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七十八章【莫须有】(下)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七十八章【莫须有】(下)

作者 : 石章鱼
    第七十八章【莫须有】(下)

    秦清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先给李长宇打了一个电话,她知道李长宇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关于张扬的未来,还是先征求一下他的意见为好。

    李长宇对秦清的这个电话早有心理准备,他低声道:“事情走到这一步几乎是必然的,张扬的确很有能力,可是他凡事太过激进,自然让很多人看不过眼,他行事又不懂得低调,别人很容易抓住他的小辫子。”

    秦清反问道:“李副市长也相信那些流言吗?”

    李长宇淡然笑道:“张扬如果想挣钱,他根本没必要在官场上混,他的心很大,那点小钱根本不会被他看在眼里。”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张扬超群的医术。

    秦清对此深有同感,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张扬神秘莫测的医术,凭借他的那双妙手就可以换得无穷无尽的财富,只是秦清到现在都搞不明白,张扬为何要选择官场这条曲折而崎岖的道路。

    秦清婉转的指出县委书记杨守义对张扬的怨念很大,现在正着手打压张扬,秦清的真正目的是让李长宇意识到张扬目前的困境,从上方施以援手,可是秦清并没有想到,李长宇对这件事的反应出奇的淡漠,甚至没有给予张扬帮助的意思。

    李长宇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有必要的话给他调动一下位置,我看妇幼保健院应该不适合他继续呆下去了。”

    秦清轻声道:“现在有人很针对他,.就算调动位置,他仍然难免会受到非难。”在她看来眼前是张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只要李长宇愿意帮助,可以轻易让张扬跳出春阳这个是非窝,可是李长宇的态度很模糊,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出他想帮助张扬的意思。

    电话的那头李长宇也在考虑,.张扬这次得罪的并不是一般的人物,别说是在春阳,就算是把他弄到江城,人家一样还咽不下那口气,而自己也不好做得太明显,否则会因为张扬的缘故而得罪那位幕后的大人物,其中的苦衷他是无法向秦清说明的。李长宇昨天已经向张扬暗示过,可说过之后,李长宇又不由得感到有些歉疚,他和张扬之间从开始的戒备和敌视,从利用和被利用,已经渐渐的过渡为亦师亦友的关系,是李长宇一手将张扬送入了仕途,张扬的每一次进步都会让他感到一种成就感,而张扬的失败也会让他感到挫败感,自从他认识张扬以来,可以说张扬对他的帮助远远超过自己对张扬的帮助,李长宇的歉疚感就是如此,在幕后大人物的威压下,李长宇不得不选择明哲保身的策略,张扬也没有任何的怨言,可是李长宇心中却十分的不安,他觉着自己如果就这样放任张扬不理,恐怕对自己的良心很难交代。

    秦清决心维护张扬的态度更让李长宇感到汗颜,.短暂的思索后,他低声道:“秦清,张扬得罪了一个人,我很难做!”

    听到李长宇这样说,秦清已经基本明白了,无论张.扬得罪的这个人是谁?有一点可以肯定,李长宇是惹不起的,李长宇招惹不起,她一样招惹不起,可是她却不甘心眼睁睁看着张扬就这样被别人设计,秦清低声道:“没有办法了?”

    李长宇叹了口气,忽然道:“春阳有个驻京办,你可.以让他去那里暂避风头,不过……”李长宇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脸上不禁有些发热,要知道这个提议等于将全部的压力都转移到了秦清的肩头,秦清把张扬送入驻京办,等于一力承担了所有的责任,张扬可以从斗争的风头浪尖上退出去,自己则可以明哲保身,而秦清却要以自己的前程和未来当赌注。

    秦清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犹豫,她轻声道:“谢谢李副市长指点!”,秦清挂上电话,整个人在强大的压力下几乎要软瘫下来,从李长宇的话中她意识到张扬得罪的至少是位市长级的人物,甚至可能更大,她当然清楚李长宇的提议是在推卸责任,如果自己按照他所说的去做,那么以后所有的后果就要由自己承担,可是秦清没有害怕没有犹豫,她不承认这是因为自己对张扬有着某种不同的感情,而是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在报恩,是在报答张扬对她的救命之恩。

    ********************************************************************************************************

    张扬还是从赵新红的口中知道了在自己去东江期间,严世东鼓动医院各科室主任,搞出的这一系列小动作,张扬很郁闷,他需要发泄,他更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而严世东很不幸的成为了这个对象。

    虽然张扬被纪委叫去问话,可是他现在仍然是妇幼保健院书记,一周一度的院周会,他还有资格参加,与会者大都知道张扬最近被联名上告搞得焦头烂额,也知道这厮的好日子没有几天了,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严世东恢复了昔日的潇洒气度,说话的时候,目光时不时看着脸色阴沉的张扬,他心中不无得意的想,老子才是医院的老大,跟我斗,你他**还不够资格。其实他冤枉了人家张扬,张扬压根就没有把严世东看成和自己一样的对手,以张大官人的眼界,严世东这种人只是政坛上的小虾米,根本蹦跶不出任何的风浪,可是张扬却没有想到自己没心情去踩死这只小虾米,这狗日的东西居然会偷咬自己一口。难怪之前谁说过,在仕途上,即使是一颗小小的图钉,也能够扎伤你的脚。

    严世东最近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两件事中,一是医院的建设,还有一件事就是尽快把张扬这个眼中钉赶走,在后一件事上,他充分利用了群众的力量,不得不承认,严世东在政治上还是有些手腕的,往往人一旦觉得自己胜利的时候,就会得意,一得意就容易忘形。

    严世东现在就很得意,他得意的直接表现就是拐弯抹角的指明有些干部生活腐化,牺牲集体利益成就自己。傻子都听得出来,严院长那是在说张书记,可是没人主动站起指出来这件事。

    张扬笑眯眯望着严世东道:“严院长是在说我?”

    严世东当然不会承认,他狡黠笑道:“我只是举个例子,没有其他的意思,小张书记不要多想!”

    张扬冷笑道:“我新近听说一件事儿,咱们医院各科室的主任都联名把我告到了卫生局,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张扬的目光环视会场,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垂了下去,谁都知道张扬的脾气,看他一幅兴师问罪的样子,谁还敢主动触小张书记的霉头啊。

    严世东也感觉到有些不妙,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怕张扬发疯,微笑道:“有些传言,张书记可不能当真啊!”

    张扬双眼一翻:“当你**!”他拍案怒起:“我查得清清楚楚,联名上告就是你严世东发起的,你说我在医疗美容中心的建设中收受贿赂,我今儿就要你拿出证据!你他**也算个男人,做事情堂堂正正都不懂得,非要背后搞小动作,真不知道丢人怎么写啊?”

    严世东气得脸都青了,这厮真是一点素质都没有,当着这么多知识分子的面竟然骂人,他冷哼一声:“我不跟你这种没有素质的人一般计较。”说是不计较,可肺都要被气炸了,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假如不是顾忌自己的位置和场合,他也要该出手时就出手。

    张扬哈哈笑道:“老子就是没有素质,你们不是知识分子吗?素质高啊,素质高打什么小报告?你说你们搞点真东西出来,老子也不怪你们,可是你们空口无凭,想诬陷我,门都没有!”

    在全院干部的面前严世东是不会示弱的,他起身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这是什么态度?有意见可以私下谈,你这样做,影响会有多坏,你知道吗?”他的火气在张扬的撩拨下变得越来越大了。

    “不知道,我现在很记仇,凡事联名告我的,那就是诬我清白,今天大伙儿都凑齐了,我明白的告诉你们,谁他**诬告我,老子就不会放过他。”

    会场中已经有多名科室主任垂下头去,他们打心底都不屑小张书记的流氓作风,可是这些知识分子又不得不承认,他们害怕这厮的流氓作风,这玩意儿挺吓人的。

    严世东对张扬的嚣张早已忍无可忍,冷冷道:“散会!”他站起来的时候,张大官人却不着痕迹的将手中扣着的小石子弹了出去,正撞击在严世东左腿的膝关穴上,严世东觉着膝盖一麻,竟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张扬的面前,虽然是单膝跪地,可是也已经让所有人大吃一惊,谁都不明白严院长为什么要给小张书记跪下。

    张扬脸上浮现出充满讥讽的笑容:“别介啊,严院,你觉着对不起我,道个歉就行了,何必行这么大礼啊,我又没真跟你一般见识。”

    严世东又羞又怒,一张脸恼得青一块紫一块,人恼火的时候往往会做出失去理智的实情,向来冷静的严世东在张扬的嘲讽下也失去了镇定,他站起身子,忽然扬起拳头狠狠向张扬的脸上打了过去,严世东虽然是个知识分子,可并不代表他没有力气,平时他还是一个拳击运动的爱好者,他的出拳那是相当的有力,可是严世东打出这一拳之后,就开始后悔了,**,当着这么多人,自己太冲动了,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似乎看到张扬被自己打得满地找牙的情景。

    张扬直挺挺倒了下去,所有人都愣了,不过最愣的要数严世东,他敢对天发誓,自己连这厮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就在自己的拳头即将挨到他脸上的时候,这厮倒下去了,严世东自问没有那样的本事,张扬双目紧闭,看起来已经人事不省,所有人都愣了,所有人都看到是严世东一拳把张扬打昏了。

    参加会议的都是各科室的主任,短暂的错愕之后,已经有人来到主席台为躺倒在地上的张扬检查身体进行抢救,张扬的呼吸脉搏全都停顿,这厮心里跟明镜似的,他是用了龟息**,让身体短时间内处于假死状态,围在他周围的医生虽然很多,可是没有人能够识破这厮的奸计,现代医学遇到了传统武术,很多时候都是没辙。

    严世东的脸色很难看,他的目光充满了错愕和惶恐,自己根本没有碰到他,他怎么会这么严重?这厮该不会突然暴毙吧?严世东很无辜很委屈地说道:“我没碰到他……”

    赵新红冷冷看了严世东一眼:“这件事你应该向警方解释!”

    严世东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假如张扬真的被自己一拳打死了,自己就是杀人犯,冲动是魔鬼,**,老子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

    在赵新红的指挥下,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张扬送到了抢救室,赵新红当仁不让的充当了抢救小组的组长,当时发生的情况实在太突然,所有人都没有看清严世东这一拳到底落没落在张扬的脸上,不过赵新红有一点能够断定,以张扬的身手,一个可以单挑四十多名健壮村民的家伙,根本不可能被严世东一拳击倒,而且张扬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伤痕,联想起他治愈自己的事情,赵新红得出了一个推论,张扬十有**是在阴严世东,既然他想这么做,赵新红干脆将计就计,帮着他把这件事给闹大了,女人对利益不乏敏感的嗅觉,赵新红是个聪明的女人,她首先感觉到的就是,这件事如果处理得当,最后的利益获得者会是自己。

    张大官人处于休克状态,院长把书记给打了,这件事必须要报上去,赵新红充分发挥了她的能量,很快这件事就上报了卫生局,上报到县里,整个春阳县的领导层也被这件事惊动了。

    不过几乎所有人都对张扬挨打之事表示怀疑,严世东一拳把张扬打得昏迷休克,说出来谁都不会相信,可这件事偏偏摆在那里,卫生局长高占远和县长秦清先后过来探望了张扬,这厮静静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身上带着监护仪,仍然昏迷不醒,院长严世东神情沮丧的坐在门外,刚才县公安局也来调查情况了,这事儿从一开始就偏离了既定的轨道,严世东感觉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人引入了一个漩涡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在他挥出那一拳之前,张扬的处境可谓是四面楚歌,把这个眼中钉从妇幼保健院踢出去已经成为定局,自己应该是胜券在握,可所有的一切从他挥出那一拳开始已经完全改变了,假如张扬真的出了什么大事,自己就触犯了法律,众目睽睽之下,就算他说自己没有碰到张扬,又有谁会相信?他也看出来,赵新红正在有意识的将这件事闹大,闹得满城风雨,闹得路人皆知,让所有人都把自己当成罪人看待,这女人是想趁火打劫。

    卫生局长高占远在来医院之前已经跟几位县领导交换了意见,严世东的行为影响极其恶劣,县里明确态度,不可姑息,如果触犯了法律,就直接追究他的法律责任,高占远和严世东的私交很好,所以在和严世东谈话的时候,还是比较婉转的,县里的意思是让严世东暂时停职。

    严世东宛如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道:“我没打他,我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着!”

    “所有人都看到了,当时会场的每一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老严啊,想不到你这么冲动。”

    严世东又说了一句:“有人想陷害我!”

    高占远叹了口气:“你既然看得那么清楚,为什么还要陷进去?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看得很清楚,之前张扬的处境不妙,他现在是临死拉一个垫背的,故意激怒严世东让他犯错,拉着这家伙一起掉进去,严世东却偏偏中了他的圈套,高占远对严世东并不同情,这种错误太低级也太愚蠢,一个普普通通的激将法就让严世东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将栽了跟头,只能怪他自己太没有涵养。

    秦清听说张扬被打这件事之后,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厮在玩手段,可是内心却仍然不免感到紧张,在监护室内看到张扬那张惨白的面孔,微弱的气息,秦清也不禁大吃一惊,周围人都已经看出这位美女县长对张扬的关切。官场上讲究一个眼头活儿跟默契,赵新红率先退了出去,她这一走,周围人心领神会的退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张扬和秦清两个,秦清呆呆看着人事不省的张扬,轻轻咬了咬下唇,她有些犹豫的伸出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张扬垂在床边的大手,却想不到这厮反手将她的指尖握在手心,秦清险些惊呼出来,这才看到张扬的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秦清已经可以确定从头到尾张扬就是在伪装,他是故意激怒严世东,让严世东陷入囫囵之中,秦清咬牙切齿道:“你好卑鄙,这样的手段也使得出?”

    张扬低声道:“他做初一我做十五,想把我从医院中踢出来,老子便让他跟我一起。”

    “胡闹!”秦清真不知说他什么好,可想想严世东在这种时候不断地用软刀子扎张扬,换成任何人也要生气,张扬采用的手段虽然不够光彩,可是却的确有效。

    张扬双目盯住秦清的美眸道:“你很关心我!”

    秦清有些慌乱的摆脱了他的大手:“我是你的领导,这是领导对下属的关心。”

    张扬笑道:“仅此而已?”

    秦清逃避着他灼热的眼神,稳定了一下情绪道:“严世东的问题会得到处理,你不可以继续胡闹下去,我给你一个机会,要么自己醒过来走出去,要么我揭穿你的本来面目。”

    张扬似乎已经拿捏住秦清的七寸,笑眯眯道:“我现在的情况,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这厮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借着这次的事情先休一个病假,暂避风头再说。

    望着张扬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秦清真是无计可施,她轻声道:“你给我马上出院,把这边的工作交接一下,晚上东坡渔庄,我有事情单独和你谈!”秦清说完便匆匆离去。

    望着秦清完美的背影,张扬得唇角不禁流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在他的记忆中这还是秦清第一次主动约自己见面,而且是单独见面,做戏也要恰到好处,凡事都过犹不及,张大官人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就没有继续伪装下去的必要,县里的初步处理结果已经出来了,让严世东暂时停止,在他停职期间,副院长赵新红主持医院的工作,这样一来妇幼保健院的院长和书记同时被停职,真正获得利益的是赵新红,这正应了一句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其实也不尽然,人家张扬根本没有想和严世东斗的意思,只是这严世东一直把张扬当成假想敌,张扬目前正处于政治上被打压被排挤的低潮期,心情又不算太好,所以捎带着找一个目标发泄一下,他严世东自己往枪口上撞,又能怨谁?

    严世东被确定停职之后,张大官人以神速恢复着,转眼间又已经是龙精虎猛的那个大好青年,不过病历在赵新红的叮嘱下还是以公平公正的方式书写了,至今还以脑震荡的名目住院中,公安机关也为整件事做了笔录,人家小张书记怎么着也是休克过一段时间的人,只要人家想,随时都有起诉严世东的权利。

    *****************************************************************************************************

    张扬赶到东坡渔庄的时候,秦清已经先来到那里等待,还是过去的那间水阁,气温比起前两天又升高了一些,空气中透着一股潮湿的燥热,水阁内空调已经打开,张扬穿着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走入房内,发现秦清居然也穿着黑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两人的装扮像极了一对情侣,秦清也微感错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真巧啊!”张扬在秦清的对面坐下,他可不是刻意穿上这身衣服配合秦清。

    秦清轻描淡写道:“喝点什么?”

    张扬想了想道:“扎啤吧,天太热,喝白的口渴!”

    秦清已经点好了菜,二凉四热,两人吃饭还是简单一点好。

    秦清抿了一口啤酒,一双妙目悄悄打量着张扬,轻声道:“你设计对付严世东是不是有点过分?一个党的干部不可以把私人恩怨带到工作中。”

    张扬知道她肯定会提这件事,他并没有马上回答秦清的问题,而是大口把满满一杯扎啤吧了,砸吧砸吧嘴唇道:“啤酒不错,我喜欢喝哈啤!”

    秦清看到他故意回避自己的问题,不觉有些怒气,自己毕竟是一县之长,是他的领导,可每次两人相处的时候,好像她才是下属,这厮才是自己的上级,秦清表露自己的不满就是颦起她那双修长的秀眉。

    张扬看在眼里,自然明白美人儿县长已经不悦,可脸上还是那幅没心没肺的笑容:“有个问题,咱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你是喜欢我叫你清姐呢?还是喜欢我叫你秦县长?”

    秦清最讨厌这厮有意无意的把任何事都往两人之间上引,她俏脸含愠道:“今晚我叫你出来是谈工作!”这句话等于告诉张扬,你小子给我放老实点,我现在是以县长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

    张扬吃了她的冷脸,可是那嬉皮笑脸的样子仍然没有改变半分:“我说秦县长,你真觉着严世东值得我跟他一般见识?”这厮一双剑眉拧在一起,做出一幅痛心疾首的神情:“我一直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一个,我甚至将你视为我的红颜知己,可是今天我发现我错了!”

    秦清被他的这番话说得有些毛骨悚然,感觉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美眸圆睁道:“你有话说话,别在这儿让我肉麻!”

    张扬嘿嘿一笑道:“严世东这种小人,我压根没放在眼里,我最近一直很窝火,你县长大人刚刚把我从招商办踢出来,我**还没在妇幼保健院的位置上坐热,这又想一脚把我给踹下去,我也是个男人,我也有自尊,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秦清听他这么一说反倒平静了下来,冷冷道:“于是你就把严世东当成了出气包,一口恶气全都撒在了他的头上,你自个儿的位置坐不住,就想拽着人家一起跳下去。”

    张扬理直气壮道:“谁让他先阴我来着,老子总不能这么窝窝囊囊的下台吧,顺带收拾他一下也是应该的。”

    秦清叹了一口气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假如你想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就不要树敌太多,不要忘记,哪怕是一颗小小的图钉一样可以扎伤你的脚掌。”

    张扬眯起双目,秦清所说的道理他当然清楚,可是他混迹官场的原则和其他人不同,对于厚黑学他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他就是要标新立异,他就是要与众不同,老子重生到这个时代原本就和绝大多数人不同,我当然不会随波逐流。

    秦清也没指望能够说服他,认识了这么久,张扬骨子里的倔强秦清是了解的,凭心而论,这次严世东也的确过分了一些,在对付张扬的问题上,他采用联合上访,威胁罢工,书写匿名信种种不光彩的手段,张扬给他一个教训也是应该的。可是现在周围的情况对他很不利,秦清不想张扬继续闹下去,事情闹得越大,越容易引起更多人的主意,她想要保住张扬的难度也就越大,秦清之所以叫张扬出来就是想跟他摊牌的,秦清细腻洁白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她的声音很轻但是节奏掌握得很好,政坛上多年的修为这可不是盖的:“张扬,最近很多事情都对你不利,我考虑过,你如果继续在原有的工作岗位上呆下去,恐怕很难继续开展工作。”

    张扬一边听一边喝着自己的啤酒,秦清说完,他这一杯啤酒也见了底儿,张扬把酒杯顿在桌上:“是不是我让你难做了?”

    秦清轻声道:“春阳驻京办设立两年,一直管理不擅,最近原驻京办主任谢云亭因为贪污公款被人举报,目前已经被正式批捕,我打算让你去驻京办任职。”

    张扬有点迷糊了,他最近已经嗅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连李长宇都忙着和自己撇开关系,秦清最明智的决定应当是和自己划清界限,而她提出让自己担任驻京办主任,显然是想让自己离开春阳暂避风头,可秦清这样做,势必会为她带来不小的麻烦,为了保护自己她柔嫩的双肩要承受怎样的压力,张扬不由得有些感动,他静静凝望着秦清:“你没必要这样做,假如因为我而影响到你的前程,我甚至可以选择退出……”

    秦清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张扬,我相信你不会贪污,他们针对你的那些举报根本查无实据,所以我才会支持你,身为一个男子汉,不应当在出现问题的时候选择逃避,而是要挺起胸膛勇于承担。”

    张扬点了点头,秦清的话已经让他难以拒绝,他抿了抿嘴:“清姐,以后我要学你挺起胸膛勇于承担!”

    *****************************************************************************************************

    【谢谢兄弟姐妹的支持,谢谢大家在十八个小时内把医道顶到月票总榜第2,章鱼更新八千字表示对大家的谢意,话说,那啥,到月底还早呢,眼前的成绩只是暂时的,我继续努力,大家继续顶不停,月票越多,更新越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