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游戏婚姻 > 尾声

游戏婚姻 尾声

作者 : 艾蜜莉
    向柔把向彤那天在饭店被厉呈韫弄脏的香奈儿套装带回家清洗好后,选了一个周末夜晚,特地把衣服送来给向彤。

    她站在门外,按下电铃,来开门的是韩克仰。

    “嗨,姊夫。”向柔热络地道。

    “嗯。”韩克仰不冷不热地应了声,侧身让她进门。

    “我来找姊姊。”向柔在玄关处脱了鞋,悄悄抬眸看了韩克仰高大的背影一眼,总觉得他怪怪的,该不会是和姊姊吵架了吧?

    威士忌听到门铃声,好奇地跑到玄关处,兴奋地摇着尾巴。

    “哈啰,威士忌,好久不见。”向柔蹲下身,爱怜地摸摸它的头。

    向柔跟着韩克仰走到客厅,却没有见到姊姊的身影,她好奇地问:“姊姊呢?”

    “她在房间里。”韩克仰说完便走进书房。

    自从他们俩开始冷战后,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书房和客房,而她则窝在房间很少出来,两人无言地僵持着,用沉默和冷淡折磨对方。

    “那我进去找她。”向柔笑得有点僵,总觉得他的表情严肃又阴沉,和以前很不一样。

    向柔敲了敲房门,推门而入,见向彤躺卧在床上,朝她点点头,便转身将房门虚掩上。

    “向柔?”向彤微讶道,没想到妹妹会来找她。

    “我帮你把那天弄脏的套装洗好了,送回来给你。”向柔扬了扬手中的纸袋,走过去挨坐在床沿,注意到姊姊有点憔悴,整个人仿佛瘦了一圈。“你身体不舒服吗?气色看起来很差……”

    “没有,只是最近有点累。”向彤漾出一抹虚弱的笑容。

    “你跟姊夫吵架了吗?他看起来有点怪怪的。”向柔直率地说。

    “我们没有吵架……他那个人就是这样,工作太忙太累就沉着一张脸,别人都以为他在生气……”她刻意隐瞒两人吵架的事,就是不想让向柔担心。

    “姊,我有件事想问你……”向柔怯怯地望着她,试探地问:“现在厉大哥回来了,你有考虑要结束这段婚姻关系,回到他身边吗?”

    向柔记得姊姊说过,两人签了结婚契约书,他们的婚姻只维持一年,她不确定姊姊会不会在期限到后回到厉呈韫身边。

    “我不可能回到厉呈韫身边。”向彤不假思索地道。

    “为什么?”

    “我爱上你姊夫了……而且……”她顿了顿,抚着平坦的小肮,脸上漾起一抹又涩又甜的笑容。“我怀孕了,我有小宝宝了。”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女人怀孕时都会变得特别感性、脆弱,只要一想到小宝宝,她就鼻头一酸,不自觉掉下眼泪。

    最近她变得特别爱哭,但因怕被韩克仰发现,所以都将自己关在房里,不见他。

    “恭喜姊姊,你要当妈妈,我要当阿姨了!”向柔笑道。

    “对啊!”她望着平坦的小肮,神情变得柔和不少。

    她没打算把怀孕的事跟韩克仰说,至少在胎儿情况稳定下来前,她绝对不会让他知道孩子的事。

    她怕他不爱她,连带着不要两人的孩子,所以便小心翼翼地隐忍着怀孕的不适,把自己关在房里,就怕被他发现端倪。

    “姊……”向柔无助地扭绞着衣角,困窘地垂下眼,低声地说:“如果你不爱厉大哥,也不会回到他身边,那我可以爱他吗?”

    “什么意思?”向彤愣在那。

    “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上厉大哥,我们还上床了。”向柔鼓起勇气说。

    “你跟厉呈韫上床了?怎么会这样?!”向彤惊愕地瞠大眼,整个人几乎快吓傻了,她从来不知道向柔喜欢厉呈韫。

    “那天他喝醉酒,你送他到‘西尔饭店’休息……他吐了你一身,你要我送衣服去……你离开之后……我们就上床了……”向柔顿了会儿,又继续说:“我知道现在只是我单方面对他有感情,可是我真的爱他……”

    “傻瓜……”向彤听到妹妹爱上厉呈韫的事,心疼地将她搂在怀里。

    “姊,我想努力让厉大哥也爱上我……”向柔靠在她怀里。

    “如果你能让厉呈韫爱上你,那就让他带你回美国,去过属于你们的新生活吧。”向彤说。

    如果爱上厉呈韫是向柔的选择,那么她能给的只有祝福。

    台湾这块土地对厉呈韫来说,有太多属于两人的记忆,她希望厉呈韫能到一个没有她的地方,全心全意地爱着向柔。

    她们姊妹俩,至少要有一个人得到幸福……

    虚掩的房门外,韩克仰泡了两杯咖啡,准备端进房里给两人。

    虽然他和向彤闹得不愉快,但向柔又没有得罪他,自己还是得尽点主人的本分招呼她。

    正当他要推门而入时,两人的谈话内容顿住了他的步伐,他不但听到那天在饭店的来龙去脉,还听到——

    我爱上你姊夫了。

    我怀孕了,我有小宝宝了……

    向柔离开后,韩克仰悄悄走进房内,方才在门外无意间听到她们两姊妹的对话,令他自责又愧疚,原来他真的错怪向彤了。

    他气自己太过冲动,应该弄清楚事情的原委,而不该被妒火蒙蔽了理智。

    原来她真正爱上的人是……他。

    他百感交集地凝望着蜷缩在被毯下,一脸憔悴的向彤。

    向彤听见他的脚步声,刻意卷过棉被,转身背对他。

    他一直以为最近她胃口变差,是因为在跟他呕气,没想到其实是怀孕,有了他们的宝宝!

    想起这半个月来,两人尖锐的争执与沉默的冷战,他心情激动,对自己恶劣的态度自责不已。

    他一直以为她爱的人是厉呈韫,才会妒火中烧做出一连串伤害她的举止,但其实在每一次冷战争执背后,最痛苦的还是自己。

    每晚她入睡后,他常坐在床沿凝视着她无辜的睡颜,替睡相不好的她拉好被踢掉的被毯。

    他伸手,轻抚着她纤细的臂膀,低声地说:“对不起……”

    她愣怔了会儿,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韩克仰居然会低声下气向她道歉?

    “你为哪件事跟我道歉?”她掀开棉被,坐直身体,直勾勾地瞪着他。

    “所有的事……”他温柔地箍住她的肩膀,强迫她迎视他的眼睛,自责地说:“我为我粗蛮无礼的行为向你道歉,我不该误会你和厉呈韫的关系,应该相信你的。”

    她不发一语地瞪着他。

    “因为你在酒吧喝醉酒那一晚,一直抓着我的手喊他的名字……你在照片上写着今生的志愿是嫁给厉呈韫……所以,我一直以为你爱的人是他,才会误会得这么深……以为你想回到他的身边,以为你背叛我……”他低沉的嗓音饱含着痛苦。

    “决定跟你结婚后,我就已经跟厉呈韫分手了。”她抿抿嘴,继续道:“而且我们俩婚后也没有处得很好,我以为自己还是喜欢他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喝醉了还喊他的名字……”她垂下眸,语气有些无辜。

    “对不起,我不该因为嫉妒而误会你们的关系,更不该为了留住你而拿饭店威胁你。”他握住她的手,诚挚地说。

    “你说了这么多次对不起,是为了什么?”

    “是想重新开始。”他深邃的眼眸里盈满柔情与悔意。“你、我,还有我们的小宝宝,我们一起重新开始吧!”

    她眼色变得凝肃,猜想他大概是听见自己和向柔说的话,才会知道她怀孕的事。

    那……他现在用这种低声下气的口吻和她说话,是为了孩子吗?

    “你偷听我和向柔讲话?”她的脸色倏地往下沉。

    “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刚好要端咖啡进来给你们……”韩克仰试着解释道。

    站在门外,用这种窃听的方式得知自己妻子怀孕的消息还真不好受。

    本该一起分享新生命的喜悦,却被他的嫉妒心给搞砸了。

    不过,愈是嫉妒,愈是曝露出他有多爱她。

    “所以呢?”她挥开他的手,冷冷地质问他。“你现在说对不起,又对我好,只是在哄骗我替你生孩子吗?”

    他怎么能那么残忍,把她呵捧到天堂,又在下一秒推她至地狱。

    他以为她的心有多坚强,能够来来回回承受他的凌迟与折磨!

    “不是。”他否认。

    她掀开被子,从床上爬了下来,决绝地说:“我不会再陪你玩这场婚姻游戏了,你要‘茉莉会馆’就拿去吧,从今天起,我不用再受你威胁了!”

    闻言,韩克仰急了,他从她身后搂住她的腰,有点慌乱地说:“我不会拿走你的饭店,从一开始跟你谈结婚契约书的时候,我就没有要夺走你的饭店,只是想把你留在身边……”

    “为什么那么多人,你偏偏要挑我跟你玩这么残忍的游戏?”她在他的怀里挣扎扭动着,激动地喊道。

    伤痛的泪水再也遏止不住,溢出眼眶,滴落在他手臂上。

    她不懂,看她为爱陷溺得那么深,彻底迷失在他温柔的陷阱里很有趣吗?

    “因为我爱你。”他坦白道。

    她愣住,没想到竟会听到他对她说这三个字……

    “因为我爱你,所以才会拿饭店威胁你留下来;因为我爱你,才会嫉妒你曾经爱过厉呈韫;因为我爱你,才会在伤害你后自责不已;因为我爱你,才会想跟你重新开始……”他将压抑在内心澎湃激越的情感全部说出。

    “我爱你”这三个字像魔咒般,箍住她的心,让她忘了挣扎,静静地任凭他环抱住自己。

    “在你伤害我那么多次后,怎么还有把握,我会相信你的话呢?”她低泣道。

    “也许你不记得了,但在酒吧那一晚,你半醉半醒地问我,这辈子有没有想守护的东西……”他扳过她的肩膀,深邃的眼眸定定地望着她泪痕斑驳的小脸,说道:“我这辈子最想守护的东西就是你……”

    “以前的我不懂爱是什么,爱玩贪新鲜,但遇上你后,我开始懂得爱的真谛,我想保护你、想给你一个家,想跟你产生很多很多联系,只要任何能留住你的方式我都想试,哪怕被你讨厌也无所谓……”

    “既然爱我,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她软软地控诉道。

    因为他的不够坦白,害她尝尽了苦头。

    “我以为做了那么多,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感情。”他捧起她的小脸,抹去脸颊上的眼泪。

    “笨蛋,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她气得抡起拳头轻捶他的胸膛。

    “那就留在我身边,惩罚我、折磨我、奴役我,不要走好吗?”他霸道地搂住她纤细的腰,一点也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你以为我现在怀孕,能跑到哪里去。”她柔柔地瞪住他,心早已融得一塌糊涂。

    “那就一辈子留在我的身边,不要离开……”他抬起她的下颚,俯下身,一个甜柔到极致的吻轻轻覆在她唇上。

    两人相拥着,把对彼此的浓烈情感,全化成一个又一个炽热的吻,缠绵且亲密地吻着对方。

    窗外西斜的夕阳,穿过玻璃帷幕,在两人的周身洒下一片金黄,映出一幅幸福的剪影。

    在爱情的原野上,相爱的两人是最大的赢家,而在七个多月后报到的小宝宝,是他们的战利品。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游戏婚姻最新章节 | 游戏婚姻全文阅读 | 游戏婚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