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二十一章【爱之深痛之切】(下)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二十一章【爱之深痛之切】(下)

作者 : 石章鱼
    第一百二十一章【爱之深痛之切】(下)

    张扬深表同情的看着他。轻声劝道:“也许只是一个阶段,过了这段时间一切都会好起来。”

    杜天野又倒了杯酒,酒杯凑到唇边,由衷道:“张扬,有时候我甚至想,她还不如一直沉睡下去,至少我的心中还有一份期盼和希望,我为她的苏醒感到开心,可是我却没有想到她的苏醒对我意味着绝望……”杜天野把杯中酒一饮而尽,他能够用上绝望这个词,足见文玲让他伤心到怎样的地步。

    张扬早就看出杜天野对文玲用情极深,假如文玲和他成为陌路,对杜天野的打击肯定极大。一时间张扬也不知如何劝说他,其实就算他说也起不到作用,杜天野可以用十年去等待文玲,这份执着绝非别人的三两句话可以改变,杜天野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开解者,只是一个倾听者,他需要一个朋友倾诉心中的苦闷。

    张扬不喜欢这压抑的气氛,他岔开话题道:“杜哥,前两天邢朝晖过来找我了。他是不是升官了?”

    杜天野淡然道:“他们的事情都很保密,我不在他们的系统中,也无从得知这些消息。不过,我和老邢是很好的朋友,他这个人可交,很不错!”

    “我怎么觉着他是一只老狐狸呢?”

    杜天野笑道:“官场之中每个人都要给自己披上一层保护色,你有这种感觉并不奇怪。”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江城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想不到最后出事的人竟然是黎国正。”

    张扬道:“我早就告诉你李长宇和秦清没有问题,你们中纪委还非要查!”

    杜天野道:“程序上的事情必须按部就班的来,一个人有没有问题,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必须要有证据,要让事实说话,你在京城混了这么多天,这点应该早就悟到了。”

    张扬道:“我来了一阵子了,可在这里始终找不到归属感,驻京办这种地方,压根就是拉皮条的,迎来送走,与其说我是个国家干部,还不如说我是个下海经商的商人。”

    杜天野哈哈大笑道:“做商人有什么不好?赚大把大把的钱,也不用担心别人说你贪污受贿。”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不懂,当官和做生意是两种感觉,手中掌握权力的那种满足感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在过去商人是没有地位的,现如今商人虽说地位提高了。可仍然无法跟官员相提并论。”

    杜天野皱着眉头道:“你脑子里哪有那么多的尊卑思想啊?”

    张扬笑道:“不是我有,而是整个社会到处都存在这种思想,李嘉诚够厉害吧,他见了咱们中央领导一样不得点头哈腰的。”

    杜天野呵呵笑了起来,忽然留意到时间,起身道:“我x,光顾着跟你穷聊,我下午还要回单位办事呢。”

    张扬叫人过来买单,当着杜天野的面又开了张发票。

    杜天野忍不住提醒他道:“公款吃喝要不得!”

    张扬笑道:“放心吧,这票我不找驻京办报销!”他是没打驻京办的谱儿,心中早就惦记上了国安,你们不是让我出任务吗?下次先把这些发票报了再说。

    两人分别的时候,张扬不忘开导杜天野一句:“我说杜哥,其实这天涯何处无芳草,咱不能一棵树上吊死,万一我那干姐姐真的不甩你,凭你的条件,想排队追你的女孩子多了。”

    杜天野笑着摇了摇头:“你小子,当所有人都跟你一个熊样,我可警告你,别玩火。我一直当嫣然自己亲妹妹看,你将来要是对不起她,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张扬瞪大了眼睛:“我x,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你想多管闲事也得先把那根东西切了!”杜天野抬脚想要踢他,这厮一溜烟钻入了绿色甲壳虫中,笑眯眯跟杜天野挥了挥手道:“那啥……过两天我得回春阳述职,老爷子那里我就不去磕头了,不过我会打电话的。”

    *****************************************************************************************************

    原本张扬打算春节前再返回春阳,可秦清专门给他打了电话,让他提前一周返回春阳述职,张扬也不想留在北京应付那些来来往往的县里干部,他把事情都交代给于小冬,抽空买了一些北京特产,在年二十二这天就早早的踏上了返乡的归程。

    选择乘坐飞机还是比较明智的,现在火车站是人满为患,到处挤满了准备返乡过年的老百姓,张大官人可不想遭那份洋罪,这厮现在已经接受飞机这个新鲜事物了,坐的次数多了发现也没那么可怕。

    在江城下飞机之后,方文南已经让司机把一辆皇冠开了过来,张扬在回江城之前预先给他打了电话,毕竟他要在春阳过年,没有汽车代步很不方便,通过几件事的接触,方文南现在对这位小张主任早已奉若神明,张扬这个简单的要求,他当然会做好。

    张扬拿了皇冠车的钥匙,那司机直接打车就回去了。原本方文南想设宴给张扬洗尘,张扬刚从北京回来,对这种礼节上的宴请没有任何兴趣,很客气的推掉了。方文南也是个做事爽快的人,既然张扬不想,也没有勉强,只是让司机把车送来交给张扬。

    张扬这次从北京带来的东西不少,他先是去了苏老太家里,给老太太送了点年货。原本还想顺道看看李长宇,到了才知道李长宇去了东江学习,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老太太来得久了跟周围的街坊邻居熟悉了不少,已经不像开始的时候那样寂寞,她给张扬拿了一些熏鸡香肠,让他带给春阳,让母亲徐立华尝尝。

    张扬和老太太告别之后,又去了秦清家,他知道秦清并不在家,这次过来是专门给秦传良送礼来了。

    秦传良和儿子秦白都在家,两人正在院子里摆弄着一个大树桩,秦白对此显然没有太大的兴趣,正低声抱怨着,听到敲门声。他放下树桩,去开门,看到张扬拎着一大摞礼盒站在门外,一张脸顿时耷拉了下来,很不客气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秦传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谁啊!哦!张扬啊!快!快请进来!”

    秦白听到父亲这样说,不得不拉开了大门,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对张扬的反感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张扬并没有因为秦白对自己的冷遇而生气,笑着招呼道:“秦叔叔,你好,我从北京来。刚下飞机,给您带了点特产!”

    秦传良笑道:“这样不好吧,小清要是知道一定会不高兴的。”

    张扬甜甜道:“秦叔叔,我也没买什么值钱的东西,再说了我来看您是处于晚辈探望长辈,里面没掺杂别的目的,我可不是为了巴结秦县长!”

    秦传良眉开眼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来,里面喝茶!”

    他洗了手,把张扬请到客厅中,张扬把礼物放在桌上,秦传良的右手残疾,所以泡茶只能用左手操作,张扬起身道:“秦叔叔,我来吧!”

    秦传良笑道:“不用,我手脚虽然有残疾,这点小事还是能做的!”

    他把泡好的一杯茶递给张扬,在张扬的身边坐下,微笑道:“怎么样?在北京工作还顺利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还成!对了,我还给您带来了一份礼物!”

    秦传良指了指桌上道:“已经太多了,你再送礼,我真要觉得你动机不良了。”

    张扬笑眯眯从手包中拿出一幅字,这是他找天池先生写得几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装裱。

    秦传良看到上面的那行字,双目不由得一亮,再看落款,整个人顿时激动起来:“天池先生的墨宝!”

    张扬笑道:“我还请他在上面写下赠给您呢!所以您不收也不成!”

    秦传良激动地点了点头,却见上面写着:雪压竹头低,低下欲沾泥,一轮红日起,依旧与天齐。他马上意会到了张扬的用心之处,这首诗来自于方志敏的咏竹,字里行间洋溢着浓郁**乐观主义精神。秦传良受过挫折,可是他却从未低过头,落下这身的残疾和他的秉性不无关系,他低声吟诵着这首诗,内心中不禁感叹。他和天池先生素未谋面,想必天池先生写这首诗给他全都是因为张扬的缘故。张扬显然了解过自己,所以对自己刚烈的性情有所耳闻,历经磨难之后,秦传良方才明白,一个人的性情太过刚烈,宁折不弯未必是一件好事。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和儿子,秦清和秦白,他们两人都秉承了自己的性情,女儿还稍稍含蓄一些,可儿子的刚烈过于外露,这对他们来说都不是好事。

    秦传良的目光望着自己手书的石灰吟,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难道时代变了,做人的原则也要改变吗?对秦传良而言,张扬送的这份礼物是弥足珍贵的,他小心吧这幅字收藏好了,微笑道:“等我有时间,自己裱起来!张扬,替我谢谢天池先生。”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和秦传良聊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他还要趁着天黑前返回春阳。

    张扬回到皇冠车前,听到身后秦白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张扬停下脚步,从秦白的表情已经看出这厮来者不善,不过张扬还是笑眯眯道:“秦白啊,找我有事儿?”

    秦白冷冷看着他:“张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你能够骗过我姐,骗过我爸,可你骗不过我!”

    张扬笑道:“我什么时候骗人了?你对我好像有成见啊!”

    秦白瞪着他道:“我警告你,以后离我姐远点儿,你什么人自己清楚,敢欺负我姐,我拼着不干这个警察,也要跟你斗到底!”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我说秦白,你这么大人,有没有脑子,你是不是妄想狂,非得要给自己树立一个敌人才高兴?我告诉你,我对你爸那是尊敬,我对你姐那是爱,什么欺负啊?我可能欺负他们吗?你对我有偏见,没事,我看在你姐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你想跟我斗,我没兴趣,就是你不干这个警察了,跟我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他说完这番话,拉开车门走了上去。

    秦白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心说自己命里是不是跟小舅子相克?秦白秦白这样,顾明建原本跟自己不错,可一变成自己的小舅子,马上就跟他渐行渐远,现在两人的疙瘩也是越结越深。

    ****************************************************************************************************

    这次返回春阳,张扬并没有提前通知牛文强那帮人,他想先静一静,这么久没回家,也该去农机厂的家里看看了,虽然他在心底看不起赵铁生一家人,可毕竟徐立华是他的母亲,现在和赵铁生生活在一起。张扬既然接受了这个母亲,就必须要接受她身边的一切,现在的张扬和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不同,他开始学会为他人考虑,如果让徐立华脱离现在的家庭,脱离现在的生活,张扬有把握可以让她衣食无忧,可是他却不敢肯定徐立华会过的比现在更快乐,所以最现实的还是帮助她改变她生活的现状,改变她在赵家的地位。

    张扬开着皇冠来到农机厂宿舍的时候,马上引起了一阵轰动,一群在宿舍院子里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把目光全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张扬身穿意大利皮衣,风度翩翩气派非凡,刚刚下了汽车,就听到后面有人再喊:“哟!这不是张扬吗?”

    *****************************************************************************************************

    【今天共更新八千字!月票被前面越甩越远,有票的帮忙顶顶,我可不想月初就掉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