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官路风流 > 青林的日子 第九十一章诱惑(三)

官路风流 青林的日子 第九十一章诱惑(三)

作者 : 小桥老树
    因为明天要到交通局领钱,这一夜,侯卫东和曾宪刚就没有返加青林镇,他们住在了益杨老干局的招待所,这个地方条件当然比不上益杨宾馆,可是相当干净,价格也不贵。

    如果是侯卫东一个人,他就会去沙州学院的招待所,那个地方幽静,绿化得很好,住在里面,能使自己心里平静,可是带着曾宪刚住进去,就失去了幽静独居的意境。

    偶尔享受安静,这是小知识分子的小情调,也是人生的一种乐趣。

    今天这一天,美食、美酒、美女,全都在同一天出现在曾宪刚的面前,让其眼花缭乱,他似乎感到另一个世界向他展开了大门,里面的精彩是他做梦也难以想像的。

    两人躺在招待所床上,侯卫东嘲笑他:“曾主任,唱歌的时候怎么就跑了,害得高科长左边抱一个右边抱一个,累惨了。”

    曾宪刚自我解嘲道:“***,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势,当时手脚硬是没有地方搁。”说这话时,他眼中还有三个女人亮晃晃的身影,禁不住咽了咽口水,好奇地问:“疯子,城里妹子和乡下妹子硬是不一样,城里妹子好水灵,腰杆都露在外面。”

    侯卫东有意逗他,道:“我只和城里妹子睡过觉,没有和乡下妹子睡过,据我分析,关上灯肯定都差不多。”曾宪刚无限神往地道:“乱说,城里妹子嫩得出水,在床上肯定不一样。”

    “明天去找个妹子睡一觉,你就知道是什么味道,说不定你会失望的。”

    当夜,侯卫东呼呼大睡,曾宪刚躺在床上抽着烟,看着烟圈一个一个向上飘,就有些失神了,关灯以后,他一直睁着眼,很晚才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两人出去吃了一碗杂酱面,等到九点半,才慢悠悠地朝交通局走去。

    事情办得极为顺利,拿到支票的时候,侯卫东竭力装得很沉稳,实际上他的心跳比平时快了许多,脸上肌肉也极为僵硬,出门之时,他使劲搓了搓脸,这才感觉脸上有了感觉。

    曾宪刚则满脸通红,如喝醉了酒一样。

    在银行办完了手续,两人商量着,回去以后各自办一个石场,然后再将英刚石场上的钱转到各自帐户,这样免得取出大笔现金。

    办完了所有事情,在侯卫东的建议之下,两人租了一辆出租车直抵上青林,出租车速度极快,开车司机对这两人很好奇,一直在套他们的话,侯卫东就称是政府干部,用的是公费,司机这才做出了一脸释然的表情。

    在离场镇还有数百米的地方,他们找了一个无人的弯道下车,给了出租司机二百元,这一次,连曾宪刚也觉得二百元钱算不了什么。

    下了车,两人沿着新辅好的公路往场镇走,新辅的路极为平整,灰尘也不大,走在上面舒服无比,几只黄狗也来凑热闹,在公路上追来跑去,要到场镇的时候,一队马帮正从镇口出来,往日神气的赶马人此刻闷着头,无精打采地朝独石村走。

    “守口如瓶,免得惹来事非。”侯卫东再次叮嘱曾宪刚。

    曾宪刚脸上的红晕也渐渐消失了,在上青林新鲜的空气中,他恢复了自信,举手投足间,少了在宾馆、歌厅里的局促与拘束。

    “疯子,这事你放心,我一定瞒天瞒地瞒老婆,打死也不说赚了十多万,宝器才拿这事出去显摆。”

    论实际年龄,曾宪刚比侯卫东要长不少,论身份,两人是合伙人,只是英刚石场大主意支全是由侯卫东来拿,曾宪刚就习惯性地把侯卫东当成了上级。

    过了场镇,两人分手,各自揣着惊喜,回到家中。

    数天来,想着帐上的属于自己的净利润居然有十二万,侯卫东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反反复复地算帐,如果单靠一个月三百七十元的工资,不吃不喝接近三十年,才能挣到十多万,如今这钱来得并不困难,那以后的工作,还能有什么意义?

    侯卫东也就没有耐心天天地打扫办公室和会议室,只有想看报纸的时候,才泡杯一杯上好的青林茶,在办公室坐一坐。

    尝到了甜头,又有了第一桶金,侯卫东就不想与人合伙,而想以母亲刘光芬的名义,在独石村另开一座大型的石场。前一阶段天天泡在公路上,侯卫东对于公路沿线的地形相当熟悉,他早就瞄上了一处好场地,资源厚,盖山薄,也没有住家户,而要租用这一块地,就必须再次和独石村打交道。

    侯卫东提了两瓶泸州老窖,就到了秦大江的家里。

    两人都是好酒量,一人半瓶泸州老窖下肚,秦

    掉了衫衣,露出石匠特有的强健体魄,微红着脸,道,你不耿直。”侯卫东知道秦大江外表粗豪,实则心思细密,这样说必然有深意,他并不争辩,笑道:“废话多,碰酒。”

    果然,又碰了两杯,秦大江道:“疯子,我们关系如何,既然是兄弟,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合伙开石场,你老哥也是石匠出身,打石头是行家,不是吹牛,比曾宪刚还是要稳当一些。”

    侯卫东仍然喝酒吃菜,等着秦大江借酒说真话。

    “老哥问过价钱,这一次交通局修上青林公路,你肯定挣了这个数。”秦大江用手指比划了一个“十”字,道:“十万块,只有多没有少,你耿直点,我说得对不对。”

    侯卫东暗道:“看来开石场发财的事情,终究不能隐藏太久,秦大江是地头蛇,为人也还可以,应该让他成为开石场的同盟军。”

    此时,侯卫东虽然还是一个普通的乡镇干部,可是突然手里拥有了十六万元可自由支配的巨款,自信心也就开始强大起来,而自信心爆强有许多种表现方式,有的人趾高气扬,而有的人愈发地稳重含蓄,侯卫东稳重如大人物,静静地听着对手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他随时有权做出总结性陈述。

    秦大江酒精上头,看着侯卫东始终微笑的表情,恼怒地道:“疯子,你笑个狗屁,英刚石场交给村里的管理费,今年要提高到五千块,少一块钱,我就让村民跟你闹。”

    侯卫东仍旧在微笑,不紧不慢地道:“我看中了狗背弯,准备租过来做石场,村里准备收多少管理费。”

    秦大江瞪着大眼睛,道:“疯子,你眼睛歹毒,老实说,我准备在狗前弯开石场。”

    侯卫东斩钉截铁地道:“狗背湾是我的,你另外选地方。”

    秦大江拍了拍桌子,道:“疯子,你凭什么这么霸道,我是独石村的支书,这是我的地盘。”

    “我知道老兄也想开石场,如果开了一个小石场,做小生意,又累又没有搞头,要做就要做政府大项目,我和交通局熟悉,争取把上青林的石子打入到沙益路和益吴路,到时你就跟我一起做。”他也拍了拍桌子,“你开石场,需要好多钱?”

    秦大江被侯卫东挠到了痒处,他“呵、呵”地笑了两声,“疯子是好兄弟,知道哥哥的难处,借个万把块钱,我就可以开张。”侯卫东爽快地道:“借钱可以,明天过来取,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必须打借条。”

    秦大江脸红筋胀地道:“难道侯兄弟信不过我?”

    侯卫东坚持道:“做生意,一定要亲兄弟明算帐,先说断后不乱,这是我的一贯主张,借条肯定要写。”

    秦大江气得够呛,道:“***疯子,硬是有钱就变狂了,好,你***恶,明天我过来拿钱,顺便把狗背弯的协议签了。”

    一身酒气地回到了小院,就看见曾宪刚在小院子转来转去,看见侯卫东,就道:“你跑哪去了,等你半天了。”

    两人坐到里屋,曾宪刚红光满面,两眼发光,道:“赚了这么多钱,只能给老婆说一万,其他的都要憋在心里,太**难受了。”

    侯卫东拿到十几万,半夜也数次笑醒过来,他太明白曾宪刚的感受了,嘴上却道:“十多万元就把你烧成这样,以后钱赚多了,再让你憋着,你肯定要发疯。”

    “我们什么时候到沙州去耍一盘,我也要买两身好衣服。”

    曾宪刚心中还有一个隐秘:他想穿着好衣服去见识一下沙州歌厅里的小姐,上一次的狼狈逃跑,让他很没有面子。

    侯卫东当然无法知道曾宪刚内心的**,他想的是另外一码事:“英刚石场是我们合伙的,这次赚了钱也不能独吞,要感谢朱局长、刘科长和梁经理,请他们吃饭,唱歌,还有一件事需要和你商量,这三个人都很关键,每人包点红包,表示感谢,同时争取下一个项目,你看行不?”

    有了送一万块钱的经历,曾宪刚承受能力明显增强了,道:“疯子,你说送多少。”

    “没有争取到业务的时候,一人就送两千,如果争取到大业务,再商量如何送钱。”

    曾宪刚心里也打起了小算盘,“钱是我们两人的,如果每次都让侯卫东去送,别人就只会记着侯卫东,看来要想办法由我来送。”

    星期五上午,侯卫东便给梁必发打了电话,约朱兵、刘维在益杨宾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官路风流最新章节 | 官路风流全文阅读 | 官路风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