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七十二章【打脸】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七十二章【打脸】

作者 : 石章鱼
    第一百七十二章【打脸】

    春阳筹备的情况多少也传到了江城那边。洪伟基主持组委会的时候,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汪长军道:“不知道各位领导有没有听说春阳开幕式的事情,我得到可靠消息,他们的开幕式晚会请了不少的名演员!”

    洪伟基笑道:“看来春阳县的几位领导对伏羊节分会场的工作还是很重视的。”

    左援朝却不这么认为,他低声道:“我们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是以文化搭台,经济挂帅,我们的目的是招商引资,搞这么多的表面功夫干什么?形式主义!”

    李长宇平时并不喜欢在组委会会议上发言,左援朝的这句话有些不入他的耳朵,他慢条斯理道:“也不能这么看,我们的初衷就是搞得越热闹越好,影响力越大越好,春阳请几个名演员去表演也没什么不对,人家可以请,我们江城也可以请嘛,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春阳也是江城的一个组成部分嘛!”他在讽刺左援朝没有大局观。

    左援朝当然听得出来,他笑了笑道:“我认为还是在民俗文化上做文章才是正本,对了,这次我们邀请的嘉宾已经确定下来了,希望能够请到省委顾书记前来江城为我们的伏羊饮食文化节进行开幕剪彩!”只有请来顾允知。才能让这件事引起平海省内的广泛关注,除了顾允知之外,他们还邀请了省里的多位常委,许常德因为是江城的老领导,所以也在邀请之列。

    洪伟基对此是表示赞成的,他点了点头道:“出席嘉宾的事情要尽快落实下来!”

    ***************************************************************************************************

    顾允知坐在书房内,望着一封来自江城的邀请函,唇角带着淡淡的微笑。顾佳彤把刚刚沏好的茶放在他的面前,很好奇的拿起了那张请柬,看了看里面的内容然后重新放下,笑道:“爸,您也要去参加伏羊节?”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没时间,我让赵季廷代表我过去!”

    顾佳彤点了点头,又道:“听说这次江城的伏羊节搞得很大!”

    顾允知看了女儿一眼道:“你要去?”

    顾佳彤道:“我组织了一个日本商人的代表团,到时候会和他们一起前往春阳!”

    “春阳?”顾允知敏锐的把握到了什么?

    顾佳彤马上解释道:“春阳是伏羊节的分会场之一,现在搞了一个经济开发区,张扬让我帮忙推动一下招商工作,所以我利用手头上的关系帮他一个小忙。”

    顾允知饶有兴趣道:“江城的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搭了几个舞台,同时唱了几出戏?这帮家伙究竟在搞什么?”

    顾佳彤像是有什么话要说,过了一会儿方才道:“爸,春阳县方面想请你去春阳参加开幕式!”

    顾允知的两道浓眉拧了起来,他从女儿的表情上已经看出了这件事里面一定大有文章,顾允知在内心深处最讨厌干部队伍中出现内斗的情况,而江城伏羊节的事情好像正有这方面的苗头。

    顾佳彤小声道:“张扬的干妈,文副总理夫人会前往参加开幕式!”

    顾允知的目光明显凝滞了一下,然后端起茶杯慢慢的喝水,顾佳彤悄然退了出去。顾允知转向窗外,望着窗外纹丝不动的树枝,唇角不禁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

    ****************************************************************************************************

    江城伏羊节的开幕仪式随着入伏第一天的开始终于到来,平海常务副省长赵季廷亲临江城,江城市委多位常委齐聚一堂,全都聚集在开发区广场,参加江城市首届伏羊饮食文化节。

    顾允知的缺席让左援朝有些失望,但是常务副省长的到来也多少填补了些许的遗憾,省里对这件事还是很重视的。

    市委书记洪伟基代表江城市委发表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当天的气温很高,洪伟基穿得一丝不苟,汗水已经把他的衬衫浸湿,紧贴在他的脊梁上,黏黏的很不舒服。

    代市长左援朝是开幕式的主持人,洪伟基讲完话之后,他邀请副省长赵季廷发言。

    赵季廷的登场博得了不少的掌声,顶着**辣的日头,赵季廷发表了一篇抓住机遇深化改革的讲话,他的讲话从来都是空洞无物,听得下面的人昏昏欲睡。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忽然来到洪伟基的身边,附在他耳朵旁低声说了句什么。洪伟基的脸色马上变了,他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和李长宇一起来到了一旁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压低声音道:“你说的是真的?”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刚刚接到的消息,顾书记的专车已经抵达了春阳,他要在春阳主持伏羊饮食文化节的开幕剪彩仪式!”

    洪伟基就像被人用重锤猛然在脑袋上砸了一记,整个人晕乎乎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反应过来:“搞什么?秦清在搞什么?”

    李长宇也是刚刚接到的消息,还是张扬这厮给他打的电话,李长宇第一反应也是很生气,这混蛋根本就是把这件事当成了儿戏,可转念一想,既然他有本事把省委书记顾允知给请到春阳,这厮的本领绝非一般,张扬还透露给他一个重要的信息,这次连文副总理的夫人罗慧宁也过来了,李长宇推断出,顾允知之所以选择前往春阳,可能是为了这个原因。

    李长宇低声道:“怎么办?”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还是带着幸灾乐祸的成分的,让你和左援朝把我踢开,现在好了,自找难看。

    洪伟基咬了咬嘴唇,短时间内做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决定:“还能怎么办?这里交给左援朝,我们马上前往春阳!”

    省委办公室主任夏伯达对顾书记的做法也十分不理解,他低声道:“顾书记,为什么不去江城呢?”

    顾允知微笑着望着外面欢迎的人群,低声道:“用得着解释吗?”

    夏伯达心中一凛,顾允知的话是在告诉他一个最朴素的道理,顾书记才是平海的老大。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给任何人交代。

    春阳伏羊节开幕式的主会场在春阳体育场,精心装点的会场到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顾允知的到来震动了整个春阳县。

    春阳县委书记秦清把顾允知迎接到嘉宾休息室,副总理夫人罗慧宁已经先行抵达,张扬正在陪着她说话,前北原军区总司令楚镇南也在一帮老部下的陪同下前来,凑巧的是,江城委派参加春阳分会场开幕式的常委是江城军分区司令郭亮,他也是楚镇南的老部下,接待楚镇南的任务理所当然的交给了他。

    顾允知首先前往拜会了罗慧宁,这是处于基本的礼貌,顾允知和文国权之间并没有特别深的交往,他也不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但是对这位副总理的能力和眼界一直都是相当欣赏的。

    开幕式由秦清负责主持,会场的**随着顾允知为伏羊节剪彩到来,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顾允知开始了他的立足现状放眼未来的讲话。

    罗慧宁坐在嘉宾席上听着顾允知的讲话,小声对张扬道:“顾书记是个很务实的人!”

    张扬笑道:“我很佩服他!”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佩服一切官比我大的人!”

    罗慧宁忍俊不禁,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真是一个官迷!这次的伏羊饮食文化节是江城经济发展的契机,你们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争取经济上得到一个大幅度的飞跃。”

    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和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是在剪彩仪式结束之后,才赶到春阳分会场的。也许是因为天气太过炎热的缘故,两人都是满头的大汗。

    顾允知讲完话回到嘉宾休息室休息的时候,他们两人走了进来。

    顾允知的神情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微笑道:“你们迟到了!”

    洪伟基和李长宇咀嚼着这句话,都感到其中一定有不同寻常的味道,可又悟不出顾允知真正的意思。

    洪伟基道:“顾书记,我们不知道……”

    顾允知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江城伏羊节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来呢,我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意外的惊喜,我们的干部队伍中,许多人喜欢搞形式主义。我不喜欢,所以,我打了个突然袭击,希望看到你们工作中最真实的一面,也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洪伟基掏出手绢擦着额头上的大汗:“理解,理解,顾书记能来就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大肯定和支持!”

    顾允知笑道:“春阳作为江城的一个县,作为一个分会场能够把这件事举办的如此成功,证明你们江城领导班子的工作能力是很强的,看过你们的分会场,我就能够知道,这次的伏羊饮食文化节一定能够获得圆满成功!”顾允知的话说得滴水不漏,把他来春阳分会场而不去江城主会场解释的清清楚楚。其实他这样说只是让洪伟基这帮人心里好过一些,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等于给了江城市领导层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得他们太难堪了,顾允知不由得想到了张扬这小子,这混小子可不是一般的操蛋!

    正想着张扬的时候,张扬跟在秦清的身后走了进来,秦清的表情虽然平静,可此时的心情却是异常尴尬的,无论她情愿与否,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已经让她出尽了风头,春阳这个分会场和江城的主会场事实上已经调换了位置,张扬的做法,不可能不让这帮市领导对他们产生看法,甚至产生怨念。

    顾允知很欣赏的向秦清点了点头道:“我们党就需要秦清这样的年轻干部,很有魄力,很有开拓精神,这样的年轻干部我们要重用!”

    秦清心中一暖,顾书记显然已经看出了她目前的处境,当着洪伟基和李长宇的面说出这句话,就是表明他会给自己撑腰,同时也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你放心尽避放手去做,我会支持你!

    张扬向前凑了凑,他也想引起顾书记的注意,只要顾允知说一句要重用他的话。他回头就能理直气壮的去找李长宇要个副处干干了。

    可顾允知的目光压根就没看他,向洪伟基道:“伟基同志,有了这么年轻,这么有活力的班底,你可以在江城放开手脚好好的大干一场了!”

    洪伟基笑着点头,脸上汗又冒出来了,他心中这个郁闷,麻痹的,我今儿怎么那么容易出汗?

    ***************************************************************************************************

    江城伏羊饮食文化节在会场的规模和气势上要全面超越春阳,可代市长左援朝的心中此刻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骄傲,他现在的心情能够用五味俱全来形容。伏羊饮食文化节是他提出来的,从一开始就得到了众多常委的支持,左援朝承认自己在组委会的事情上,很不厚道的排挤了李长宇一次,而且利用招商引资做文章,把惹事精张扬从江城的舞台上暂时踢了出去,把张扬踢开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会带来这样的后果,他更没有想到春阳这个分会场,会成为张扬利用的工具,完成了一场喧宾夺主的政治表演。左援朝虽然知道张扬的背后有着不少的关系,可他却从没有把张扬当成一个政治对手来看。他以为,无论张扬有多大的能耐,只不过是一个科级干部,这样的级别,根本对他造不成太大的威胁,可这一次他显然失算了。

    张扬的能量比他想象中更加强大,春阳的分会场不但把省委书记顾允知请去剪彩,而且请到了文副总理的夫人,北原军区前司令员,这些人无一不是在政坛上影响力极大的人物。

    副省长赵季廷得知大老板前往春阳的事情,心中也是很不舒服,顾书记既然要来,何必让自己来江城剪彩,顾允知的出现让他现在的位置十分的尴尬,可是心中不爽归不爽,任务还是要完成的,江城这边他必须要安排的妥妥当当。

    虽然江城主会场的开幕式进行的十分顺利,虽然天空中艳阳高照,晴空万里,可左援朝的内心却是灰蒙蒙一片,他已经感到举办伏羊饮食文化节的初衷已经完全背离了方向,他开始感到后悔,为什么要排挤李长宇?为什么要把张扬给踢出去,其实这件事政绩本来就是他的,谁都抢不去,他为什么没把肚量放大一点,假如对张扬重用一点,现在享受风光的那个人肯定还是自己,绝不会闹到眼前的这种尴尬局面。

    江城市各位领导的心情各异,可江城老百姓的心情却是喜悦的,他们因为这场伏羊节的盛宴而开心,大街小巷到处都可以闻到煮熟的羊肉香味儿。

    春阳县委县政府专门为前来的嘉宾安排了最为地道的全羊宴,在伏天吃羊肉对身体是以热制热,排汗排毒,将冬春之毒、湿气驱除,是以食为疗的大创举。

    正宗的伏羊吃法应该去羊肉馆里,没有风扇,没有空调,在挥汗如雨的伏天里,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吃到兴头上,汉子们会脱下他们的汗衫背心,赤膊上阵,大声欢笑,豪气激扬。

    招待嘉宾的全羊宴当然要精致许多,不但菜肴精致,环境也是相当的优雅,县委招待所为了迎接领导们的到来,专门进行了装修。

    这些嘉宾对厨师精心制作的全羊宴也是赞不绝口,顾允知微笑道:“江城这次举办伏羊饮食文化节给平海各个城市开了个好头,开拓了大家的思路,我们的改革就需要不断加入新鲜的想法!”

    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很谦逊的表示:“这和省里的支持和领导的关怀分不开!”

    顾允知笑道:“伏羊节的事情我可没什么功劳,是你们江城干部的成绩,我也不敢抢功!”

    一桌人都笑了起来。

    顾允知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开幕式办好了只是第一步,后续的招商引资才是重点!”

    洪伟基点了点头道:“顾书记,我们这次的重点在于吸引客商来江城开发区投资,我们会尽力做好这件事,一定要把握住这次机会,让江城的经济得到一次腾飞。”

    顾允知微笑道:“好好干,我很看好江城的未来!”

    罗慧宁的这一桌,由秦清、顾佳彤等几位女宾陪同,张扬开始的时候也凑在这里,不一会儿就跟着秦清去挨桌敬酒,喝酒是这厮的强项,不过今天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他太大的发挥余地。

    只是来到老司令楚镇南那桌的时候,张扬方才找到了点喝酒的感觉,楚镇南在他肩头拍了拍道:“张扬,这些全都是你的叔叔伯伯,代表我跟他们喝!”老司令倒是没见外,在他眼里张扬俨然已经成了自己的准外孙女婿。

    张扬很听话,每人给喝了两个,喝到江城军分区司令郭亮的时候,郭亮禁不住笑道:“张扬啊,张扬,你把我家志强弄哪里去了?最近都早出晚归的,听说跟着你去搞招商了?今天他来了吗?”

    张扬心中暗乐,看来郭司令并不知道他儿子追求谢丽珍的事情,谢丽珍在清台山拍外景期间,郭达亮整天都跟在左右,成了剧组的义工,这两天谢丽珍回香港休息,郭达亮才算清闲了下来,不过这厮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知道张扬被派到春阳协助招商,也跟着过来凑热闹。

    张扬道:“他在开幕式晚会现场帮忙呢!”

    郭亮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有事干也好,省得整天在家里给我惹麻烦!”

    楚镇南道:“年轻人惹麻烦不怕,就怕没有胆子,你们这帮小子当年哪个给我省心了?现在不一个个人五人六的当起了军长司令?”

    一帮老下属都笑了起来,荆山市公安局局长谢志国道:“那是咱们楚司令教导有方,来!咱们敬司令一杯!”

    楚镇南端起酒杯就想喝,张扬慌忙拦住,这老头儿是性情中人,酒兴一旦上来根本拦不住,可他毕竟年纪大了,已经不能像年轻人那样拼酒,张扬笑道:“那啥!老首长身体刚刚复原,酒还是少喝一点!”他这么一说,谢志国这帮人也想起楚镇南前些日子中风的事情,一个个也就放下了酒杯。

    楚镇南显然觉得张扬有些败兴,瞪了他一眼道:“用得着你管我?小子,反了你了?”

    张扬笑道:“要不我这就给嫣然打个电话,大西洋那边可是下半夜,她脾气不好,把她吵醒了,我可担待不起!”这句话充满了赤luoluo的威胁含义,楚镇南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这个宝贝外孙女,他呵呵笑道:“行啊,威胁我?”手里的酒杯却交到张扬手中:“你不让我喝,那你替我喝!”

    张大官人豪情万丈,端起酒杯道:“各位叔叔伯伯,各位司令局长,我今儿斗胆,作为春阳的地主,作为老首长的晚辈,我每人陪你们喝四杯!”

    众人同声叫好。

    楚镇南笑眯眯看着张扬,心头这个舒坦,这小子实在太对他的胃口了,这才叫爷们!

    *****************************************************************************************************

    顾允知原本是打算午饭后离开的,可江城市委书记洪伟基这些人盛情挽留,请顾书记这次一定要看看江城的新面貌,顾允知考虑了一下,这次来分会场剪彩,这记耳光打得洪伟基这帮人可不轻,对于这些下属,打完了还要塞块糖给他们吃,不能让他们心中的怨念无休止的蔓延开来。再说了,罗慧宁还在春阳,处于礼貌顾允知还是应该接待陪同一下,他并不想通过这种方式和文国权走近,可是政治上必要的尊敬还是要表现出来的。

    下午的时间顾允知抽空拜会了北原军区前司令员楚镇南,对这位老将军,他也是闻名已久,顾允知更清楚,春阳分会场能够折腾到这种地步,全都是张扬在起作用,这小子真是个人才,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把自己手头的关系用到了极致,等于利用春阳分会场傍了市委领导一个响亮的耳光,顾允知感叹之余也感到一些好笑,自己这么大的年纪,居然也配合他疯了一把,张扬打人家的左脸,他跟上去又给了洪伟基这帮人右脸上来了一下。打脸打到这种地步算得上是毫不留情了。

    中午的招待宴会一直进行到下午…钟,张扬神清气爽的走出了县委招待所,他的身后一帮工作人员扶着喝得面红耳赤东倒西歪的将军、局长们走了出来,张扬笑眯眯招了招手道:“一定要照顾好我的这些叔叔伯伯!”

    身穿白色套裙的顾佳彤来到张扬的身边,张扬望着顾佳彤,鼻子用力吸了吸:“好香啊!什么香水?”

    顾佳彤瞪了他一眼,公众场合当然不会和他打情骂俏,轻声道:“我爸在房间里等你!”

    张大官人的表情顿时变得郑重起来,他跟着顾佳彤来到招待所后面的1号小楼,县委招待所里有三座独体小楼,这是为了招待上面来的干部准备的,顾允知十多年前来过春阳,也曾经在这里入住。

    张扬跟着顾佳彤来到小楼内,顾允知刚刚午睡醒来,正坐在客厅内喝茶,看到张扬,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对面的沙发。

    张扬明白了他的意思,老老实实在顾书记的对面坐下,两腿并拢,两只手放在膝盖上,这厮表演的水准与日俱增,局促不安的神情拿捏的十分到位。

    顾允知深邃的目光冷冷扫视着他,他的眼光何等老辣,一眼就看出张扬在装,这厮之所以在自己面前装,就是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的事情玩得有些过火了。

    顾佳彤担心父亲要对张扬发火,所以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父亲的身边坐下。

    顾允知道:“佳彤,你去陪你罗阿姨说会话!”

    顾佳彤很不情愿的应了一声,这才起身离去,走的时候,仍然担心的向张扬看了一眼,张扬笑了笑。

    顾佳彤离开之后,顾允知方才重新端起茶杯,很享受的品了品茶:“这茶叶不错!”

    张扬马上搭上了话茬:“顾书记,这是清台山春熙谷的野山茶,因为这里的环境特殊,所以茶叶只能生长在温泉区域附近,茶树很少,每年的产量就这么一点,不过茶叶的质地很好,不比那几大名茶差。”

    顾允知道:“环境并不重要,品性才是最为重要的!”

    张扬敏锐的觉察到顾书记的这句话另有所指,难道这次自己喧宾夺主的举动引起了顾书记的不满?他很小心的偷偷观察着顾书记。

    顾允知轻轻吹了吹表面漂浮的茶叶,却没有喝茶,低声道:“开幕式搞得不错,有声有色!”

    张扬笑道:“多亏顾书记支持!”

    顾允知道:“为官其实和做人一样,很多时候要考虑到别人的感受,让别人不舒服之前,首先要考虑到以后!”

    张扬在顾允知的面前还是很老实的,他恭敬道:“左市长让我把江城的旅游开发放一放,让我道春阳分会场来协助招商工作,既然是市里交代的工作,我就要认真完成,所以我尽自己的一切能力把春阳分会场的工作做好!”他这句话听着没什么特别,可顾允知还是从中把握到了几个关键之处,第一左援朝把他负责的旅游开发权力剥夺了,第二左援朝一脚把他踢到了春阳,不让他参加伏羊饮食文化节的事情,这才是张扬敢于借着春阳分会场苞市里唱对台戏的根本原因。

    顾允知的表情古井不波:“你干工作很认真嘛!”

    “我现在的一切权力都是党和国家给我的,我如果不认真工作,怎么能够对得起党和国家,怎么能够对得起老百姓对我的信任,怎么能够对得起你们这些领导对我的期望。”

    顾允知喝了一大口水,心中暗骂,混小子,你这么一说,合着你这么干就是我期望的?

    张扬道:“其实我旅游局的工作也很忙,左市长让我放一放,我就只好放一放,反正伏羊节也没有旅游局啥事儿,左市长管的事情太多,我这个当下属的应当为他分忧……”

    顾允知当然听出他在说左援朝的坏话,这左援朝怎么偏偏把他给得罪了?顾允知打断张扬的话道:“文夫人这次要在春阳呆几天?”

    张扬愣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顾允知这次前来春阳并不是单纯的给他架势,他一定还有其他的目的,这目的很可能在罗慧宁的身上,他们这种级别所能考虑的事情已经不是张扬能够猜想到的。

    张扬老老实实回答道:“今晚参加开幕式晚会,明天去清台山游玩,后天去江城逗留一天,后天晚上返回北京!”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开幕式晚会之后,帮我约见一下她!”

    “是!”张扬的心里泛起了嘀咕,顾允知见罗慧宁的目的何在?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该不会去拍文国权的马屁吧?应该不会!那老顾想干什么?

    张扬刚刚走出一号小楼,就被李长宇一个电话给招了过去,李长宇和市委书记洪伟基两人呆在一起,他们都在县委招待所三楼的豪华套房内休息,自打张扬进入一号小楼,李长宇就盯着他,这边一出来马上打了电话。

    张扬走入他们所在的房间,里面很凉爽,可是烟雾缭绕,虽然洪伟基竭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可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尴尬和愤怒。

    李长宇指着张扬的鼻子骂道:“你搞什么?乱弹琴!”李长宇这一手叫抢占先机,他知道洪伟基满腹的怨气,可现在这种情况,洪伟基显然是不敢骂张扬的,李长宇开口呵斥张扬,目的就是让洪伟基这位老同学心里能够舒服一点,也是为了保护张扬。

    张扬没说话,李长宇的面子他当然要给,他也知道李长宇先下手为强的用意。

    洪伟基叹了口气道:“小张!坐!”他现在已经不再把眼前的张扬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科级干部来看了,一个年轻人,能够把省委书记、能够把北原军区前司令员、能够把副总理夫人全部请到春阳这个小小的县城里来,这样的能量,这样的面子试问江城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洪伟基自问没有这样的能力。对这样的人他又何必去叫板?

    张扬坐了下来。

    洪伟基又点上了一支香烟,开口说出了一句让李长宇目瞪口呆的话:“小张啊,工作很出色,很好,这次江城伏羊节的开幕式将在江城发展史上留下光辉灿烂的一页!”

    李长宇确信自己没有听错,洪伟基所说的是伏羊节开幕式,而不是伏羊节春阳分会场开幕式,短暂的错愕之后,李长宇又觉得洪伟基的这个转变合情合理,老百姓谁知道哪里是主会场哪里是分会场?这么多的头面人物都汇聚春阳,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的中心实际上已经转移到了春阳,洪伟基所强调的只是一个事实,不过这个事实是在张扬的推动下被迫形成的。

    李长宇在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中并没有受益,可是他却清楚,这次伏羊饮食文化节遭受最大打击的人会是左援朝,他和洪伟基虽然来得晚一些,可毕竟仍然能够团结在以顾书记为中心的平海领导层内,代市长左援朝此时却要在江城忙着善后。想到这里,李长宇有些得意,又有些同情左援朝的不幸。

    洪伟基道:“小张,方便的情况下是不是可以安排我和文夫人见个面?”

    张扬微微一怔,这已经是第二位领导提出要见罗慧宁了,不过他认为洪伟基的出发点和顾允知不同,顾允知肯定有事,而洪伟基是为了巴结。张扬也没有马上拒绝,点了点头道:“我尽量安排!”心中却不屑的想,我干妈才没那么多闲工夫见你呢。

    **************************************************************************************************

    这一天对江城代市长左援朝来说是黑暗和压抑的,江城伏羊节开幕式也很成功,老百姓的热情也很高,可是他知道这次自己一手筹备的伏羊饮食文化节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他抽空看了看新闻,江城新闻的反应是快速而及时的,头版新闻就是顾书记亲临春阳剪彩,左援朝特地留意到,新闻中并没有提到春阳分会场,而是顾书记亲临江城为伏羊饮食文化节的开幕剪彩。左援朝从新闻镜头中找到了市委书记洪伟基,找到了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找到了多位市委常委,得知省委书记亲临春阳的消息,这帮人利用各种途径巴巴地赶了过去,很巧妙的出现在新闻镜头中。左援朝看到了春阳县委书记秦清,甚至找到了那个让他恨得牙痒痒又头疼不已的张扬,他明白这次并不是电视台在偷换概念,而是江城的领导层悄然达成了默契,伏羊饮食文化节的主会场已经在一天之中变成了春阳!

    左援朝悲哀的发现,自己被孤立了。

    新闻中当然也提到了他,提到了副省长赵季廷,不过剪彩的镜头并没有播出,而是播出了赵季廷部分讲话的镜头,新闻中所提到的也只是,江城开发区广场也举办了规模隆重的伏羊节庆祝活动,左援朝郁闷的想要撞墙,明明这里才是主会场剪彩,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规模隆重的庆祝活动,麻痹的,我才是官方,我才是正式,怎么听起来就像个民间组织的活动?

    左援朝清楚的意识到在这次伏羊节的事情上,自己一步错,步步错,他错在不该去招惹张扬,他本以为张扬只是李长宇的棋子,在他打击李长宇的同时,可以很轻松的一脚把他踢开。却想不到这颗棋子是铸在棋盘上,不但没有将他成功踢走,反而伤到了自己的脚趾,骨断筋折,血流不止。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显然也明白这次被大老板利用了,所以剪彩后,吃完午饭就离开江城返回了东江,他甚至没有心情留下来参加接下来的经贸洽谈会。

    只有江城的老百姓不知道领导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带着欣喜愉悦的心情,投入到江城首届伏羊节的庆典之中。

    春阳开幕式晚会的强大明星阵容引起了江城周边地区极大地震动,从江城,从其他辖县赶来了大批的歌迷影迷,全都是为了一睹明星风采,晚会在县体育场举办,出现了一票难求的局面,现场之火爆,在江城演出史上前所未见。为了维持现场秩序,县公安局邵卫江专门安排了大量的警力,保证晚会在平静有序中进行。

    开幕第一场表演是舞蹈,二十多名汉子推着大鼓向场地正中奔跑而来,灯光投射之下,清台山形象大使何歆颜身穿红色舞裙,宛如天外飞仙般从空中飞掠而下,嫩白的足尖宛如蜻蜓点水般落在场地正中的巨鼓之上。

    足尖清点,所有汉子同时击鼓,爆发出一声雄浑豪迈的“嗨!”,空旷的场地之上灯光依次亮起,何歆颜黑发飘扬,红裙飞舞,足尖在鼓面上起落,周围汉子随之击鼓,伴随着她的舞步越来越疾,鼓声也变得越发激越,震撼人心,汉子们表现出的雄壮奔放与何歆颜极尽柔美的舞姿相映生辉,现场的气氛被点燃了第一个**,掌声随着鼓声不断响起,欢呼声叫好声不绝于耳。

    罗慧宁在秦清和顾佳彤的陪同下欣赏着表演,她不禁鼓掌道:“真是不错,这女孩儿跳的真好!”

    秦清微笑介绍道:“她是我们县刚刚聘请的清台山旅游大使——何歆颜!”

    顾佳彤温婉笑道:“是不是通过张扬的介绍,他们两人的关系不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顾佳彤和秦清的目光交汇了一下,两人似乎都意识到对方在想什么,目光刚一触及马上又分开,顾佳彤早就听说秦清和张扬的那些绯闻,秦清对顾佳彤和张扬的纠缠也听闻已久,两人对张扬的性情都是极为了解,心中赞叹对方美貌的同时,又表现出一定的戒心。

    罗慧宁从一开始就看出了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她这个干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在感情上有些太不负责任,这两个女孩他都先后带着见过自己,罗慧宁从她们看张扬的目光就已经猜到她们对张扬的感情,无论是秦清还是顾佳彤,都是万里挑一的美女,更难得的是她们的出身和智慧也同样出类拔萃,可就是这样的两个丫头居然同时迷上了张扬,罗慧宁感叹张扬艳福齐天的同时,又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些女孩子,终有一天张扬会面临抉择,总有人会伤心!她的目光落在舞台上,望着宛如精灵般起舞的何歆颜,心中暗道:“希望这女孩不要再掉进来了!”

    张扬出现在罗慧宁的身边,这厮递给秦清和顾佳彤每人一瓶冰镇饮料,罗慧宁不喜欢吃凉的,张扬让工作人员专门准备了常温的矿泉水。

    张扬拉了张凳子挤在罗慧宁和顾佳彤之间坐了,虽然这个举动很隐蔽,很不起眼,还是被很多领导注意到了,看来外面传言张扬和省委顾书记的女儿不清不楚是真的,还有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张扬是文副总理夫人的干儿子。从罗慧宁对他的态度,简直就是亲如子侄。

    张扬低声将顾允知要和罗慧宁单独见面的事情说了,罗慧宁点了点头,她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八点半吧,我在小会议室等他!张扬,你陪我过去!”说着罗慧宁就站起身来,她对文艺演出本没有太多的兴趣,原本就打算早些回去休息的,不过何歆颜的舞蹈实在太精彩,吸引她把这个节目看完。

    张扬向顾佳彤使了个眼色,让她去通知父亲。

    ****************************************************************************************************

    张扬和罗慧宁虽然先一步离开,可顾允知却率先抵达了小会议室,无论是冲着文副总理,还是作为男性,顾允知都要表现出必要的礼貌。

    张扬和顾佳彤并不方便在场,很识趣的退了出去。

    罗慧宁对顾允知这个人缺少了解,她只是从丈夫的口中听说过顾允知很务实很有能力,平海在他的管理下在诸多省市中经济名列前茅,现在的时代,经济已经成为考校一个干部的最重要标准。

    罗慧宁微笑道:“顾书记找我有什么事?”

    顾允知轻声道:“文夫人,我找你是想了解关于许常德同志的一些事……”

    顾佳彤和张扬在隔壁的房间坐着,这是顾佳彤在春阳逗留期间的住处。顾佳彤从冰箱里拿出两听饮料,一听递给了张扬,自己打开一听,喝了一口道:“后天日本经贸考察团就会抵达春阳,要做好相关的接待工作!”

    张扬笑道:“放心吧,这次春阳县准备工作很充分,接待方面绝没有任何的问题!”

    顾佳彤点了点头:“秦清的确很能干!”

    张大官人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她:“嗯,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干部!”

    “也很漂亮!”

    “还成,不过漂亮不是衡量一个干部的标准!”

    “对你也不错!”

    “领导关怀下属也是应该的!”张大官人很谦虚很低调。

    “怎么不见她这么关系别人啊?”

    张扬笑道:“我有能力呗,要不你能对我这么好?”

    顾佳彤啐道:“对你好的人多着呢,也不差我一个!”

    “佳彤姐,我怎么觉着今晚你说话满嘴的醋味儿?”

    “我才没工夫吃你醋呢,要是吃醋,我准保得被醋给撑死!”顾佳彤说到这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声道:“你别害怕,我可没想管着你,不过你自己也要收敛点儿,让人在背后说作风有问题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凑上去搂住彼佳彤的纤腰,另外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探入她的筒裙里,揉捏着她细腻光洁的**,而且还有不断向上冒犯的趋势,顾佳彤一把摁住了他:“坏蛋,老实点,我爸还在隔壁呢!”

    张扬附在她耳边小声道:“我是色中恶魔,色胆包天,天王老子来了我都不怕!”

    “吹吧!”

    “我这就那啥你!”

    “你敢?”顾佳彤红着脸嗔道,身体的某部分却因为这厮无恶不作的手指,而开始湿润了。

    此时张大官人的手机忽然响了,把他们两人吓了一跳。

    张扬咳嗽了一声,走到一边拿起了电话,顾佳彤慌忙整理了一下衣服,缩了缩脖子,很可爱的吐出了娇嫩的舌尖。

    电话是楚镇南打来的,他要明天一早登青云峰,顺便拜会一下他的老战友陈崇山,让张扬今晚提前准备一下。老爷子精神头很足,和张扬约定明天早晨四点半出发。

    放下电话,张扬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

    顾佳彤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被他弄乱的头发,轻声道:“明天我们可能要晚一些上山,山上见吧!”

    张扬点点头,又想起一件事:“对了,顾书记明天去清台山吗?”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我爸说要去江城看看!省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明天他就回东江了!”

    张扬道:“来到这里不看看清台山,不泡泡温泉实在太可惜了!”

    顾佳彤温柔笑道:“我可以代劳啊,你要是真有心,这次好好招待招待我!”

    张扬一脸暧昧道:“我一定把你喂得饱饱的回去!”

    “滚!”顾佳彤抬起脚在他**上轻轻踢了一下,张大官人不由得赞叹道:“咦!有些水准了!”

    “那是!我跟养养学得,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

    【更新12000,求月票!章鱼会继续努力,希望所有医道书友给我支持!争取本月向4000票挺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