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小气芳邻 > 第一章

小气芳邻 第一章

作者 : 林晓筠
    搬家公司的卡车停在阳明山一幢五层楼高的别墅外,工人们进进出出,非常有效率,看得出是有素质的公司。

    今天是欧唯杰的“乔迁之喜”,父母虽然舍不得他搬,但一个已经三十而立的大男人了,真做出这个决定,那是谁也拦不了的。

    本来欧家父母把别墅盖成五层楼,就是希望四个儿子一人住一层,即使成家之后,大家还是可以住在一起,有自己的空间,能互相照顾又不会彼此干扰。

    算盘是打得很精,怎知最小的儿子却嫌这样的生活环境“太热闹”,哪怕他自己一个人住在五楼最顶层,仍是觉得要跟一堆人打交道很不自由。

    当然……他想搬出去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成家的压力。

    三个哥哥都结婚了,也都有了小孩,于是父母的焦点便都摆在他身上。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找个女人定下来?甚至……打算什么时候生小孩?诸如此类的问题他每天被追问,好像人生有张时间表,一切得按表操课一样。

    欧唯杰享受单身,更热爱单身,他是进口车代理商,事业有成、年轻多金,一个人的生活可以很丰富、很精彩,而且又刺激。外面有一大片森林,他干么要为了一棵树而绑住自己?

    结婚?

    NO!

    于是,为了图个耳根清净,逃避家人催婚的骚扰,他干脆搬出去。

    人一生只能活一次,他干么要过得别别扭扭、每天心烦气躁的?想结婚的人就结,不想结婚的就保持单身,大家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天下太平,世界和谐,这不是很美好吗?

    正指挥工人搬着他书房中一些比较重要的产品时,三个哥哥有志一同,很有默契的一起走进来,四个男人都是酷哥级的精品,但结过婚行情就差了些,不像欧唯杰依然炙手可热。

    “真搬?”欧家老大欧大杰有点冷眼旁观的问。

    “难道工人搬假的?”他笑着回答。

    “一个人住可没有家庭温暖。”老二欧中杰呛道:“冬天时更惨。”

    “二哥,我或许没有家庭温暖,但绝对可以享受单身的乐趣。”欧唯杰给他一记回马枪。

    三个男人眼中顿时出现懊悔、向往,还有很多复杂的情绪,但一下子便不约而同的收敛,因为他们是快乐的已婚男人。

    “唯杰,住家里可以茶来伸手、饭来张口,但一到外面可就得凡事自己来。”老三欧一杰警告的说。

    “那是小事。”他一点也不担心。

    “十件小事加起来就是大事。”欧大杰双手环胸,像是看戏般的说:“还是住家里舒服。”

    “我是住在家里啊,不过是我欧唯杰自己的家。”他强调道。

    他自己买了一层公寓,四、五十坪大,一个人住绰绰有余,非常的舒服,装潢更十分合他自己的意。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住进去,真正过过自己单身的日子。

    “和我们同住有这么无奈吗?”

    “每天看到父母、哥哥、嫂嫂、侄子、侄女这么痛苦?”

    “炫耀你是单身哦?”

    面对兄长的问题,欧唯杰不敢笑得太嚣张,他知道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份对于自由的渴望,却因为结婚、有了子女而必须舍弃。结婚当然有结婚的乐趣和幸福,但单身绝对可以过得比已婚更无拘无束,没有包袱。

    “我又不是搬到美国或外星球,要回来这里很方便。你们想去找我,开个三十分钟的车就到了。”他有些啼笑皆非的说。“我只是搬个家,又不是做出什么天理不容的事。”

    “你一定要这么刺激我们?”

    “想暂时假装单身,可以来找我狂欢。”他只能这么安慰。

    “你真的要抛下你三个哥哥?”

    欧唯杰哈哈大笑。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原因,他的哥哥们见不得他如此的快活、自在,没有家累、没有妻小,因此正在设法阻碍他的自由之路。

    “我说哥哥们,当初可没人拿枪逼你们一定要结婚,一定要成家生子,记得你们决定要结婚时,做小弟的我都有劝过你们……”他要兄长们仔细回想。“我可是说了最好再想想、再三思哦。”

    “欧唯杰,我又没有后悔结婚。”

    “你嚣张什么?等你老来只有一个人,连个替你抓背的人都没有时,你就该哭了。”

    “等你五十岁想通、想要结婚时,搞不好已经没人要嫁给你。不要以为你可以抢手一辈子,女人也是会想要青春的肉体……”

    知道自己犯了众怒,也知道兄长们的嫉妒心理,他但笑不语。

    人就是很矛盾,对于要不到的生活总有一份期盼与好奇,可却又放不下现有的日子,毕竟一条看似安定、大家都在走的路,好像比较安全。

    “好,单身可恶、单身该死,我就要去过我一个人的单身生活了,随时欢迎你们来找我。”他干脆的说,神情显得很愉快。

    搬家工人听到他们四兄弟的对话,都在偷笑。

    “那你这层楼就充公当家庭娱乐区。”欧大杰看情势已定,决定实际些。“你不反对吧?”

    “OK啊。”

    “摆张撞球台或乒乓球桌。”欧中杰接话。

    “你们高兴就好。”

    “不然弄个空中花园也不错。”欧一杰对园艺比较热中。“天气好时可以在星空满布的夜色下喝咖啡。”

    “你们决定吧。”只要大家开心就好,他都要搬出去了,原先住的这层楼要做什么用途,他已无所谓。

    “唯杰,那就祝你单身快乐喽。”

    “别因为受不了寂寞孤单就跑回来啊……”

    欧唯杰露出一个“你想得美”的表情。反正不管三个哥哥说什么,他都搬定了。

    因为工作的缘故,游佳蕊的兄嫂带着刚满一岁的小侄子由美国回来台湾,预计要住上半年,这本来是游家的一件大喜事,家里变得热闹,可以从早到晚都充满欢笑声,非常有朝气。

    一开始的确是如此,但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之后,游佳蕊便受不了了。

    对一个插画家而言,在家工作的她需要一个安静、能让她集中思绪的空间,而一向习惯家里只有爸妈和她三个人,一下子却突然挤进多了一倍的人,不仅她不习惯,本来的空间也变得狭小,尤其不论何处,总会有个一岁小男孩在哭闹或咯咯笑的噪音,吵得她无法专心工作。

    于是,她提出自己搬出去住的要求,虽然这对兄嫂有些失礼,但他们回来是天经地义,她也有自己的工作得顾,不如去外面住蚌半年。反正她够独立、够成熟,可以自己生活。

    这个提议,游家大家长游智隆自然是不肯。现在社会这么乱,坏人那么多,他怎么会放心让自己未婚且年轻貌美的宝贝女儿一个人去外面住?可是女儿的坚持,又让他不得不想想别的方法。

    而他老婆也马上找了自己的姊妹淘、老邻居诉苦,虽然隔了两条马路,但欧家太太可是她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方法是人想出来的,欧太太也算看着游佳蕊长大,自然会担心。她没有女儿,只有四个比她高了起码一个头的儿子,总是令她觉得自己像住在男生宿舍,最羡慕游太太有个贴心的女儿。

    所以,为了这个两家都钟爱的女孩,办法来了。

    “蕊蕊,你一定要搬出去?”游智隆仍希望女儿改变心意,虽然有点难。

    “爸,只有半年嘛。”游佳蕊从小就深谙以柔克刚的道理,绝不硬碰硬,不和父母硬杠,弄得两败俱伤一点意义也没有。“我又不是一去不回。”

    “但是你一个女孩子家……”于文婉这个做妈的搬出哀兵之计。“我们会担心啊!”

    “妈,你要担心我不反对,反正你一辈子都会为我担心,但我已经长大了,能够独立生活,我二十五岁了。”

    “感觉你刚会走路才是昨天的事而已……”于文婉吸了吸鼻子,感性的说。

    “妈……”真无奈,不过她不会投降。

    “好吧。事到如今……”游智隆也只好面对现实,坚定的开口,“其实我和你妈帮你找好了住的地方,一个我们觉得安全的地方。”

    “什么”她没想到父母的动作居然这么快。“爸……”

    “你知不知道欧家的小儿子已经搬出去了?”于文婉知道女儿不爱八卦,这事她也是第一次提。

    欧唯杰搬出去了?

    游佳蕊不无惊讶。她一直以为他会和家人永远住在一起,毕竟欧爸爸、欧妈妈盖了五层楼的别墅,就是要把儿子们都圈在身边。

    “唯杰自己在外面买了层公寓,欧妈妈在知道你想搬出去住后,就要唯杰去打听哪里有安全的屋子可以租,想帮你挑个小套房……结果,你知道有多幸运吗?”游智隆说得自己都兴奋不已。

    一颗心怦怦跳不停,但她一向不是那种轻易显露情绪的女孩,因此她按下心中的激荡狂喜,看似平静的问:“怎么幸运?”

    没人知道,只要和欧唯杰有关的事,总能牵动她的心绪,扰乱她的心跳节奏。

    “唯杰的对门邻居在交屋不久后移民通知就下来了,必须去加拿大坐移民监,所以台湾的屋子需要有人照料。房租是其次,只要能让屋况维持现有的状态,他们就安心了。”他一直认为好人有好报,果然没错。

    “爸,你的意思是……”游佳蕊的双手悄悄按在自己心口上,等待着呼之欲出的答案。

    “我帮你找到房子了。”游智隆宣布。

    “还有唯杰可以照顾你。”于文婉也放心的接在老公之后强调。

    “妈,我不需要照顾。”

    “是啦,是啦。”她笑眯了眼。“也不能说都是唯杰照顾你,你欧妈妈同样担心唯杰会像脱缰的野马,生活完全失序,如果你住在他对门,相信他会收敛一点、自律一些。欧妈妈是要你当她的眼线。”

    游佳蕊笑了。

    “唯杰那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对成家没有兴趣,老喊着单身好、单身快乐,你欧妈妈也拿他没有办法。”于文婉和自己的姊妹淘同一阵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以唯杰的年纪,也该结婚了。”

    “妈,现在都民国一百年了,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选择。”她没和两位妈妈站同一边。

    “还是一样。”说话的人是游智隆,他认真的看着女儿。“你可别给我搞单身那套,而且只能搬出去住半年。”

    “如果我想继续……”

    “免谈!”他独裁的说。“你哥只回来半年,又不是要跟我住一辈子。”

    “但我喜欢、更想要独立自主的生活——”

    “蕊蕊,别得寸进尺。除非你嫁人,否则你就是要跟父母同住。这次让你出去住是特例,只是暂时的,不是已经准你可以自己生活了。”游智隆还是那种传统父亲的想法。“若没有唯杰可以帮忙顾到你,你是不可能出去住的,所以,你要谢谢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气芳邻最新章节 | 小气芳邻全文阅读 | 小气芳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