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七十四章【顾书记的用意】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七十四章【顾书记的用意】

作者 : 石章鱼
    第一百七十四章【顾书记的用意】

    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一早就来到了顾允知的办公室。他是专程向顾允知汇报江城伏羊饮食文化节经贸活动最终招商情况的。

    顾允知听夏伯达说完,缓缓点了点头:“不错,想不到小小的春阳县居然搞得有声有色。”

    夏伯达笑道:“张扬这家伙可真能折腾,这次整个江城市委领导都被他弄了个灰头土脸,风光全都让秦清一个人占了!”

    顾允知淡然道:“你也别夸大了他的能力,春阳能把这次招商搞这么好,和县领导的组织筹划有着很大的关系,秦清这个年轻干部很有能力!”

    夏伯达这才想起顾允知前两天刚刚抽调过秦清的档案,自从招商业协会之后,已经听到顾允知多次夸奖秦清,难道秦清的工作成绩引起了顾允知的欣赏和重视,想要提拔她?夏伯达心中感到一阵羡慕,这次江城伏羊节,秦清几乎独占了政绩,获得提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顾允知漫不经心道:“岚山市缺少一个副市长,我准备推荐秦清!”

    夏伯达微微一怔,他本以为顾允知会给秦清在原地提升半级,秦清有可能进入江城的市级领导行列,可他一句话就把秦清从平海最北部的江城送到了平海最南部的岚山,岚山市虽然也是一个地级市,可比起江城行政级别上要差半级。而且这种副市级的远地调配在平海政坛上并不多见,秦清在春阳是一把手,把她调去岚山表面上提升了半级,可事实上却等于成了若干副市长中的一个,权威肯定不如过去。顾书记脑子里究竟想什么?他难道只是让岚山市副市长作为秦清的一个跳板?

    夏伯达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在他的印象中,顾允知和秦清好像没有任何的特殊关系,没理由为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县长做出如此大的努力。难道是因为张扬说了好话?想到张扬,夏伯达内心忽然一震,他想到了新近听到的传言,很多人都在说这件事张扬表现的如此卖力,都是因为他和秦清根本就是地下情人的关系?所以他才不惜一切努力为秦清捞取政绩,夏伯达悄悄望着顾允知。

    大老板的表情仍然风波不惊:“有能力的干部,我们一定要重用!这样我们的干部队伍才能始终保持旺盛的战斗力!”

    夏伯达忽然有种预感,秦清这颗江城政坛上的明珠从今天起,只怕要逐渐的黯淡下去。

    *****************************************************************************************************

    秦清被调往岚山市担任主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的消息终于落实,在外人都羡慕秦清好命的时候,许多内行人已经从中看到了事情的本质,这次调动对秦清来说未必是好事,洪伟基在来江城之前,就担任岚山市委书记,他对岚山的政局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顾书记这一手表面上是给秦清提升了半级,是对她在伏羊饮食文化节突出贡献的表彰,可实际上等于发配。

    一个干部的能力大小,机会多少和政治环境有关,洪伟基身为江城一把手。来到这里也不得不因为这里特殊的政治环境而做出改变,秦清一个副市长,去岚山能有多大作为?更何况顾书记这一手颇有些棒打鸳鸯散的味道。洪伟基敏锐的觉察到,顾书记一定听到了张扬和秦清之间关系的某些风声,顾书记生气了。

    事实上这样想的不仅仅是洪伟基一个,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也是如此猜想,张扬在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的过度高调,已经把他和秦清推向了江城政坛的风口浪尖,无论他的出发点何在,他和秦清之间的关系肯定要受到不少人的议论,当然会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对这件事加以利用。顾书记对秦清的这次提升,实则是一次流放。

    李长宇不由得暗自感叹,这政坛之上,每一步果然是步步惊心!

    秦清知道这一消息之后,表现的却是出人意料的镇定,早在春阳伏羊节取得轰动性效应之后,她就已经意识到这次张扬玩大了,肯定有人会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上做文章,这件事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影响,只是她并没有想到影响来得会是如此之快。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说,她对这次的任命都说不出半个不字。顾书记正是看到了自己工作的斐然成绩,方才对自己委以重任,她的美眸落在桌上的平海地图上,手指从北部的江城一直画到最南端的岚山,六百五十公里的距离,陌生的城市。在没有张扬之前,秦清一定会因为这种政治上的提升而感到欣喜,甚至会产生成就感,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要远远的离开张扬,他们之间见面的机会会很少,她再也无法随时享受张扬对自己的抚摸和安慰。

    秦清摇了摇头,拎起地上的皮箱,缓缓走出大门,当薇园小楼的大门在她身后缓缓关闭的时候,她看到张扬的吉普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张扬走下汽车,来到她的面前,他的声音低沉但很温暖:“清姐,当初是我送你前来春阳,走的时候,我一样会来接你……”

    不知为何,秦清的眼圈儿忽然红了,皮箱从她的手里掉在了地上,然后她不顾一切的扑入张扬的怀中,紧紧拥抱着他的身躯,发出一声声轻柔的啜泣……

    连张扬自己都没有想到他在知道情况后会变得如此冷静,他并不恨顾允知,和胡茵茹的谈话之后。他就已经意识到这次春阳伏羊饮食文化节的事情,自己一手把他和秦清送到了众人瞩目的焦点,顾允知这样的政坛老将,只需从蛛丝马迹之中就能够看出他和秦清不同寻常的关系,顾允知不但是平海省的省委书记,他还是顾佳彤的父亲,任何一个父亲都会维护自己女儿的利益。虽然张扬和顾佳彤之间并没有正式确立关系,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率性而为。顾佳彤已经和魏志诚离婚,她已经重新获得了自由,顾允知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会从此脱离苦海,拥有一个美好的归宿。

    “听说岚山是个风景秀美的地方!”张扬轻声道。

    秦清点了点头,俏脸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用纸巾擦净脸上的泪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想想就要离开江城,内心中还真有些不舍得呢!”

    张扬微笑道:“江城离岚山并不远,650公里而已,现在省内高速也在修建之中,一旦贯通,直线距离也就是五百多公里,开车四个小时就到了。”他知道秦清并非是不舍得江城,而是不舍得自己。

    秦清也不是一个沉溺于儿女私情无法自拔的女性,她轻声道:“很久没有出过远门了,忽然有种当初去美国的感觉!”

    张扬哈哈笑道:“还是平海省。哪有这么多的感慨!”

    秦清点了点头道:“省里给我这么一副重担,让我的压力好大!”

    “有压力才会有动力,你要是害怕压力,干脆咱俩换换,我去岚山市当副市长,你去旅游局当市场开发处处长,要不我把招商办副主任一并让给你,两个换一个,你不吃亏!”

    秦清知道他在故意逗自己开心,这官职岂能说换就换像儿戏一般,她微笑道:“以后我不在你身边盯着你。你岂不是又要胡作非为?”

    “放心,我以后会时刻用党性原则约束我自己,我要低调,我要老老实实做人!”

    秦清忍不住啐道:“拉倒吧,就你,只怕这辈子也改不了一身的臭毛病!”

    两人嘴里说的轻松,可内心中都有些沉重,政治上的任何胜利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张扬低声道:“过两天,我送你去岚山上任!”

    秦清摇了摇头,很坚决地说了一句:“不用!真的不用!”

    *****************************************************************************************************

    很多事情无需说得明白,当局者多少都会有些感触,顾佳彤也感觉到秦清被提升为岚山市副市长的事情有些突然,而且这件事似乎和自己有关,虽然父亲从未说明,也没有任何的表露,可顾佳彤仍然产生了这种感觉,过去曾有一度她对父亲有所误解,可自从魏志诚上门闹事之后,她方才发现父亲从未忽略过对她的关心,她知道父亲不是一个公报私仇的人,可这件事的确令她有所怀疑,父亲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关于张扬和秦清的风声,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顾允知凝视着墙上陈崇山手书的那幅字——不患位之不尊,而患德之不崇;不耻禄之不多,而耻智之不博。张衡的这段话让他品味无穷。

    顾佳彤轻轻敲了敲房门:“爸!”

    顾允知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书桌前坐下,拿起已经冷凉的苦茶,轻抿了一口:“有事?”

    顾佳彤点了点头,轻声道:“蓝海在北京的业务已经基本理顺,我打算让明健饼去管理!”

    顾允知道:“也好,让他留在平海整天无所事事,去京城历练一下也好,不过,去了那边没有人看着他,他会不会变得更加无所顾忌?”

    “爸,你放心。这次我让赵国强看着他,国强是蓝海的老臣子了,业务能力和社会经验都是一流!”

    顾允知叹了口气,低声道:“这么大了,还是不让我放心!”

    顾佳彤感觉到父亲话里有话,脸儿微微一热,小声道:“爸,我听说春阳县县委书记被你提拔去岚山市当副市长?”

    顾允知的目光并没有看女儿,漫不经心的放下茶杯道:“你和她很熟吗?”

    “朋友!”顾佳彤这句话说得多少有些心虚,她和秦清之间都清楚彼此的存在,两人都是极其理智的女性,彼此间又默契的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她们现在的关系肯定称不上是朋友。

    顾允知道:“秦清很能干,江城伏羊饮食文化节的成功举办,招商取得的巨大成功,已经证明了她的能力!提升她不仅仅是我的意思,也是多位省常委共同商量的结果。”

    顾佳彤很想问这件事究竟是不是因为张扬,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顾允知微笑道:“你有心事,不愿对我说?”

    “没有!”

    顾允知哈哈笑道:“知女莫若父,你既然不想说,那么我有话问你!”他指了指一旁的藤椅示意女儿坐下。

    顾佳彤忽然有种即将被父亲审问的感觉,芳心中感到一阵不安。

    顾允知的表情却显得轻松自如,很和蔼的问道:“你和魏志诚的离婚手续已经办完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顾佳彤小声道:“没什么打算,现在就是想趁着年轻,把精力投入到事业上,争取有所建树,给爸爸挣点面子!让你为我感到骄傲!”

    顾允知淡然笑道:“在我看来无论你们能有怎样的成就,怎样的发展,你们三个都是我的骄傲,佳彤,一个女孩子,总得要有归属,爸爸会逐渐老去,不可能跟着你一辈子,你的弟弟、妹妹,以后也会拥有各自的家庭,我知道,你和魏志诚的婚姻,让你很受伤,但是我不希望你因此而对婚姻产生恐惧感。”

    顾佳彤轻声道:“爸,你是不是嫌弃我在你这里白吃白住,想让我搬出去啊?”

    顾允知笑道:“怎么会,傻丫头,我是想你能够找到自己喜欢的人,能够找到自己的归属,爸年纪大了,很羡慕别人儿孙满堂的生活。”

    顾佳彤脸儿红了红:“爸,您才不老呢,要继续为**工作做贡献!”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人不服老是不行的,我们这些人的思维已经跟不上改革的发展,我们所拥有的无非是经验而已,具体的工作,真正的担子还是要压在你们年轻人的身上,我从这个位置上退下来已经没多久了,我要利用这段时间,尽可能的扶植年轻干部,为江城日后的发展奠定基础,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爸爸从来都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一句话让顾佳彤顿时感到惭愧,她刚才还怀疑父亲利用手头的权力对秦清进行变相的打击,父亲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在告诉自己,之所以让秦清前往岚山担任副市长,是因为看重秦清的能力,而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顾佳彤相信父亲是个公正的人。

    顾允知道:“我或许不算一个开明的父亲,当初正是因为我的固执而导致了你长达五年的婚姻不幸。”

    “爸,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感情负责,我的婚姻和你没有关系。”

    顾允知低声道:“我希望你能幸福!”

    顾佳彤微笑着拍了拍父亲的手背:“爸,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很多事我知道应该怎样做,应该怎样处理!”

    “保护好自己,懂得照顾自己!”

    顾佳彤知道父亲在提醒自己什么,她轻声道:“爸,外面有很多关于我的流言,你相信吗?”

    “我从不相信流言,可是……”顾允知停顿了一下方才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

    张扬因为这次在招商过程中表现的突出贡献,所以被江城市政府特别嘉奖,奖金2000块,和张大官人所做的巨大贡献相比,这点金额真是微乎其微,不过重在荣誉。

    招商办主任董红玉代表江城市政府宣读了对张扬的表彰决定,招商办的小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因为秦清即将提升为岚山市副市长,张扬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开心劲儿,这次虽然出了口气,可自己并不是大赢家。

    招商办所有成员的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神情,原本他们今年的招商任务并不顺利,可这次的伏羊饮食文化节带给了他们意外的惊喜,短短的几天间,已经完成了他们全年的招商任务,虽然招商是在春阳的土地上完成,可春阳也是江城的一部分,负责招商的张扬还是他们招商办的副主任,这成绩当然要算在招商办头上。对招商办而言,账目上的投资数字才是硬道理,至于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其中的曲折离奇,他们也不去多想,也不是他们能够管的范围。

    招商办主任董红玉是最清楚这件事的,当初代市长左援朝当着她的面把张扬从江城踢到了春阳,当时她在无奈中充当了帮凶的角色,虽然张扬并没有介意这件事,可董红玉在充分认识到张扬的能量之后,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

    表彰会结束之后,董红玉专门把张扬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她先是说了一些肯定张扬工作成绩的套话,然后话锋一转:“小张,我知道这次给你的奖金可能少了点,不过等投资款项大部分到位之后,年终还会根据你的成绩进行奖励。”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可不在乎什么奖金。

    董红玉又道:“今年下半年,咱们市里会有一个欧洲考察团,我打算把你的名字报上去!”这句话就有很浓的示好味道了,张大官人今时今日的悟性顿时就觉察到了,自从重生之后,他还没动过出国的念想,董红玉的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有机会出去看看倒也不错。

    他微笑道:“董主任,你知道的,市里虽然让我担任招商办副主任,实际上也就是个挂名,我的主要工作还在旅游局,主持江城的旅游开发才是我的本分。”

    董红玉道:“招商引资和旅游开发并不矛盾,我看你就处理的很好嘛,能者多劳,你们年轻人不多做些工作,难道要我这个老太婆去做吗?”

    张扬笑道:“董主任可不老,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

    董红玉今年已经五十二岁了,明知道张扬睁着眼说瞎话,可心里听着还是很舒服很受用。对张扬的厉害她已经是深有了解,连代市长左援朝都要在他的面前吃瘪,这样的年轻人可不是自己能惹起的。

    ****************************************************************************************************

    张扬从招商办出来的时候,在楼下遇到了左晓晴,他乐呵呵向左晓晴打了个招呼:“晓晴,你怎么知道我到这里来了?”

    左晓晴羞涩的笑了笑:“我是来找我叔叔的,今天我爸生日,喊他过去庆祝,打他手机总是不通,我刚巧从这里路过,就顺便过来找他了。”

    张扬点点头,心说自己和左援朝最近可不太对路,轻声道:“替我恭喜你爸爸,哦!你什么时候回美国?”

    “还有半个月吧!”

    “有空一起坐坐!”

    “嗯!”

    两人显得十分的客气,这客气中又透着一种陌生。

    这时候一辆黑色奥迪在他们身边停下,刚刚从开发区视察进度回来的代市长左援朝从车内走了下来,微笑道:“晓晴来了!”

    左晓晴叫了声叔叔。

    左援朝的目光落在张扬脸上,张扬虽然从心底不待见这厮,可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照顾到的,他很礼貌的招呼了一声:“左市长!”

    左援朝点了点头:“小张很能干嘛!”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向办公楼走去,左晓晴也跟着离去。

    张扬望着左援朝的背影,唇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意,左援朝应该不是一个心胸宽广的人,这次伏羊节的事情,他不会轻易忘记。

    张扬还没有上车,旅游局局长贾敬言的电话又打过来了,张扬去春阳协助招商的这一阵子,江城的几处景区工地都交给他负责,贾敬言是个习惯混日子的人,突然有了事情干,一下就打破了他的生活规律,这段时间也忙的不可开交,这不,南林寺的工程款又没有及时到位,他只能找张扬,说来好笑,他是张扬的领导,本来应该是张扬向他汇报工作,现在反而倒了个个。

    张扬听说又是南林寺的问题不觉皱了皱眉头,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本来也是邀请了香港安家的,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安家并没有派人来,张扬这两天忙于招商工作,并没有顾得上问,贾敬言说起这事,他不由得有些生气了,这安家究竟在搞什么?

    挂上贾敬言的电话,他给安语晨打了过去,现在安老把景区投资开发都交给了安语晨,出了问题,他当然要找安语晨直接联系,安语晨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我知道了,我马上催促财务,尽快把工程款打过去,这两天我爸生病了,对不起,我真的顾不上!”

    张扬听到人家的确有事情,气也就消了,安慰了安语晨两句,又询问了一下她父亲安德铭的情况,确信没有什么大问题才放下心来。

    安语晨道:“你放心吧,江城的投资对我们安家也很重要,我们不会半途而废的,等爸爸病好后我会前往江城,这次争取把纺织厂的遗留问题解决了。”

    张扬低声道:“你也要多多注意身体!”

    安语晨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方才道:“我没事……”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

    张扬有些奇怪,没过几秒钟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本以为是安语晨的电话,可听筒中传来的却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张扬!”

    这声音对张扬来说有几分熟悉,他在记忆中搜索着熟悉的片段,脑海中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内心顿时紧张了起来,他向周围看了看,拉开车门走了进去,然后才压低声音道:“你是……杨……”

    “我是扬守成!”给张扬打来电话的人竟然是张五楼煤矿的矿长,昔日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的弟弟扬守成。

    张扬之所以感到紧张在于,扬守成是一个极其关键的人物,当初杨守义双规期间被人下毒致死,临死之前他曾经说是许常德害了他,而许常德受贿的证据全都掌握在他弟弟杨守义的手中。自从张扬知道海兰曾经是许常德的情妇,许常德因此而多次针对过自己,他就时刻想着将许常德拉下马来,要让许常德以一种最惨淡的方式结束他的政治生涯,而杨守义死后,这种可能性只能寄托在扬守成手中,扬守成在大哥案发之时,提前接到了风声,及时逃走,一直杳无音讯,没想到他居然找到了自己。

    张扬真是又惊又喜,他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你在哪里?”

    扬守成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我手里有许常德的犯罪证据!”

    张扬敏锐的觉察到对方想要向自己提条件,他低声道:“你现在很麻烦,警察到处在找你,张五楼煤矿的事情闹得很大!”他在故意威胁扬守成,让他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余地。

    扬守成道:“给我准备五十万现金,我把许常德的证据交给你!”

    “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不敢骗你!而且我已经无路可退了!”

    “为什么找我?”

    “我相信你有本事扳倒他,他害死了我大哥,我要报仇!”

    张扬低声道:“告诉我见面的地点,我会尽快准备好这笔钱!”

    “明天上午十点之前你赶到北原静安,我会通知你见面的地点!”

    “现在连一天的时间都不到,你让我哪儿给你找这笔钱?”

    扬守成道:“我不管!没有五十万一切免谈!”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首先想到的是要不要把这件事通知警方,可马上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无论是警方还是国安方面都不能惊动,上次杨守义的死已经证明,许常德的能量很大,假如这件事惊动了他,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对扬守成下手,扬守成已经是最后一条线索,最关键的线索,绝不容许有任何的闪失。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他现在的全部身家也没有五十万,目前最可能拿出这笔钱的就是方文南,可方文南偏偏又去了东江,张扬想到了苏小红,他驱车去了金樽夜总会,电话中就向苏小红提出要五十万急用。

    苏小红没想到张扬一开口就这么多,不过她对张扬已经相当了解,知道张扬绝不是一个贪婪的人,他既然开口一定会有急用,苏小红是个极其聪颖的女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在张扬赶到金樽夜总会的时候,就从保险柜中取出了十万的现金,然后带着存单上了张扬的汽车,轻声道:“今天我们要多跑几家银行了!”

    两人终于抢在银行下班之前把五十万给凑齐,张扬拍了拍黑色的旅行袋,拎起来扔到后座上。

    苏小红叹了口气道:“我的全部身家都捏在你手上了!”

    张扬笑了笑:“给我一个月时间,我一定还你!”

    苏小红妩媚笑道:“说着玩的,你可别当真,钱在我眼里永远比不上感情珍贵!”

    张扬笑道:“我这人没心没肺的,估计要让你失望!”

    苏小红听出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禁啐道:“你以为自己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个宝啊?我是说友情!”

    张扬笑眯眯道:“我要是真还不上呢?”

    “那就把你抓到金樽给我打一辈子的工!”苏小红笑道:“到时候我多找几个又肥又丑的富婆折磨你!榨**!”

    “红姐,咱不带这样的,你忒毒了!”

    ***************************************************************************************************

    临去北原之前,张扬特地去找了常浩,他这次需要的是一个隐秘录音装置,和杨守成这种人打交道凡事都要多个心眼,做好一切的准备方能保证万无一失,张扬很看重这次的见面,杨守成是他能否将许常德扳倒的关键,这次绝不容有失。

    常浩对张扬的事情并没有追问,他对这厮的性情多少了解了一些,只要是他的要求,尽避配合就是。

    从常浩那里出来,张扬直接驱车向北原省会静安驶去。自从旅游局副局长高兴贵被他教育之后,旅游局已经没人敢管他,张大官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月底一样是全勤,偶尔还会算上两个加班,强势还是有强势的好处的。

    张扬在当晚十一点抵达了北原省会静安,凭着上次的记忆,张扬入住了北原军区总院对面的龙江大酒店。冲了个澡之后,他来到附近的上品寒舍吃饭,举杯独饮之时,忽然想起上次楚嫣然带他来这里的情景,记得他曾经对楚嫣然说过,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然后楚嫣然趴在他手上咬了一口的事情,张扬的脸上不禁泛起一丝微笑,心头忽然涌起对楚嫣然难以形容的想念,拿起电话拨通了楚嫣然在美国的手机。

    楚嫣然听到张扬身在静安,显得颇为错愕:“你居然在静安!”

    “是,在我们上次吃饭的上品寒舍,就在你咬我的地方,还在那张桌子!”

    楚嫣然笑了起来,然后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张扬,我好想你!”

    “我也是!”

    “外婆的病情好多了,估计再有几天我就可以回去!”

    “那时候我应该回江城了!”

    “张扬,加州的阳光很好!”

    “这里是午夜!”

    “我想咬你!”

    “嗯,这辈子都愿意给你咬!”

    “不舍得……”

    两人柔情蜜意的说这话,仿佛天各一方的他们就在彼此的身边……

    ****************************************************************************************************

    【情节分割的需要,今天更新9000字,距离月底还剩下最后的两天,大家手里的月票也留的差不多了,翻翻衣兜,还剩下月票的赶紧投出来,过期作废,那啥……有心的读者应该发现,马上医道将迎来另外一个**,用你手中的月票砸出一个未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