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错爱密夫 > 第九章

错爱密夫 第九章

作者 : 艾蜜莉
    五年后台湾

    “易安画廊”位于市区的精华地段,是一家专业化行销的画廊,主要专精于进口欧美原版画和装饰画业务。

    近一、两年在行政总监卓珊珊的策划之下,开始替台湾的新锐艺术家筹办画展,以专业经理人的方式代理画家的创作。

    他们即将推出首次台湾艺术家画展,其画家是在法国留学过的蓝绮幽,过去她参加“当代华人西洋画特展”获得不错的回响,再加上她的丈夫是“齐亚科技”的董事长,画展开幕当天嘉宾云集,祝贺的花篮一路从会场延伸到楼外。

    瞿牧怀一身黑色手工西装,高挺的鼻梁上挂著一副墨镜,长腿跨下车厢,命令助理将祝贺的花篮搬进画展的开幕会场里。

    过去他与齐定浚是研究所同学,近几年来在科技业务上又有合作关系,于公于私他都必须出席这场开幕酒会。

    他一走进画展会场,眼尖的齐定浚立即拥著妻子过来与他打招呼。

    “定浚,这是我的妻子蓝绮幽。”齐定浚为两人互相介绍。

    “绮幽,这位是‘亚瑟科技’亚洲区的执行长瞿牧怀。”

    “齐太太,您好。”瞿牧怀摘下鼻梁上的墨镜,性感的薄唇咧出一抹客套的笑容。

    “你们先聊一会儿,我去跟工研院的廖院长打声招呼。”

    齐定浚走到会场入口处,与一位身著铁灰色西装、身材圆润的老先生握手。

    蓝绮幽看到瞿牧怀专注地凝视著墙上的一幅西洋画,好奇地问:“瞿先生,这幅画是我在法国留学时,造访莫内的吉维尼花园得到灵感而画的,难不成你也喜欢莫内的画作?”

    瞿牧怀露出一抹苦涩的淡笑,不是他特别珍爱莫内的印象派画风,而是映雨特别喜欢。

    而仇恨与自责,摧毁了他对爱的判断力,让他的生命留下永远的遗憾,这代价就是彻底地失去她。

    “这幅画可以割爱吗?”瞿牧怀问。

    “抱歉,这幅是非卖品,我已经承诺要在个展结束后,把它送给替我策划艺展的工作人员。”蓝绮幽为难地解释。

    “没关系,只是这幅画让我想起一个人……”他的脸上浮现一抹遗憾的黯然。

    蓝绮幽恰巧瞄到那位负责策展的工作人员,朝她招招手。

    “既然你们都喜欢这幅画,不如介绍你们认识,也许她愿意割爱这幅作品也说不定。”绮幽不忍心看到他失落的神情,如此提议。

    江映雨一身合宜简洁的套装,款款地朝蓝绮幽走来,轻笑道:“绮幽,怎么一一”

    “映雨,跟你说,好巧哦,这位瞿先生也很喜欢这幅画作,他说这幅画让他想起了一个人……我想问你愿不愿意割爱?”绮幽热络地挽著她的手臂。“如果你愿意割爱的话,我还是可以送你其他的画作……”

    瞿牧怀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难以置信地转过身,对上那张寻寻觅觅多年的脸庞,冷寂的心起了震动。

    真的是映雨!真的是她!

    他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见她,他为了找她走过千山万水,而她竟然与他离得那么近。

    近到好像在迎面而来的人潮中相遇,却又遥远到仿佛在下一个街口就会错身而过。

    “映雨,要不你跟瞿先生先聊一下,我过去跟我公公、婆婆打声招呼。”蓝绮幽介绍两人认识后,连忙去招呼其他的亲友。

    映雨怔怔地望著他,双脚像生了根似地移不开,她曾经演练过两人再次相遇的景象,也曾在他居住的公寓下徘徊,但就是没有勇气走上楼。千思万想了那么多,他们却是以这么偶然的方式相遇。

    她害怕时间的长河无法冲淡他的心结;她怕过多的期待,又换来一场心碎:她怕他的身边已经有别的人选……

    “你……”她曾经演练过数百次两人再见面的开场白,但此刻干言万语竟梗在喉间。

    两人都欲言又止,目光痴缠了好久,瞿牧怀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一一“你好吗?”

    他邃亮的眼眸仔仔细细地盯住她,她一头秀发绾成了发髻,净丽的五官上略施薄粉,再加上合身的套装,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专业沉静的气质,与过去那位甜美稚气又爱撒娇的女生不同。

    “我过得还不错……你呢?”她怔仲地与他对视。

    “还是老样子,一直忙于公事。”瞿牧怀率先发问。“这几年,你一直都在台湾吗?”

    “没有,”她摇摇头说:“我在美国待了四年半,刚好珊珊的公司要成立新的部门,邀我回来当策展人员。”

    “我曾到纽约找你很多次!但都没有你的下落。”还是他们曾经相遇,却擦身而过?

    “我没有回纽约,而是到了洛杉矶。”她压抑内心纷乱的心绪,乍听到他有找过她,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霸道地将她拉到墙边,让两人能不受打扰地谈话,他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问她,也有太多谜团尚未解开。

    他最想知道的是,在他承诺重新开始之后,在两人热情缠绵的隔天,为什么她却要无声无息地离去?

    瞿牧怀冷肃地沉下脸质问她:“当年为什么要离开?”

    他还记得,那天早上醒来床上空荡荡的,只有床柜上一张短笺伴著他,那种孤寂的感觉有多可怕。

    他像发了疯一般,用尽镑种管道想要找到她,却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每次回美国总公司开会时,他总会排出假期在纽约街头闲晃,到两人曾去过的地方,重温过去的甜蜜记忆,也希望能在拥挤的人潮里找到那抹令他牵挂的身影。

    她垂下眸,避开他犀利的逼视,淡淡地说:“我不想再让你为难……”

    “什么意思?”他仗著身高的优势,将她围困在墙壁与他的胸膛之间。

    “以前我太任性了,明明知道你心里有芥蒂,明明知道你恨著我父亲,却一直逼你接受我的感情……直到我爸爸病逝之后,我才体会到被全世界弃绝、孤弱无依的感觉,我终于明白当年你为什么一直不能释怀……”

    瞿牧怀蹙紧眉头,她的体谅与宽容,总是令他又心痛又无奈。

    “我很清楚,要不是因为爸爸过世,你也不会到机场来找我。对你而言,我就像一个难缠又甩不掉的责任……”她苦涩地扯动唇角。

    “江映雨,你真是彻头彻尾的大傻瓜!”当年他是为了让她去追求新的恋情与幸福,才没有阻止她与汪景曜一起去洛杉矶。

    没想到两颗太为对方设想的心,却因此种下误解的心结。

    “所以我才会提出要求,希望你再假装爱我一天,让我储存甜蜜的回忆,然后我就可以很勇敢地向你说再见。”映雨柔声说出那时的心情。

    “那你为什么要故意躲起来?”他没料到她这一躲,竟然就是五年。

    这五年来,他仿佛得了一种慢性疾病,没有根治的药方,偶尔太想她的时候就会发病,会心痛、会难受、会疯狂地在大街上拥挤的人群里搜寻她的身影,失去理智般地想再见她,哪怕只有一眼也好。

    瞿牧怀才知道他不仅失去心中的最爱,更失去了全世界,没有她的生活变得毫无意义,成功的事业也不能让他感到骄傲,连微笑都觉得费力。

    “我没有勇气见你,我怕会忍不住想靠近你……”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低垂著头,声音低低地说。

    “把你的手机号码、住址都告诉我,不准你再躲起来。”他紧迫追间,从口袋里取出手机。

    “我不会再逃跑了——”

    “妈咪!”一串甜甜的娃娃音打断他们的谈话,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那抹朝映雨奔来的娇小身影。

    “妮妮一一”映雨立即蹲下身,抱起小女娃。

    瞿牧怀脸色阴沉地看著两人亲昵的互动,心口仿佛遭到雷击,破了一个大洞,整个人都空掉。

    映雨全副心思都落在怀里的小女娃身上,爱怜地抚著她的头发说:“是谁带你来的?”

    “是爹地。”小女娃指著朝他们走来的卫达熙,甜甜地撒娇说:“今天是爹地接我下课的,他还送我一个可爱的芭比娃娃。”

    映雨沉下脸柔训道:“是你要求爹地送你的吧?妮妮,妈咪不是说过,不能再买洋娃娃吗,怎么老是不听话?”

    “真的是爹地自己要送我的。”小女娃一脸无辜地嘟起小嘴。

    “映雨,真的是我自己要买洋娃娃给妮妮。”卫达熙凑过身,抱起小女娃。

    “都怪咱们家的妮妮太过可爱了!”

    “妈咪,爹地说这是送我的礼物,还说要带我去约会!”妮妮亲昵地吻住卫达熙的脸庞。

    忽然之间,一阵隐痛浮上了瞿牧怀的胸臆,其实这才是她没有办法见他的苦衷吧……她已经走出情伤,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小孩。

    那些她对甜蜜家庭的憧憬、他无力给予的幸福,已经有了另一个男人代替他,顿时,他感觉自己的存在太过多余。

    他们之间不该有第三次见面的机会,这景象太令人难堪。

    “对不起,打扰了。”瞿牧怀脸色难看地出声,急著要退开。

    “牧怀,我的手机号码一一”映雨追了上去,试图拦下他。

    “已经不需要了,知道你过得很好,我就放心了。”瞿牧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头也不回地步出会场。

    “牧一一”她的叫喊声随著他离去的身影,冻结在唇边。

    他误会了!

    其实妮妮是他的……她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深深的失落感袭来,令她十分难受。

    两人走过了千山万水,好不容易重逢解开当年的心结,却又在下一秒横生出新的误会,难道他们注定要一辈子错身而过吗?

    她怔怔地伫立在人口处,望著他的座车疾驰而去。

    “映雨一一”卫达熙抱著妮妮跟了出来,喘著气追问。

    “我想起来了,他是不是妮妮的……”

    她淡淡地收回目光,打断他的问题。“达熙,谢谢你帮我接妮妮下课,珊珊在二楼的展示区接待艺文媒体记者,她忙了一整个上午,还没有时间用餐,你可以带点小蛋糕上去讨好她。”

    “羞羞羞!”小女娃扮了个可爱的小表脸。“男生爱女生,爹地爱珊珊阿姨……”

    “小表头,竟敢取笑我,当心我把芭比娃娃抢回来。”卫达熙威胁道。

    “那我就叫珊珊阿姨不要跟你约会。”小女娃鬼灵精怪地吐吐舌。

    “达熙,快进去吧,我也该带妮妮回家了。”映雨牵著小女娃,向卫达熙挥挥手,两人一起往捷运站的方向走去。

    “妈咪,你刚才和谁在说话?那个人看起来凶凶的。”小女娃好奇地追问。

    “只是一个朋友。”映雨的话语中掩不住浓浓的失落感。

    她该回头去找瞿牧怀吗?还是让彼此再度错身而过呢?这么多年过去,他是否已经对过往的仇恨释然,可以重新接受她的感情呢?

    千夕小说坊制作千夕小说坊制作千夕小说坊制作

    翌日,瞿牧怀领著美国总公司派来的高级干部,在侍者的带领之下进入一家高级美式餐厅。

    几个人点完餐后,开始闲聊一些非关公司业务的私事。

    “Jerry,这次考察结束我们还多出四天的假期,你可以介绍几个台湾好玩的景点吗?”一位满头灰的男子用流利的英文发问。

    “你们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瞿牧怀问。

    另一名美籍男子取出从饭店带出来的观光导览手册,指著其中一个景点。“花莲好像不错,上面介绍的太鲁阁我很感兴趣。”

    “那等你们确定好景点,我请助理帮你们安排行程和饭店。”

    “Jerry,你可以再帮我们安排一个导游吗?我们想深入一点了解台湾的风俗民情和生活。”

    “没问题。”他站起身,对四位高级干部说:“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去一下洗手间。”

    瞿牧怀沿著走廊进入洗手间,出来时,却在靠窗的座位上看到一抹眼熟的身影,他忍不住走了过去,见到卫达熙亲昵地握著同桌女子的手一一

    “珊珊,我已经追了你五年,可以考虑和我交往了吧?”

    五年前他在映雨的介绍之下认识卓珊珊,对她一见钟情,苦追多年,然而她事业心重,总以年纪比他大为由,屡次拒绝他的追求。

    “你要我说多少次,我对弟弟型的男朋友没有兴趣。”卓姗姗无奈地抽回被握住的手。

    “珊珊,你没听过年纪不是问题、体重不是压力、身高不是距离吗?我只是小你三岁,又不是小你三十岁,你就不要那么介意嘛。”卫达熙苦苦哀求。

    “卫达熙,你不要这么烦好不好??”卓珊珊沉下俏脸,这家伙碰了五年的钉子,怎么还不懂得放弃。

    “珊珊,你不要这么冷漠行不行?医生的心都是很脆弱的……”卫达熙将脸贴近她的手背,撤起娇来。

    瞿牧怀眯起眼眸,没想到这家伙在映雨面前一副好丈夫、好爸爸的形象,背地里却做出伤害她的事。

    他心头窜起一把怒火,大跨步向前,抡起拳头挥向卫达熙。

    “啊——”卫达熙还搞不清楚状况,俊脸结结实实挨了一记拳头,整个人连同座椅倒在地上,引起一阵骚动。

    “该死的家伙,你居然背著映雨做出这种事来!”瞿牧怀走向前,揪住卫达熙的衣领,又往他的腹部揍去,“不要打了一一”卓珊珊面对两个男人扭打成一团的局面,一时不能反应。

    卫达熙认出揍自己的家伙竟然是瞿牧怀,也毫不客气地伸出腿,狠狠地踹向他的腹部。

    就是这家伙狠狠伤了映雨的心,让她离开台湾多年,要不是珊珊一直劝她回来,恐陷她们母女俩现在还待在洛杉矶。

    “你这家伙才欠扁!”卫达熙靠著一身蛮力,将他压制在身下,狠狠地往他的下颚揍去。

    “这一拳是替映雨打的,打你的狼心狗肺……这一拳是替妮妮打的,打你的不负责任……”

    瞿牧怀吃痛地皱起眉头,嘴角渗出血渍来。

    “你这家伙背著映雨偷腥,还敢大声说话,既然已经和她结婚,也有了小孩,为什么要伤害她?”瞿牧怀用力地挣脱他的钳制,义正词严地数落他。

    “等等……”卫达熙退开来,不停地喘息。“你说谁和谁结婚?什么小孩?”

    “你不是和映雨结婚,还生了一个小孩吗?难不成你没和她结婚,让她当未婚妈妈?”瞿牧怀拭去嘴边的血渍,怒气腾腾地瞪著他。

    “她的确是未婚妈妈没错……”卫达熙趁他没有防备,又往他的脸上揍去。

    “不要打了!”卓珊珊大声劝架,挡在两个男人中间。

    餐厅里的服务生听见扭打声,赶紧过来将两个互揍得鼻青脸肿的男人架开。

    “你这家伙居然让映雨当未婚妈妈,为什么不和她结婚?”瞿牧怀怒火中烧。

    “我喜欢的人是珊珊,又不是她,干么要和她结婚?”卫达熙不服气地吼道。

    “不喜欢她,还让她生孩子!”瞿牧怀抬起腿,作势要踢他,被服务生架开来。

    “她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是我的!”卫达熙气急败坏地说:“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明明离婚了还让她怀孕,怀孕后又不认帐。”

    瞿牧怀顿时愣住,难不成一一映雨的小孩是他的?!

    “那为什么小孩叫你爸爸?”瞿牧怀在疼痛中醒悟过来。

    如果是他的小孩,为什么她要躲起来,不来找他呢?

    “这个世界上是不准单身男子先当干爹,实习该怎么当个尽职的好爸爸吗?”

    “Jerry,你还好吗?”一名跟他同行的干部听见争执声,赶过来关心状况。

    卓珊珊抚著抽痛的额际,打电话给映雨,告知她,妮妮的正牌老爸和实习干爹在餐厅里打起来了。

    餐厅里的柜台人员在顾客发生争吵的第一时间,马上打电话报警,连络警方处理。

    半晌,几位警员将肇事的瞿牧怀和卫达熙带回警局,这场纷乱终于告一段落。

    映雨在家接获通知后,赶到警局关心情况,在她的劝解之下,卫达熙决定与瞿牧怀达成合解,不提告诉,就当是误会一场。

    出了警局之后,卓珊珊开车送卫达熙回家,而瞿牧怀则坚持跟著映雨返回她的住处。

    两人进入公寓后,映雨招呼他坐下,从冰箱里取出冰块,用棉布包裹著,冷敷他肿胀的眼角。

    “会有点疼,要忍耐一下。”映雨轻声地说,眼神飘忽,没有勇气迎视他犀利的眼神。

    “你是不是该解释整件事情的经过?”瞿牧怀抬起她小巧的下颚,强迫她面对他,要她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不准闪躲。

    “你想先知道哪一部分?”面对他又愠又怨的眼神,她无助地咬著下唇。

    “妮妮到底是谁的小孩?”他直接问重点。

    “你的……”她垂下脸,不知如何是好地盯著他衬衫上的钮扣。

    “该不会是那一晚一一”瞿牧怀隐忍发火的冲动,想到她一个单身女子,提著行李远赴洛杉矶,独自承受生育的艰苦。他不知道该为她的愚蠢狠狠地打她的**几下,以示惩罚;还是该搂住她,怜惜她所受的苦。

    她怯怯地点点头。过往亲昵缠绵的画面涌上脑海,令她耳根一阵灼烫。

    “为什么不来找我?”他激动地追问,牵动嘴角的伤口,又渗出血渍来。

    映雨连忙抽起面纸,抹去他嘴角的血痕。

    “我怕造成你的困扰,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她眼神柔柔地望著他。“我担心你还是无法解开心结,如果强硬要求你照顾我们母女,这对你来说太不公平。”

    “谁说我还恨著你父亲!”他激动地澄清。“在你发生车福的时候,我就对过去的一切释怀不再恨他,否则我不会在你车祸之后,负起照顾他的责任。”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离婚?要谎称我们没有关系?要让我去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呢?”她越说越激动,水眸中泛起泪光。

    “我跟你离婚是害怕自己不能给你幸福、害怕自己又会伤害你……”

    他捧起她的脸庞,低声地说:“我毁了你父亲在你心中的形象,又弄垮他的公司,害得他发病住进医院,又间接害你出车祸。我的固执与愚蠢,让我做错了这么多的事情,彻底地干扰你的人生,我有什么资格再留在你的身边?”

    “说我是大傻瓜,你自己才傻。”她感慨地说:“想要留在心爱的人身边,哪需要什么资格呢?关于那些陈年恩怨,你很固执,但我爸也有不对,要怎么分得清谁对谁错呢?”

    “那我都承诺会好好照顾你,会好好珍爱你,你为什么要留书出走?”最可恶的是,她竟彻底消失了五年。

    “我以为当时你只是同情我,担心我无法承受丧父之痛,所以才安慰我…”她自责地咬著下唇。

    “你这个小傻蛋,让我不知道该狠狠地揍你一顿,还是该深深地吻住你!”瞿牧怀瞬也不瞬地盯著她。她粉颊一阵灼烫,慌乱地移开视线。

    “我想你最好先上点药,免得额角又流出血。”她站起身,走到柜子前取出医药箱。

    瞿牧怀跟在她的身后,圈住她娇柔的身躯,将她紧紧地贴向他的胸膛。

    “我好想你……”他低头附在她的耳畔,轻轻低喃。

    “映雨,我好想你,我实在无法想像是怎么熬过来的,你竟然躲了我五年……”

    “对不起……”这段日子她也好想念他。

    “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只能不断地想你,想你吃饭了没?想你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她旋过身,捧住他的脸,“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也把妮妮照顾得很好……”

    “你这个傻瓜,我不准你再逃开,我要二十四小时都把你拴在身边才行。”他霸道地宣示。

    “我才舍不得离开,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离开了。”她环住他的腰,偎向他的胸膛。

    “映雨,我们结婚吧!”他温柔地瞅著她。

    “那我们该怎么跟妮妮说,她必须参加爸爸和妈妈的婚礼。”这是她最先想到的问题。

    “你先想想要怎么介绍我们见面吧!”他忍不住弹弹她的额角。

    “她很爱问东问西,到时候我一定又会答不出来。”她睁大无辜的眼睛,向他求援。

    “谁叫你没事要逃开,害我错失陪她成长的机会。”他忍不住数落,抬起她小巧的下颚,眼神温柔地凝视她。

    “映雨,我爱你,这一次由我来爱你,由我来弥补你心中的伤痕,由我来付出。”

    “好……”她轻轻地点点头。

    他俯身将甜柔的吻覆在她红润的唇上,用行动来传达他的感情。

    她闭上眼睛,贴向他的胸膛,亲昵地与他缠吻,在这一吻中,深刻体会爱情的滋味,不只有甜、也有苦,也有让对方幸福的责任。

    在误会冰释的那晚,瞿牧怀决定亲自下厨,只为了讨好今晚的小鲍主,而映雨则到安亲班接女儿妮妮下课。

    妮妮穿著一件粉红色的吊带裙,扎著两条发辫,让映雨牵著她进门。

    “妈咪,你说等会儿有人想认识妮妮喔?”她一派天真地说:“但是爹地说不能跟陌生人说话,他说妮妮长得太可爱,会被拐跑。”

    瞿牧怀在厨房里听到开门的声音,将炉火关熄。走到客厅里,看见一大一小的身影,心中一阵莫名的感动。

    他作梦也不敢想像,自己竟会有一个家,一个属于自己的女儿。

    在今天以前,他还是一个破碎的自己,是一个不完整的灵魂,活在深深的愧疚与懊恼之中。

    而现在,他不但找回生命中差点错过的真爱,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见证他跟映雨的爱情。

    “妈咪一一”小女娃见到有陌生人,不安地握住映雨的手,软软地出声。

    “妮妮,他就是妈咪要介绍你们认识的人。”她蹲下身,对著小女娃说:“她就是妮妮的爸爸喔……”

    “爸爸?”小女娃好奇而明亮的眼睛落在瞿牧怀的脸上。

    “是啊,妮妮,我是你的爸爸。”瞿牧怀靠近她,轻柔地唤著她的名字,注视著她可爱的小脸。

    她的眼睛又圆又大,嘴巴小小的,仿佛就是映雨的翻版。

    “是三号爸爸吗?”小女娃兴奋地说。

    “三号?”瞿牧怀微抽一下面颊。

    映雨无奈地苦笑。

    “对啊!”小女娃天真地说:“一号爸爸在洛杉矶当医生,二号爸爸在台湾,也是当医生,妮妮还被他看过病哦。那你就是三号爸爸……”

    映雨赶紧解释。“她说的一号爸爸是汪景曜,我在洛杉矶的好朋友,就是之前我车祸时的主治医生。”

    “一号爸爸人很好哦,他家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宝宝。”妮妮一脸献宝的表情。

    “汪医生他两年前结婚了,我们是邻居,他很照顾我们,还认了妮妮当干女儿。”映雨忙著解释女儿的童言童语。

    瞿牧怀勉强压下满腔醋意,谁教他当年不赶紧表白感情,而让映雨产生误解。

    “二号爸爸是和你发生争执的卫达熙,他也认妮妮当干女儿。”映雨转过女儿的脸对她说:“妮妮,汪叔叔和卫叔叔都是你的干爹,他才是你真正的爸爸。”

    “他就是三号爸爸!”小女娃很坚持。

    “好吧!”瞿牧怀很委屈地认了,轻柔地抚著女儿的脸。

    “妮妮,那你想不想跟爸爸一起生活呢?”

    “我想一下……”小女娃顽皮地眨眨眼。“那你会送我洋娃娃吗?”

    “妮妮!”映雨真的是拿她没辙。

    “爸爸不会送你洋娃娃,但我会送妮妮一件很漂亮的小礼服。”

    “小礼服?”小女娃瞬间瞪大眼睛。

    “我要跟你妈妈结婚了,妮妮想不想当我们婚礼的小花童?”

    “真的吗?!我要参加妈妈的婚礼?”小女娃一脸兴奋。

    “对啊,妮妮要来当花童吗?”映雨揉著她可爱的笑脸。

    小女娃用力地点点头。“当然要!”

    “那你给爸爸抱一下好吗?”瞿牧怀展开双手,亲昵地搂住她,不放弃地劝哄。

    “妮妮,叫一声爸爸……”

    “爸爸…如果妮妮亲你一下,你可以送我一个洋娃娃吗?”小女娃撒娇地搂住他的脖子。

    “当然好!”瞿牧怀毫不犹豫地点头。

    “妮妮一一”映雨对女儿执著于洋娃娃的嗜好十分无奈。

    妮妮捧住他的脸,用力地啵了一下,还留下口水印。

    瞿牧怀伸手将她们一大一小搂在怀里,感动地在映雨的耳边说:“谢谢你爱我,也谢谢你送给我这个可爱的礼物。”

    “对不起,我应该更早回来找你。”她一脸歉然。

    他只手抬起映雨的脸,深深地吻上她的唇。

    “羞羞……”妮妮害羞地遮起脸,透过指缝偷看两个忘情拥吻的大人。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爱情的道路从不曾平坦,会有误解、争执和各种不同的挫折考验,所幸他们终于克服所有的曲折,终能感受到幸福的重量与真爱的灿烂。

    一全书完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错爱密夫最新章节 | 错爱密夫全文阅读 | 错爱密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