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六十章【欲罢不能】(下)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六十章【欲罢不能】(下)

作者 : 石章鱼
    第一百六十章【欲罢不能】(下)

    当天的晚宴梁成龙是最郁闷的一个。从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被王学海抢走之后,他就感觉到在东江抬不起头来,生意人分很多种,王学海绝对属于最卑鄙的一种,此人的能量很大,居然能够查出丰裕在北京建设京都大厦部分工程不达标的事情,假如这件事被捅出来,梁成龙可能会面临一大笔赔款,他放弃东江纺织百货商场也是权衡考虑的最终结果。这一事件对他的颜面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的叔叔是东江市委书记,平海副省长梁天正,在自己家门口,在叔叔势力范围内的地皮居然没有拿下,已经被业内同行视为一个天大的笑话,张扬的这番话,让梁成龙意识到,自己和王学海之间的战争并没有因为地皮的尘埃落定而结束,他一直都没有忍下这口气,百乐门事件也证明王学海的能量,以后的摩擦还不会少,他真正顾忌的还是王学海掌握了他在京都大厦工程上不达标的证据。这件事让他如坐针毡,寝食难安。

    梁成龙是最先告辞的一个,周云帆看出他的心情不好也没有挽留,梁成龙这一走,其他人也都散了,周云帆本想招呼大家去百乐门玩玩,可新近百乐门发生的事情让客人们都心有余悸,没人响应他的号召,本来张扬倒是想带着何歆颜去唱歌,可顾佳彤的电话偏偏在这时候打来了,顾佳彤在居酒屋,喊他过去饮酒。

    张扬看了看时间,现在才是晚上八点,还不算晚,何歆颜十分善解人意,看到他有事,轻声道:“你去忙吧,我自己坐公车回去。”

    胡茵茹笑道:“哪能呢,我送你!”她指了指不远处的奥迪车,张扬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你了!”何歆颜走了两步,张扬在身后叫她道:“明天我去找你!”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心里有些歉疚,何歆颜淡淡笑了笑,跟着胡茵茹钻入了她的奥迪车中。

    胡茵茹启动汽车,打开了音乐,轻声道:“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忙于事业。忙于花天酒地,百忙之中能够想起你已经不错了!”

    何歆颜笑道:“胡小姐好像深有感触!”

    胡茵茹道:“感触什么?都没有人追我!”她很熟练的把车倒出去,然后开车向远方的道路驶去,张扬仍然站吉普车前向她们挥了挥手。

    何歆颜落下车窗向他招了招手,然后道:“怎么可能,胡小姐这么漂亮,怎么会没人追?”

    胡茵茹笑道:“我也奇怪,我十七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个人,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可人家根本看不到我,我单恋了一年,眼睁睁看着人家和女朋友步入婚姻殿堂,从那以后,我的感情世界就成了空白,没人追我!一个追我的都没有。”

    何歆颜听她说得有趣,禁不住榜格笑了起来。

    胡茵茹道:“何小姐这么青春靓丽,身边一定好多人追!”

    “有倒是有,不过我都看不上!”何歆颜也不是个忸怩的女孩儿。

    胡茵茹笑道:“张扬呢?”

    听到张扬的名字,何歆颜一阵脸红心跳,俏脸转向一旁,望着身边游荡的车河。过了好半天方才道:“你以为他是个安分守己的家伙吗?”

    ******************************************************************************************************

    张扬到了居酒屋,这才知道顾佳彤之所以把他叫到这里来,是因为有人想见他,居酒屋的老板娘美鹤子是顾佳彤的好朋友,她丈夫井上靖一直都在东江从事中日贸易,而井上靖和中岛川太又是最好的朋友,中国人讲究关系网人情世故,日本人也有自己的关系网,中岛川太被张扬制住之后,他的确吓破了胆子,旁敲侧击问那晚两招就把自己的两名手下打倒的人是张扬,从两名手下的描述,中岛川太已经推测出,张扬十有**就是当晚潜入自己住所,并给自己种了附骨针的那个蒙面人。中岛川太很害怕,张扬表现出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他一向自诩为空手道高手,在中国也能称得上是一流高手,可在人家的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考虑再三,他这才通过井上靖和美鹤子的关系联系顾佳彤。

    当然这些中间人并不知道张扬和中岛川太之间的这段故事。

    张扬走入居酒屋内,美鹤子笑着迎了出来,向他很恭敬的行弯腰礼,张扬也入乡随俗学着她拱了拱腰。美鹤子引着他来到房间内,张扬脱鞋走了进去,发现顾佳彤和两名日本人跪坐在那里谈着什么,其中一人正是中岛川太,张扬马上就明白今晚的顾佳彤让他过来的主要目的。

    顾佳彤笑着把张扬介绍给在场的两名日本人。井上靖和中岛川太都是中国通,和张扬在语言上交流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中岛川太从张扬的身材体型上已经看出他就是那晚潜入自己住处的蒙面人,目光中露出极其复杂的神情,张扬从中岛川太的表情上已经意识到这小日本已经认出了自己,有了附骨针的存在,他把中岛川太已经完完全全掌控在手心之中,自然有恃无恐,张扬挨着顾佳彤坐下,美鹤子来到丈夫井上靖的身边坐下,为每位客人斟满清酒。

    井上靖虽然不到四十岁,头发却已经全白,端起酒杯道:“我们刚才聊到江城南林寺的佛祖舍利,听说地宫是张先生发现的,所以才让顾小姐请张先生过来,唐突之处还望海涵。”

    张扬哈哈笑道:“井上君客气了,佳彤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既然都是朋友,咱们也不必客套,我们中国有句歌叫,朋友来了有美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是猎枪,那啥……咱们喝酒!”这句话包含着双重含义,中岛川太最明白。美酒是迎接人家的,自己已经先被张大官人的猎枪招呼过了。

    井上靖对张扬并不了解,只知道他是顾佳彤的朋友,顾佳彤在平海商界的能耐,他是知道的,能让顾佳彤如此看重的人肯定不寻常,而且他一眼就看出两人的关系透着一种暧昧。

    几杯酒喝过之后,张扬故意把话题扯到了百乐门。

    中岛川太也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叹了口气道:“现在我的两名弟子还躺在医院里呢,我听说张先生当晚也在场。”这句话有些明知故问。

    张大官人回答的很坦诚:“呵呵,他俩就是被我打得!”

    中岛川太和顾佳彤早已知道事实的真相。井上靖夫妇闻言却是错愕万分,想不到这位年轻人这么厉害,中岛川太是空手道高手,他的两名学生也是以一当十的悍将,却想不到在张扬的面前连一招都扛不过去,他们还不知道张扬教训中岛川太的事情,假如知道,恐怕会更加震惊了。

    中岛川太笑道:“中国有句老话,叫不打不相识,我代表我的两位学生向张先生表示歉意。中华武学深不可测,张先生如此年轻就有如此如此修为,真是让人佩服!”中岛川太今晚的谦虚表现让井上靖夫妇倍感惊奇,要知道他性情傲慢,自视甚高,平日里很少表现出这样的谦恭,他们哪里知道现在中岛川太的小命儿就捏在张扬手里,别说是说两句客气话,就是让他给张大官人磕头他也愿意。

    张扬和中岛川太碰了碰酒杯,他完全掌握主动权,当然要表现出大度,咱们中国人就是有气魄,你再是条豺狼,也逃不过我这个好猎手的猎枪,张扬不无得意的想着,砸吧砸吧嘴道:“日本清酒没啥味道,还不如二锅头来的过瘾!”

    美鹤子笑道:“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饮食文化,我们日本人喜欢修心养性,民族的理性多于热情!”

    “理性太多就没了人情味,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活在这个世上,只有理性没有热情,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井上靖对张扬的观点并不赞同,他微笑道:“日本有日本的人情味,国家不同,决定方方面面的处理关系不同。”

    顾佳彤知道张扬发起狂来什么人都不会看在眼里,他对日本人又不怎么待见。再说一会儿指不定说出什么更伤感情的话来,笑着打断他们的对话道:“张扬,大家都想听听你怎么发现地宫的!”

    张扬抿了口清酒,夹了一片生鱼片蘸了点芥末酱放在嘴里,品味了一小会儿,方才简略的将当天的情景说了一遍。

    几个日本人听得都很认真,看得出他们对中国的古文化都相当有兴趣,井上靖道:“可惜中国的佛教文化后期遭到了不少的破坏,相比较而言,还不如我们日本的佛教文化保持的完整。”

    井上靖并没有诋毁中国佛教文化的意思,不过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免不了带上了民族的自豪感。

    张扬虽然不是个愤青,可满不喜欢井上靖这种大和民族的优越感,不屑笑道:“日本的佛教还是鉴真东渡给发扬光大的,如果不是鉴真和尚,日本哪有如今的佛教文化,还有,你们日本的医学,也是受了他的影响吧,很多的中医药都是他带过去的,说句不客气的话,日本在文化上,永远只能是我们中国的附庸。”这句话说的已经相当不客气。

    井上靖的脸色顿时变了,中岛川太反倒很平静,他是让张大官人彻底征服了,而且人家的这番话也是事实,中国的历史文化几乎渗透了日本文化的每一个部分。

    顾佳彤暗责张扬说话不留情面,忙着打圆场道:“其实日本的文化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很独特,有一种最有名的,那啥……好像是自杀文化,一旦打不过人家,就切腹,那叫啥……武士道?”

    中岛川太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在他们眼中武士道精神是坚韧不屈的意思,经张扬一说反倒成了自杀文化,侮辱的含义很明显。

    士可杀不可辱,井上靖第一个忍受不了了:“张先生的功夫很厉害吗?”井上靖是剑道高手,属于北辰一刀流,看到张扬如此狂妄,他忍不住提出向张扬挑战。

    ****************************************************************************************************

    顾佳彤伸手在桌下悄悄拧了下张扬的大腿,井上靖夫妇是她的好朋友,她可不希望张扬把人家弄得下不来台。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他笑眯眯道:“你们日本的武功都喜欢叫什么道,什么道的,听起来好像莫测高深,多数都是我们中国武功的分系旁支。”

    井上靖冷眼看着张扬:“你很厉害咯?”如果不是顾及顾佳彤的面子,他现在已经拔刀冲了出去。

    张扬忽然站起身,来到东侧的墙上,取下挂在上面的武士刀。轻声道:“日本武士刀锋利而轻便,极适合日本人矮小的体型,招式单间明了,一学即会,却又凌厉辛辣,讲求一刀必杀,实战中动如泼风,形同鬼魅,令人防不胜防,虽属妖邪一路,却也是兵中神器。此刀是日本兵器的代表,不过追溯其历史,却是脱胎于中国唐刀!”张扬握住刀柄缓缓将武士刀抽出,刀刃宛如一泓秋水闪烁着冰冷的寒光。

    张扬微笑道:“这居酒屋中名刀甚多,看来井上君应该是此中高手,你们用刀用剑,知道最高的境界是什么吗?”

    井上靖和中岛川太对望一眼,两人对武学都有着精神的理解,中岛川太是吃过大亏的人,说话表现的十分谨慎,井上靖脱口道:“刀人合一,一刀必杀!”

    张扬微笑道:“有没有听说过用刀的几种境界?第一种境界,是手中有刀,心中无刀,第二种境界,是手中有刀,心中有刀,第三种境界,是手中无刀,心中有刀,最高的境界才是手中无刀,心中也无刀。”

    井上靖和中岛川太都听过这个道理,可是两人自问只能做到手中有刀心中有刀。

    张扬道:“我不善于用刀,只能做到第三种境界,也就是刀人合一!”这话在井上靖听来实在太过狂傲了,刀人合一是他认为的最高境界,放眼日本的武学历史,也只有寥寥几个人可以做到,还只是限于传说中的人物。看张扬的样子也不过二十出头,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炼刀法,也不过二十多年,他居然敢说做到了刀人合一。

    张扬示意顾佳彤递给自己一杯清酒,仰首饮尽,然后将酒杯抛起在虚空之中,手中刀光一闪,已经在空中闪电般挥出数刀,众人看得眼花缭乱,刀身平伸,那酒杯稳稳落在刀身之上,完整如昔,并没有看出任何的变化,张扬移动武士刀,角度倾斜,那酒杯方才分散开来,被切成齐齐整整的五个圆圈。

    井上靖目瞪口呆,他知道这一手绝不是仅仅依靠刀身的锋利可以做到,张扬在力度和速度上的掌握已经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境界。

    张扬的目光望向远处五米开外的屏风,隔空劈出一刀,一道无形的刀气脱离刀身高速掠出,屏风被凛冽的刀气从中劈成两半。

    中岛川太已经对张扬的真正实力有了深刻的认识,张扬在刀法上的表现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可在井上靖看来,张扬的实力实在太让人震惊,难怪人家刚才会表现的如此狂傲,一个拥有如此实力的人,那不叫狂傲,那叫自信。

    顾佳彤的美眸中闪烁着激动地神采,她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美鹤子的眼睛,女人只有为自己心爱的男人才会感到骄傲,顾佳彤正是如此。

    井上靖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向张扬道:“中华武学,博大精深,在下今晚获益匪浅。”

    张扬微笑道:“其实武功之道,永远没有止境,中国有句古话,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中岛川太目睹张扬的表现,已经彻底放弃了和他作对的想法,想要更好的活下去,想要早日除掉种在体内的附骨针,也许只有听话才是最好的选择。

    ****************************************************************************************************

    【今天共计九千字更新,求月票支持,推出八周年活动:2010年5月15日至2010年5月17日:

    所有作品将取消月票封顶限制,所有用户均可对作品无限投票!

    用户一次性打赏作品5888币,即自动赠送打赏对象月票一张。

    用户一次性打赏作品10000币,即自动赠送打赏对象月票两张。

    希望兄弟姐妹们支持,咱们好不容易混进月票榜前十,要坚持住别掉下来。

    公布书友群:医道官途:100491586人员不断增加,名额有限,从速报名,验证为书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