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三十四章【爷的女人不容亵渎】(1)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三十四章【爷的女人不容亵渎】(1)

作者 : 石章鱼
    第三十四章【爷的女人不容亵渎】(1)

    张扬这次仍然是一早离开了春宁小区,穿上了海兰前两天从江城给他买来的一身鳄鱼牌休闲装,夹着同品牌的手包,精神抖擞的走出小区大门,保安看到人家这一身的行头,愣是没敢过问,话说哪有小偷穿成这模样的!

    刚出小区没多远,就接到了一传呼,上面显示着一行触目惊心的汉字:“小子,你死定了!”

    张大官人有些心虚的向后看了看,然后向周围看了看,清晨的大街上没有一个熟人啊!这信息也太他**操蛋了,张扬钻到公用电话亭中,先给海兰打了一个电话,证实海兰没给自己打这个传呼,他又很敏感的给左晓晴打了个传呼,过了一会儿,电话铃响了,拿起电话传来左晓晴欣喜的声音:“张扬,你来春阳了?”

    张扬从声音中没听出她有任何的异样,估计这电话也不是她打得,这就放下心来了,笑着说乡里让自己在县城办事,早晨刚到。

    左晓晴道:“我表哥回头要来江城,中午说好了要一起吃饭,你晚上不走的话,我请你去知味居。”

    张扬就纳了闷了,这左晓晴.的表哥怎么老来啊,嬉皮笑脸的提醒左晓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现在婚姻法规定近亲不能通婚,你告诉你表哥先灭了那念想!”

    左晓晴笑骂着:“你去死!尽会胡说.八道,大清早就没个正形,得,我还赶着上班呢,今天我们出科考试。”

    张扬跟她约定如果晚上不走.的话提前跟她联系,这才挂上了电话。可刚刚挂上电话,这边传呼又来了,这次是他妹妹赵静打来的,张扬回了电话,赵静叫了一声小扮,然后就只是哭。

    张扬吓懵了,自从上次出了杨志成那档子事他就.变得格外紧张这个妹妹,这次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张扬吓得连声音都颤抖了,这可不是因为他胆小,而是他关心则乱,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只要他杨志成敢欺负自己妹子,这次就是拼了这个计生办主任不干,也要把那小狈日的给废了,废了都不够,还要诛他九族!

    赵静总算稳定了情绪:“哥,我模拟考试成绩出来了…….全年级一百二十三名……看来上大学是没指望了……”

    张扬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什么大事,原来就是.考试成绩不如意啊,可赵静还是很在意这件事的,毕竟他们老赵家最有希望上大学的就是她,这次要是考不上,恐怕遭受的责难一定会很多,小妮子的压力空前强大。

    张扬问清楚赵.静所在的地点,马上赶了过去,赵静背着书包站在学校旁的小商店外等着张扬,眼睛都哭得红肿,看起来真是可怜的很,张扬笑着走了过去,大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顶:“小丫头,还共青团员呢,居然哭鼻子!”这一说,赵静哭得更加伤心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到上课时间了,好言好语的劝说赵静回去上课,可赵静说自己请了一天病假,今天不用上学,张扬暗自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个小妹被模拟考试成绩打击的不清,带着她在学校旁边的早点铺吃了些早点,张大官人这一夜折腾体力上损耗不少,胃口大开,饭量格外惊人。赵静却是沉浸在考试成绩太差的失落中,不时拿出手绢抹着眼泪,勉强喝了半碗豆浆。

    “哥,我不想上学了,要不你也把我带到黑山子,我给你当秘书行不?”赵静眼睛红红的问。

    张扬笑了起来:“傻丫头,不上学怎么成?现在到哪里都讲究学历,没有学历是寸步难行啊!”

    赵静咬了咬嘴唇:“可是以我的成绩恐怕连大专都考不上……”

    张扬有些奇怪,其实赵静平时的成绩还能算得上中上,怎么一到正式考试就变成了这般模样,难道是这妮子临场发挥有问题,对于学习这一块儿他可没有什么主见,陪赵静说了一会儿话,借口出去回电话,到公用电话亭给海兰打了个传呼。

    海兰还以为他有什么大事,回电话之后才知道是为了他妹妹学习的事情,张扬道:“你海主播见多识广,应该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办,我看小妹最近情绪波动挺大,要不我让她到你那儿住两天,你多开导开导她。”

    海兰顿时明白了这厮的真正用意,啐道:“这种事情你也找我,我又不是她嫂子!”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道:“咱俩虽然没有名份,可是有那啥……事实不是?”

    海兰听得耳根子发热,小声骂了一句无耻,还是认真的帮张扬想了想:“赵静临场发挥不好这件事很难办,短期内很难解决这个问题,不过还有一个办法,每年县中都有几个保送名额,只要你提前活动一下,为她争取到一个名额,这件事不就解决了?”

    张扬被海兰这么一点立马就豁然开朗,是啊!考不上咱不是能保送吗?他放下电话回到赵静身边,兴奋的把这个主意告诉了她:“小静,别急,哥想办法让你保送!”

    赵静吃惊的看着张扬,这保送名额的珍贵所有人都知道,以他们的家世和背景又怎么能够得到,她摇了摇头道:“哥,你别安慰我了,我也想开了,考不上大不了就去农机厂当工人。”

    张扬知道赵静对自己的能力还没有充分的认识,笑眯眯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尽快把这件事给你搞定!”

    赵静虽然不相信他的话,可是通过这会儿的倾谈,内心中的郁闷也减轻了不少,心情好了自然也就不想继续装病,在张扬的劝说下,拿起书包走入了校园。

    *******************************************************************************************************

    因为赵静的事情,张扬决定今天先不急着返回黑山子,给王博雄打了一个电话,现在的王博雄已经把张扬视为自己的大恩人,张扬别说要请一天事假,就算是请一个月事假他也一准批了,还慷慨的告诉张扬,有事儿尽避办,啥时候回来补个公差的手续,人情做到这步实在到位得很。不过难免有些献媚之嫌,人家王书记现在身在黑山子乡,心却早已飘向了县税务局,献媚就献媚,谁他**能献媚出一个税务局长干干?

    李长宇是在第二天中午返回的春阳,途经滑坡路段的时候,他还特地让刘海涛停车看了看,望着疏通完毕的道路,唇角不觉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无论过去他对张扬抱有怎样的看法,可这厮的工作能力却无法否认,想起昨晚张扬率领抢险队冒雨抢险的情景,李长宇内心中感到一阵激荡,无论一个官员的动机如何,目的如何,只要他能踏踏实实的帮助老百姓做事,帮助国家做事,就算是捞取政绩的行为也是值得肯定的,他低声道:“听说昨晚小张受了点伤?”

    刘海涛笑道:“我听抢险队说了,是为了营救电视台女主播海兰受伤的,昨晚就已经被送到了县人民医院检查,应该没什么大事。”

    李长宇点了点头:“回头打个电话帮我问候一下。”

    刘海涛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

    因为暂时不打算离开春阳,张扬就去了育才驾校,杜宇峰上次来的时候已经帮他办好报名手续,人家也答应张扬不用去驾校学习,到日子来考试就成,张扬是个不喜欢欠人情的人,他去驾校时带了两条红塔山。

    驾校校长叫赵新伟和杜宇峰是老同学兼老战友,感情那非同一般,看到小张主任如此客气,他马上板起脸来了:“我和宇峰那可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关系,小张主任,你这样做根本是看不起我啊!”

    张扬看到他坚持,只能作罢,眼看就是中午了,提出请赵新伟去外面吃顿饭,这次赵新伟到没有拒绝,不过有个前提条件,来到他这里要由他请客。

    张扬也不是个放不下的人,对赵新伟的直爽和慷慨也十分欣赏,当下答应了下来,两人来到驾校对面的海螺村吃饭,赵新伟提前订了一个小包,两人走入饭店,在这里吃饭的多数都是驾校的教练和学生,看到校长进来,一群人慌忙凑上来打招呼,赵新伟最多只是颔首示意,在驾校的一亩三分地,赵新伟拥有绝对的权威。

    看到赵新伟一览众山小的气势,张扬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官不在高,最关键的是要有制衡一方的权力,比如县委书记李长宇,又如乡委书记王博雄,在他们管辖的范围内,他们就是王者,想通了这件事,张扬不禁又想起了自己,他现在在黑山子乡的地位多数都是靠借势得来,就算是自己所管辖的计生这一块儿也没有取得绝对的权力。

    赵新伟是个典型的山东大汉,性情豪爽,要了一瓶剑南春,和张扬喝了起来,张扬通过杜宇峰对赵新伟的性格也有所了解,知道赵新伟喜欢直来直去,而且向来以酒品论人品,有了这个特点,张大官人跟他沟通起来变得无比容易,一会儿两人就把一瓶剑南春喝了个干干净净,桌上的六样菜却几乎没动,赵新伟笑道:“早就听杜宇峰说你是海量,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张扬笑道:“我也听杜哥说过赵校长是个痛快人,今天一见也是名不虚传!”

    赵新伟大笑起来:“你是宇峰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兄弟之间还客套个啥,我这人喜欢直来直去,说话糙了点,你别介意啊!”

    “那我也不跟您客气了,以后我就叫你赵哥!”张扬又敬了赵新伟一杯酒,这时候传呼响了,他放下酒杯看了看居然是刘海涛打来的,本想出去回电话,赵新伟却从手包里拿出他的大哥大:“不用出去了,我有电话!”在九十年代初大哥大还是个新鲜玩意儿,连机带号得两万多,打进打出一分钟都要六毛,不折不扣的高消费,已经开始取代传呼成为身份的代表。

    张扬有些羡慕的接过大哥大,他心里清楚得很,就赵新伟那点工资根本供不起这电话,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绝对的权力等于绝对的腐化,这电话十有**是败来的。

    刘海涛是遵照李长宇的吩咐来问候张扬病情的,张扬笑道:“没事,一点皮外伤,小刘,你让李书记放心,等我有空了就去看他。”

    刘海涛道:“李书记让你周六晚上去家里吃饭。”

    张扬愉快的答应了。

    听话听音,赵新伟表面上是个大老粗,可实际上也是个心思细密的人儿,否则他也不能拥有今天的位置,在政治嗅觉上,他要比老同学杜宇峰强得多,之前他就听杜宇峰说过张扬县里有人,马上推测到这个李书记十有**就是县委书记李长宇,张扬还他电话的时候,赵新伟不露痕迹的看了看号码,果然是县委大院的号码,心中已经确定了这件事,李长宇能够邀请张扬去家里吃饭,足见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赵新伟暗暗为自己的这个发现欣喜若狂,可表面上却不露声色,跟张扬干了一杯酒,故意叹了一口气,重重把酒杯顿下道:“现在的社会真是让人搞不明白,你说像杜宇峰这么有能力的人就是得不到重用,窝在黑山子当一个小警察,真是屈才啊!”他是想接着杜宇峰的怀才不遇抒发自己内心的感慨啊。

    张扬微笑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看杜哥埋没不了太久的时间。”

    赵新伟心中一动,张扬这句话应该是暗示什么,看来杜宇峰真是遇上贵人了,不久就会苦尽笆来,想起张扬背后的李长宇,赵新伟更升起了攀交的意思,接着这次的机会,他一定要和张扬把关系处好,那啥……最近车管所不是还缺个副职吗,只要努力一点,自己肯定是有机会的。

    *********************************************************************************************************

    【还是求月票!人家都求,咱还是随波逐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