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掳到财神夫 > 第二章

掳到财神夫 第二章

作者 : 艾佟
    “我们结婚吧。”

    这种话出自大美女之口,又在饭店餐厅优雅美好的气氛之下,男人就算没有飘飘然,也会骄傲得意,可是白宇棠的反应只有冷冷的皱一下眉。

    这是当然,他对她的认识只有三个字——“何晞妍”,而他们正式“约会”只有两次,第一次是相亲,这一次则是母亲强行将他从办公室叫下来赴约,两人的关系怎么说也还没进展到结婚的阶段。

    “妳可以给我理由吗?”他不是绅士,但是直接给对方一句“妳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又不符合他从小所受的教育。

    “我们两个很相配,站在一起的时候,人家都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世上跟我相配的女人多得是,如果为了这个理由就必须娶对方回家,我十八岁就结婚了。”

    何晞妍闻言轻声笑了起来。“这么说也对。”

    “结婚并没有列入我今年的计划。”显而易见的拒绝。

    “但你对相亲应该感到厌烦了吧?”

    “相亲对我来说,就好比是交际应酬。”天骏集团未来的总裁夫人必须出身名门,因此从他留学归国,在天骏集团旗下各个相关企业接受训练开始,母亲就不曾间断的帮他安排相亲,若不是将相亲视为交际应酬,他早就按捺不住的造反了。

    “原来你是抱着这种心态相亲。”她的表情并没有一丝不悦。

    “妳不也是吗?”第一眼看到她,他就察觉到她也是个戴着面具的人,相亲对她来说,想必也是无法逃避的家族责任。

    “我很努力寻找未来的另一半。”

    “那妳就继续寻找,我并不适合妳。”其实除了两次正式“约会”外,他们有过几次在宴会场合里的巧遇,她对他的态度总是非常热络,看得出积极想跟他进一步发展的企图,可他并不认为这是她的真心。

    他自信看人的眼光不曾失误,虽然不知道她急着嫁给自己的动机何在,但是他很清楚她不过是在寻找一位可以教人家赞许羡慕的丈夫。

    “我倒觉得我们两个很适合。”

    “如果,‘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是你的标准,你不用担心找不到适合结婚的对象。”

    “是啊,可是,我可能再也找不到像你这么出色的男人。”何曦妍赞赏的环顾四周,餐厅虽然座无虚席,但未闻一丝吵杂声。“自从你进入天骏集团旗下经营的饭店工作后,饭店的业绩蒸蒸日上,见报率更是过去的好几倍,现在你的名声在业界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了。”

    “多谢你的赞美,但很遗憾,我跟你的想法不一样,并不认为你是我结婚的对象。”

    “选择我,你绝对不会后悔。”她自信满满的说。

    略微一顿,白宇棠拿起前方的咖啡喝了口,目光直视她,却教人感觉不到他的注视,半晌,他轻描淡写的道:“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

    何曦妍怔了下,不在意的耸耸肩。“可你还是接受家人的安排相亲,这就表示那个女人对你并不重要,而我有自信可以取代对方在你心目中的地位。”

    放下手中的咖啡,他淡漠的眉一挑。“如果我轻易就移情别恋,你认为我这样的男人当丈夫适合吗?”

    “我对自己有信心。”有了她,不会有男人看得上其他女人的。

    “可惜,我目前还没有移情别恋的计划。”

    “无妨,我对于认定的事情一向很有耐心,这一点你很快就会见识到。”

    “与其浪费时间在我身上,还不如另外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对象。”

    “你值得我花时间等待。”

    白宇棠又皱眉了。他最不喜欢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总是不相信这世上有自己驯服不了的男人,真是不可爱。

    她倾身向前,娇媚的用双手托着下巴。“你喜欢的女人是谁?真令人好奇。”

    “你不需要知道。”

    “我总有权利知道自己的情敌是什么样的女人吧!”

    “我没有义务向你报告。”

    何曦妍挑衅的扬起眉。“我开始怀疑这个女人根本不存在。”

    “激将法对我没用,你没必要浪费力气。我们的情况相同,家人都很关心我们的终身大事,身边一有对象,就恨不得马上把对方的底细挖出来。如果你有喜欢的人,就会跟我一样想保护对方,避免对方被家人惊扰。”

    “这个我不知道,我现在没有任何想保护的对象,只想跟你开始。”

    果然是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他的话完全被当成了耳边风。“我只希望今天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会议被迫临时取消只会坏了我的心情。”

    “我想你总是要吃晚餐,没想到却造成你的不便,以后我会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的。”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助理打的电话,通知办公室有急事需要他回去处理,他趁机结束晚餐离开。

    这几年听从安排没有间断的相亲,可事后他一个个拒绝母亲却也没说什么,到这位何曦妍出现,她的态度才转为积极,看样子,母亲对这位小姐应该很满意。

    母亲积极,何曦妍又紧抓着不放,势必会造成他的麻烦,除非他可以打消她们其中一人的念头。

    他取出手机,找到那个早就牢记在脑海的手机号码。这半个月没有接到他的消息,她是不是松了一口气?明天早上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又见到他,她会有什么反应呢?应该会吓坏吧。

    想着,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他很期待他们再一次见面。

    一见到他,章家君不是吓坏了,而是气炸了。好不容易将他逐出脑海,他干嘛又蹦出来?而且还挑天刚亮,她没有睡醒的时候,火气怎么可能不大呢?

    白宇棠背靠着车子,似笑非笑的问:“你有严重的起床气哦?”

    没错,她有超级严重的起床气,家人、朋友都知道,这也是她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方。

    因为从事的工作是文具用品设计,老板体贴她创作上的需要,上班时间弹性,只要一天工作时效有八个小时就好。而她是一只标准的夜猫子,经常三更半夜才缩进被子,从来没有早上六点起床的经验,可想而知,她这个时候脾气怎么会好呢?

    “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你来这里干嘛?”她双手在胸前交叉,完全不在乎自己看起来像个母夜叉。

    “你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一笔帐没算清楚吗?”

    “我现在脑子还没清醒,不记得有这件事。”对她来说,在得到充份的睡眠之前,任何事都无关紧要。

    “等我们用过早餐,喝完咖啡后,你的脑子就会清醒了。”他绅士的侧过身,帮她打开车门。

    “这条马路上至少有两家以上的早餐店。”言下之意,吃顿早餐不需要坐车。

    他关上车门,耸耸肩表示尊重她的决定。“如果你喜欢在这里一边吃早餐,一边讨论我们未来的关系,我当然没有意见。”

    “……什么是‘讨论我们未来的关系’?”她还没完全清醒,但不表示脑子搬家了,他话中透露出来的讯息教人胆颤心惊。

    “时间越晚,人越多,你真的不介意在这里讨论吗?我想还是先找个安静的地方下来吃早餐,再慢慢讨论。”

    他再一次打开车门,她迟疑了一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上车。没办法,这附近的商家都认识她,还有不少伯伯阿姨要她出来选里长,她可不想让‘私事’变‘公事’。

    三十分钟之后,他带着她来到一家饭店的咖啡厅,此时她的睡意全消了。

    “你好像很喜欢来饭店这种地方。”

    “我目前在饭店工作,观察饭店的客人也是我的工作之一。”

    她懂了,难怪李允泽这么清楚他的行踪,想必是知道他在饭店工作,而且习惯固定的时间在饭店的大厅、咖啡厅观察客人。

    “你不是要跟我算帐吗?”

    “我想先吃早餐。”

    是啊,先吃早餐,有了体力,她才可以集中精神应付他。

    她一向重视早餐,认为早餐必须吃得像贵族,这大概是中了‘一日之计在于晨’的毒,所以母亲总是取笑她,只有吃早餐的时候像个女人,那其他的时间呢?母亲说是‘黄脸婆’,她则自诩为‘艺术家’。

    饭店的早餐与外面无异,可是精致度提高,再配上优雅的环境,美味就自动升级。她不知不觉吃得太愉快了,然后忘了人家是来找她算帐的。

    白宇棠喝着咖啡,静静的看着她——她有一张漂亮的瓜子脸,两道浓而细致的眉,红润的嘴唇微厚,像可口诱人的红樱桃,鼻子小小的,可是很挺很有个性,不过最令人着迷的却是那双眼睛,她的眼睛虽然不大,但里头闪烁着一种自信动人的光彩。

    饱足之后,准备享用咖啡,章家君才发现对面的男人一直盯着自己。

    “……你看我干嘛?”她是怎么了?心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快?

    “不可以看你吗?”

    “……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没事不要乱看吗?”停下来……不是,心跳不可以停下来,那会死人,应该是冷静下来。她从小就是左邻右舍口中的美人胚子,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接收到男人充满爱慕的目光,这没什么大不了,何况他只是单纯的打量自己……但很奇怪,他的目光就是令她特别心慌意乱。

    “我们来谈恋爱吧,以结婚为前提。”

    “嘎?!”她还在小鹿乱撞的状态下,没法子消化刚刚钻进耳朵的讯息。

    他倾身向前,似乎很高兴与看到她这副傻不隆咚的模样。“吓到你了吗?”

    “……你觉得这样子吓人很好玩吗?”她突然觉得自己像个蠢蛋,刚刚她看起来一定很可笑。

    “我很抱歉吓到你了,可我不是开玩笑,而是认真的。”略微一顿,他再一次慎重的说:“我们来谈恋爱吧。”

    她仿佛被一阵暴风雪扫到,瞬间冻成冰雕,可是身体却好像初次参加舞会的女孩那样不知所措,砰砰狂跳的心脏真教人担心会不会跳出来……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挤出话来。“你别闹了。”

    “我相信你是一个很敏锐的人,你知道我很认真。”

    “……我干嘛跟你谈恋爱?”

    “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想跟你谈恋爱。”

    “……哈!你是在演连续剧吗?别胡闹了,我可没兴趣当连续剧的女主角。”他脸上的确找不到玩笑的成分,但确定这只是他的借口。

    “你不相信一见钟情?”

    “如果是看连续剧,我相信。”因为这样比较容易融入唯美的剧情中。

    “你有双重标准。”

    “这是当然,现实和戏剧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怎么可以用相同的标准?”

    “我相信一见钟情,因为这正发生在我身上。”

    这该死的男人,害她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心跳又乱了节拍!“……我看你八成疯了,你到底想干嘛?”

    “我也觉得自己有点发疯倾向,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来谈恋爱吧。”

    无言以对,她瞪了他一眼,起身准备走人,他却伸手抓住她,用眼神示意她坐下来,她无视于他,试图将手抽回,不过他越抓越紧,最后她妥协的坐下。

    “我们来谈恋爱,你掳我的事就此一笔勾消。”

    “你现在是想用这件事威胁我吗?”她冷冷一笑,挑衅的扬起眉。“如果我不答应呢?”

    “我手上有证据,你没有赖帐的权利。”

    “证据……你以为这么说就可以轻易的吓到我吗?”没错,这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唬人的,她绝对不会上当!

    “你忘了我在饭店工作吗?我这个人行事一向谨慎,为了避免你赖帐,我将那天监视器拍到的画面拷贝了一份留下来当证据,你希望闹到法院吗?”

    “你……你直接说清楚,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想跟你谈恋爱啊。”

    “好啊,你要谈恋爱就谈恋爱,难道我会怕你?”她豁出去的道。

    “我又不是豺狼虎豹,你当然不必怕我,我向你保证,会尽力当个好情人。”

    “你不用太尽力……我的意思是说,感情是不能勉强的,如果不是真的喜欢一个人,是无法为对方全心全意付出的,所以这种事不需要尽力,只要真心就好。”她干嘛那么心虚?明明是他半个月没消息,一出现就说要谈恋爱,任谁听了都会认为这其中必有诈,独独缺少的就是真心……可是他的眼神就是令她愧疚,好像她的怀疑很对不起他似的。

    “这倒是,时间会证明我是不是真心的。”

    “是啊,时间可以证明一个人的真心。”没错,时间可以揭露他真正的目的,她就耐着性子等答案吧。

    她很想耐心等候答案,可是回家后她越想越不对。

    她是不是疯了?怎么会答应跟那个男人谈恋爱呢?现在对她来说,最要紧的是找个将来方便离婚的对象嫁了,而不是跟一个不清楚底细的男人谈情说爱……虽然他举手投足可见优雅贵气,百分之百不是无所事事的混混,可是对她来说,他还是一个模糊不清的人。

    不管怎么想都不对,章家君一会儿躺下,一会儿坐起,一会儿跳下床来回踱步,一会儿又倒在床上翻来翻去……她一刻也静不下来。

    她真的是疯了,已经够烦了,干嘛还拉一个男人凑进来搅合?“疯了疯了……我真的疯了……我真的是疯了——”

    “大姐,你干嘛一直说自己疯了?”章家乐终于受不了的打断她的喃喃自语。

    因为她的房间兼工作室,可以使用的空间比其他房间大上一半,因此她闲情逸致的在窗边摆上了一张贵妃椅,专门用力看书晒太阳,最后这张贵妃椅同时成了其他姐妹看书的好地方。

    她清了清嗓子。“你听错了,我怎么可能说自己疯了?”

    “我耳朵没有重听。”

    “……我干嘛说自己疯了?”

    “这要问你啊。”章家乐坐直身子,若有所思的抚着下巴打量她。“天一亮就不见人影,回来就变得心神不宁,说吧,发生什么事?”

    “没事,真的没事。”她怎么越说越心虚呢?

    “我们当了二十四年的姐妹,难道是当假的吗?”

    “你二十四了,那我二十六,时间过得真快!”

    “我们不是在讨论年龄,而是在讨论你发生什么事。”

    “我……”叹了声气,她老实道来,从李允泽的‘条件交换’一直到今早发生的‘恋爱游戏’……没错,对她来说,白宇棠所谓的谈恋爱充其量只能称为游戏。

    “你不是说,李大哥的条件交换只是在试探你吗?”

    “那是怕你们担心,如果你们知道我干的是掳人这种勾当,你们会同意吗?”

    “当然不会。这种惊奇一个不小心,可是得蹲牢房。”

    “所以啊,我只好谎称李允泽的条件交换只是想试探我的底线在哪里。”

    “等一下,我差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章家乐嘿嘿的笑了起来,扔掉手上的书,快速坐到大姐身边问道:“那个白宇棠说要跟你谈恋爱,不可能没有理由吧?”

    她刻意避开这个重点,没想到还是被逮到了……。她轻描淡写的答,“他说对我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章家乐两眼冒出梦幻的彩色星星。“真是太浪漫了!”

    翻了个白眼,章家君不客气的用手指推了下这位乐天派的额头,示意她清醒一点。“你怎么会相信这种事?我可以保证,那个男人绝对有目的!”

    “为什么?”

    “直觉啊!白宇棠看起来就是那种很世故男人,一见钟情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懂吗?”

    “不懂,一见钟情跟他是哪种男人有什么关系?我虽没谈过恋爱,至少也听过爱情故事,爱情的伟大就在于爱情没有阶级之分,一旦被爱神的箭射中了,心脏没有碎掉,箭是没办法拔出来的。”

    章家君不敢置信的斜睨着她。“虽然我知道你是个乐天派,可是你不至于如此无知吧。”

    “大姐真是太过分了,相信一见钟情和无知怎么可以划上等号!”章家乐很受伤的噘起嘴。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正常人绝对不会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奇怪,她怎么有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对啦,我不是正常人,你才是正常人。”

    “乐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

    “算了,我这种不正常的人不太懂得计较。”

    双手合十,她一副愧疚得恨不得去撞墙的样子。“我最有爱心的二妹,别生气了,你知道你家大姐一向不擅言辞,还好能靠设计吃饭,要不然早就饿死了。”

    “那你就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可能跟那个白宇棠擦出爱的火花?”

    “爱的火花……你别闹了,这怎么可能?”真是的,怎么提到这话题心就突然跳得这么快呢?虽然那个男人有一种强烈的吸引力,可是她绝对没有被他吸引,更没有想过要跟他擦出爱的火花……

    “为什么不可能?你不是已经答应跟他谈恋爱了吗?”

    “我不是说了,他一定有什么目的,这种情况下擦不出爱的火花啦。”

    “如果,他是真心想跟你谈恋爱呢?”

    章家乐一直期待自己大姐好好谈一场恋爱。大概是排行老大的关系,大姐凡是将家人摆在第一位,虽然追求者不曾间断,可是不管什么样的男孩子,她总是有理由否决,譬如太自我了,将来不会照顾她的家人;太柔弱了,没有足够的肩膀扞卫她的家人……总而言之,至今没有一个可以教她失去理智坠入爱河的人。

    “不可能,我可以肯定他不是真心的……你不要瞪我,以常理来看,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小啊。好吧,就算你的如果是真的,我也不可能跟他擦出爱的火花,他是那种很强悍很高傲的男人,根本不适合我。”

    “强悍高傲吗?”章家乐满怀期待的在脑海画出他的样貌。“这样的男人应该很有魅力吧。”

    “你不用想太多,他不适合我。”

    “我的看法不同,大姐不适合那种太过温和绅士的男人,像这种强悍高傲的男人才可以压制住大姐,将你牢牢抓住,教你没办法乱跑。”

    “我又不是跳蚤,哪有到处乱跑?”

    “我曾经听过某人这么形容你,大姐是一个没办法握在手掌心里的女人。”

    她好笑的做了一个鬼脸。“这是李家那个臭屁男说的吧?”

    “我不记得了,不过,这是事实,至少一般的男人没办法将你握在手掌心。”

    “我又不是玻璃制品,怎么握在手掌心?”其实,她不是没遇过心仪的男人,但是她太有个性、太有主见了,那些男人没办法左右她,就会想办法要求她、约束她,最后反而让她失去最初的欣赏。

    记得母亲曾经说过,那是因为她还没遇到真命天子,母亲说:“当你全心全意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不会在乎他想绑住你,而是介意他不想努力抓住你。”

    现在想想,也许正是如此,她对那些男人的感觉总是很容易冷掉。可是要遇到一个可以让她痴狂的真命天子,那种机会微乎其微吧。

    “男人遇到令她爱得半死的女人,就会恨不得将对方握在手掌心。”

    “没自信的男人才会做这种事。”

    章家乐双手的十指相扣,充满期待的说:“我倒是很想体验男人疯狂的爱。”

    章家君一笑置之,往后仰躺在床上。现在的她一个头两个大,老爸在左邻右舍的关怀下,铁了心要将四个女儿出清,宣告若是一年之内没听到她的结婚进行曲,以后每个周末就必须出门相亲直到嫁出去为止,而白宇棠又要跟她玩恋爱游戏……这真是雪上加霜!

    如今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说不定李允泽突然良心发现,决定帮他找个合作的对象结婚……但愿如此!

    春天是百花绽放的好季节,虽然现下少了普照的阳光,空气中还凝聚着令人颤抖的寒意,不过章家君此刻却像一壶正在火炉上鸣笛尖叫的沸水,热到都快爆炸了……不对,正确的说法死气到快爆炸了!

    恋爱中的男女当然会约会,可是,这个男人干嘛失踪了几天后又突然蹦出来?他当她是什么,那种任他召唤的女人吗?

    “上车。”白宇棠再一次对她欠身道。

    “对不起,今天是我逛书店的日子,没空跟你约会,拜拜了!”她努力保持礼仪的向他欠身致歉,然后移动脚步,目标是公车站牌。

    听不见后面有任何脚步声,她想他应该是放弃了。这样也好,她也没多余的心力一直跟他勾勾缠,可是感觉又好奇怪,没想到他是这么轻易放弃的人……

    “上车吧。”白宇棠没有跟在后面,而是开着车子慢慢跟在她旁边。

    她停下脚步,转身面对坐在车上的他,故作懊恼的道:“你干嘛跟来?我不是说今天没空约会吗?”

    “我也喜欢逛书店,一起去吧?”

    这情况让她有点不知所措。“你要跟我去逛书店?”

    “每个月我都会挑一天逛书店。”

    人家都说要陪她去逛书店了,她当然没有理由拒绝,那就上车吧。

    半个小时后,他们来到设在百货公司的书店,过了数分钟,他发现她的目标不是书,而是文具用品卡片书签之类的东西。

    “我还以为只有小孩子对这些东西有兴趣。”

    “我从事的是文具用品设计的工作。”

    “怪不得你喜欢摄影。”

    咦?她惊讶的对他扬起眉。“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摄影?”

    略微一顿,他笑盈盈的反问她。“你不是提过吗?”糟了,不小心说溜了嘴。

    “我有提过吗?”章家君困惑的抓着头。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总之,我知道你喜欢摄影,不过,我倒是很惊讶你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

    “我从小就喜欢涂鸦,长大以后很自然的就走入艺术的领域。除了设计文具用品,偶尔还会加入认识的摄影团队,接一些摄影的Case。”

    他看她的眼神顿时有着掩不住的惊奇,好像她很令他意外似的。

    “……你看我干嘛?”为什么他的目光总带给她一股莫名的压迫感?

    “你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女人。”

    “……我哪有不可思议?不过是坚持自己喜欢的事物,努力让日子过得更好而已,难道你不是吗?”这个男人真是讨厌,干嘛惹得她心慌意乱?

    “我没有特别喜欢或不喜欢的事物,几乎从一出生就被迫卖力学习,被期望长大之后成为优秀的人。优秀的人做什么事情都会成功,生活绝对不会贫乏。”人人看他出身豪门,感到羡慕,可是却没看见他肩膀上扛的责任有多大。有记忆以来,他不会有过喘息的机会,人生唯一的目标,好像就只是为了比别人更优秀。

    “你这个人还真是狂妄。”

    “你不喜欢?”

    “……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她讨厌狂妄的人,至少在认识的人当中,这类的人都很自动的被她归入‘拒绝往来户’,可是真奇怪,这男人身上就是找不到她排斥的感觉……好吧,她必须承认,他们第一次接触的方式太特别了,让她没机会对他产生厌恶感,自然不会试图在他身上挑出毛病。

    “我们在谈恋爱,你的喜欢与否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说不喜欢,难道你就会改吗?”

    “这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性格,想要改掉不容易,不过收敛一点,倒是可以努力看看。”

    “你这个人倒是挺诚实的嘛。”

    “我不是说过了,我对你是真心的。”

    是啊,若是真心的,就会诚实以待。可是,她干嘛为这句话羞答答的脸红?还热呼呼得可以充当暖暖包了!

    “……我看我的文具用品,你看你的书,不用管我。”

    她努力将注意力转回工作上,最后只能快快结束工作。

    不过,她显然没忘了礼尚往来这回事,他陪她逛书店,接下来,她当然没有拒绝陪他喝咖啡,他们正在‘谈恋爱’,免不了要一起坐下来,可是……

    她正襟危坐的拿起服务生送的咖啡,故作悠闲的细细品尝,但愿咖啡的香味可以让她的心思不要一直放在对面那个男人身上。

    “你很紧张。”白宇棠似笑非笑的对她挑了挑眉。

    “……我哪有紧张?”开玩笑,她可是四姐妹中的老大,总是站在最前面扞卫妹妹们,就连害怕的时候也会站得又直又挺,连紧张的机会都没有……至少紧张的时候不会教人家瞧出来啦。

    他轻声的笑了起来。她肯定没发现自己紧张时,会僵硬得像木头人。

    “你在笑什么?”章家君娇嗔的一瞪。

    “你真可爱。”

    她的脸又红了,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挤出话来。“你……是想说我很幼稚吧。”

    “我不知道可爱等于幼稚,那我换个形容词好了,你有小女孩的一面。”

    不管是可爱,或幼稚,或小女孩,总而言之,他的一言一行都害她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脑子一片混乱,耳边只听见自己如响雷般的心跳声……

    “你有没有想我?”

    “嘎?”

    “这几天我总是想到你。我说要谈恋爱,却迟迟不见人影,你生气了吗?”

    “……我干么生气?”这个男人怎么老是教她不知所措?她不会真的相信他这种可笑的甜言蜜语……不过,他怎么这么会说甜言蜜语?他实在不像那种油腔滑调的男人。

    “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我又不是那种‘鸡仔肠、鸟仔肚’的人,没那种闲工夫为了这点小事生气。”奇怪,她自认她今天都表现得很有礼貌,他怎么会看得出来呢?

    “我们是恋人,你有权利对我生气。”

    “……我不是那么爱生气的人。”她确实不喜欢生气,因为不在意就不会生气,而她的处事原则就是轻松看待周遭的一切事物,自然也少生气,可是今天她竟然被他搞得火冒三丈……她只是一时失控,这种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我宁可你对我生气。”见她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回应的样子,他无奈的叹了声气,转而说道:“以后不管工作多忙,我每天都会留一点时间给你。”

    “你不需要……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想变成你的负担。”又来了,这个男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挑起她的愧疚感。

    “恋爱中的男女无可避免会成为彼此的负担。”

    没错,当心里挂念一个人的时候,对方自然会成为自己的负担,可是,他们又不是真的在谈恋爱……是啊,他们不是真的在谈恋爱,但为什么她有一种陷入某种漩涡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掳到财神夫最新章节 | 掳到财神夫全文阅读 | 掳到财神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