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一十八章【不可一世】(上)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一百一十八章【不可一世】(上)

作者 : 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八章【不可一世】(上)

    谭超已经琢磨出来了。宋怀明很不爽,人家对自己的女儿那是无条件的信任,谭超有些为难了,刚开始的时候,他是想保孙晓伟的,可宋怀明的这个电话等于挑明了他的立场,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无条件站在女儿的那边,而楚嫣然又坚决的站在张扬那一边,也就是说自己处理问题出现了偏差,他想把孙晓伟从这件事中解脱出来,让张扬承担后果的想法很愚蠢,如果事情闹大,等于他和宋书记站在了对立面。谭超并不是存心的,这是因为他在开始的时候判断失误,以为宋书记和孙秘书长会是同一立场,却想不到两人维护的利益并不相同。

    谭超很为难,他开始后悔放走了孙晓伟,现在分局外闹得很凶,如果验尸报告证明死者的死和被殴打直接有关,那么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邱伟业走到谭超的身边。递给他一支烟,低声道:“怎么办?”

    谭超凑在火机上把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道:“验尸报告没有出来之前,不要有任何过分的举动,那啥……安排楚嫣然和张扬见见面!”

    “什么?”邱伟业瞪大了眼睛。

    “去吧!”

    楚嫣然被获准和张扬见面,从这一点楚嫣然已经意识到父亲肯定插手了这件事,她稍稍放下心来,有了他的话,张扬应该不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张扬坐在小屋里,他笑嘻嘻看着楚嫣然,仿佛眼前发生的事情跟他无关一样。

    楚嫣然来到他的身边,小声道:“都是我不好,假如我不去参加什么赛车,就不会发生这件事。”

    张扬笑道:“只是意外而已,说清楚就会没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身后警察虎视眈眈的看着张扬,这样的氛围下很难让他们畅所欲言,张扬轻声劝道:“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这两天你一直都在医院陪护,需要好好休息了。”

    楚嫣然摇了摇头,握住张扬的手,深情道:“我哪里也不去,就留在这里陪你!”

    张扬微笑道:“这里是公安局,你当是在家里?乖!丫头,去休息吧,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

    那名负责监视他们的警察道:“探视时间到了,请你离开!”

    楚嫣然柳眉倒竖。星眸狠狠盯住那名警察:“我就不离开,你不服气就把谭超找来!”

    ****************************************************************************************************

    尸检结果终于在凌晨五点钟送到了屏东公安分局,谭超和邱伟业彻夜未眠,他们也在等待着这份报告,要知道这份报告关系到这件事的最终性质,让他们惊喜的是,尸检报告证明和尚的真正死因并非是外伤,而是因为他本身就有心脏病,突发心肌保塞导致他突然死亡,可以说这件事跟其他人并没有关系。

    谭超接到这份尸检报告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和尚的死亡纯属意外,也就是说整件事根本构不成刑事案件,这样就可以把孙晓伟、张扬的嫌疑全部撇清,谭超也用不着担心后续的麻烦,这应该是最理想的结果。

    邱伟业低声道:“外面那帮家属还在闹!”

    谭超冷冷道:“把尸检结果向他们宣布一下,谁在闹事就把他给我抓起来!”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冲击公安机关的罪名可不轻,让他们自己掂量!”

    邱伟业看到谭超突然强硬起来,证明在这件事上他们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他又道:“那些昨晚被抓进来的人怎么办?”

    “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把张扬放了吧,这件事跟他没关系!”

    *****************************************************************************************************

    张扬和楚嫣然是从分局后门离开的,死者的家属仍然堵在屏东分局的大门口闹事。他们也不想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天还没有亮,风很大,外面更显得有些清冷,张扬脱下自己的皮风衣,为楚嫣然披在肩头,楚嫣然没有拒绝,裹紧了风衣,抬起头望着张扬,美眸中充满了绵绵的情意。

    张扬轻揽她的纤腰,两人沿着黎明前的长街默默走着,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波,让他们心中忽然明白,他们已经离不开对方,他们的内心中都被浓浓的情意包容着。

    楚嫣然小声道:“你一夜没睡,不如多休息一天,明天再返回东江!”

    张扬笑道:“我没事,出来这么多天,应该回去了,我下午走!”

    楚嫣然依依不舍的点了点头,她挽住张扬的臂膀:“等外公身体恢复了,我就去北京找你!”

    张扬点了点头。

    前方一辆军用吉普车停在那里,洪长武远远向他们挥舞着手臂。

    楚嫣然慌忙和张扬分开,可他们刚才亲密偎依的情景已经被洪长武看得清清楚楚,洪长武心中暗叹,想不到这小丫头真的恋爱了,昨晚的事情他还是听宋怀明说的,宋怀明担心女儿,所以让洪长武前来过问这件事,在知道楚嫣然和张扬没事之后。他就提前来到分局后门外等着。

    楚嫣然亲切的叫了一声洪叔叔,脸上微微有些发红,显然是因为刚才和张扬如此亲密的情景被洪长武看到的缘故。

    洪长武低声道:“上车吧!”

    两人上了他的吉普车,楚嫣然关切道:“洪叔叔,我外公知不知道这件事?”她害怕这件事被外公知道,刺激到他。

    洪长武摇了摇头道:“我们瞒着他呢,他不知道,嫣然,不是我说你,那种地下赛车的事情你不要参与,违法的,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让我怎么向老首长交代?”

    楚嫣然小声道:“对不起!”

    洪长武从反光镜里瞥了张扬一眼,有些不满道:“张扬,你也是一国家干部,也是一**员,怎么会跟一帮社会痞子打架?以后做事,多考虑一些后果,年轻人不要那么冲动!”

    张扬很讨厌他用这种长辈的口吻教训自己,不过看在楚嫣然的面子上,他并没有反驳。楚嫣然有些听不下去了,主动为张扬辩解道:“这件事跟张扬没有关系,全都是我的主意。是我带他去参加赛车的,他是为了保护我才惹下麻烦。”

    张扬笑道:“别为我解释了,这麻烦的确是我惹下来的。”

    洪长武看到楚嫣然如此回护张扬,心中明白看来女生外向这句话真的不假,原本还想教训张扬几句的念头也顿时打消了,他平静道:“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那人死于心肌保塞,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所以也没什么麻烦。不过以后你们要以此为鉴,这种事情最好少沾!”

    洪长武把他们送到了龙江大酒店,张扬下车。楚嫣然也想跟着过去,却被洪长武叫住:“嫣然,你跟我回家,你赵阿姨准备好了早饭,吃晚饭马上去你外公那里!”楚嫣然虽然不想和张扬分开,可洪长武既然这么说,也不得不听从他的安排。

    ******************************************************************************************************

    张扬回到酒店,这一夜折腾的他也够呛,冲澡之后,盘膝打坐了一个多小时,精力恢复了大半,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张扬多少还是有些歉疚的,毕竟正是他的坐视不理,才导致一条生命离去,虽然那和尚也是一社会垃圾,可毕竟他罪不至死,张扬舒展了一下双臂,正准备前往医院探望楚镇南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

    拉开房门,站在门外的却是洪长武,张扬有些意外道:“洪叔叔!”却不知他去而复返又是为了什么。

    洪长武点了点头道:“我带你去吃早点!”

    张扬婉言谢绝道:“算了,我回头随便吃点,不麻烦了。”

    洪长武却表现的相当坚持,张扬拗不过他,只能跟他来到不远处的天茗茶楼,这也是静安为数不多的广式茶楼,洪长武事先订好了房间,在三楼的绿荫阁。

    张扬跟着他走进去才知道早有人在这里等待。

    楚嫣然的父亲,静安市市委书记宋怀明正坐在窗前,慢慢品尝着杯中的红茶,茶海之中雾气缭绕,让他的面孔变得有些模糊,更显得高深莫测。

    对宋怀明,张扬有种说不出的敬畏,这不仅仅因为他是楚嫣然的父亲,还因为他谦和的表象下暗藏着一颗深不可测的内心。这种感觉让张扬感觉到忐忑。这就是一种气势上的威压,少有人可以给他这样的感觉。

    宋怀明微笑着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微微抬起下颌:“坐!”

    张扬暗自调息了一下,这才在宋怀明的对面坐下,洪长武并没有进来,反手关上绿荫阁的房门出去了,他是要留给张扬和宋怀明一个单独谈话的机会。

    宋怀明想要去拿茶壶,张扬眼疾手快,抢先将茶壶拿起,很恭敬地为宋怀明蓄满茶水,然后给自己面前的空杯添满。虽然楚嫣然恨她的父亲,可这层骨肉亲情是无法否认的,张扬当然要对这位未来老岳父表现出相当的尊重。

    宋怀明指了指桌上的茶点道:“我随便点了一些,不知你喜不喜欢,天茗的广式茶点很正宗,你应该还没吃饭吧?”

    张扬点了点头,他也没有跟宋怀明客气,夹了薄皮鲜虾饺吃了起来,宋怀明并没有夸张,这里的茶点果然十分正宗,无论蜜*汁叉烧,蜂巢炸芋角还是萝卜糕口味都是一级棒,中国人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谈事情,因为吃饭有助于放松神经,张扬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他认为自己对宋怀明的敬畏是没有必要的。

    宋怀明也吃了一些茶点,多数的时间里他都在观察张扬。

    张扬感觉自己就像初次上门的毛脚女婿,正在接受老丈人的检阅,在沉稳方面他当然无法和纵横仕途多年的宋怀明相提并论,终于沉不住气,率先打破沉默道:“宋书记找我有事情吗?”

    宋怀明微笑道:“先吃饱再说!”他又沉默了下去。

    张扬原本调整好的心态又开始起伏,他觉察到宋怀明是故意在考验自己的耐性,利用这种方式让他还没有进入正式谈话就已经乱了方寸,想不到宋怀明这样的年龄就有了不逊色于顾允知的政治修为,张扬已经接触过不少的高官,能让他产生高深莫测感觉的不过寥寥几个,宋怀明无疑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

    这样的环境下,一分一秒都过去的很慢,如同高手过招之前,张扬暗自调整着他的心态。

    宋怀明终于吃完了面前的水晶虾饺,端起红茶,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屏东分局的茶比这里怎么样?”

    张扬道:“全是凉白开,连茶叶末也没见到!”

    宋怀明呵呵笑了起来,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笑声让他们之间的气氛显得更加融洽,宋怀明止住笑声道:“我这次请你喝茶,主要是为了感谢你帮我岳父治病,听说你给他针灸之后,他恢复的很快。”宋怀明是从洪长武口中知道岳父的情况的,他初见张扬的时候,还以为这个赤脚医生是信口胡吹,现在看来张扬的确有真本事。

    张扬难得的表现出谦虚:“老首长的体质摆在那里,我其实没帮上什么。”

    宋怀明缓缓放下茶杯,话题终于回到了女儿的身上:“你和嫣然认识很久了?”

    *****************************************************************************************************

    【4月月票榜竞争空前激烈,真是一点都不敢松劲,稍一松懈就得掉队,月初保底票十分重要,请大家帮忙投票,让章鱼燃起热情,鼓起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