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风流种 > 第九章

风流种 第九章

作者 : 黎孅
    高耸的水泥围墙,将空间圈成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墙头上缠绕的电眼,说明了墙内的一切都被监视着。

    阴凉的气侯,浓密云层遮蔽了天空,为这栋坐落在人烟稀少处的建筑物蒙上一层诡谲的氛围。

    一道沉重的铁门开戏,发出刺耳的咿呀的声响,一位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举步维艰地踏出来。

    铁门在男子身后缓缓阖上,他没有回头。

    “爸。”

    前方,一个清秀的女人红着眼眶,压抑激动的心情轻声呼唤,快步走向中年男子,为他拎过手中的行李,对着他微笑。

    中年男子先是一怔,脸上的表情复杂,讶异、欣慰、感动和愧疚的情绪充斥他心头,令他一时不知该如何跟女儿开口,仅能僵硬的笑了下。“小薇,你……长大了。”看着褪去少女青涩模样的女儿,毛立诚心中有千千万万的抱歉。“这几年苦了你。”

    “爸,不要这样说。”毛书薇看着父亲,情绪难掩激动,不爱听父亲说那些话。“回家吧。”她说,拎着父亲少少的行李,主动牵着他的手,走向一旁等待的车。

    她没有回头看父亲脸上的表情,只知道父亲的手,不停地发抖。

    毛立诚落下一滴泪,一手火速抹去,任凭女儿牵着另一手,走往回家的路。

    毛书薇将父亲的行李放进后车箱,为他打开后车门,让他坐进去。

    “伯父。”

    毛立诚才坐进后车座,立刻发现驾驶座有个面生的年轻男人,对方礼貌性地喊了他一声,令他不禁惊讶。

    裴夙转过头打招呼。“您好,我叫裴夙,您可以喊我阿夙。”

    “……你、你好。”毛立诚脸上闪过一抹羞愧,轻握了一下裴夙伸来的手后随即缩回。“麻烦你来接我,真不好意思。”说完他眼神不自然地望向外头,神情有抹尴尬,想问对方跟女儿的关系,却也问不出口。

    “走吧,回家了。”毛书薇坐进副驾驶座,系上安全带,笑着说出这句多年来想说的话。

    爸爸总算可以回家了。

    裴夙点点头,将车子开上道路。他知道自己的出现太突兀,而且这时间点向长辈介绍自已跟毛书薇的关系也不恰当,于是他体贴的为毛父留颜面,没有再开口打破沉默的氛围。

    随着车子行进,他们身后那栋巨大的建筑物渐渐缩小,在后视镜中消失不见。

    “爸,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很久没吃牛肉面了吧?去吃牛肉面好不好?”毛书薇回头问,轻快的语调显得有些刻意,她越想表现平常,反而越不自然。

    “不了。”毛立诚摇摇头,拒绝女儿接风的好意,想了想,踌躇一会,最后还是决定道:“先到林家去吧。”

    父亲说出口的地方,让毛书薇的笑容僵硬。“不先吃点东西吗?还是先带你去……”她还想劝父亲,可却见父亲摇了摇头。

    她不知如何是好,求救的视线瞟向裴夙。

    裴夙连忙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大掌握了下她的手。“没事,有我在。”他继续专注地开车说。

    车子开出少有人烟的道路,平稳快速地驶向人群紧集的城市,最后来到那间位于住宅区的老旧面包店。

    毛立诚下了车,眼眶逐渐泛红,踩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走向店门口。

    正在店外擦拭玻璃橱窗的少女儿了他吓一跳,怔楞一会后才抓着抹布奔进家门呼喊着,“妈、妈,他……他来了!”

    站在店门口,毛立诚情绪激动,直到看见被肾病折腾到近日才出院回家疗养的妇人,他立即红着眼眶,双膝一弯,直接下跪。

    “毛先生,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妇人惊呼出聋,连忙上前来扶持,无奈毛立诚硬是跪着不起来。“我对不起你……我也还不起……”毛立诚一个大男人,痛哭流涕地说。

    门口的骚动引起附近居民注意,不少人纷纷探出头来,聚集着看热闹。

    毛书薇也瞧着这一幕,交头接耳议论的人群让她想起多年前的那个清晨。那时,年轻的她苍白着脸僵立在一旁,孤立无援的感觉使她浑身发冷……

    一个温暖有力的手臂圈住她肩头,身子落入厚实的胸膛中,消退了她打心底冒出来的冷意。

    她回头,看见站在她身后、始终带着坚定眼神望着她的裴夙。

    她微笑了,感激他此时陪在她身边,给她支持的力量。

    “说这些干么?够了够了,这几年你们也做得够多了,别这样,快点起来……”妇人同样泪眼相对,扶起跪着的毛立诚。“进来坐。小亭,给叔叔倒杯茶。”

    “好。”少女轻应声和,有点僵硬地对毛立诚一笑,很快又撇过头走进屋子里。

    一行人正要进屋,妇人热心地对毛立诚嘘寒问暖,一名少年却突然冲出来,带着一脸不善的神情对毛立诚大叫,“你还有脸来我家?你凭什么?滚出去!”他的音量吼得人尽皆知,让人下不了台。“你这个杀人凶手!”

    “杀人凶手”这四个字划破平静的假象,让所有人表情一变,妇人苍白的脸色更苍白,毛立诚则垂下头,双脚停在原地,沉重得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想踏进我家?可以啊!你让我爸活过来啊!喂,毛书薇,你不是很厉害,有求必应?你快让我爸活过来啊,带你爸来做什么?与其做这种事,不如快点想办法怎么让死人复生……”少年的话尖锐又咄咄逼人,却让人无从反驳。

    毛书薇被点名,被呛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她神色僵冷,想端起无畏的面孔武装自己,却发现再厚的盔甲也敌不过事实造成的杀伤力。

    裴夙将这情景看在眼底,火大地想上前教训一下不讲理的臭小表,“你这……”

    毛书薇拉住他的手,乞求地对他摇摇头。

    他心疼地望着她,只能不甘愿的咽下这口气,大手反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交扣。无论那些看热闹的旁人如何议论,他就是要握着她的手,跟她站在一起。

    “看在你和你爸的面子上,我现在不跟他计较。”裴夙强调他的隐忍是为了她。

    父亲是杀人凶手——这样的罪名压垮了毛书薇的世界,粉碎了她的梦想、她的未来。她的父亲入狱后,她便藏着这个秘密,远离自己原本的生活。

    她休学消失,其实不只是因为躲避裴夙、因为她有了他的小孩这么简单——是的,比起未婚怀孕,她父亲的事更让她难以承受。

    那天,裴夙跟踪她到医院后,亲耳听见她向妇人谈到自己的女儿,发现两人共育一女,更逼她说出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怀着这秘密来到他身边,为的是女儿,她早抱着一辈子不告诉任何人自己就是孩子生母的打算,想就这样待在女儿身边,默默的看着她长大——

    “都是那一夜,我的生日……如果我回家了、打完工没有为你留下,也许我就能阻止我父亲做傻事。他只是想帮唯一的女儿过生日,但手边却没有钱……”

    父母离异后,毛书薇跟着父亲,但父亲长年失业靠打零工维生,一直负担不起女儿的学费,长久以来,父亲总是对她这个女儿有着深深的愧疚。

    那一天,是她十九岁生日,父亲只是想让女儿开心,想给她一个惊喜,可身上偏偏没有钱,于是便挺而走险,在家附近的面包店抢了一个小蛋糕。

    然而,店老板恰好出柜台逮到了他,两人在店内扭打起来,父亲将店老板推倒,对方却不慎撞到摆在桌面上的面包刀,突起的刀锋深入腹腔,店老板不久就因为失血过多伤重不治……

    就这样,毛立诚在女儿生日当夜被送进警局,之后便因过失杀人入狱服刑,而毛书薇,从此不过生日。

    因为生命的代价太昂贵,她没有亲手伤害别人,但事件的起因却是为了她。背负着这样的罪恶感,庆生对她而言,太奢侈。

    “我爸不是故意的,他没有想要伤人的意思,他告诉老板,他赚到钱就会来还,但老板不相信……怎么会相信呢?爸不是故意的,却为了我犯下这种错误,我怎么还能再自私地抱持自己的梦想?爸爸为了我,毁了另一个家庭……”

    裴夙永远也忘不了,那夜毛书薇在医院里对他说这些话的眼神,黯淡无光,就像是心如死灰一样。

    所以,她选择一走了之,消失了,不跟任何人联络,也封锁了所有消息。她放弃学业,放弃自己想要的未来,为父亲犯下的过错赎罪,没有发现自己怀了身孕,等到她察觉时,胎儿已经快要五个月大了,她舍不得拿掉小孩,可生下来……却也养不了……

    “当时的我,没办法给女儿好的生活,也没脸告诉你我家发生了什么事。因此,我只能狠心遗弃女儿,做出最痛苦无奈的决定。而且这样的我、一个杀人犯的女儿,跟你这个裴家太子爷怎么可能有结果?怎么可能呢……”

    那时,她说着却笑了,笑得好凄谅。

    背负着一条生命的罪名太沉重,多年来,为了弥补,毛书薇可以说把所有的资源都投注在林家身上。

    没了一家之主,林家失去经济来源,原本客源稳定的面包店没有师傅后,渐渐流失顾客。而林太太身体一直不好,也无法工作,林家人生活就此陷入困顿。

    而毛书薇在事发后隔天就没有去上学,而是开始找正职工作,父亲一入狱她便休学,扛起林家的经济重担。

    多年来,林家大笔开销都是她支出的,包括两个小孩的学费、林太太的医疗费用,甚至是少年代步的机车,都是她买的。

    “钱能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情……但我花了这么多钱,又能怎样?不能买回林先生的生命,不能买回他们家的快乐,就算倾尽所有,我也觉得还不够……”这是她一辈子还不完的债,因为生命无价。

    可是,一个不到二十岁、大学都没毕业的女孩,如何能扛起一家的经济重担?

    原本她一个人做三份工作,一天只睡五小时,但其中一位老板看中她的拚劲,将她带到大陆去栽培,不在乎她挺个肚子为自己工作。

    在那里,毛书薇从基层做起,每月台币三万块的薪资全数转入林家的户头,自己则利用下班时间多打几份临时工,赚取生活费。幸好内地开销不高,她生活倒也还过得去。

    多年过去,她从基层做到老板身边最倚重的左右手,而钱也越汇越多。只要林家开口,她便竭尽所能的给。

    这样的她,没办法将女儿留在身边,也舍不得女儿跟自己吃苦,因此即使百般不舍,也只能默默地将她留给裴夙,自己远走对岸。

    为了赎罪、为了钱,她放弃自己的梦想,放弃美好的人生,也放弃了女儿。

    裴夙听完她的说明,想到的是在那种竞争激烈的环境里,她一个年轻女孩得努力到什么程度,才能脱颖而出?她没有名校学历、没有背景可以依靠,为了往上爬,一定很拚命。

    “你在大陆的工作听来已经如日中天……为什么要回来?”这是他唯一的疑问。

    “我想念我的女儿。”她自嘲地笑着说。“想得受不了。”

    “就只有想念女儿?”他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

    话已至此,她没办法再违背自己的心意对他唱反调,尤其两人前一晚才坦诚相见,一夜缠绵……

    她有点不甘心又可怜地回答,“我也想见你。”

    在医院得到满意的答复后,他没再怪罪她,可也没有告诉她,自己对她遗弃女儿的行为谅解了没有。只是这一个月以来,他一直陪在她身边,帮她为即将出狱的父亲找新家,因为他知道,她父亲出狱后计画到林家去帮忙,立誓要让林家的面包店重起炉灶。

    从头到尾,裴夙对这件事都没说什么,他仅是陪在她身边,支持她、给她足够的力量去面对。

    毛书薇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孤单。

    “小豪,你怎么又这样子讲话?没礼貌。”林太太训斥儿子道。

    “妈,你少滥好人了,也不想想我们家这样是谁害的?如果爸还在,我们会这么惨吗?”少年不以为然的说。

    “跟你讲过多少次了,人要感恩、惜福,要原谅、要放下。你每次看到人都没好脸色,可我们家要人帮忙,书薇哪次拒绝过?亲戚们躲的躲、闪的闪,又有谁愿意帮助我们家?你怎么不为别人想想……”

    “反正这是他们欠我们的!”少年怒吼,叛逆地听不进母亲的话,不接受那些宽恕和原谅的大道理。

    杀父之仇无法化解,他憎恨的眼神来回看着毛家父女,恨不得将两人碎尸万段。

    “但毛先生也服了刑、付出代价了,不是吗?现在毛先生出狱了,说要帮我们,你不想你爸爸的好手艺传下去吗?我身体不好,不能做但还能教,人家有心赎罪,为什么不给人机会呢?”

    “教他?!”少年张大眼,瞪着愧疚心虚、目光不敢直视他的毛立诚。“他休想进我们家、进爸爸的面包房——他休想!”他推拒地吼着。

    裴夙看着眼前这一幕,十分忍耐。他知道以毛书薇的心情和立场,没有顶嘴的余地,所以她跟她父亲就这样站在那儿被人骂。

    他可以理解那种被罪恶感压迫的心情,但他很心疼,也不能忍受。

    想到她刚为父亲在附近租费了一层老公寓,为的就是往返林家方便,他便皱起眉。倘若毛伯父每日来林家帮忙都落得这种下场,甚至可能被赶出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不可能让自己未来丈人受到这种待遇,赎罪虽然必要,但他也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眼一眯,他心想……自己不如找个书薇没发现、未来丈人也不在的时间,来解决那个欠揍的少年。

    父亲辛苦的过了多年牢狱生活,这让毛书薇想给他每一点照顾,以前她也许办不到,现在她已经可以给。

    不过,清心寡欲的生活过惯了,毛立诚的物欲其实不高,很容易满足,一个小小的客厅、一间房间再加上有厨房及浴室,他已觉得很够了。衣柜里还有几套衣物,也就嚷着不要女儿再破费。

    “够了,我这样就好,你也不用留钱给我。我每天到林家去学做面包,那些做坏的都要自己吃掉,我不会饿到。你别老担心我,要多为自己幸福着想……裴先生很喜欢你,你啊,年纪也不小,该为自己未来打算了。”

    毛立诚现在唯一的牵挂,就剩女儿的终身幸福了。是他自己愧对女儿,没能给她好的环境供她念书,让她得从小打工养活自己,最后甚至还犯下大错,拖累女儿一块赎罪。

    “爸,我很担心。”

    “担心什么?我都多少岁了,有什么好担心?你多为自己想想吧。那位裴先生……知道你生过小孩后来送人的事吗?”这一点,毛立诚有些为女儿忧心。他知女儿多年前曾未婚生子,最后把小孩生下来却送人养,没能留在身边,他也为此更深觉对不起女儿,自责都是自己耽误了女儿跟男友原有的幸福。

    少有男人不会介意自己的另一半,曾为别的男人生养过孩子……

    “他知道。”毛书薇对父亲坦承。“裴夙就是小孩的父亲。”看见父亲震惊的表情,她苦笑摇头,“爸,我跟他之间一言难尽,他是莱欧汽车集团接班人,我们很难有未来。”

    毛立诚沉默了,明白女儿话中的意思。

    他们两家们不当户不对,自己有前科,女儿又遗弃了外孙女,这样的女人,裴家容得下吗?父亲所想的,这些毛书薇都想过了,可她从来没有问过裴夙这个问题,两人关系就这样诡异的维持着——他没有不让她见女儿,却也没有要她对女儿坦承她就是妈妈……

    好吧,她承认,其实她偶尔也会想听裴夙对她说起让她好过的话,希望他能用行动表示他不在意,只是……她想要但却不敢开口。

    唉,反正他们之间大概就这样了吧,她目前比较担心的,是父亲的情况。

    林家唯一的男丁至今还是不能接受父亲,每天父亲去学做面包,总会被小豪羞辱、怒骂,而父亲都默默的承受。

    这一天,毛书薇下了班去找父亲,一起吃完饭、送父亲回住处后,裴夙来接她。

    一上他的车,她隐忍许久的情绪就突然爆发,一古脑地宣泄出来。“我觉得我自己很没用……我可以完美的完成工作、独立自主的生活,不让别人欺负、看轻我,偏偏……自己的父亲受到委屈,我却不敢为他出头。”

    刚刚,她又听见小豪恶言相向的辱骂父亲了,原来好几次看见父亲一身的面粉,不是工作时沾上的,而是被砸出来的。

    每一次,父亲总笑笑的说没什么,洗一洗就干净了,但毛书薇知道小豪冲动的个性,生起气来恐怕不只如此。

    在大陆工作时,她已数不清多少次托人去警局保小豪出来,就连回台湾到裴夙身边工作后,她自己也去保了他几次。

    “小豪越坏,我就越难过……如果他爸爸还在的话,他就不会这样……”她难受地说。

    裴夙挑了下眉,对她这种自怨自责的说法并不苟同,以他一个旁观者的立场来看,她的诚意已经够了。

    这份补偿的心意,受害者家属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但他怎么看,那个叫小豪的小表嘴里说不要,手倒是伸得很长。

    “父亲过世,不能成为他行为偏差的借口,他只是没勇气面对现实而已。”他说。

    “可是我跟我爸……”她明显还想为对方说话。

    “够了。”裴夙完全不想听。

    毛书薇眼神一黯,乖乖闭上嘴。

    看见她的表情,他终究不忍心,快送她回到租赁的套房时,他开口了——

    “书薇,我跟你打个商量。”

    “商量?”

    “我们交换条件。小豪那里,我去帮你搞定,但等我帮你搞定这个麻烦后,你要对芽芽还有我父母坦诚一切。”

    听见他的交换条件,毛书薇吓了一跳,心里五味杂陈,滋味很难解释。

    他愿意为她解决问题,她又惊又喜,虽然不确定他的方式能不能奏效,可起码,他表现出了愿一起帮她承担的态度。

    然而,他要她向女儿以及他的双亲坦白所有的事,她又不免紧张。

    这代表他……是认真的吧?所以才要她自己亲口对女儿承认母女关系,也要她向他双亲解释。

    可是……如果他的双亲不谅解呢?万一裴泠不认她这个妈妈?

    “怕什么?”裴夙轻拍一下她的额头。“你就是我要的,有点自信。”听见她不小心把心里的担忧自言自语说出来,他笑着说。

    多年来,毛书薇习惯了靠自已,她不知道依靠别人是什么感觉,而长年在内地竞争的生活,也使她变得不敢随意相信别人。

    但,这一次,她觉得自己也许可以不用这么累。

    她鼓起了勇气,决定依靠他、相信他。

    “好,我就跟你交换条件。小豪那么固执,我想看看你怎么搞定他?”

    是否有不一样的未来,她拭目以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风流种最新章节 | 风流种全文阅读 | 风流种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