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十章

掳到财神夫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宇棠的爷爷看起来就是那种很有威严的人,若没有身份地位,在他面前恐怕会矮上好几截,何况是她这个平凡的小女子?想强悍的抬头挺胸真是不容易。

    深呼吸,不能胆怯,就当对面坐着一只猛虎,虽然可怕。但是这只猛虎不会吃人,她的生命没有危险……没错,就是这么简单,随他乱吼乱叫,她都不害怕。

    白老爷子锐利的打量她后,坦白道来。“看你长得还有几分姿色。难怪我的孙子会看上眼。”

    章家君微微皱眉。“白老爷子难道不了解宇棠吗?他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两眼一瞪,白老爷子好像恨不得拿块布塞进她的嘴巴。“原来你这个丫头还有一张刁嘴啊!”

    “对不起,我不知道白老爷子您不喜欢听实话。”

    “你这个丫头……”到了舌尖的话硬生生咽下去。如果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激怒,他岂不成了笑话?

    “白老爷子,对不起,我还没有正式向您自我介绍,我叫章家君,文章的章,家庭的家,君王的君。父母和朋友习惯叫我君君,您也可以这么叫,要不您直接喊我章家君也可以。”

    “……我才不管你叫什么名字,说吧,你到底要多少钱?”这个丫头搞得他头昏脑胀,还他差点反应不过来。

    “什么多少钱?”

    “你不要装傻了,爽快的开个价格。”

    “您可以说得更明白一点吗?什么是‘爽快的开个价格’?”她不解的问。

    “你以为跟我打迷糊仗,我就拿你没办法吗?我最多可以给你五千万,但你从此不能出现在我孙子面前。”

    “白老爷子,五千万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我无福消受。”

    “你这个丫头还真贪心,五千万还嫌太少吗?”

    “您听错了,身上有五百万对我来说就很多了,何况是五千万?但我根本用不到这么多钱。”钱对她来说向来不是最重要的。何况她现在爱情至上。

    “你不要惺惺作态了,到底要多少钱?”

    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打开,李允泽的外公——颜老爷子气冲冲地走进来。

    “君丫头,听说你要嫁给别的男人,这是真的吗?”

    章家君惊慌的跳起来。“颜爷爷,您怎么会来这里?”

    “我在问你话,你是不是真的要嫁给那个姓白的小子?”

    “我们是有讨论到结婚的事……”

    “不可以!这件事我绝对不允许!”颜老爷子激动地跳脚。“我们不是早就约定好了,你将来要当我的外孙媳妇,你和阿泽结婚之后搬到我那住,以后我的财产一半要留给你?”

    她无奈的苦笑。他们哪有约定好?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他老人家自己嘀嘀咕咕说个没完,她连插嘴的余地都没有,何况,她只当是老人家在开玩笑,不曾搁在心上。

    “颜爷爷,我和李允泽不来电,从来没想过要和他结婚。”

    “你们两个不是不来电,而是一直没有机会培养感情,从现在开始,你们把对方放在心上,给彼此一点时间了解对方,很快就会来电,然后就可以讨论婚事了。”

    这实在令人哭笑不得,颜爷爷未免把感情想得太简单了吧!“可是,我和宇棠已经互定终身了。”

    “正是因为你选了他,我更是坚决反对到底!那个小子绝对不能嫁,他家住的全是豺狼虎豹,你嫁到他家只会受苦,可是如果在李家、在颜家情况就不一样了,你会被大家当成公主捧在手掌心。”颜老爷子完全无视包厢里的另外一个人,当然更不在意那人两眼瞪得想要扑过来咬他般凶狠。

    “宇棠会疼爱我、守护我,颜爷爷不必为我担心。”

    “你别傻了,那小子本身就是最可怕的猛兽,你把未来赌在他身上实在太愚蠢了,还是阿泽那小子单纯多了,你们两个在一起,只有你管他,他不会管你。”

    “你这个臭老头,我家都是豺狼虎豹,你家难道就是鸽子绵羊吗?”白老爷子终于忍无可忍的跳起来吼叫。

    不予理会,颜老爷子继续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君丫头,结婚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两家子的事,你嫁到白家一定会后悔。”

    不甘被忽视,白老爷子连忙抢话,“臭老头,你听不懂人话吗?人家就是不嫁给你家那只鸽子绵羊!”

    “君丫头,我太了解白家那个臭老头了,他不会欢迎你成为他家的孙媳妇,何必自找麻烦呢?颜爷爷最喜欢你了,一定会好好疼爱你这个外孙媳妇。”

    “笑死人了,人家又不是要嫁给你这个臭老头,你喜欢有什么用?”

    “你这个臭老头干嘛一直插嘴?”颜老爷子恶狠狠的转身瞪着他。“你这个讨厌鬼怎么老是贪图我看上的人?以前没有让你得逞,这一次你也别做白日梦,君丫头是我的外孙媳妇,是我家宝贝阿泽的老婆。”

    “你才不要做白日梦,君丫头要嫁的是我的孙子!”

    “我一定会阻止她,像她这么聪明有眼光的丫头,怎么可能傻乎乎的嫁进白家那种家庭呢?”

    “我白家怎么样?!”

    “白家这种家庭势利、没有人情味、傲慢无礼、**朝天……”颜老爷子毫不客气的数落着。

    “你这个臭老头,颜家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小气、守财奴、老顽固……”

    你一言我一句,两位老人家越骂越起劲,好像他们之间累计了数代的仇恨……

    一旁的章家君看傻了眼。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天啊!这种情况应该如何收尾?

    不管如何,她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从现在开始,再也没有她插嘴的余地。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静静等候他们吵得筋疲力尽。

    事实真的难料!

    回想这二十四小时内发生的事,章家君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

    为了见白爷爷,她昨夜辗转到天亮,因为从各处的到的信息都告诉她,这个老人家有多么厉害可怕。

    是啊,这个老人家确实厉害可怕,可是在他的死对头突然蹦出来后,她一下子从劣势转为优势,最后取得嫁进白家的门票。

    迷迷糊糊回到家,看到心急如焚的章家乐。听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串,章家君终于得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

    原来,老二无意间看到她放在书桌上的邀请函,虽然不认识上头的署名,可是看到姓氏,警觉到大事不妙。

    本来老二想通知的人是宇棠,可是不知道上哪找他,而唯一可以提供线索的人是李允泽,因此她找上他,没想到李允泽一听到发生什么事,就非常有男子气概的拍胸口保证说要负责处理好此事。

    接下来不需要找李允泽向她说明,章家君也猜得到是怎么一回事。李允泽大概知道两家长辈之间有过什么纠葛,所以干脆找他外公出面,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唯有他外公可以保住她的尊严。

    至于颜爷爷究竟是真的想要她成为外孙媳妇,还是单纯的帮助她并不重要,总而言之,他不但保住她的尊严,还逼得白老爷子不得不接受她,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始料未及。

    这真的像在做梦一样,没想到竟是李允泽让她得以顺利嫁给宇棠,对他,她有很深的歉意,当然,有更多的感激。

    不过,宇棠一从李允泽那里得知今天发生的事,可是一点开心的感觉也没有。直嚷着为什么他娶老婆必须仰赖‘情敌’帮忙?

    情敌?!没错,当李允泽生日那天醉言醉语的打电话给她时,他就看出李允泽的心意了,只是故意冷眼旁观,不愿意点破。

    他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窝囊,尤其在听见李允泽说“若是不能让她放心将困难交给你,你们是无法挽手走一辈子的。”时,他就像挨了一巴掌,更是闷爆了!

    章家君悄悄地瞥了坐在旁边的白宇棠一眼,深吸了一口公园的芬多精,故作轻松地问:“你爷爷和颜爷爷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不清楚细节,只知道,大学时期,他们同时看上一位学妹,而那位学妹最后选择嫁给颜爷爷,两人从此有了心结,很不巧,他们的儿子又看上同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最后选择嫁给颜爷爷的儿子,这下子他们的心结更是难解了。”这些事他十几个小时之前,从李允泽那里听来的。

    爷爷本来就是一个很爱面子的人,已经输给颜爷爷两次了,这会儿终于逮到机会扳回一城,怎么可能不好好把握呢?

    “难怪他们两个老人家会吵成那副德行。”若非两人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只怕会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半响,他的声音带着压抑的问:“你没有其他的话要说吗?”虽然她没有当逃兵,可她又撇下他,独自面对困难,他真的如此无法被他信任?

    “呃……我一定要找个时间拜访颜爷爷,好好谢谢他。”她顾左右而言他。

    他恶狠狠的侧过头一瞪。“没有颜爷爷,爷爷也会答应我们的婚事。”

    略微一顿,章家君小心翼翼地道:“你爷爷对我真的很不满。”

    “你要嫁的人是我,不是他。”

    “如果结婚可以这么单纯,这个世界上就不会老是发生那种‘有情人无法成眷属’的悲剧了。”

    “我早打定主意,如果爷爷不能尊重我的选择,我会跟天骏集团脱离关系。”

    “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做这么大的牺牲。”

    "爱一个人本来就必须有所牺牲,假如今天我们角色对调,你不也会如此?"

    是啊,爱一个人本来就本来就必须有所牺牲,大至背景家庭,小至调整自己的生活习惯,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完美无缺的。

    “虽然如此,我还是很庆幸我们不需要走到那种地步。”一顿,她深情的看着他。“你想守护我,我也一样想守护你,你明白吗?”

    叹了口气,他起身在她面前蹲下,将她的双手包裹在他的双掌之间。“为什么你不能明白我的心情?我们是彼此要共度一生的人,两人应该互相扶持,不管是欢笑还是困难,都要一起经历,一起记录属于我们的故事。”

    “虽然我们都有自己爱对方的方式,可是,心意却是相同的。”她拉着他同时站起身,双手圈住他的腰,微微踮起脚尖靠过去亲吻他的嘴。“我爱你,宇棠。”

    “你别想用这种方法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不是答应过你,每天都会说我爱你吗?”她再一次亲吻他的唇。“还有,我答应你,我会学习用你的方式爱你,和你分享一切,就像你说的,我们是要共度一生的人,属于我们两人的喜怒哀乐当然要一起经历,一起记录。”

    他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可是口气依然不变。“你的吻怎么老是偷工减料?”

    “你这个男人真的很爱抱怨!”她的手转而圈住他的脖子,给他一个热情如火的舌吻,这下子真的把他的嘴堵住了。

    他们要结婚了,开开心心的要结婚了,可是并非所有人都开开心心——“臭老头,不是嫌弃君丫头吗?你干嘛巴着她不放?还给我,他是我老早就定下来的外孙媳妇。”颜老爷子对着章家君挥了挥手。“君丫头,过来我这边。”

    白老爷子举起手杖挡住她,不准她靠近那个讨厌鬼一步。“你这个老头子吵死人了,帖子都印好了,你还在闹什么?今天是我和孙媳妇培养感情的日子,你不能够滚远一点吗?”

    “你这个臭老头少假了,你哪懂得跟人家培养感情?你只会欺负人家!”

    “你哪双眼睛看见我欺负她?我对她非常满意、非常喜欢!”

    “你这个老头真爱睁眼说瞎话,不久之前还想要拿钱打发人家……”

    “不要一直叫我臭老头!”

    “你就是臭老头!”

    “……”

    当两个老头子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白宇棠偷偷的拉着心爱的老婆躲到自己最钟爱的露台,两个人纠缠的窝在躺椅上,甜甜蜜蜜的享受幸福的氛围。

    “这里看起来不再冷冷冰冰了。”自从白爷爷答应他们的婚事之后,她每个周末假日都会上白家报道,刚开始,他觉得这里像冰宫,白爷爷并非真心接纳她,又加上她也挺有个性,两人的应对不是可以看见零星的火花,可是,大概是斗出了乐趣,而且不时有个仇人跑来凑热闹,白爷爷的态度变了,连带着白家的每一个人都对她恭恭敬敬。

    “因为你即将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分子了。”

    “那是因为爷爷真心接受我成为这个大家庭的一分子。”

    “我的眼光这么好,只要不是存心划清界限,爷爷一定会认同。”

    “老实说,我原本已经打定主意长期抗战了,没想到在举行婚礼之前就有这么美好的结果,真是太好了!”

    白宇棠双手捧着她的脸,深深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谢谢你,我知道走进这里对你来说并不容易,可是为了我,你勇敢坚定的面对爷爷的挑战。因为你,这里产生了爱的氛围,这正是你打冬爷爷,教他真心接受你的原因。”

    “我都不知道自己表现的这么好。”

    “你是最棒的,因为你会尽全力守护我,就像我守护你一样。”

    是啊,她偎进他的怀里,倾听他的心跳声,隐隐约约之间,她仿佛听见远方响起钟声,教堂弹起了结婚进行曲,而属于他们的结婚进行曲也即将欢唱。

    排行决定个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