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真皇子假公主 > 第十章

真皇子假公主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尉骏找了三天,始终没有吟月的线索。

    他走遍了所有地方,瑁西山的木屋还有黄石山沟也去找过了,仍是一无所获。

    在黄石山沟时,当张梁得知此事可说极为震惊,他一直以为连江是个有野心的人,得知自己的女儿与尉骏要好,这才卖命的救他,想拱他上皇位,万万没想到他竟亲自将女儿送走,完全切断她与尉骏的连系!

    “张梁,带家人回去冀州吧!我是不会去争皇位的。”言下之意,他希望他们能死心。

    “少爷!”张梁皱着眉,“我已经想通了,不会再作梦,但是你有才能,你不做皇上谁来做呢?”

    “大皇子虽然资质驽钝但秉性善良,由他来做皇上再适合不过。”尉骏扯唇一笑,“据我所知宫中尚有几位忠臣,像是江森、刘珏,由他们来辅佐大皇子,一定可以把国家治理得很好。”

    “你……”

    “好了,就别再说了,既然吟月不在这里,那我也该走了。”尉骏走出屋外正好瞧见张羽欣站在前面。

    她迟疑了会儿才走向他,“尉大哥,我……真的很对不起,我只是嫉妒她,所以在面里动了手脚……”

    “算了,已事过境迁,我不想再追究。”如今人都消失了,他再追究这些事又有何意义?

    “你真的不怪我?”张羽欣在事后非常害怕,原本为了害了吟月而开心,但随即想到尉骏的反应,不禁又冷汗涔涔。

    “你们全家帮了我许多,就当抵过吧!苞你爹回冀州,尉家庄就麻烦你们了。”交代几句之后,他便不再逗留的离开了。

    回到暂住的木屋,尉骏握着母亲的手,“这阵子很少陪您,您很孤单吧?”

    “怎么会?我知道你在忙什么,吟月还是没有下落吗?”见儿子这般难过,尉氏好心疼呀!

    “对,但我不会放弃。”尉骏望着娘,微笑地说:“我不当皇上,您会怪我吗?”

    尉氏摇摇头,“不会,我也不喜欢宫里的生活。”

    “好,那等我找到吟月,就和她爹四人一起生活。”他勾起嘴角,听见娘这么说,他总算安下心来。

    站在门外的连江听见他们母子的谈话,眉心不禁紧锁,心想难道真是他错了,他不该拆散尉骏和吟月?

    想想吟月,就不知道她此刻可好?

    然而,待在湖畔的吟月当然不好了,她成天在竹屋内发呆,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全是尉骏的影子!

    偶尔她会来到湖边看着水中倒影,悲伤地回忆着从前,对尉骏的思念不曾稍减。

    夜幕低垂时,她总是望着天上的明月,想着如果自己能化为月儿,就能每天夜里偷偷瞧着他,一解相思之愁。

    “月儿呀!请替我多多照应他吧!”如今她只能为他祈福,“就让他忘了我,永远别想起我,尽快寻得喜欢的女子。”

    还有公主……愿白大哥能早日找到公主,两人快乐的一起生活。

    吟詌uo俱驳牧撑哟牌嗝赖男Α

    即便连江已在宫内打点好一切,但尉骏依旧没有接任皇位的打算,看着他成天早出晚归的四处去找吟月,连江不禁感叹难道这都是命?

    连江走进灶房,看尉氏在灶前忙碌着,脸上没有半点不耐与疲累,就像她说的,每天做好晚饭等着儿子回来吃,这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她也是个无欲无求的女人啦!

    天色暗下,直到饭菜都凉了尉骏才疲累的回到家。

    “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去把饭菜热一热。”尉氏耳闻儿子回来的声音,立刻从房里出来。

    “不必了娘,随便吃吃就好。”

    “不行,饭菜冷了多难入口。”尉氏坚持将饭菜拿进灶房热。

    尉骏赶紧帮忙,看着母亲蹲在灶前用吹管吹燃火苗的动作不禁又想起了吟月,记得当时她也是这么为了他忙碌,但她为何要离开呢?

    不一会儿饭菜端上桌,其实他根本没有食欲,但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勉为其难的吃了几口。

    “娘,我们回瑁西山吧!那里才是咱们真正的家。”用膳时他提议道。

    “也好,娘也很想念瑁西山,也想婆婆。”尉氏微笑点头。

    “好,那我们明天就回去。”尉骏说道。

    “这段日子来多亏连江的照顾,咱们母子得亲自去向他道谢并辞别才是,对了,他一直没过来用膳,想必还没吃,等等你先带一份饭菜过去。”她交代儿子。

    “是,我知道。”

    用过膳后,尉骏带了饭菜过去,连江很意外看见他,赶紧将门打开,“外头天冷,快进来。”

    尉骏点点头进入屋内,并将竹篮搁在桌上,“这是我娘交代要带给你用的。”

    “多谢……”

    尉骏继续说道:“我明天要带我娘会瑁西山了,这段日子多谢你的关照。”

    “你不找吟月了?”连江问。

    “当然要找,我是绝不会放弃的。”尉骏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你说的是真的?找不到吟月决不放弃吗?”连江叹口气轻笑道:“像你这样漫无目的寻找,何时才能找到呢?”

    尉骏脸色一变,望着连江,“你想说什么?”

    “你是聪明人,还需要我的提醒吗?”连江摇摇头,“我能说的就只有这样,想想吟月喜欢的是什么,相信很快你就能找到她了。”

    才听他这么说,尉骏便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回到木屋对母亲说:“娘,我出去一趟,今晚不回来了,您记得要关好门窗。”

    “你要去哪儿?”尉氏追问道。

    “我去找吟月。”说完他便替娘关好窗,这才安心的离开。

    “唉!这孩子,怎么才回来又要离开,该不会知道吟月去哪儿了?”尉氏望着天,诚心祈求老天保佑她儿子能找到吟月呀!

    尉骏快马来到山坡上,回想着连江所说的话。吟月喜欢的是什么?

    他不停的思索着。

    突然他想到了!上回他带吟月来这里时,她曾说过她最喜欢湖畔……莫非连江真的为她找到这么一处地方?

    不再多想,他随即掉转马头往山下直奔,打定主意从周围的湖边开始寻找,虽然帝京附近的大小湖泊不计其数,但他相信终有一天可以找到她!

    于是乎,他以帝京为中心开始往外围寻找,找遍方圆五里内的湖畔便花了十天的工夫,每到一处他都仔细的搜寻许久,但仍然不见吟月的踪影。

    他不死心,继续往更外围找,就在一个月后当他来到一处幽静的湖畔时,听见不远处有竹林婆娑的声音。

    尉骏放慢脚步缓缓朝前移步,远远的就看见一位姑娘站在竹林间,不知在做些什么?

    这背影他绝不会错认,就是他日思夜想的吟月啊!

    “吟月!”他扬声喊道。

    吟月闻声回头,当瞧见是尉骏时,怔愕的说不出话来。

    起初她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是当瞧见慢慢走来的人的确是他,她的四肢一软,差点倒了下来。

    “小心。”他迅速上前接住她,才发现她瘦了许多,站在风中几乎立不住,“你怎么变得这么憔悴?”

    这些日子她到底受了多少苦?他的心疼痛不已。

    “我只是……”“想你”两个字她却说不出口。

    “只是什么?”如今已是隆冬,她居然穿得这么单薄站在竹林内,该不会是想不开?“你住哪儿?”

    尉骏索性将她抱起,快步走出竹林。

    “往西走会看见有间竹屋,我就住那儿。”吟月直看着他,深怕这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尉骏迅速往西走,果真看见一间竹屋。

    他立刻将她送进屋内,点燃炕火以暖和她冰冷的身子。

    坐在炕上,她的身子慢慢变得暖和了,白皙小脸也转为红润,“谢谢。”

    “你还没告诉我,这么冷的天你站在竹林里做什么?”

    “因为无聊所以到外头散步,走着走着就到了竹林,突然觉得竹叶摩擦的声音很好听,便驻足聆听,谁知道当我想再举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冻僵了!”说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傻瓜,你这样教我如何能不担心?”他紧紧抱着她,给予她温暖,“以后不许再离开我了,知道我找你多久吗?”

    她吸吸鼻子,蹙眉看着他,“你是怎么找来这里的?”

    伸手摸摸他的脸,见他脸上多了分沧桑,可见他为了找她有多伤神。

    “过去一段时间我日日夜夜、翻遍每一块土地,怎么都找不到你。”他笑着拨开她覆额的发,“是你爹给了我暗示,我才能找到你。”

    “我爹!”她微微敛下眉,“他说你整天除了找我之外,什么事都不做,这怎么成?”

    “是你让我变成这样子的。”尉骏用力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比前些日子显得更小的脸庞,“别再折磨自己了,我不做皇上,关于这点我已经向你爹说得很清楚了。”

    “你真的不做?”她不由红了眼眶。

    “对,除了你和我娘,我什么都不要。”他看着这间竹屋,“这应该就是你梦寐以求的湖畔竹屋吧!澳明儿个我再多搭两间,就可以将我娘和你爹一起接来住了。”

    听着他的话,吟月脑海里不由得想像一家人温馨同住的画面,一颗心变得浓热。

    “怎么不说话?不喜欢吗?”瞧她傻傻的看着他,尉骏唇畔的笑容也跟着扩大。

    “喜欢,我当然喜欢,我只是觉得好像身在梦中,是这么的不切实际。”吟月怎么也没想到爹爹终于肯成全他们了。

    难道是上天怜悯、月神疼惜,让她能够拥有他这分爱?

    “答应我,以后别再离开我。”他要得到她的亲口承诺。

    吟月羞怯的点点头。

    因为暖炕的烘热,她的小脸变得红扑扑的,真是诱人。

    情不自禁的,他伸手拂过她的小脸,并将她紧紧拥住,“还冷吗?”

    “不冷了。”她微笑的摇摇头。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瘦,还是你爹都没好好照顾你?”真不知道连江在想什么,满脑子就只有国家、百姓,难道这些比自己的女儿还重要吗?

    “当然有,我爹每两天就会来看我一次,还带了许多东西过来。”她垂首说:“在我三岁时娘就去世了,是我爹独自抚养我,给了我满满的爱,所以你别再怪他了。”

    “我懂。”他拍拍她的后脑,“以后我会和你一起孝敬他,敬他如父,这次他愿意提点我,就表示他不再坚持拆散我们了,只是嘴上仍不肯松口而已。”

    听他这么说,吟月忍不住笑了,他的体谅、他的爱意,一整个融入她心间,令她心悸不已。

    “尉骏……”她勾住他的颈子,以勾人的嗓音说道:“你爱我?”

    “那是当然。”尉骏毫不迟疑的说道。

    “不嫌弃我身子上的伤痕?”她又问。

    “要我说几次呢?”尉骏轻锁了下眉心,见她脸上有着不确定的担忧,他眉间的皱痕也更深了。

    “二年后呢?对我的爱会变吗?”她眨眨眼。

    “不变。”

    “五年后呢?”她漾出笑。

    “不变。”

    “那——”

    “就算百年、千年还是不变。”尉骏索性替她说了,“你倘若还怀疑我,我可要生气了。”

    吟月脸上的迟疑消失了,她红着双腮,在他颊上亲了下,而后羞怯的想逃开。

    尉骏赶紧拉住她,“炕上这么温暖,你不待着打算逃哪儿去?”

    “我……”吟月亮灿如星的眸子凝望着他,更增添她的娇羞与诱人。

    他再也忍不住地缚锁她娇软的身子,凝注她娇羞的神情,殊不知她的柔弱更加勾起他体内的骚动,如深海般的黑眸闪动着野性的光影!

    他再也忍不住地剥开她的衣裳,以温柔的目光膜拜她全身,无视于她身上那些可怖的痕迹,因为在他眼中她永远都是如此的完美。

    “这炕太热……”她低喃道。

    “热?”他笑着摇摇头,“不是,而是你对我的眼神有了感觉,知道吗?你总是这么的敏感。”

    他的话又惹得她小脸臊红,望着他深邃的目光,她噎了嗓,情不自禁想将自己奉献给他。

    “那你对我呢?”她大胆的询问。

    “那还用说。”他的嗓音都瘠咽了。

    “那就别用说的。”吟月话语中的暗示让他下腹贲张,体内更燃起了奇妙的火花。

    随即狂野的热浪朝她席卷而来,火焰般的**、狂肆的吻带给她不可思议的快意,当两人融为一体时,她情难自禁的落下泪来……

    “怎么哭了?”瞧见一抹晶亮挂在她眼角,尉骏定住身躯。

    “没事……我是喜极而泣。”吟月羞涩的说。

    他轻轻吻掉她的泪,再一次深入她,这次更加粗野狂放!

    吟月屏息承受着,如同电击般的感觉刺激着彼此的感官。

    外头的天色微微转亮,屋内微弱的烛火也熄灭了。

    尉骏在湖畔边又搭了两间牢固的竹屋,打算将娘与连江一同接来生活,但他始终没忘记要带吟月去游山玩水的约定,决定先将爹娘安顿好再出发。

    得知事情后,尉氏婉谢了儿子的心意,决定回瑁西山和婆婆一起生活,而连江也决定待在帝京辅佐大皇子,要他们两人别顾虑他们两老,放心去游山玩水。

    明白爹娘的体贴与心意,尉骏和吟月收拾好行囊出发了。

    “想去哪儿?”途中,尉骏问道。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去哪儿都成。”吟月真心地道。

    “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他又问。

    “嗯……如果可以,我想去找公主。”公主与白磊至今下落不明,她一直挂念在心。

    “公主当真对你这么重要?”

    “嗯,公主就像我的亲姐姐,我们的感情很好。”回忆以前她与鸾鸾玩乐的情景,吟月有丝伤感。

    “可我却杀了她爹。”他皱起眉。

    “齐城风不是没死吗?我想等白磊回来会医好他的,如今他已不是皇上,等鸾鸾回来就可以父女团圆了。”或许是齐城风命不该绝,原本被宣告只剩一个月的寿命,但居然活了下来,身体日渐好转。

    江森将他安置在一处隐密的地方疗伤,就等鸾鸾回来让他们见面。

    “幸好。”他轻喟了一声,“我娘还活着,对他我也没有再多的怨恨了。”

    瞧他突然垂头丧气着,吟月拉起他的手说:“这样吧!咱们去南方。”

    “南方?为何?”

    “听说南方天气好,风景也优美,更有许多好吃的东西呢!”她俏皮地说道。

    “好,咱们就去南方。”只要是她的心愿,他都会办到。

    马儿转个方向往南而行,日阳渐渐照顶,直温暖他俩的心窝。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真皇子假公主最新章节 | 真皇子假公主全文阅读 | 真皇子假公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