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三章

掳到财神夫 第三章

作者 : 艾佟
    我在外面的公园,等你。

    真是一个任性的男人,想见她,就传这么一则简讯来,她什么时候沦为等他召唤的专属婢女?

    不能生气,绝对不能生气,说好了,再也不会为了这个男人生气,因为她不在意他,只是很倒霉的落了把柄在他手上,如今才会沦落到要随传随到,可是……这样的简讯看了真令人火大,实在不想理他。

    对!不要理他,绝不理他,他才会改掉这种任性的坏习惯,但是……瞥了一眼床头上的闹钟,她不禁苦笑。这个男人真懂得挑时间,再过十分钟就十一点了,若放着他不管,他会不会就一直等下去?

    她真是悔不当初,如果不找李允泽帮忙,如果不曾干下掳人的勾当,这会儿她就不会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处境当中。

    扔下画笔,她在起身的同时顺手抓取一旁的手机和钥匙,伸手捞起衣架上的外套穿上,快步走到房门口时,又急忙回到梳妆台前,将随意以原子笔盘在头上的长发放下,用手指简单梳理一下,便轻巧的离开房间。

    出了街口,她就看到白宇棠的车子停放在对面的公园,她很自动的开了车门,钻进车内,接着车门一关,他就递了一杯热腾腾的桂圆红枣茶过来。

    看着手中的保温杯,前一刻塞满她胸口的恼怒顿时消失无踪,她别扭的挤出话来,“我不是说过了,你不需要这么麻烦准备这个,我想喝,我妈就会帮我煮。”自从她提过她喜欢桂圆红枣茶后,他在约会时总会为她准备。

    “这是我的心意,意义不同。”

    “……我知道你工作很忙,你真的不用对我太费心。”冷静一点,千万不要因他的甜言蜜语而乱了方寸……若非他是个高傲的男人,她怀疑他根本是猎艳高手,才会随便一句话就让她芳心大乱。

    “我喜欢对你这么费心。”

    她略加慌乱的打开保温杯,喝着那甜甜的桂圆红枣茶,调整急促的心跳,过了一会儿,她不放弃的继续游说他,“每天都跑这里一趟,还要准备这个,你不觉得很累吗?”

    “为喜欢的人再累也值得。”

    这一次她真的哑口无言了。是啊,恋爱中的男女为了对方,再累都觉得甜蜜、值得,可是,他们的情况不可以相提并论……等一下,难道他当真以为他们在谈恋爱?

    “你现在还在怀疑我说一见钟情是开玩笑的吗?”

    “如果有一天有个陌生女人突然告诉你,她对你一见钟情,你会相信吗?”

    “这要看情况。”

    “算了吧,你不会相信,说不定你还会认为那个女人脑子有问题,要不就是认为这个女人百分之两百对你怀有某种目的。”而她相信他是后者,因为他看起来不像是脑子有问题的人。

    “总之,你就是认定我的一见钟情有目的。”

    “我这个人没那么自恋。”

    白宇棠微偏着头瞅着她。“我还以为艺术家很浪漫。”

    “艺术家当然很浪漫,不过那是针对工作,现实则是另外一回事,而生活属于现实的世界。”每个人身上都有理性和感性,她的理性握有生活的主导权。

    “我们确实是生活在现实的世界,可是现实的世界也有奇迹啊!”她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奇迹。从没想过会产生交集的女人,竟以那种方式“相遇”,从此有了连结,回想起来,他自己都觉得啧啧称奇。

    她不可能明白他的心情,她不属于他的世界,他不应该跟她牵扯在一起,可是老天爷给了他机会……他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何曦妍?若非那个女人,他也许还在犹豫是否该靠近她。

    虽然车内的视线不佳,但是她感觉到他目光火热,害她觉得自己好像快着火似的,担心不小心会酿成火灾。

    清了清嗓子,她故作轻松道:“时间很晚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当你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你会为了他坚持到底吗?”

    “嘎?”

    “你会为了深爱的男人变成任人攻击、咒骂,也不会倒下来的不倒翁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以前我想过,如果遇到一个自己不该爱的女人,我会怎么办?放弃吗?这是比较省事的方法,人生有太多的事情要忙,没必要浪费在这种事上面,可是现在我有不同的体会,有些事不是大脑可以控制的,特别是爱情。”略微一顿,他的声音变得更低沉了。“我愿意为了心爱的女人对抗所有的困难。”

    “……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麻烦的事,明知这条路布满了荆棘,为什么不绕路呢?”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怎么会跳到这种令人不明所以的话题?

    “是啊,可是,你不认为对爱情应该保有一股傻劲吗?”

    “这个……好像是这样吧。”如果爱情没有一股傻劲,那便很难坚持下去,至少她就是缺少那股傻劲,每次爱情才刚刚开始就要凋谢了,好友总取笑她太过理智,恋爱又不是结婚,何必看得那么严肃呢?是啊,可是她骨子里大概是个老古板,把恋爱看得跟结婚一样正经八百吧。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一见钟情,但是可以对我保有一股傻劲吗?”

    “什……什么?”

    “不要想太多,单纯的跟我谈恋爱。”

    “……我现在不就是在跟你谈恋爱吗?”

    “你明白我的意思。现在的你将和我谈恋爱视为掳人必须付出的代价,并没有不顾一切的傻劲。”

    他说的没错,毕竟事实如此,她怎可能生出其他的心思?

    白宇棠不着痕迹的将她手上的保温杯拿走,放进一旁的杯座里,然后握住她的肩膀,让两人可以直视对方。“什么都不要想的单纯跟我谈恋爱,可以吗?”

    “……谈恋爱就谈恋爱,你怎么要求那么多?”

    “谈恋爱不过是建立两人关系的必要过程,最要紧的是彼此的那份心意,而我要的是你的真心。”他微微靠向前,两人的唇瓣轻轻碰触,她像是被电到似的身子一僵。“这是我的宣誓,一定会让你爱上我。”

    “……我……时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她慌张的转身打开车门跳下车。

    “我送你。”

    他才下车,却看她火速的钻进对面的街道,只好拿出手机传了封简讯给她,要她回到家后,别忘了传一封简讯向他报平安。

    大约三分钟后,她的简讯传来了,他这才放心的回到车上,驱车离开。

    当白宇棠离开时,章家君正抚着唇瓣躲在被窝里。他怎么可以这样子?太过份了,至少要让她先有心理准备,她才不会这么介意……天啊!她在想什么?她应该痛斥他的无耻,而不是抱怨他没事先暗示她,就算他出声表明,她就会觉得他吻她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吗?

    这种感觉真是令人讨厌,突然之间,他竟然越过了她的界线,而她完全没有察觉,她最后会不会真的如他所言……爱上他?

    章家君摇摇头。不需要任何牵绊,而那不过是蜻蜓点水的一吻,不至于让她的世界就此变天。

    顿时,她整个人轻松了下来,可是残留在唇上的温度竟是一夜未退。

    这是白家例行的家族聚会,白家的成员全数到齐,这时每个人都想尽办法围绕在白家最高权力者——白老爷子的身边,因为今天的表现可能会改变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只有白家长孙例外,白宇棠总是置身事外的待在露台躺椅上看书。

    他轻松自在的惬意模样总教家族孙字辈的又嫉又妒,不过这些人从不知他能有今日并非与生俱来,而是比别人付出更多心血才得到的。环境只是提供他机会,可是想站稳脚步,不被别人动摇就必须靠自己累积实力。

    这时,有一股浓烈的香水味传了过来,白宇棠不自觉的轻蹙眉头。虽说女人喷香水是一种礼貌,可是选择轻淡一点的味道不行吗?白家这些女人各个生怕被人家抢了风采,于是努力在身上加味,以为这样就可以增加自己的存在感吗?

    “你总是这么悠闲吗?”何曦妍背靠着露台的大理石护拦,挡住白宇棠前方的光线,浓烈的香水味就来自她身上。

    不过,看书的人似乎没有移动视线的意愿,只是眉头皱得更深了。怎么会是她呢?他不清楚这个女人为何会出现在家族聚会上,但可想而知,她必定得到了爷爷的同意,也就是说,何曦妍是经过爷爷认可的孙媳妇人选,这会儿只要他点头,他们的婚事就定下来了。

    “虽然你已经是白家公开的接班人,可是你不担心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吗?”

    他担心吗?曾经。可是,他更痛恨这种被别人掐着脖子的感觉,自己的生死决定于别人的喜恶,这不是很悲哀吗?因此,他壮大自己,努力厚实自身的本钱和资产,如今没有家族的庇护,他的世界也不会垮下来。

    “我看,你肯定没将他们放在眼里,这是当然,他们根本没有一个比得上你,不过,不要太轻敌了,小心养虎贻患哦。”

    白宇棠还是闷不吭声。他会养虎贻患,那也是他的事,与她无关吧?

    “你这个人未免太失礼了!”迟迟没听见他的回应,何曦妍火大的走上前抽掉他手上的书。“看我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你觉得很好玩吗?”

    “我可没教你在这受气,受不了的话,你可以走人。”

    他伸出手,她迟疑了一下,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将书还给他,可他接过书后,却把书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有只麻雀在旁边吵个不停,他是不可能安静看书了。

    他接着用手机联络厨房,请厨房准备一壶两人份的绿茶和几样小点心。

    “你不好奇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在乎。”

    “你真的很没礼貌!”

    “你不是我妈,这个问题用不着你担心。”

    “你……算了,我终于知道你的身边为何如此冷清,你这个男人很懂得让别人不愉快。”何曦妍优雅的走到茶几另外一边的躺椅坐下。

    是啊,他确实很懂得如何教身边的闲杂人等自动退开,毕竟他生来不是为了取悦别人,而是要成为整个家族的领导者。

    这时,佣人端了茶点过来,何曦妍自动自发的帮两人倒茶,接着尝了一块杏仁巧克力手工饼干,点头赞许,同时拿起一块递给他。

    “这个很好吃,你也尝尝看。”

    白宇棠若有所思的斜睨了一眼,迳自喝着绿茶。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将手上的饼干往自己的嘴巴送。真是太好吃了!

    满足口腹之欲后,她那张嘴巴又开始对他发动攻势。“今天我会出现在这里,你应该猜到我已经获得你家人的认可,这会儿只剩下你了,你再慎重考虑一下我们两个结婚的可能性吧。”

    “这个问题我们不是早就有结论了吗?”

    “我们结婚可以说是皆大欢喜,那不是很好吗?”

    “哪里皆大欢喜?至少我这个当事人并不欢喜,而你不也一样吗?”

    怔了一下,她夸张的哈哈大笑。“我不欢喜,为什么想嫁给你?”

    “这个理由只有你知道。”

    “我的理由很简单,我是个识货的女人,懂得抓住有价值的男人。”

    “很可惜,你并不是我想抓住的女人。”

    “那个女人真的存在吗?”

    “我不是说过,激将法对我没用。”

    抚着下巴,她略一沉吟,“你可是白家未来的接班人,你有心仪的女人,白家竟然没有人察觉,这有可能吗?所以,我当然会怀疑这个女人是否存在。”

    “难道你以为我爷爷会在我身边布满眼线,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白家几乎没有人敢违背爷爷的意思,包括他,爷爷又怎么浪费心力在他身边安排眼线呢?

    他嘲弄的勾唇一笑。“你谍报片看太多了。”虽然知道爷爷不会做这种事,但不表示他没有防备,他的行事一向低调,正是为此。

    何曦妍双手交叉拢在茶几上,身子微微前倾靠向他,压低嗓门道:“我并不是那么不识相的人,也不想浪费心力在一个心里放着别的女人的男人身上。只要你可以证明你想抓住的那个女人确实存在,我愿意退出,相反的,如果没有那个人,你就不可能阻止我靠近你。”

    这是激将法,可是这一次却引起他的兴趣了。“为什么执意见到她?”

    “你不愿意让所有人皆大欢喜,那总该让我知道自己败在何人手上。”

    “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很高兴我们可以达成协议。”她端起自己的绿茶,白宇棠却视而不见,没兴趣随她起舞。没关系,她自得其乐的干了。

    窗外的天很蓝,白云层层叠叠,蓝白交织成一片云海,美极了,可是对章家君来说,这是又阴又沉的一天,只因为白宇棠昨晚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

    昨天夜里她几乎无法成眠,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今天早上起床就好像生病似的,一直提不起劲,就连平日最重视的早餐,也只是随便塞了两片土司裹腹。

    每逢周末假日,人的精神难免会跟着懒散,她很想这么说服自己,可是她知道并非如此,这全是因为白宇棠昨晚没出现。

    虽然她老是抱怨他出现的方式,但是不知何时开始,忍不住等他的简讯,看到他,她的心会有一丝雀跃;迟迟等不到他的简讯,她会担心他出了意外。

    放下手机,章家君幽幽一叹。不记得这是她今天第几次检查手机了!“我会不会漏接电话或漏看简讯。”这个念头老是跳进脑海,害她不自觉的就伸手抓起手机,当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手机已经被她检查过一遍了。

    她起身离开贵妃椅,将手机藏在枕头下方,见不到,就不会想看了吧?

    “你在干么?”章家乐突然伸手从后方推了她一下。

    吓了一跳,她转身瞪人。“你干么偷偷摸摸的蹦出来?”

    “我哪有?我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是你自己心神不宁不知道在想什么。”章家老二将手上的托盘递给她,上面有起司蛋糕和柚子茶。“我看你早上没胃口,想到昨天多做了一些起司蛋糕留在家里,就送上来给你。”

    “谢谢。”她将托盘放在书桌上,将书桌的椅子拉出来坐下,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章家乐跳到床沿坐下,一脸若有所思的打量她。

    “你看我干么?”

    “大姐,你是不是坠入爱河了?”

    锵!手上的小叉子掉在托盘上。她不自在的勾动唇角,嗤之以鼻的一笑,“你在胡说什么?”

    章家乐神秘兮兮的压低嗓门,“我看见了,那个男人真是帅呆了!”

    “……什么男人?”老二真的看见白宇棠了吗?

    “你每天晚上偷偷溜出去幽会的男人啊。”

    “我哪有每天晚上偷偷溜出去幽会?昨天晚上就没有……”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赶紧捂住嘴巴。

    真是个笨蛋,竟然自己说溜嘴了!

    “大姐果然坠入爱河了!”章家乐兴奋的拍手赞叹自己的聪明。

    其实她只不过是前几天看见大姐三更半夜偷偷摸摸溜出门去,想起大姐说过的“恋爱游戏”,忍不住猜想,大姐是不是在谈恋爱了?当时她差一点冲动的跟了出去,可是见不得人的事不适合她做,决定先忍下观察个几天,而她说“那个男人真是帅呆了”当然是骗人的,只是想套话。

    章家君终于恍然大悟的搞清楚状况。上当了,老二根本没见过白宇棠!他都是待在车上等她,老二就算偷偷跟在后面,也无法一窥他的全貌,而且严格说起来,他不是那种会用“帅呆了”形容的男人,就是“酷毙了”还比较适合。

    “你这个女人的心眼越来越多了!”她不悦的一瞪。

    “是你自己变迟钝了吧!这也难怪,热恋中的女人总是如此。”

    “我没有热恋,我只是——”

    “那个男人应该就是白宇棠吧。”章家乐不予理会的打断她,两眼充满期待的闪闪发亮。“我好想一睹他强悍高傲的庐山真面目哦。”

    章家君闻言,实在是哭笑不得。

    “大姐,什么时候安排他和我们见面?”

    送上白眼,她没好气的说:“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得已才跟他谈恋爱。”

    “是吗?”章家老二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

    “……好吧,我有一点点在意他。”她实在不擅长说出违背良心的话。

    “我看不是一点点,而是很多点。”章家乐调皮的挤眉弄眼。

    “……没有,真的只有一点点。”她绝对没有陷入爱河……是吗?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她确实有一种两人真的在谈恋爱的感觉,期待、雀跃、失落,心情跟着他的一举一动起起伏伏,以一般人的眼光来看,这根本就是陷入爱河的症状。

    “好好好,一点点就一点点。”她家大姐好像没注意到,她愿意承认一点点,就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

    这会儿章家君已没有心情理会章家乐,自顾自的陷入沉思。她疯了吗?根本不清楚他的底细,怎么就傻傻的掉进他编织的情网里?如果让他知道,他已经钓到她这只小笨鱼了,一定很得意吧。

    不可以,最近不可以再跟他见面了,相信两人不见面一段时间,她就不会那么轻易受他影响……没错,这段日子看到他已经变成了她的习惯,突然间没见到他,她当然会产生一种失落感。

    是啊,这纯粹是一时的失落感,当她习惯没有他,她又会回复正常了。

    这时,“神话”的音乐旋律响起,两人互看了一眼,半晌,章家乐率先反应过来。

    “响的应该是你的手机吧。”

    对哦,这熟悉的音乐旋律是她手机的来电铃声。章家君连忙跳起来,跑到床边取出枕头下的手机,按下通话键。“喂……有什么事……不好意思,我有工作要忙,不方便出门……我没有跟你生气……我说没有就没有……你最好有很重要的事……我要收拾一下,至少要一个小时……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过去,再见。”

    放下手机,章家乐立刻激动的问:“白宇棠对不对?”

    她抬起右手,食指往妹妹的额头一点,冷笑的泼了一盆冷水。“你的脑子能不能休息一下?我们不是要约会,他只是有事要请我帮忙。”

    “不管见面的理由是什么,那可是恋人——恋人哦!”章家乐唱作俱佳的用左右两手的食指比了亲亲的动作。

    章家君见了实在心烦,伸手一拍,不过,这可没有降低妹妹的乐趣,只见她越笑越开心,好像一副窥探到什么秘密的样子。

    “女孩子笑得含蓄一点。”她真希望可以拿胶带把老二的嘴巴封起来,因为她挑起了她企图漠视的事实——他们是恋人。

    章家乐不以为意的继续笑开了嘴,然后推了她一把。“你不是要出门吗?”

    没错,这会儿没有时间啰唆那么多,可是有一件事她一定要提醒,“管好你的嘴巴,不要到处胡言乱语,若是让我听到什么风声,你就死定了!”

    “你放心,这样的好消息当然要留给你这个当事人向大家宣布啊。”

    好消息……章家君忙着出门,没有闲工夫纠正。虽然她和白宇棠名义上是在谈恋爱,但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实在不清楚……唉,反正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虽然很想慢慢来,借机报复他害自己一个晚上没睡觉,可是一想到他说有很重要的事,章家君还是匆匆忙忙的搭上计程车赶到饭店。

    走到一楼咖啡厅的入口,她就瞧见坐在最角落的白宇棠,即使不想引人注意,他依然显眼,虽然没有教女人一见就两眼发直的俊帅,但是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高傲气质却教人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此时咖啡店至少有一半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正当她准备迈开脚步走向他时,赫然发现他对面坐了一个女子。那名女子背对着她,教她无法看清对方的样貌,可是依然可以描绘出她的时尚高雅,换言之,她应该是名媛之类的千金小姐。

    再看看她自己,身穿简单的衬衫牛仔裤,和那位小姐的层级实在差太多了,这教她的脚步很难跨出去,心里更是一团混乱,他找另外一个女人来是什么意思?他不需要利用别的女人甩掉她,那个女人究竟来这干么?还是说,他们只是巧遇?

    此时白宇棠已经发现她了,他迅速起身移动脚步来到她面前。

    “你怎么站在这发呆?”他无比自然的握住她的手。

    “……你有朋友在,我担心打扰到你们。”

    “她见过你之后就会离开。”

    她还来不及开口问明白,他已经拉着她走向座位。

    “这位就是你想见的人,章家君小姐。”

    何曦妍看了一怔,唇角讥讽的缓缓上扬。“我真的很意外,没想到你的眼光只有这种程度,你竟然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白宇棠闻言皱起眉头。“请注意你的用词。”

    “我不过是说出真心话,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配不上你,而且如果你喜欢的女人连这点批评都无法忍受,以后她还有本事留在你这位高傲王子身边吗?”何曦妍挑衅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问题用不着你来担心。”他不自觉的抓紧章家君的手,生怕她会掉头走人。

    “我只是点出她即将面对的问题,你也不用太紧张了。我说话算话,我会祝福你,但愿你的家人可以接受你挑选的对象。”何曦妍拿起皮包站起来,优雅的欠个身,像个女王转身离开。

    “你用不着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这是什么意思?”章家君沉着脸问。

    “你别急,我会慢慢解释。”他推着她坐下。“那位小姐是先前家人为我安排的相亲对象,她一直坚持我和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我向她表明早有心仪的对象了,可她不相信,除非亲眼见到你。”

    这一刻她有种被人家狠狠打了一巴掌的感觉。“我懂了,原来从头到尾我不过是你利用的对象。”

    “不是,是如果不让她见你,她就会一直纠缠不放。”

    “她是存心来羞辱我的对吧?”

    “我代她向你道歉,她嫁给我的计划因为你有了变化,心里难免不平。”

    “你干嘛代她向我道歉?我可不承认自己配不上你。”她又不是娇贵得不堪一击的草莓,那种人如何羞辱她都无所谓,只是想到自己傻傻的掉进他编织的情网,却不过是他手上的一颗棋子,她就很生气,对自己生气,她真是个超级大笨蛋!

    “我代她道歉,是因为我给她机会伤害你,而我也不认为你配不上我。”

    “这都无所谓了,我走了。”

    她起身准备离开,他见状连忙伸手一抓,不让她走。

    章家君试图将手收回来却徒劳无功,最后还被他一把拉下,坐回原位。

    她不禁恼火的瞪他。“你的目的已经达到,我没有利用价值了,应该可以离开了吧?!”

    “我不是在利用你。”白宇棠唇角微勾的说。他知道他不应该笑,可是看到她这么生气,他真的很开心,因为他终于感觉到她的在乎!

    是啊,她对他总算有回应了,他们的恋爱再也不是他的独角戏,不过,她是否察觉到自己的态度改变了呢?

    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她更是恼火。“眼见为凭,这不是利用我,那是什么?”她忍不住自嘲的一笑。“其实,我应该庆幸,你是利用我甩掉那个女人,而不是利用那个女人甩掉我,这么说起来,我比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女人有价值。”

    “今天的事是我考虑不够周详,但是你不要把自己看得那么没价值。”

    章家君冷笑的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你做这种事,我也不会觉得自己这么没有价值。”

    “如果知道你会为了这点小事生气,我不会答应她的要求。”

    “小事?!你这个男人一向都这么自以为是吗?”

    糟糕,他好像把情况越搞越棘手了。是啊,他是习惯以自我为中心思考的人,只会评估此事对他而言是否划算,根本没有考虑到她的心情。

    “还有,我没有生气。”

    “你在生气,而且很生气。”他觉得她好像气得快爆炸了。

    “我说没有就没有……”突然意识到周遭的视线纷纷落在他们身上,她只好硬生生的消音,改用两眼瞪他。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伤脑筋。“我该怎么做才可以让你消气?”

    她皮笑肉不笑的抽动唇角。“很简单,我们不再有交集,我就不会生气了。”

    怔了一下,他噗哧一声笑出来,她见了忍不住皱眉,却听他无辜的说:“你刚刚不是还坚持自己没有生气吗?”

    “我……刚刚还没生气,现在火气很大,可以吗?”

    “不要生气,生气很容易让人变老哦。”他试着缓和气氛的伸手揉了揉她紧蹙的眉头,不过,显然得到了反效果,因为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个男人竟然还耍嘴皮子!“这是我的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是我让你生气,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呢?”

    “我不是在跟你生气,而是……”章家君及时打住。她当然不能承认是气自己在乎他,若知道她的心情,他岂不是更得意?

    “而是什么?”

    “不跟你说那么多了。总之,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不相信,你就自己慢慢想方法好了,再见。”这一次她不再给他机会拦截,火速跳起来闪人。

    白宇棠没有追出去。还是给她一点时间让她冷静下来,否则憋在胸口的那股怒气无法散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