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官路风流 > 青林的日子 第八十八章无心之柳(十)

官路风流 青林的日子 第八十八章无心之柳(十)

作者 : 小桥老树
    远在广州的蒋大力果然是信人,很快,钱就到了侯卫东帐上,而且,不是二万,是三万。

    蒋大力说得很直白: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天都在酒吧等娱乐场所泡着,专门陪医院的头头脑脑们花天酒地,除了毒品不沾,吃、喝、嫖、赌四毒俱全,赚钱快,花得更快,这三万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就算是支持好兄弟创业。

    而对于侯卫东来说,这三万是真正的雪中送炭,三万元在手,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不过,侯卫东并没有一下就把这三万元拿出来,英刚石场毕竟是合伙企业,他和曾宪则的权利和义务是相等的,按照侯卫东的想法,两人利润平分,曾宪刚也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不能因为困难就减少责任。

    这可能也是学法律带来的细致和冷冰冰吧。

    侯卫东实事求是把镇里面的情况给曾宪刚说了一遍,道:“我没有贷到款,回家又借了一万,家里也没有钱了,你还是要想办法,基金会的宗旨就是服务当地村民,你直接去找粟镇长,请他出面帮你贷款。”

    曾宪刚原本指望着侯卫东再找两万元来支撑局面,没有想到他空手而回,前期投入了这么多,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咬了咬牙,道:“为了开矿,我已经将所有家产全部搭进去了,现在只有拼了,我和黄站长有些交情,我直接去找他。”

    他是第一次办企业,一下子投入这么多,心里实在没有底,但是他相信侯卫东一定能想着办法把石场般活,也就孤注一掷了。

    曾宪刚找黄站长贷款,尽避是熟人,前前后后还是花了一个星期,侯卫东还特意借了五百块钱给困窘的曾宪刚,让他请客吃饭,最后,贷下来一万元,实际拿到手的只有九千,另外一千元就给黄站长作了回扣。

    贷一万元,黄站长居然敢吃一千的回扣,这大大地让侯卫东开了眼界,他也就明白了为什么二姐侯小英对于贷款信心十足,同时明白了为什么同是机关工作人员,大部分工作人员只能穿六七十元一双的皮鞋,而基金会的人就能穿三百元的皮鞋。

    同一个镇政府,同一座小楼,里面的人却过着不同的日子,有句老话叫做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侯卫东读大学时,还信了三分,如今活生生的现实让他清醒地认识到:正是因为分工不同,才产生了高低贵贱之分。

    在侯卫东的坚持下,石场按时发放了二十三名村民的工资,准时得到工资,让村民喜出望外,杂交水稻推广以后,农村基本不缺粮食,就是缺现金,虽然每月只有四百五十元工资,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也是一笔数目可观的收入,有一家夫妻俩同时在石场上班,一下就拿到了九百元钱,小两口很高兴,就去买了一个猪头,在自家的池塘里打了几条鱼,就在石场煮了,请侯卫东和曾宪刚喝酒。

    石场的坝子,曾宪刚的妹夫搬了两张大方桌,二十多人围在一起,吃肉喝酒,气氛极为热烈,看着拿了钱的村民高兴的样子,侯卫东也感到了丝丝满足。

    能够解决村民的困难,给村民带来欢乐,也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等到交通局工程队进场以后,英刚石场备料已达了七千多方,工程队的项目经理梁必发原本不情愿来修上青林公路,这种小堡程即麻烦又没有多大搞头,只是当作政治任务这才带队上山,可是到了现场,现场条件出乎他的预料;

    一是上青林公路毛坯拉得极好,只比正规施工队略逊一筹,农村基本上没有施工仪器,能做到这一步,实在难能可贵;

    二是看到备料充分,片石、碎石堆成了小山,这就意味着施工进度就可以加快;

    三是片石、碎石质量上乘,而且基本合乎规格,用起来很顺手。

    现场条件不错,意味着工程能很快完工,梁必发这才露出笑容。

    梁必发父亲是山东人,也是刘邓大军西南服务团的一员,解放后,就留在了益杨,当了益杨县副县长,梁必发身上也有山东大汉的特点,身材高大,体形魁梧,又喜欢穿一件牛仔服上衣,说话直来直去,很对侯卫东的脾气。

    每天上了工地,侯卫东就专门给他泡一大杯益杨茶,然后,有事无事陪着他在工地上四处走地,侯卫东对于公路的每一段都熟悉,梁必发有问,他一般都能脱口而出。

    施工很顺利,五月初工程就结束了。

    当施工结束的时候,侯卫东和梁必发已搞得象兄弟一样,连工程队的人都戏称侯卫东是“侯副经理”。

    五月十五日,据说这是一个黄道吉日,上青林通车典礼正式举行。侯卫东工作组副组长的职务被免去了,但是

    修路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这个职务并没有被免去,在跃的坚持之下,办公室杨凤还是通知他参加了剪彩仪式。

    十一点,在县长马有才,副县长李冰、交通局局长曾昭强的陪同下,沙州市人大主任高志远来到了上青林公路,下青林公路和上青林公路的交接处,彩旗飘扬,两个大气球下悬挂着两条大标语,一条写着“感谢县委县政府对青林人民的关心”,另一条写着“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对青林人民的关心”,一队小学生穿着统一校服,手举着小旗,迎候着领导。

    车队一到,立刻锣鼓喧天,学生们一边挥动着小旗,一边在老师的指挥下,整齐地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赵永胜、秦飞跃并排站在一起,满脸是笑容,还不时交谈着,身后就是粟明、蒋有财等班子成员以及高乡长等几个退居二线的老同志,再后面就是唐树刚、欧阳林、侯卫东、秦大江、曾宪通、江上山等人。

    高志远下了小车,看到这个场面,眼睛不觉得有些湿润,不管官做得再大,他总忘记不了生他养他、曾经流汗流泪甚至流血的上青林。

    整个剪彩仪式很程式化,不过半个小时就结束了,随后,车队就沿着新修的道路上山,视察新修的上青林公路。

    赵永胜的小车在前面带路,高志远、马有才、李冰等七辆小车紧随其后,最后是一辆公共汽车,侯卫东等人就坐在公共汽车上,上青林老百姓从来没有在家门口见到这么多车,所到之处,老年人依门而望,年轻人就涌到了马路边,小孩子和狗跑来跑去。

    整条公路,都成为了欢乐的海洋。

    马有才坐在高志远的车上,部着领导说话。

    高志远感慨万千,道:“马县长,我在上青林乡当过革委会主任,后来是书记兼乡长,当年就想修公路,由于种种原因没有修成,深为遗憾,如今在马县长的领导之下,终于完成了实现了我的梦想,我代表上青林七千人民,感谢益杨县委县政府。”

    马有才曾是高志远的下级,对这位严厉而富有人情味的领导很是尊敬,他汇报道:“94年是交通建设年,今年重点任务是修建.吴路,两条路一通,将大大改善益杨的交通状况,95年的一是将李山镇和青林镇连通,彻底盘活上青林的资源。”

    高志远不断地点头。

    上青林公路是泥结石路面,由于刚刚峻工,公路路面甚为平整,二十公里路,车队只用了不到四十分钟。

    场镇里满是烟花爆竹的碎屑,虽然不是赶场天,却是人山人海,上青林场镇的人几乎全部涌上了场镇,不少老人都认识高志远,记”、“高乡长”“高主任”各种称呼都有,甚至还有个老人喊“高三娃”。

    高志远走到喊“高三娃”的老人面前,拉着老人的手,恭敬地道:“二娘,你的身体还是这么好,耳朵听得见不?”

    老人是高志远隔房的二娘,以前也和高家住在一个院子,比高志远大十多岁,高志远五十四岁月了,她已满过七十。高志远当乡长的时候,二娘曾经当过村里面的妇女干部,是一位“飒爽英姿五尺枪.不爱红装爱武装”女民兵连长。

    高志远对其扎着腰带,背着步枪的印象极深。

    岁月无情,当年的女民兵连长已变成了一位头发花白、牙齿掉了一半的老人,她拉着高志远的手,絮絮叨叨地说了几句家长里短,高志远见县里领导都在旁边站着,不便久谈,就拍着二娘的手道:“二娘,你多保重身体,春节的时候,我回来看你。”

    二娘见高志远要走,就道:“修路的人是疯子,高三娃,你要提拔他当官。”高志远没有听明白,抬头看了看二娘身后的中年人,道:“你是小黑吧。”小黑腼腆地笑道:“三哥,我是黑娃。”高志远问道:“二娘说得是什么意思。”小黑解释道:“修这条路,工作组的侯大学使了大力气,二娘的意思要提拔侯大学。”

    高志远就想起了曾经见过一面的年轻人侯卫东,问道:“那为什么叫疯子?”

    小黑道:“这是侯大学的绰号,他天天泡在公路上,大家都喊他侯疯子。”

    二娘认真地道:“疯子为了修路,官都被整脱了,三娃是大官,要为他平反。”侯卫东以前当过工作组副组长,后来被解职,这事传遍了上青林,大家都为他抱不平,二娘就趁着这个机会,希望高志远主持公道,让侯卫东官复原职。

    高志远办事很慎重,他没有表态,只是点头道:“我去问问这事。”

    车队就沿着上青林公路往下,到青林镇去用餐,当然,坐公共汽车的众人就没有跟着了,他们在基金会旁边的馆子包了两桌,热热闹闹地大吃大喝。

    在村干部的围攻下,侯卫东理所当然喝醉了,然后被秦大江背回了寝室。

    天黑以后,所有的热闹就隐入在黑暗中,明天,生活又将继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官路风流最新章节 | 官路风流全文阅读 | 官路风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