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九十三章【走私风云】(上)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九十三章【走私风云】(上)

作者 : 石章鱼
    第一百九十三章【走私风云】(上)

    张扬虽然已经定下去企改办当副主任。可企改办目前还没有正式成立,除了已经定下来的马华成和张扬这一正一副两个主任,并没有其他的动静,而且一直以来企业改革企业财产清算都有国资委负责,企改办这个新生部门,职能并不明确,连马华成这个企改办主任还在国资委上班,也就是说企改办连个具体的办公地点都没有,市里提出了这个概念之后,似乎又把这件事给遗忘了,张大官人仍旧在招商办混他的日子,偶尔在路上遇到马华成,会主动问起企改办的事情,马华成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一来二去,张扬也感觉到没有意思,懒得开口再问。

    眼看就是九月,已经是学生开学的日子,张扬正在盘算要不要送赵静去东江,顺便前往顾家,给顾养养送件礼物。祝贺她开始大学生涯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胡茵茹入狱了,这件事还是张扬听顾佳彤说的,东江忽然严查走私黑车,直接查到了周云帆的龙翔商贸,周云帆目前身在印尼,作为龙翔商贸的负责人胡茵茹理所当然的遭到了调查。

    张扬一直将胡茵茹视为自己的好朋友,虽然两人之间从未涉及到男女感情的层面,可是胡茵茹出事他也不能坐视不理。更何况他对这件事很清楚,走私黑车一直都是周云帆在做,跟胡茵茹的关系不大。其实抛开这件事的原因不论,单单是冲着朋友关系,他也得去关心一下。

    张扬知道消息的当天就向招商办主任董红玉请了假,其实他请假只不过是走过场,董红玉从来不管他,抱着放任自流的态度,张扬请假也是为了避免有小人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李长宇那边还是要说一声的,李长宇知道张扬去东江委托给他一件事情,让他去找平海日报的记者梁东平,还是因为上次教育局集资案的事情,江城方面已经通过宣传部有效控制了舆论的传播,可这个梁东平对这件事仍然抓住不放,经常发布这方面的消息,搞得李长宇很是被动,他想张扬去东江找到这位记者好好跟他谈谈,让他不要再关注这件事。

    ****************************************************************************************************

    顾佳彤也不在东江。她送妹妹前往北京,蓝海公司在北京也有业务需要处理。张扬在这件事上也没有打算去惊动顾允知,自从知道顾允知现在对自己的态度之后,张扬还是尽量避免和他接触,他首先去找了白沙区公安副局长栾胜文,栾胜文对这件走私黑车案是清楚的,走势黑车案上牌是在保和县事发的,其实保和县给走私车上户的事情由来已久,县委县政府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件事每年都能给县里增加几千万的收入,周云帆一直以来都是通过这一途径给黑车上牌。

    可在不久前全国性的打击走私行动大张旗鼓的开始了,一封检举信直接送到了新任代省长宋怀明的手中,宋怀明在省委常委会上提出了这件事,当场省常委们就表示这件事绝不可以姑息,一定要彻查到底,派出了由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带队的检查组,直接进驻了保和县交警大队,过去这种形式的检查也不是第一次,地方上也有他们的应对之道,无非是接待好一点,礼物送得厚一点。可没想到这次检查组玩真的了。一来到保和县就呆着不走了,说是省里有指示,该抓的坚决要抓,该免职的坚决免职,不查到底绝不收手,保和县几位常委被逼的没有办法,只能授意授意检察院方面抓了县交警大队大队长和财务科长。可是这件事仍然没平息下去,检查组顺藤摸瓜查到了龙翔商贸,让东江市公安局配合,把龙翔商贸总经理胡茵茹给抓了起来,现在龙翔商贸的一切生意都已经被暂停,市里派出调查组,调查公司的财务状况。

    张扬来东江之前并没有想到这件事闹得这么大,他皱了皱眉头道:“龙翔商贸的法人代表是周云帆,这件事胡茵茹是无辜的。”

    栾胜文笑道:“张扬,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人肯定是周云帆,不过胡茵茹也推卸不了责任,作为公司的主要经营者之一,她不可能不知道龙翔商贸一直在从事着非法走私经营,这次上头打击走私犯罪的决心很大,而且宋省长亲自发话,要把这件事彻查到底,我看她要有麻烦了。”

    张扬忽然想起一句话,新官上任三把火,看来代省长宋怀明的第一把火就要从打击走私犯罪烧起。

    栾胜文道:“其实这件事你不应该找我,张德放是保和县公安局副局长,又是顾书记的外甥,他知道的内情比我要多得多。”

    张扬喝了口茶,缓缓将茶杯放在茶几上。其实他刚开始的时候想过去找张德放,可张德放和周云帆之间的关系他是知道的,他几乎可以断定,在周云帆走私黑车的事情上,张德放一定脱不了关系,所以张扬没有去找张德放,张德放的为人他很清楚,此人圆滑世故,周云帆上次和日本人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就置身事外,绝不是一个能够患难与共的人。

    “胡茵茹的事情最严重会怎样?”

    栾胜文想了想方才道:“根据我国刑法,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在五十万元以上的,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偷逃应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张扬听得汗毛直竖:“我x,不会吧,这么重啊?”

    栾胜文道:“据我所知龙翔商贸涉及的偷逃税额应该超出了五十万,不过好在胡茵茹并非是法人,现在也没有证据指认她参予了走私活动。”

    张扬道:“栾局,能不能安排我和胡茵茹见个面?”

    栾胜文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好,我会尽快为你作出安排!”

    胡茵茹的头发已经剪短,拘留所的条件当然比不了过去,她没有化妆。静静坐在张扬的对面,唇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宛如一朵不事雕琢的白莲花,绽放着一种张扬过去未曾发现的自然之美:“谢谢你能来看我!”她的语气仍然波澜不惊,在一个年轻女性的身上很少可以见到如此的镇定。

    “能不能联系上周云帆?”

    胡茵茹摇了摇头:“周叔不会在这种时候回来的!”这次的事情搞得很大,周云帆如果在这种时候回国,肯定要被缉拿归案,周云帆并不是傻子,在几年前他就已经通过关系入了加拿大国籍。

    “可是,你不该替他承担这么大的责任!”

    胡茵茹望着情绪激动的张扬,明澈的美眸中闪过一丝感激。她轻声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走私黑车的事情虽然不是我在主持,可是我也不能完全撇开关系,张扬,算了,不要为我的事情奔波,我已经认命了,他们想怎样判就怎样判,这件事总得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是你的责任你出来承担,不是你的责任你凭什么承担?”张扬有些愤怒的叫道。

    一旁的女警不得不提醒张扬注意说话的方式。

    胡茵茹道:“张扬,真的,这件事不好处理,你不要惹事!”

    张扬道:“别忘了,我们是好朋友,咱们有纯洁的**友谊!”

    一种莫名的情绪触动了胡茵茹的内心,她咬了咬嘴唇,抑制住鼻子发酸的冲动,她小声道:“或许你对我是,可是我对你的那份友谊……早已经改变了味道……”说完这句话,她匆匆站起身向里面走去,任凭张扬在身后如何呼唤,始终没有回头。

    ****************************************************************************************************

    张德放拉开车门的时候,被一个人用力一推,他被推到了车里,伸手想要去摸枪,手腕被人用力握住,顿时动弹不得,张德放转过头去,这才看到突袭自己的人是张扬,他苦笑道:“张扬,你搞什么?靠,我还以为歹徒要袭击我呢!”

    张扬放开他的手腕,来到车内坐下,没好气道:“张局长,你可真难找,手机关机,传呼不回。座机停机,单位找不到你,到底出什么隐秘任务啊?”

    张德放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老弟,我也不瞒你,正在办调动呢,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断进步,我也总不能老窝在保和县?”

    张扬知道他极其奸猾,跟他说话越是绕弯子越没什么意思,直截了当道:“我听说保和县出了大事儿,你这个时候走,该不会跟这件事有关系吧?”

    张德放笑道:“我说老弟,你怎么老喜欢拿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呢?”

    “不管这事儿跟你有没有关系,张哥,胡茵茹落难了,你在东江关系多面子广,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张德放的回答极其干脆:“这事儿我帮不上忙!别说我帮不上忙,我劝你也别跟着掺和,现在是上头要抓走私,已经不仅仅是退赔罚没的问题,连保和县交警大队长都被抓了,你当是小事啊?我跟胡茵茹也是朋友,我是想帮她,可周云帆逃了,这件事说不清楚,我是一国家干部,我还是一公安干警,我不插手这件事都有人说我跟这件走私案有关,我要是插手更说不清,再说了,我也没有插手的能力。”

    张扬冷冷看着他,这厮真不是东西,他居然好意思说跟走私案没关系。

    张德放也知道张扬不相信自己,他叹了口气道:“这种案子都是越掀越大,省纪委工作组在保和县坐住了不走,他们一天不走就证明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想把这件事往深了挖!这种时候是最敏感的,人家躲都来不及,你说咱们跟着掺和什么劲?”

    张扬眯起眼睛看着张德放道:“你的意思是让胡茵茹自生自灭,你不管了?”

    “老弟,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可现在的确不是我们插手的时候……”张德放说话的时候,他传呼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居然是舅舅家里的电话,慌忙打开手机回了过去。

    接完电话,他向张扬笑道:“你看,说着说着又有事了,我舅舅让我去他家一趟,本来还想中午跟你一起吃饭呢。”

    张扬歪着嘴角笑了笑,他对张德放的印象呈直线下降,通过刚才的这番话,他算明白了,想让张德放出面去帮助胡茵茹根本没有任何可能,他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向张德放挥了挥手道:“再见啊!”

    张德放忽然想起一件事,落下车窗道:“对了,你那辆吉普车好像户主是周云帆吧,别开东江来了,别让人盯上了。”

    张扬倒没有注意这件事,张德放提醒他之后,他才想起自己的那辆车也是走私来的,虽然现在有了合法的行驶证,可其中也有问题。

    有问题的车不仅仅是张扬这一辆,顾佳彤为了庆贺妹妹入学,送给她的那辆宝马mini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辆车是顾佳彤通过胡茵茹买下的,顾允知之所以把张德放叫到家中,就是为了问清这件事。

    张德放来到宁静路9号的时候,顾允知正在客厅中看电视,儿子顾明健去了北京,大女儿顾佳彤送小女儿养养去北京入学,这样一来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

    张德放对这位担任省委书记的舅舅一直都是心存敬畏的,他在官场上能够有今天的作为,顾允知虽然没有从正面上给予帮助,可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无形中给他的照顾不小,张德放很聪明,也懂得利用这种关系,顾允知对他的这种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姐姐死得早,他对姐姐家的两个孩子还是要关照一下的。

    张德放恭恭敬敬叫了声舅舅,然后把两盒六安瓜片放在茶几上,顾允知瞄了一眼,低声道:“坐!”

    张德放这才怯生生坐下,他对舅舅的脾气很了解,除非是逢年过节,顾允知很少主动打电话给他,虽然自己是他的外甥,顾允知平时也很少叫他来家里,只要叫他过来肯定有要紧事,张德放这阵子心绪不宁,自从龙翔公司走私案发之后,他就感到不安,刚才张扬问他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实话,他和方云帆的关系绝非自己撇清的那样简单,如果不是他的穿针引线,方云帆也不会在保和县畅通无阻。

    顾允知道:“养养那辆车是你帮忙买的?”

    张德放慌忙摇头:“不是!佳彤和胡茵茹本来就认识,养养也认识她,是佳彤买来给养养当入学礼物的,我不知道!”他的确不知情,所以急着撇开关系。

    顾允知拿起遥控关上了电视:“保和县走私车上牌的事情跟你有没有关系?”

    张德放接着摇头:“没关系,我又不负责交通,交警大队跟我不搭界!”

    顾允知道:“没关系就好,最近我听说你和龙翔商贸的关系很密切!”

    张德放的嘴很硬:“舅舅,现在说什么的都有,你也知道,我朋友多,喜欢交际,所以认识的人三教九流什么都有,可我认识并不代表着,我会跟他们有生意来往,您知道的,我是一个国家工作人员,我根本没有经商,这些事我从不涉及。”

    顾允知对张德放的话半信半疑,可目前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张德放跟龙翔商贸走私案有任何的关系,反倒是女儿买来的那辆汽车被一封匿名信告到了纪委,省纪委直接把信送到了他手里,顾允知还没有去问女儿,先找张德放落实一下情况。

    张德放道:“那辆车我知道,佳彤应该不清楚车的来路,她买车的时候,车子已经在保和县车管所备好案,法律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舅舅,是不是有些人想拿这件事做文章?”

    顾允知淡然一笑,他当然知道顾佳彤买来的这辆车不存在任何问题,就算有问题,有人想拿这件事做文章,有他在位一天,也兴不起任何的风浪。顾允知从几上拿起茶杯,抿了口苦茶,眉宇微微皱了皱道:“外面怎么说?”

    张德放知道舅舅这是想问问外面对这件事的看法,他观察了一下舅舅的表情,然后小心翼翼道:“外面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宋省长烧得第一把火!”

    ***************************************************************************************************

    【5000字更新,求月票!晚上还会有一章更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