扬笑了起来,看来两人之间十有**闹了别扭。

    苏小红道:“皇宫假日要转让的事情你听说了没有?”

    张扬点了点头,刚刚听姜亮说过,这苏小红的消息可不是一般的灵通,张扬想起前些日子有人举报她和市委书记洪伟基关系暧昧的事情,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看来苏小红的消息十有**得自洪伟基,不过洪伟基把两人之间的关系藏得很深,至少在表面上没有利用职权给苏小红牟取任何的利益。张扬想到江城三环路工程,如果不是洪伟基背后的支持,方文南是无法顺利中标的。人和人真的很不同,张扬是绝对无法认同将自己的女人拱手送给别人的做法,这方文南的行事风格还真是出人意料,一个人能够忍受戴绿帽子,这可不是一般的忍耐力。

    苏小红在张扬的面前并不掩饰:“张扬,我想拿下皇宫假日!”

    张扬第一个想法就是方文南的决定,他微笑道:“方总怎么不直接找我?”

    苏小红道:“你没听明白?是我想把皇宫假日拿下来,和他没关系,和任何人都没关系!”

    张扬喝了口茶道:“红姐,这皇宫假日不归我管,你想拿下,其实可以走别的途径!”他在婉转的指出,你苏小红跟洪伟基的关系这么好,让他说句话不就行了,何必让我出头。

    苏小红叹了口气道:“张扬,我一直把你当亲弟弟看,有些话我也不瞒着你!”一句话把张扬说得心里有些内疚,当初他追捕扬守成的时候,需要五十万,苏小红问都不问就把这笔钱拿了出来,无论苏小红的生活作风怎样,她对自己无疑是仗义的,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有些不够厚道。

    苏小红道:“许多人根本靠不住,他们只想着从我的身上捞取好处,却不敢为我出头,不想承担任何的责任!”想起洪伟基和方文南,苏小红恨得牙痒痒的,她并不是没有跟洪伟基提起皇宫假日的事情,可洪伟基用一句自己不方便出面就给她敷衍了过去,方文南现在一颗心全都扑在他儿子的事情上,更懒得过问苏小红,这让苏小红越来越感觉到任何事情只能靠自己,她要尽快独立起来,她想摆脱这两个自私自利的男人。

    张扬低声道:“红姐,其实我也想找他们的麻烦,皇宫假日几个小狈日的砸我车无数次了!”

    苏小红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扬道:“这么着吧,我动用点能量让他们无限期的整顿下去,在从上头施加点压力,让他们割肉大甩卖!”

    苏小红道:“那个台湾人叫周水生,听说在台湾方面有些根基,是混黑的!”

    张扬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台湾信义社的安德渊,自己和安家的关系十分密切,还救过安德渊的性命,也许这件事能够通过安德渊方面施加一些压力。至于马益良、李祥军、袁立波那几个纨绔子,自己收拾他们就已经足够了。

    苏小红看到张扬沉默不语,以为这件事让他为难,轻声道:“如果这件事很为难,你跟我明说!”

    张扬笑道:“这样吧,你去跟他们谈条件!”

    “谈过了,周水生要两千万,我让人估算过,他的皇宫假日也就值一千万,现在声誉受损,还要打个折扣!”

    张扬想了想道:“我争取五百万以内帮你拿下来!”

    苏小红凤目圆睁,如果不是她了解张扬的能力一定以为张扬是在信口胡吹,不过张扬的性情虽然张狂,可是他说过的事情没有不兑现的,她惊喜道:“你要是能在五百万以内帮我拿下,我给你五十万的提成!”

    张扬笑道:“行贿是有罪的,我说红姐,搞那些就没劲了!”

    苏小红娇滴滴道:“你不要钱,我只能以身相许了!”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

    苏小红瞪了他一眼,拿起手袋,骂了一句道:“伤人自尊是不是?我这么不招你待见啊!”

    张扬笑道:“红姐,您饶了我吧,您是一红颜祸水,还是去祸害别人吧!”

    苏小红拿起手包在他肩头砸了一记,她也是豁达之人,刚才那句话也是和张扬开开玩笑,张扬身边的女孩子,她也见过不少,和她们相比,苏小红在心底深处是自惭形秽的,她轻声道:“我走了啊!这事儿你抓紧给我办!”

    张扬还是很认真的,他一个电话打给了安语晨,可巧安语晨也正想找他呢,南林寺竣工在即,她和安达文要前来为爷爷祈福,安老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根据他现在的状况估计撑不到年底。

    张扬上次在离开香港之前专门为安老检查过,他知道安老大限已近,和苏大娘的情况相同,人的衰老死亡是无法挽回的,纵然张扬妙手无双,他也没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张扬在电话中跟安语晨提起周水生的事情,安语晨道:“这件事我跟我四叔说,应该问题不大!”她又提起江城纺织厂的事情,现在安家根据和江城的磋商结果,给纺织厂的补偿金已经全部到位,可纺织厂方面最近又出现了在休闲美食广场堡地闹事的事情,希望张扬能够出面解决。

    张扬答应了下来。

    分管江城旅游的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这件事张扬必须要请示他。

    李长宇对纺织厂的事情也颇为头疼,现在纺织厂工人又开始上访了,工人代表告到了省里,还有工人在文渊区委区政府大门口静坐,虽然企业口的事情不归他管,可这件事归根结底从南林寺搞开发开始,李长宇道:“张扬,纺织厂的问题拖了这么久,政府方面一次次让步,可他们的要求越来越过分!”

    张扬道:“关于纺织厂的问题,市里、区里都跟他们座谈了好多次,可问题始终得不到根本性的解决,现在港方答应的资金已经全部到位,人家想要开发南林寺周边的商业用地,这是市里之前答应过的,合同上写得清清楚楚,纺织厂补偿金也拿过了,新厂房也建好了,他们再提条件就有些过分了,改革开放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他们总不能把所有的风险和负担都推到政府的身上。”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张扬,你这个企改办担子不轻啊!”

    这话让张扬听起来有些不爽,合着全都成了我的责任,纺织厂出问题的时候,我企改办还没成立呢,我今儿来找你不就是想让你帮忙解决问题的吗?你现在这么说分明是推诿责任啊!

    李长宇看出了张扬的不爽,他低声道:“张扬,我最近需要管的事情实在太多,这些事情,你要帮我分忧啊!”

    张扬直截了当道:“万一出了事呢?是不是也要我顶着啊?”

    李长宇微笑道:“注意工作方法嘛,人民内部矛盾,尽量不要激化!”

    张扬话锋一转:“李市长,有件事我想让你帮忙!”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说!”

    张扬道:“李祥军在皇宫假日的股份有没有撤出来?”

    李长宇微微一怔,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提起皇宫假日的事情,不过张扬既然提起这件事,他也不好回避,低声道:“我让他去退股和皇宫假日撇清关系,他只是一个小鄙东,所占的股份不过百分之二!”

    张扬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李长宇敏锐的觉察到张扬想要插手皇家假日的事情,他提醒张扬道:“张扬,有些事情,斩不断理还乱,还是不要管他的好。”他是真的不想张扬在皇宫假日的事情上制造事端了。虽然他知道张扬上次并不是针对自己,可皇宫假日事件还是被代市长左援朝利用来对付他,搞得他十分难堪。

    张扬微笑道:“理不清的事情就干脆一刀切下去,切得干干净净!”

    李长宇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张扬道:“我打算把那个台湾人给清理出去!”

    李长宇本想再问,可又想起自己刚刚说过儿子已经和皇宫假日撇清了关系,所以也抑制住追问下去的想法。此时他的秘书齐景峰进来送文件,张扬起身告辞。

    齐景峰望着张扬的背影笑了笑,把文件放在李长宇的办公桌上:“李市长,这是教育局提出的改革方案,您看看!”

    李长宇显然没什么心情,低声道:“最近皇宫假日方面有什么动静?”

    齐景峰道:“听说那个台湾老板周水生要转让,好像是两千多万吧,江城有实力接下来的人不多!”

    李长宇点了点头,难怪张扬会说出要把周水生赶出江城的话。

    齐景峰又道:“李市长,你听说了没有,张扬的车又让人给砸了,现在都换警车开了!”

    李长宇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厮也真够倒霉的,不过转念想想,砸车的事情十有**跟皇宫假日的事情有关,该不会和自己的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有关吧?想到这里,他感觉到,必须要交代儿子一下,最好不要干这种无聊的事情。

    *****************************************************************************************************

    市委常委之中,对处理皇宫假日态度最坚决的就是左援朝,所以张扬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要和他事先通气,张扬找左援朝的意思就是让他出面,迫使皇宫假日无限期的停业整顿下去。

    还有一个必须要找的人是公安局长荣鹏飞,张扬和荣鹏飞说起这件事直截了当:“我的车三番两次被人砸,就是皇宫假日的事情!”

    荣鹏飞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道:“有证据吗?”

    “我猜的!不过皇宫假日是江城的毒瘤,想要彻底清除它,就必须把周水生赶出江城,让那帮衙内从皇宫假日中全都退出去。”

    荣鹏飞对皇宫假日的事情也做过了解,他微笑道:“那个台湾人周水生说是要转让,他提出两千万的高价,目的就是把所有有意购买皇宫假日的买家给吓走,最近他在找关系疏通,想在江城继续干下去,那帮衙内虽然占有股份,可事实上都没有投多少钱,真正投资多一点的可能就是马益亮。这个周水生很有一套,他开皇家假日之初,就想搞不正当经营,所以才把这么多官宦子弟牵涉进来,皇宫假日表面上由马益亮经营,可背后的操控者还是周水生,真是想不到这个台湾人对内地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竟然如此驾轻就熟。

    张扬冷笑道:“台湾人怎么了?台湾人也是中国人,犯了法也不能饶了他!”

    荣鹏飞道:“可皇家假日是人家投资的,他不想走,你也不能硬把他赶走,他毕竟是台湾商人,这件事有些敏感。”

    “我还就得赶他!而且一定要把他赶走!他不走,这皇宫假日开业后用不了多久,还得恢复原样。”

    包括荣鹏飞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张扬的能量,周水生也有一些关系,可当安德渊也插手这件事的时候,周水生害怕了,信义社在台湾的威慑力那不是一般的大,像周水生这种不良商人,安德渊根本看不上眼,只是让手下人给周水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周水生,张扬是他的世侄,周水生得罪了他,如果还想回台湾,就乖乖听话。

    周水生虽然是个不良商人,在台湾黑社会也有些关系,那些关系跟安德渊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周水生很害怕,接到安德渊的这个电话之后,他马上就放弃了继续在江城经营的打算,他还有妻儿老小都在台湾,如果真的触怒了安德渊,恐怕最终要落得一个妻离子散的下场。更何况皇宫假日被勒令停业整顿之后,一直都没有松动的迹象,周水生找了不少的关系,最终还是碰了一鼻子灰,他现在的确有些心灰意冷,拉到皇宫假日的几个衙内,在关键时刻根本起不到作用,周水生终于打起了退堂鼓。

    他专程去拜会了张扬,在江城企改办,周水生见到了这位能量非同一般的年轻人。

    张扬很温和,并没有对周水生流露出任何的反感和敌意,请周水生在沙发上坐下,还让朱晓云给他泡了一杯上好的龙井。

    周水生此次来找张扬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他希望能够用一定的利益打动张扬,让张放弃把他赶出江城的打算。周水生道:“张主任,我这次过来是想跟你解释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张扬轻轻抿了口茶水,并没有说话。

    周水生道:“我虽然是皇家假日的大股东,可经营的事情一直都是马经理在管,这里只是我生意的一部分,我不可能做得面面俱到,他们从事非法经营,我也是事发之后才知道的。”

    张扬笑了起来,他内心中对这个台湾人越发的鄙视起来,出了事,把责任都推给别人,装得他自己好像多无辜一样,就凭马益亮、李祥军、袁立波那几个家伙的水准,根本搞不出这么大的事情,张扬道:“港台同胞来江城投资我们是欢迎的,可是你想来赚黑心钱,大搞**生意,扰乱社会秩序,我们是不允许的,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皇家假日是干什么的,也不要把事情推到别人身上,周先生,你尽然没能力搞好皇家假日,还是尽快转让,我看,你并不适合在江城做生意。”这句话已经说得相当明白了,他要周水生收拾铺盖卷滚蛋。

    周水生道:“张主任,我可以做出一定的补偿!”

    张扬摇了摇头:“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比如我的车频繁被砸,我只是不想追究,我想追究的话,肯定有人会倒霉。”

    周水生心中暗道:“你这还叫不追究,都把信义社老大请出来恐吓我了,要把我从江城赶出去!”周水生要是知道张扬和安德渊有这么好的关系,打死他他也不敢筹划砸张扬车的事情,这件事张扬没冤枉他。

    周水生道:“实不相瞒,我也想过转让的事情,可一直没能达成协议!”

    张扬微笑道:“要不要我帮忙啊?”

    周水生道:“不用,有好几个买家都来看过,可惜他们最多只愿出一千万,和我的心理价格相距甚远。”

    张扬笑道:“苏小红小姐没找过你?”

    周水生点了点头道:“找过,她最多出五百万,那不是笑话吗?我投入装修的钱都不止这些!”

    张扬缓缓落下茶杯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转让给她,这皇宫假日会永远也不能开门营业?”

    周水生听出了张扬话语中的威胁含义,他低声道:“难道别人出一千万我都不要,反而要这五百万不成?”

    “有些钱拿着放心,花着舒坦,可有些钱是万万不能拿的,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家人考虑。”

    *****************************************************************************************************

    【听说,多念几遍月票,月票就会蹭蹭地往上涨,章鱼多念几遍,我要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月票!】ps.真没有月票,投推荐票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