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魔的午妻 > 第十章

恶魔的午妻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赵赫修和吕佩亭回家见她父亲。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吕家。

    走进大门,就见吕汉泉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现在的他已不需要坐轮椅,只不过行动较为迟缓。

    “吕伯伯,看来您的身体好转许多,恭喜您了。”赵赫修真心的说。

    “该说是托你的福,否则我也没有今天。”吕汉泉仔细观察着他,发现他脸上少了以往的孤傲,多了分诚恳与谦和。

    这个人就是他所认识的赵赫修吗?

    猛地,他似乎从他脸上看见一抹影子……对,是季总裁的影子,尤其是那双深邃睿智的大眼,简直就是和季若涛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过去他怎么忽略掉了!

    “我脸上有什么吗?”发现他一直看着自己,赵赫修忍不住问。

    “唉!我真是气我自己,为什么到现在才发现你长得和季总裁是这么的相像。”吕汉泉感叹地说。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为了巩固身份强压了您和几位公司元老。”赵赫修敛下眸子。

    这时候吕佩亭从厨房泡了壹茶出来,“爸,就别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您快说说要怎么解决他的难题。”

    “你这丫头,胳臂净往外弯。”吕汉泉睨着她。

    “好了佩亭,就让我和吕伯伯闲话家常一番,你先别急。”其实在来之前赵赫修就不抱着希望,也不敢奢信吕汉泉真有什么办法能帮助他。

    之所以过来完全是为了吕佩亭,既然爱上了他的女儿,就算吕汉泉是存心找他麻烦,他也会甘心承受。

    “你果真不一样了!”吕汉泉看着他笑了,随即问道:“你那三枚水晶带来了吗?”

    “有,我带来了。”他拿出一只长型盒。“这是我特地命人打造放水晶的盒子,有四个格子,目前就少一个水晶。”

    说时,他还对吕汉泉笑了笑,“就得看伯父哪时候愿意把它放入了。”

    “你这小子,还在巴望我的铜嵌水晶!”

    “这是当然,我说过的话不会收回,我会等您自愿将它交给我。”赵赫修打开盖子,“东西都在这里了。”

    “当初季总裁在打造这四枚水晶时,告诉我们另三位持有者,如果有天集团发生危机,只要这四枚水晶聚在一起,就可以帮助伯爵度过难关。”吕汉泉闭上眼,回想着当年季若涛说的话。

    吕佩亭急切地又问道。“度过难关是什么意思?”

    “当时我也不懂季总裁的用意,可现在我终于了解了。”他转向吕佩亭,“你去把咱们家的铜嵌水晶拿来。”

    “好的爸。”她进入吕汉泉的书房,将水晶取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

    “还记得那个传说吗?这四枚水晶只要聚在一起集团就能兴盛,但事实上还需要一样东西。”

    “伯父的意思是?”

    “基因。”他扯唇一笑,“当时他说过这四牧水晶来自古埃及,传说是在第十一王朝的门图荷太普二世时发现的。”

    “意思是这四枚水晶很值钱了?”吕佩亭直觉道。

    “就算值钱我也不会卖。”赵赫修摇摇头。“吕伯伯,这是我爸留下来的,而且这四牧水晶既然有这么深的意义,我绝不会打它们的主意。”

    “好,真的太好了!”吕汉泉笑了,“我就等你这句话,其实你不用卖水晶,因为季总裁在得到水晶的时候,就请了埃及法老在上面施了咒,必须与季总裁的基因相符之人才可以打开它。这里面藏着一颗钻石,我想那是你爸当时买下锁在里面的,就是要让你在需要的时候可以使用。”

    “原来季总裁已经做好所有准备,只是没想到他的妻子根本容不下赵赫修。”

    吕佩亭难过的说。

    “在知道你的身世前我一直觉得奇怪,为何他说需要相同基因才能打开,因为那时候没有人知道他还有子嗣存在。”吕汉泉将铜嵌水晶先摆在桌上,然后让赵赫修将另三枚水晶也靠在一起,“佩亭,拿根消毒过的针来。”

    “好。”吕佩亭虽不解,但还是去把针与酒精拿来。吕汉泉将针消毒后便在赵赫修的指上扎了一针,然后将他的血滴在四枚水晶合并的圆洞内。

    才不过数秒,就见那四枚水晶的底座分开,然后吕汉泉又依金、银、铜、铁的顺序将四个底座相叠,而后便发出一道亮光,只见金盒倏然开启,一颗晶亮的钻石呈现在三人面前。

    “好亮、好大的钻石,老总裁真有目艮光。”吕汉泉惊叹,“这绝对价值不菲呀!”

    “不管价值多少,我都感激您,吕伯伯。”看着这颗父亲留给他的钻石,赵赫修再也忍不住的落下泪来。

    “好了,我也累了,佩亭你扶我回房间,还有这个铜嵌水晶就放进这个盒子内吧!”吕汉泉对赵赫修笑了笑,而后让女儿搀扶进房里。

    等吕佩亭从房里出来,望着直盯着那四枚水晶发呆的赵赫修,温柔的坐在一旁,关心地问道:“怎么了?为何看得发呆?”

    “看着我爸给我的一切。”他叹口气,“如今想想,一切恩怨又如何?突然我不恨我大妈了,她和陆恒虽然没有爱过我,但至少也有养育之恩。”

    “你真的这么想?”她微笑地道:“那真的太好了。”

    他拍拍她的手,“转告伯父,我不会辜负他的期望。”

    “嗯,我相信你。”吕佩亭垂下脸,越了数秒后才说:“还有我堂哥,据我所知他已经逃出国,不知跑哪去了,你打算追究吗?”

    “唉!算了,他是你堂哥,我就不追究了,不过……这件事牵扯到利诱护士,我不知道医院放不放过他?”他叹口气。

    自那件事之后,吕佩亭便将护士遣回医院,还告知医院她所做的错事,因为在她看来医护人员若这么容易被利诱,那么她照顾的病人就太危险了。

    “也是,他真的太差劲了,就不提他了。”她主动窝进他怀中,轻声又说:“没想到我爸居然藏了这么一个大秘密。”

    “不是只有你父亲,我想当年拥有这些水晶的元老们也都知情,因为没人知道我是季若涛的亲生儿子,大家就不曾再提了。”

    他逸出笑,“说到底都要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我?”她不明白。

    “谢谢你一开始就相信我,相信我可以把伯爵管理好。”他紧紧将她锁进怀中,“若非如此,我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你把我说的太好了,我才没那么伟大呢!”她害羞地笑,“不过可以在你心底占有一个位置,我也很开心。”

    “我绝不会辜负你的。”他给予承诺。

    “我知道,我也会永远支持你。不过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你,你还是快去处理公司的事吧!”她善解人意的说,伯爵正面临危急存亡之秋,现在不是浓情蜜意的时候。

    “好,那我走了。”他将水晶与钻石收好,整个提起。

    走出屋外送他上车之后,她轻轻挥手与他道别。

    就在这一瞬间,她彷佛也挥别所有的陰霾,希望自己和赵赫修未来的路能平坦顺遂。

    ☆☆☆☆☆☆☆☆☆

    伯爵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方面的问题,如今资金的问题解决了,也是赵赫修大展身手的时候。这段时间他将全副心思摆在公事上,对公司所有员工的态度也慢慢转变,见了人会主动打招呼,也不再孤傲了。

    员工们一开始对他的改变不太习惯,渐渐各种传言都传开来,像是公司要倒了,所以总裁不再高傲,或是总裁受了刺激,心性大变:还有更夸张的传言,说陆总裁显灵指责他不孝,他被吓得不得不放低姿态。

    这些传言他完全知情,却不想澄清,因为时间会证明一切,又何必多花心神在解释上?

    经过一番努力,在半年后的设计发表展上,伯爵的研发成果得到国内外厂商及同业们的关注,引起一阵轰动。

    两个月后,伯爵推出的智慧型手机隆重上市,国内外订单络绎不绝。

    看着报纸上各界对伯爵与赵赫修的评价和高度认可,吕佩亭也为他感到开心哪!

    “你终于成功了。”

    “有一半因素是因为你。”每天在他辛苦工作时,她总是会来看他,还带来精心烹调的午餐,是他支持下去的原动力。

    “又来了,你现在嘴可甜了。”她糗他。

    “这都是我的真心话。”他握住她的小手,“有你在的日子每天都很开心。”

    “好啦!我信就是,别再说了,怪难为情的。”她听得心里甜滋滋的,“等会儿就要召开股东会议,你准备好了吗?”

    赵赫修打算在今天公开他和季若涛的关系,虽然从他表情中看不出情绪,但吕佩亭知道其实他是紧张的。

    “嗯。”他点点头,“一切都没问题了。”

    “那就好,我会在外面等着你。”她握紧拳头,朝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他笑着点点头,又低头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那我进去了。”

    目送他离开办公室,吕佩亭便一直待在这里等着他。

    而步入会议室的赵赫修先向股东们报告最新一季的营业额与利润,立刻引来所有人的掌声。

    “对不起总裁,过去是我们误会你了,以为你只是个贪……贪……”

    “贪慕虚荣、夺取养父财产的人?”他替他们接下去说了,接着又让严正发给每人一份资料。

    “你们一定很好奇这是什么?其实这是我的身分证明,各位可以打开看看。”

    几位大股东抱着怀疑的态度将资料拿出来看。

    “什么?你是季若涛的亲生子?”

    这份资料里有着关于赵赫修的身世,还有季若涛寄放在律师那里的证明密件。

    “各位看过后若有疑问,可以向上面所记载的林律师提出。”

    他阖上卷宗,“好了,会议到此结束。”

    “等等。”两名当初持有银嵌水晶与铁嵌水晶的元老一同喊住他,“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也知道我的生父是谁。”他坦言道。

    “那为何要拖到现在才说?”如果早点表示,就不会有这么多纷争了。

    “因为我希望你们不是因为我的父亲才认同我,而是因为我的表现。”说完,他便在众人钦佩的眼神下走了出去。

    几位元老与大股东们万万没想到,他背负着这么多年的冤屈,却为了展现实力宁可让人误解。

    回到办公室,赵赫修才推开门,就见吕佩亭朝他扑来,“怎么样?那些老股东有没有吓一大跳?”

    “我看是不只一大跳。”他笑了笑。

    “跟我爸得知时的表情一样罗?”吕佩亭心底有着说不出的开心,从今天起他不用再武装自己,可以开开心心的做自己,认认真真的做事。

    “差不多,但是更让我开心的是他们的掌声,认同我的掌声。”他将她抱起转圈圈,“我真的非常高兴。”

    “别转了,我头都晕了。”她开心的笑。

    他这才放她下来,拍拍她的头,“你刚刚都在做什么?”

    “看报纸找工作呀!”如今爸的身体状况已稳定,赵赫修也解决了难题,她也该找份工作维持家计了。

    “找工作?”他眉心一锁,“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秘书,我是学企管的,美日语都还行,应该可以胜任吧?”她抬头对他一笑。

    “你要当别人的秘书?”他光想就不开心,“不可以。”

    “为什么?”

    “万一遇到好色的老板怎么办?”他愈想愈不安心。“如果你真想工作,就做我的秘书吧!”嗯,这个决定最好。

    “秘书?你不是有严正了?”

    “呃,多一个秘书也没什么。”他找着藉口。

    “那我就可以和严正一起坐在外头罗!那也不错,他这人看似严谨,其实说话挺有趣的,和他一起工作一定很开心。”吕佩亭睨着他的表情,故意这么说。

    果真,赵赫修的脸色变了。

    她忍不住掩唇轻笑,“呵……我是故意逗你的啦!”

    “你这个坏女孩!”他微愠的来到她面前,抓着她的双肩道:

    “我已经决定了,你不用找工作,以后就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吧。”

    “又是孩子,哪来的孩子啊!”她臊红着小脸。

    “现在是没有,但我们可以制造呀!”他立刻将她带进一旁的休息室。

    “现在是上班时间……”她惊呼。

    “有什么不可以!”

    两人浓情蜜意,办公室里热情如火……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魔的午妻最新章节 | 恶魔的午妻全文阅读 | 恶魔的午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