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三十六章【突然死亡】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三十六章【突然死亡】

作者 : 石章鱼
    第一百三十六章【突然死亡】

    林秀和楚嫣然在张扬的陪同下考察了南林寺景区。所谓的景区如今只是一片初步的雏形,刚刚下过雨,到处都是一片泥泞,古城墙周围低矮的棚户区还没有来得及拆迁,如果只看眼前的这幅景象,谁会有兴趣到这种地方来旅游?然而地宫的发掘,佛祖舍利的出现已经让这片破破烂烂的地方蒙上了一层神秘莫测的味道。林秀意识到,围绕地宫,围绕南林寺这片景区将成为平海北部,乃是北原、平海、临东三省最闻名的佛教圣地,这里的投资价值不可估量。

    楚嫣然对生意的兴趣并不大,即便是投资郭达亮的饲料厂,也是一时性起的结果,林秀看到的是南林寺景区未来的商业价值,楚嫣然眼里看到的却只有张扬。

    在考察之后,张扬把林秀请到了现场堡地的指挥部,给林秀泡了杯茶,他知道林秀的决定对投资拥有着关键性的作用,这位财神爷是要伺候好的,楚嫣然那里当然没有问题,可林秀是她的大管家。她的意见对楚嫣然至关重要。林秀笑道:“考古队那边怎么说啊,到底这佛祖舍利有没有找到?”

    张扬老老实实回答道:“找到了三个,全都是玉质的仿制品!”

    林秀喝了口茶道:“张扬,我有些不明白了,江城市政府既然想在旅游方面做文章,为什么不增大对南林寺的投入,反而要吸引外资投入?”

    张扬道:“照李副市长所说,现在江城的财政很困难,许多重工业,老企业面临改制,江城开发区的建设需要大笔的资金,现在政府不能兼顾,所以这南林寺景区只能靠化缘了。”

    林秀笑道:“你倒好,在春阳妇幼保健院当了两天书记,硬拉着嫣然投了个医疗美容中心,当招商办副主任,我们嫣然又投了个生猪养殖厂,现在来了江城旅游局,又要拉我们过来投资,你以为嫣然是座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金山啊!”

    楚嫣然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林姨,您这话我可不爱听了,你们投资的几个项目哪个不在赚钱啊?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我那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了便宜首先想到的就是让你们占,说穿了,我这么做还有点违反党性原则,有点假公济私。你这么一说跟我存心坑你们,用你们的投资捞取政绩似的。”

    林秀缓缓落下茶杯道:“你小子也别跟我兜圈子,你能把嫣然给绕乎晕了,我可没那么容易被你骗,今天我算把这南林寺景区全部看了一遍,你所谓的景区只不过是一个规划,一个构想,想建起来,没有个三五年根本不可能,也就是说前期投入很大,这三五年内都见不到效益。”

    林秀所说的也是事实,张扬并没有表示反对。

    林秀又道:“假如这地宫中真的有佛祖舍利,我们的投资应该可以收回,假如没有呢?如果只有三枚仿制品,那么地宫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南林寺景区的吸引力也会大打折扣,我们投资的风险性也会成倍增加。”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想赚大钱,您必须得有预见性的眼光!不冒点风险是不可能的。”

    林秀笑道:“你说的容易,两个亿啊!我和嫣然在国内所有的资产加上还不到五千万,哪有这么多的钱投入你这个无底洞中来?”

    张扬分辩道:“怎么能说是无底洞呢?你应该看到长远的效益!”

    楚嫣然帮衬道:“林姨,我看这南林寺景区倒是大有可为。”

    林秀道:“就知道你帮着他。我也没说这景区没有发展,不过日后的效益必须建立在佛祖舍利是否存在的基础上,如果佛祖舍利真的存在,我可以利用自己方方面面的关系帮你拉到一定的投资,我估计一个亿应该能够保证,再多就很难了。”

    一个亿对张扬来说已经是很理想的结果了,有了这一个亿,景区工程就可以全面启动,他笑道:“只要林姨考虑好了,我随时可以跟你签署书面协议。”

    林秀笑道:“你急什么?我还没有考虑好条件呢。”她向楚嫣然道:“就算决定投资,这件事必须去见一下你外婆,这么大笔的投资,我们都没有这个实力!”

    楚嫣然点了点头道:“我也好久没见过她了,过两天我们就去美国!”

    林秀看到楚嫣然的样子,知道这小丫头一颗心全都放在了张扬身上,无论这佛祖舍利是否存在,她已经铁了心要在江城投资了,不然不会想起马上去美国探望她的外婆,她是要说服老太太拿出钱来。林秀心中暗叹,她轻声道:“嫣然,你也看过了景区的初步情况,你有什么初步的打算?难道我们就这么把钱投入里面?等着景区的门票收益分成吗?”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道:“我刚才看了看,我们在江城投资有一个最基本的条件,那就是将纺织厂这块地皮的使用权转让给我们!”

    楚嫣然的一句话让张扬和林秀同时吃了一惊,张扬只是吃惊楚嫣然为什么会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林秀吃惊的却是楚嫣然的头脑,小妮子表面上看漫不经心,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盘算,如果南林寺景区真的发展起来。纺织厂的地皮势必随之水涨船高,景区需要配套的商业服务设施,这块地皮显然是最合适的,小妮子看得很远,也很准。在目前南林寺景区筹建伊始的时候,江城市政府急需投资,楚嫣然这么做颇有些趁火打劫的味道。林秀不由得暗自感叹,嫣然的身上看来遗传了她外婆的商业细胞。

    张扬才不在乎楚嫣然提出什么条件呢,只要她们能够愿意投资,自己就达到了招商引资的目的,张扬也不是只为了捞取政绩而忽略楚嫣然切身利益的人,他对南林寺景区的前途还是看好的,他认为只要南林寺风景区顺利建设起来,收回投资是一定的,无非是个时间的问题。

    ****************************************************************************************************

    在南林寺地宫成为江城最热话题的时候,代市长左援朝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张扬是个歪才啊!”在周日午后的家庭聚会中,左援朝如是说。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坐在对面的嫂子蒋心慧停下了搅动咖啡,目光有意无意的向一旁的三姐蒋心悦看了看,姐夫田庆龙接口道:“这小子可不是什么歪才,我看是个大能!到哪里都能够搞得风风火火!”他从不掩饰自己对张扬的欣赏。

    蒋心悦笑道:“老田,你在我面前夸了他无数遍,我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自己儿子都没见你这么夸过!”

    蒋心慧将小勺在咖啡杯里搅动的更快。

    田庆龙向正在饮茶的左拥军道:“拥军。张扬好像跟你们家晓晴是同学吧?”

    左拥军点了点头。

    蒋心慧轻轻哼了一声道:“我们家晓晴是本科,他是江城卫校的毕业生,只是凑巧在春阳县人民医院实习,算什么同学啊!”她总觉着姐夫今天说话有些带刺儿,忍不住出言反驳。

    左拥军笑道:“也叫同学,实习同学,张扬我也见过,想不到这么一个年轻人居然会比同龄人成熟这么多!”

    蒋心慧道:“我见过他,年轻气盛,人品也不怎么好,当初纠缠我们家晓晴来着。如果不是为了躲他,晓晴也不会出国留学!”

    左拥军有些听不下去了,皱了皱眉头道:“心慧,你胡说什么?”

    蒋心慧横了左拥军一眼,把小勺扔在咖啡杯里,起身向远方走去。

    蒋心悦看到妹妹显然生气了,起身去追她。

    左拥军向田庆龙充满歉意道:“姐夫,别跟她一般见识,她就是这样个样子,向来娇纵惯了!”

    左援朝道:“嫂子好像对张扬的意见很大,咦!晓晴跟张扬谈过恋爱吗?我怎么不知道?”

    左拥军脸上一热,女儿的事情他多少能感觉到一些,可随着女儿出国留学,这件事他以为已经告一段落,没想到田庆龙怎么想起了这件事,可马上他又想到,今天最先提起张扬的是自己的弟弟,姐夫田庆龙只是帮衬了两句。左拥军道:“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清楚,不过你嫂子对他很反感!”

    左援朝笑道:“现在年轻人的事情真是管不了了,我们家雯雯才十五岁,整天念叨的都是那些明星,唱得哼得全都是靡靡之音,我这边还没说她一句,那边十句就等着我了。”

    三人同时笑了起来,田庆龙道:“你这个市长还管不好自己的女儿,说出来谁信?”

    左援朝道:“代沟,可能人生观和价值观都不一样了。”

    田庆龙道:“在感觉年轻人激进的同时,我们何尝也不是逐渐的走入因循保守的怪圈?我们整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与时俱进,可谁又能真正做到?”

    左援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茶道:“江城面临经济腾飞的新一轮契机,我们必须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

    田庆龙已经习惯左援朝这种假大空的说话方式,他把话题引到南林寺的事情上:“对了,最近南林寺地宫的事情传的火热,到底地宫里面有没有佛祖舍利?”

    “天晓得?”左援朝摇了摇头道:“现在国家文物局的专家都已经到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在地宫内发现佛骨。”

    左拥军对这件事也颇感兴趣,微笑道:“假如地宫中真的有佛骨,那么南林寺就要名扬海内外了。其影响力应该不逊色于法门寺。”

    左援朝笑道:“江城是一座重工业城市,单凭一个项目就想彻底扭转城市的形象很不现实,江城旅游业的基础很薄弱,绿色经济的确很吸引眼球,可是实际上的效益呢?放着过去多年的基础和成功经验全盘否定,而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件无法预估的事情上,我看有点不着调!”左援朝的这番话显然是针对李长宇大力提倡绿色经济,发展江城旅游的举措而言。

    田庆龙道:“我倒觉着发展旅游是一个新的思路,现在春阳的清台山在搞开发,力度很大,江城的南林寺如果真能搞起来,就形成了旅游一条龙,连带效应和长期影响不可忽视。”

    左援朝微笑道:“工农业才是江城发展之根本,想要把一个老工业基地短时间内转变成旅游城市,根本就是哗众取宠不切实际!”他又解释道:“我并不是反对在江城搞旅游,凡事都要分清主次,零食再好吃总不能代替大米饭和馒头。”

    田庆龙笑道:“老喽,我这个年纪什么东西都得少吃,吃多一点点就消化不良!”

    左援朝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还没有停歇,就被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左援朝无奈的摇了摇头,与此同时田庆龙和左拥军的手机也响了。

    三人几乎同时拿起电话走到一旁,接完电话,脸色都同时一变,电话的内容是一样的,正在双规期的原春阳县县委书记杨守义午饭后突然昏迷不醒,现在已经送往省人民医院抢救。

    左援朝和田庆龙都是江城市委常委,他们接到通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左拥军之所以得到通知是因为他是省人民医院的院长,涉及到救人这么大的事情,他肯定要出面。

    *******************************************************************************************************

    江城市的常委坐在小会议室中,一个个脸色凝重,市委书记洪伟基不停的抽烟,国字脸绷得很紧,所有人都看出洪伟基的情绪恶劣到了极点,他正在酝酿,自从他担任江城市委书记之后,可以说就没有素净过,先是清台山资金案,李长宇、秦清先后被双规,然后是冯爱莲贪污案,进而牵出市长黎国正这条大鱼,期间还发生了秦清被绑架案,这一连串的事件已经让洪伟基接应不暇,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虽然每件事都和洪伟基的关系不大,可他身为江城市的第一领导人,毫无疑问会给上级留下管理不力,庸碌无能的印象。

    洪伟基将烟蒂狠狠在烟灰缸中摁灭,从嘴里蹦出一句话:“必须把这件事查清楚!”

    代市长左援朝道:“医院初步认定是一起中毒事件,现在杨守义还在抢救中,负责他饮食的相关人员都已经被控制了起来!初步讯问并没有什么结果。”

    洪伟基怒吼道:“要不惜一切代价挽救杨守义的生命!”包括洪伟基在内的所有人都明白,如果这次杨守义的中毒不是一次普通的食物中毒,而是蓄意投毒,那么其背后一定隐瞒着极大的秘密,有人想要杀人灭口,这个人的能力很强,而且杨守义肯定掌握着对他不利的证据。

    人大主任赵祥林道:“咱们江城真是祸事不断!究竟是什么人对杨守义这样仇恨,一心想要杀他而后快呢?”

    洪伟基不禁皱了皱眉头道:“现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我们先不要忙着做出判断!”他重新摸出一支香烟点燃:“我让长宇同志去医院指挥抢救了,希望能够听到好消息!”

    左援朝的内心中掠过一丝不快,洪伟基利用李长宇制衡自己的目的是极其明确的,这让他很不爽,成为江城代市长之后,左援朝并没有马上拿出亮眼的成绩单,随着李长宇双规的解除,这个昔日低调的对手,忽然变得高调而主动,在政治上大打绿色经济牌,而上天似乎也在眷顾着他,南林寺地宫的发现让他的旅游牌获得了一个强有力的得分点,也证实了他对江城未来发展的前瞻性,左援朝开始产生了危机感。他现在还是代市长,也就是说在把这个代字去掉之前,还存在着很多的不确定因素,他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绝不可以有任何的闪失,他无法承受失败。

    李长宇在市第一人民医院中毒科主任办公室内,听取了院长左拥军、中毒科主任刘永祥和各位专家的汇报,杨守义的情况不容乐观,他所中的毒十分奇怪,虽然已经及时洗胃灌肠,并进行了胃内容物鉴定,可仍然无法确定他所中的是什么毒素。

    中毒科主任刘永祥道:“病人的病程发展很快,来医院之前就出现了局部组织损害,血管损伤,溶血,弥漫性血管内凝血,来到医院后经过初步检查,已经发生了肺,心,肾及神经病变。出现水肿,低白蛋白血症和血液浓缩。因为不清楚毒素的性质,我们只能采用对症疗法。”

    李长宇低声道:“难道就没有办法了?”

    刘永祥摇了摇头道:“专家组讨论过许多次,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我们无法对病人所中的毒素做出判断,没有有效地解毒措施。”

    “他还能活多久?”

    “根据病情发展的速度,我看很快病人就会出现休克,低血压和乳酸性酸血症,有效循环血容量的下降会导致心脏和肾脏衰竭,最终导致全身各系统的衰竭而死亡!”

    李长宇并不明白这些专业性的东西,他皱了皱眉头,再次问道:“他究竟能活多久?”

    刘永祥向院长左拥军看了一眼,这才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我看不会超过三个小时!”

    李长宇倒吸了一口冷气,内心感到失落的同时又感到莫名的愤怒,究竟是什么人能够深入到双规现场,对杨守义下手,根据目前了解的情况,杨守义是在吃完午饭后发病的,也就是说从厨师到送饭人员都有嫌疑,公安系统已经介入并展开调查,不过据李长宇了解到的情况,到目前为止并没有人承认自己和杨守义的中毒事件有关。他有些不甘心道:“真的没办法?”

    刘永祥摇了摇头。

    “病人还有意识吗?他的头脑还清醒吗?”

    刘永祥叹了口气道:“深度昏迷,我们尝试过许多方法都没有办法让他醒来!”

    李长宇真正在乎的并不是杨守义的性命,他所关心的是杨守义知道什么?到底是什么人要这样害他?他的手里究竟握了一些怎样的把柄?就在李长宇几近放弃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张扬,当初自己马上风的时候是他把自己从死亡的边缘挽救了回来,大嫂的偏头疼也是让他给针好的,张扬的医术之高超毋庸置疑,在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这些专家全都束手无策的时候,让他来尝试一下也许会有转机!

    李长宇对这件事的处理必须慎重,他过去是春阳县委书记,和杨守义之间素来不睦,可杨守义的中毒事件让事情变得非常敏感,他让张扬过来,必须做到毫无破绽,不可以让别人怀疑到他的动机,就在李长宇内心犹豫不决的时候,平海省省委书记顾允知打来了电话。

    这个电话对李长宇来说是相当及时的,他走到外面僻静的地方,将目前杨守义的情况向顾允知简略汇报了一下,顾允知表现出少有的愤怒,他大声道:“不计一切代价挽救杨守义的生命!”

    李长宇颇为无奈道:“专家组已经没有办法了!”

    顾允知接下来的话让李长宇感到大吃一惊:“让张扬试试看!”

    李长宇并不知道张扬救治顾养养的事情,顾允知等少数的几个知情人并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正是因为这件事,张扬才得以和顾家如此亲近,顾允知对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是亲眼目睹的,所以他才会提出这个建议。

    李长宇不无顾虑道:“顾书记,我只是担心,会有人说闲话!”

    顾允知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你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是**员,你是一名国家干部,做任何事都瞻前顾后,还怎么开展工作?”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李长宇愣了好一阵子,这才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明白,假如杨守义这根线断了,那个潜藏在幕后的黑手就会逃过罪责。顾允知的愤怒就在于此,他相信顾允知和他一样在乎的并不是杨守义的性命,真正关注的是杨守义究竟掌握了怎样的秘密?到底谁会这么紧张,害怕杨守义把他牵连进来?顾允知的这通电话也让李长宇下定了决心,他给张扬打了电话,让他马上来医院。

    江城市公安局局长田庆龙先于张扬来到了医院,李长宇从他的表情上就看出案情进展的并不顺利。田庆龙了解杨守义的状况之后也表现的极其失望,杨守义一死所有的线索就都断了,最让他费解的是,到现在为止医院还没有查出杨守义到底中的是什么毒?也许这个谜底只有等到杨守义死后,尸检才能揭开了。

    ******************************************************************************************************

    就在李长宇和田庆龙相对无言的时候,张扬风风火火的赶到了,李长宇在电话中说得很明白,让他过来帮忙看看能不能救活杨守义,杨守义的死活已经牵动太多人的关注。李长宇本不想被牵涉到这个是非圈中,可是从顾允知的电话他意识到,省委书记这次对**贪污抱着一打到底,绝不姑息的决心,正是因为这个电话,李长宇在杨守义的问题上打消了顾虑,在春阳的时候,他和杨守义一直不睦,他在经济上政治上自问没有大的问题,否则也不可能顺利度过前些日子的双规危机。

    张扬对杨守义此人一直抱着鄙视的态度,从杨守义对儿子杨志成的纵容,到张五楼矿难事件上的卑鄙行径,再后来杨守义又在许常德的授意下利用卑鄙手段对付自己,当然在几次的交锋中张扬无一例外的取得了胜利,随着张扬从春阳来到江城,他已经几乎忘记了这个昔日的敌人,一个他已经不放在眼里的对手。

    在明白李长宇让自己过来的目的之后,张扬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他对杨守义施救的过程必须严格保密,李长宇和田庆龙磋商之后,两人达成了共识,由田庆龙负责清场,但是现场必须要有李长宇和田庆龙两人陪伴,杨守义的事情实在太过敏感,天知道他清醒后会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李长宇和田庆龙两名市委常委在场,既是彼此间的一种证明,又是一种相互监督。

    医院方面对于他们要求单独见杨守义很不理解,在医院的专家组看来杨守义已经必死无疑,而且不可能从目前的深昏迷状态中醒来,但是上级领导的决定,他们也无权过问。

    张扬先探查了一下杨守义的脉门,又用拇指翻开他的眼睑,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他沉吟了一下,低声道:“毒素已经深入五脏六腑,侵入他的经脉骨骸,就算是神仙也救不活他了!”

    李长宇和田庆龙听到张扬这么说,等于宣判了杨守义的死刑,两个人都失望到了极点。

    张扬仔细查看了杨守义的颈部和四肢躯干,在他的右肩上发现了一个既不显眼的红点,他仔细看了看,又触摸了一下局部皮肤的温度,他推断道:“他并不是被人在食物中下毒,应该是被人用毒针刺伤!这种毒的配方很古老,应该是古代宫廷中的一种秘制毒药——七毒散,利用五种剧毒生物的毒液和两种奇毒药草的汁液混合而成,毒性蔓延极快,现在已经过了解毒的最佳时机。”

    田庆龙浓眉紧锁,难怪在杨守义的呕吐物中没有发现任何的有毒成分,这样一来就能排除饮食环节出问题,可是嫌犯的范围无疑又扩大了,连省纪委工作组的成员都无法排除在嫌疑之外。

    李长宇低声道:“有没有办法让他清醒过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用金针刺穴的方法激发他的潜能,让他短时间内头脑处于清醒状态,不过时间很短,这样做的话,他原本还有两个小时的生命恐怕只剩下半个小时了。”

    李长宇和田庆龙又对望了一眼,他们同时点了点头,既然杨守义注定死亡,那么还是让他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再死,对国家来说算是一个交代,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以免他含恨而死,死不瞑目。

    田庆龙把随身携带的摄像机准备好,他要录下杨守义提供的证据。

    张扬取出五根金针,闭目凝神约一分钟之后,方才谨慎的将金针逐一插入杨守义的头顶穴道。

    李长宇对张扬的神奇医术早已领教过,田庆龙虽然没有见过张扬的医术,可他对张扬的本领也见识过许多次,张扬做出怎样的事情,他都不会感到意外。

    金针插入之后,张扬手贴杨守义的丹田处,将一股柔和的内息缓缓送了进去。

    杨守义的身躯剧烈颤抖了一下,喉头发出一声低缓而沙哑的叹息,他的双眼慢慢睁开,眼前的景物很朦胧,他竭力睁大双眼,想要看清眼前是谁,首先映入眼中的是李长宇模糊的轮廓,他低声道:“我……死了吗?”

    张扬平静道:“现在没死,可是你的生命不会超过半个小时,所以,你有什么话还是尽快交代吧!”

    杨守义的脸色很吓人,他的内心充满了对死亡的恐惧,可是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无法改变大局,黯然道:“纪委工作组组长侯宝柱……我吃晚饭之后,只见过他……”他仔细思索着昏迷前的一切,侯宝柱单独见过自己,而且离去时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接下来的事情他就记不住了。

    田庆龙摄录着杨守义的每一个细节。

    杨守义剧烈喘息着:“一定是他想害我……一定是许常德指使他害我!”

    李长宇和田庆龙的脸色都变了,杨守义现在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极有可能做出两种选择,一是老老实实把内幕说出来,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像疯狗一样乱咬一气,临死前多拉两个垫背的,所以他的话可信度最多只有一半。

    李长宇压低声音道:“守义同志,你是一个**员,你要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任!”

    杨守义虚弱无力道:“我都要死了,你……你以为我还会撒谎吗?”他喘了口气又道:“我给许常德送过钱……他儿子出国……我送了十万美金……他给……他给情妇购买的别墅……全都是……我让弟弟扬守成去埋单……守成那里有记录……”他想要证明什么:“他的情妇……就是……过去江城的女主播……海……海兰……”

    宛如一个晴空霹雳炸响在张扬的头顶,张扬猛然睁开双目,死死盯住杨守义,一字一句道:“你说什么?”

    杨守义惨然笑道:“……我……我在春阳针对你……也是许常德的授意……你得罪了他……”

    张扬此时方才完全明白了过来,难怪海兰在认识自己的时候表现出如此的彷徨无助,难怪海兰会在两人热恋之时,突然选择离开自己,远离江城,难怪自己在江城和海兰重逢的时候发生突发警察临检事件,难怪许常德要让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整治自己,这种种的一切全都是因为许常德对自己的嫉恨,海兰从未说过,甚至在她车祸之后也没有提过许常德一个字,她宁愿伪装失忆,也不愿意说出整个事实,她是在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自己,她害怕自己不是许常德的对手,到最后,无奈选择离开,张扬对许常德的仇恨宛如火山下的岩浆般汹涌澎湃,即将处于喷发的边缘。

    李长宇和田庆龙却没有掺杂任何的私人感情在其中,田庆龙提出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你有证据吗?”

    杨守义点了点头:“证据都在我弟弟守成那里……只要找到他……就能指证许常德……”

    “扬守成现在在哪里?”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杨守义说完这句话,他的精神忽然陷入了混乱之中,口中喃喃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李长宇叹了一口气,率先站起身走出门去。张扬收回了手掌,他充满鄙夷地看了杨守义一眼,这种人死有余辜,不值得同情。

    *****************************************************************************************************

    田庆龙是最晚走出抢救室的一个,他和李长宇交递了一下眼神,两人走到通道的尽头,确信周围无人偷听,田庆龙这才压低声音道:“李副市长,这件事要马上通报给省委顾书记!”

    李长宇抿了抿嘴唇,杨守义虽然说了许多的内幕,可是他的死亡已经无可避免,也就是说人证已经不复存在,而指证顾允知的物证全都掌握在杨守成手里,现在杨守成不知躲在了什么地方,他们在缺乏物证和人证的前提下很难指证许常德。

    案情已经涉及到省部级高官,已经不是他们能力的掌控范围内了。这个电话必须要打,李长宇并没有犹豫太久,马上就拨通了顾允知的电话。

    顾允知似乎对许常德的问题早有预料,听完李长宇的所有汇报之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录下来了?”

    李长宇向田庆龙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道:“杨守义的每句话都录下来了!”

    “这件事你们当成没有发生过,录像带尽快给我送过来!”

    “是!”

    李长宇挂上电话之后,把顾允知的意思转述给田庆龙,田庆龙点了点头道:“我会亲自去一趟东江!”这件事非同小可,他必须亲自去见顾允知。

    李长宇再次强调道:“顾书记专门交代,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田庆龙的脸上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看来大老板这次是真生气了!”

    让李长宇真正放心不下的是张扬,他早已知张扬和海兰的那段暧昧,也知道当初许常德打压张扬的真相,许常德虽然是平海省长,可他也是一个男人,是男人就会嫉妒,而张扬无疑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

    张扬却认为,是许常德害了海兰,他将一连串的事件全都归结到许常德的身上,他要报复,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报复许常德,他要让许常德不得善终。

    李长宇对张扬可谓是知之甚深,他让自己的司机先回去,钻入了张扬的汽车中:“送我去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

    张扬现在的心情可谓是极度恶劣,他没好气道:“你自己又不是没有司机,折腾我干吗?”

    李长宇望着张扬仿佛看着一个任性的孩子,不禁笑了起来,他习惯性的抽出一支香烟,拿烟器把香烟点燃:“张扬,杨守义的话水分很大,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就算是许常德真的有罪,我们目前也缺乏有力的证据,在法治社会,我们不可以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去制裁一位国家干部!”

    张扬怒吼道:“如果找不到证据,难道就任由他逍遥法外?”

    李长宇舒了一口气,从鼻孔中喷出两道白色的烟雾,他向后靠在座椅上:“对付一个坏人最公平的方法就是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个社会上有公理,有正义,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维护公理和正义的权力,任何事情都有一定的规则,否则要法律还有什么用?你是一个党员,你是一名国家干部,你要记住,任何时候,个人的好恶不可以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

    李长宇的这番话一直说到了张扬的心底,在初听杨守义说出这件事的时候,张扬甚至有不惜一切干掉许常德的打算,可是自己就算杀了他又能怎样?许常德做过的坏事就会被永远隐瞒起来,他一样会风光大葬,他的身上一样会盖上党旗,李长宇说得对,对付一个人最公平的方法就是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自己的本领只能作为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而不能用以滥用私刑。他要从心灵上将许常德击败,将这个老狐狸击垮。

    李长宇低声道:“顾书记想让我们暂时忘记这件事!”

    张扬的情绪已经慢慢平复了下来,他点了点头道:“李叔,我明白了!”

    李长宇微笑道:“我相信这世上是有公理正义存在的,那些作奸犯科的官员,那些置国家利益于不顾的蛀虫都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他鼓励张扬道:“对了,还有件好消息没有告诉你呢,市里已经同意,让你担任江城招商办副主任,级别仍然是正科,不过享受副处级待遇!”

    张扬的脸上总算露出些许的笑意:“像我这种年轻有为的干部早就该大力提拔了!”他倒是不知道谦虚。

    *****************************************************************************************************

    一道蛇形闪电撕裂了东江乌云低垂的天空,随即一声春雷炸响在宁静路2号的上方,坐在太阳伞下的许常德猛然打了一个冷颤,他的双目充满了惊怖的神情,额头的皱纹显得更深了,带着潮湿气息的冷风迎面吹来,许常德暗红色的领带随风飘起,就像在灰色天幕下舞动的血流,他伸出手捂住领带,然后用力的撕扯开来,把领带抛向空中,任凭它随风飞走,许常德的心情很乱,他在焦急和不安中等待着。

    他的手机终于响起,许常德拿起电话。

    “没事了!”一个低沉的声音道。

    许常德长舒了一口气,他挂上电话,极其缓慢的站起身来,转过身去,却发现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他怔了怔,浑浊的双目忽然变得明亮起来。

    许嘉勇身穿灰色风衣,气宇轩昂的站在那里,他缓缓除下架在鼻梁上的瓦伦蒂诺眼镜,英俊的面庞上露出一抹温暖的笑意:“爸!”

    “嘉勇!”许常德的声音充满了惊喜,他快步走了上去,紧紧握住儿子的双手,此时黄豆大小的雨点从天空中滴落下来,许嘉勇体贴的用手臂护住案亲的头顶,扶着他走入室内。

    儿子的到来让许常德阴郁的内心总算出现了一抹阳光,他拉着儿子在沙发上坐下:“你从美国回来,为什么不提前给我打个招呼?”

    许嘉勇笑道:“爸,我就是想给您一个惊喜,省得你知道我回来还要牵肠挂肚的!”

    “让爸好好看看你!”许常德仔细端详着儿子,看了好一会方才道:“有没有去见你妈?”

    “她睡了,我没敢打扰她!”

    许常德点了点头,用力握了握儿子的手,由衷感叹道:“长大了,懂事了!像个男子汉了!”

    许嘉勇哈哈大笑道:“爸,我都二十九岁了,你眼里我还是过去那个小孩子吗?”

    许常德忽然感叹道:“我老了,不知不觉这世界已经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您老当益壮,我听不少人说,您可是未来平海省的当家人!”

    许常德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淡然道:“别听其他人瞎说!”

    许嘉勇微微有些错愕,他知道父亲虽然年纪大了,可是功利心丝毫不逊色于他这个年轻人,过去父子间也常开这样的玩笑,可这次回来却让他感到有些不对,难道父亲在仕途中遇到了什么麻烦?

    许常德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快去洗个澡,等你妈醒了,咱们一家出去吃顿团圆饭。”

    “爸,我想在家吃,吃你亲手做的糖醋鱼,红烧肉!”

    许常德笑得极其开心,他点了点头道:“好,好!老子这就去菜市场傍你买菜去!”这一刻许常德忽然感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幸福,这种幸福感对他而言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遥远,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家庭的温暖了,这种感觉让他珍惜,这才是真正的幸福,他默默下定决心,要捍卫自己拥有的一切,绝不可以让任何人把他的幸福夺走。

    *******************************************************************************************************

    杨守义死去的当晚,省纪委工作组组长,平海省纪委副书记侯宝柱死了,他是在返回东江的途中出事的,车辆突然失控冲出了隔离带,和对面驶来的一辆载重大货正面相撞,车上的三名省纪委工作组人员全部殉难。

    省委书记顾允知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和紧急赶到东江的江城市公安局局长田庆龙会面,已经看完了田庆龙提供的那盘录影带。顾允知挂上电话,难以掩饰内心中的愤懑,他手中的半截香烟微微的颤抖,这次死去的三人全都是省纪委工作组成员,最让人郁闷的是,侯宝柱这个被杨守义指认为直接下毒的最大嫌疑人也在这场车祸中殉难,杨守义死了,侯宝柱死了,所有的线索都已经中断,现在唯一了解事情真相,并手握证据的杨守成又不知所踪,可以说指证许常德的这条线已经彻底断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