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說吧
最言情小說吧 > 穿越小說 >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 第070章 孺子可教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第070章 孺子可教 作者 ︰ 米西亞

    星星躲到了雲層之後,深夜的秋風帶著夜的幽香,後山上的樹葉在風中沙沙作響,

    英俊神勇的權中隊長也就在系統內赫赫有名,文工團的女兵,軍醫院的女醫生只要認識他都會非常崇拜他。那些女人只能遠遠地膜拜他,沒一個能接近他。

    但葉子欣是第一個和他有曖昧地親密接觸的女人,那樣有個性的小辣椒,像一枚導彈一樣,突然把權賀俊的內心炸開了一個口子,連權賀俊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會在不經意中想到那樣火爆的女人,而且臉上會帶著笑。

    趙敏敏活潑的個性簡直就是《倚天屠龍記》里的趙敏的翻版,名字又差點雷同,又很專情。葉子欣和她結識了這麼多年,也不知听趙敏敏咬牙切齒地罵了陶凌川多少次。葉子欣便覺得,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恨之切必定愛之深。于是乎,葉子欣便給陶凌川取了個與趙敏敏相匹配的的綽號︰無忌哥。

    大清早,剛開始上班就有人來送花,誰啊?

    “就是啊,權中隊長才離開幾天,葉子欣就四處勾搭男人,這樣的女人哪里配得上權中隊長……”江雨欣因為嫉妒,心里也是憤憤不平。

    葉邵峰看著葉子欣,隨後笑道︰“媽,你的心肝寶貝已經交了男朋友,以後休息的時候自然是跑去跟男朋友約會啦,估計沒時間在家陪你啦!媽,所以我一直都跟你說,兒子才是最靠譜的,女兒遲早都是別人家的人!”

    “恩,奶奶找我有什麼事嗎?”權賀俊皺著眉頭應著。

    別的同事都以為這女人和不知名的男人正在戀愛,笑得那麼忘形,都想滅滅葉子欣的威風。只等著權錦添來醫院針灸的時候,偷偷參葉子欣一本。

    葉子欣瞪了老哥一眼,還沒等他回答老媽的話,就毫不示弱的回敬一句︰“媽,有句話才是這麼說的,兒子都是娶了媳婦忘了娘,你知道昨天老哥去干嘛了嗎?他啊,昨天被女朋友帶回家見家長啦!”

    趙敏敏心中最帥的男人自然是陶凌川,所以脫口而出︰“哦,賤男麼?你別跟我說見他一次,就讓你春…夢…無…邊?”

    其實有人待他照顧妹妹,他應該高興才是,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里卻悶悶地堵著。

    “呵呵,子欣是我孫媳婦,你們記得多多教教她,關照她……”老首長發號指令,但是,他老人家呵呵的一個孫媳婦听到這些女人的心里,卻酸酸地冒氣泡。

    “呵呵,都說畢業就分手,你們倒好,畢業就戀愛,好榜樣啊,值得我們學習!”葉子欣眉飛色舞的笑道。

    葉子欣話里的戀愛兩字讓秦莉雲把目光迅速轉移回葉子欣的身上︰“子欣,剛才你哥說,你也有男朋友了?”

    權賀俊心想或許是他誤會了,可是顧薇薇出國留學還是讓擔心了好多年。

    于是,林政委立馬想到嘉獎孫子,鼓勵他繼續努力,爭取早日迎娶孫媳婦。

    “哈哈哈,你又勾搭了一個老爺爺?”趙敏敏哈哈大笑。

    有那麼好的精氣神,他絕不會把它浪費的。

    這個問題太深奧,葉子欣一時沒想過,而趙敏敏被葉子欣的夸夸其談擾亂了思維,也沒想過。現在她們談論完帥哥,忍不住各懷心思各想各的帥哥,吃著各自的午飯。

    果真如此,秦莉雲的視線里面從葉子欣的臉上轉移到葉邵峰的臉上,眼楮冒著驚喜的光芒︰“真的嗎?”

    今天上午看到顧薇薇和葉邵峰,男才女貌地站在一塊,他們笑的時候那麼和諧,卻也讓權賀俊感覺有些刺眼。

    嘿嘿……臭小子,還嘴硬,背著長輩這麼勤快地獻殷勤!不錯不錯,孺子可教!

    “都去見對方的家長了,肯定是時機成熟啦,邵峰,你這個周末就帶女朋友回來給我和你爸看看吧!”秦莉雲眉眼含笑給葉邵峰說。

    “什麼意思啊?”秦莉雲愣了愣,不解的看著兒子。

    昨晚她還覺得自己跟向南前世情未了呢,如果趙敏敏知道此刻一定可以拿來駁她……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夜已經很深了,駐地在四面環山,深秋時節深夜的氣溫和白天相差較大,黑暗的空氣中飄蕩著一股寒氣。

    在她們笑臉相送中,權錦添離開了大廳,上了針灸室。

    “去,我是缺錢的主麼?就你這麼俗,每次都用這句台詞。換一個腦袋得了……”葉子欣嗤了一句。

    走到客廳,邊拉開椅子邊跟葉國濤,秦莉雲還有老哥葉邵峰打招呼︰“爸媽,哥,早上好!”

    “哈哈哈,蘭芳你可真擁軍愛民的模範。不像葉子欣那妖女,勾.引了那麼帥氣的權中隊長還不滿足。這樣的女人不尊重軍人,不擁護軍人,只會動.亂軍心,她根本就沒資格在軍醫院上班……”江雨欣拍了拍範蘭芳的肩膀笑道。

    “呸,什麼叫勾搭。就我這貌美如花婀娜多姿的身材,多了帥哥想勾搭我……”葉子欣一臉飄飄然地道,說了半天,不等趙敏敏七拐八彎不找邊際地發問,葉子欣直接爆料了,“還記得昨晚見到那個最帥氣的男人麼?”

    要是馬尾辮花痴見錢眼開,隨便見了個買花的男人就胡謅說成無敵帥哥,而事實是一個無敵丑哥,那,那葉子欣的美好計謀會落得怎麼烏龍結局?

    “這是緣分,俊哥就是一個大哥哥,我們不來電……”趙敏敏表示自己和權賀俊沒有男女之間的電流。

    這句話扔出去絕對轉移爸媽的注意力,畢竟論年齡葉邵峰比葉子欣大5歲,正值結婚的最佳年齡,前幾天葉子欣無意間听到老媽跟別人打電話的時候,還讓對方給哥哥介紹女朋友,想必老媽有了抱孫子的想法。

    女人收到花,而且是帥哥的花,心里都會虛榮地開心一把。

    林倩知道孫子這段時間忙著部署軍事演習,不便打擾他,但看看時間到了中午,想想打個電話給孫子也不礙事,這個時候家人給在部隊的軍人鼓勵,更能激發他的斗志和信心。

    葉邵峰有些說不上來的緊張,張了張口想解釋︰“爸媽,這個……”

    本來只是鄭曉曉和範蘭芳準備揭發葉子欣,現在被權錦添一句話一激,意外凝聚了這群女人投訴的心思。

    這是剛好葉子欣回來了,看到權錦添,一反常態地閃躲,而是非常甜美地叫著︰“權爺爺,您來了?”

    那時候他讀高二,顧薇薇讀初一,活潑開朗的權賀俊是軍區大院的孩子王,他身體力行地照顧顧薇薇,就沒有一個搗蛋鬼敢欺負內向羸弱的清瘦女孩。

    葉子欣真是要撓肝了,為什麼她提示得這麼明顯了,趙敏敏還猜不出來,看來兩人越來越沒默契了。

    “俊哥還更man,要比身材,那個uncle銳比不上俊哥的一個腳趾頭。什麼成熟穩重,在那樣酒色場所的男人,有幾個沒有沾染女人的。要我就喜歡俊哥,他在軍營里呆著,私生活是有國家級榮譽證書的品質保證,沒準,俊哥還是個處呢!”趙敏敏力挺自己的鄰家大哥權賀俊。

    心里總是擔心顧薇薇在國外受了委屈,一直憋著沒處訴說,擔心她把所有的問題都自己一個人扛著,怕她瘦弱的肩膀承受不住。

    葉子欣瞅著葉邵峰,卻在一旁煽風點火︰“爸媽,哥哥的女朋友可漂亮了,是那種溫柔賢淑的女孩,你們要是見了肯定會喜歡的!”

    葉子欣還要繼續為帥哥喊冤叫屈,趙敏敏可受不了直接打斷了她的話︰“首先,我跟那賤男沒有半毛錢關系,別跟我提他……”

    沒想到,一切都是自己的杞人憂天。

    “什麼?uncle銳?你發燒了,在夢游麼?”趙敏敏一臉的不可思議,覺得葉子欣在說夢話,不由用手背摸著葉子欣的頭。

    雖然現在是和.平.時.期,沒有戰爭,沒有硝煙,但7大軍區,卻擔負著保衛祖國,守護人民的重大職責。

    坐在辦公室的權賀俊看到是家里的號碼不由皺眉,奶奶不會是真的要落實自己有沒有看那本書吧!

    兩人之間的感情慢慢的發生一些變化,權賀俊隱隱的感覺自己喜歡上了她,也覺得她應該喜歡自己,但是兩人還沒來得及捅破這層紙,顧薇薇卻突然說出國留學了。

    葉邵峰迷人的眼眸泛著柔和的光澤,看著葉子欣和秦莉雲,嘴角微揚道︰“媽,你還是別太相信子欣的話!”

    權賀俊感覺心里亂亂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結果立馬將葉子欣惹得瞪眼︰“找死啊,再跟我提到那個軍痞,跟你絕交!”

    葉子欣說完一點都不掩飾各種炫耀得意的笑。

    權賀俊完成手工作業,才發現自己的大腦竟然一直在YY著小辣椒。生理Happy完,心里卻不得要領地覺得奇怪,不知哪里出了問題。

    “你胡說什麼啊!雖然我也很喜歡見到權中隊長,可我一點都不希望他來醫院。他來不是他受傷或生病,那也肯定是送戰友來。我可不希望我崇拜的特種軍官來醫院就診……”負責預約掛號的範蘭芳立馬反駁一句。

    算了,不想了。

    殊不知,葉子欣就等著老魚兒上鉤。

    秦莉雲以為是葉邵峰女朋友來的短信,喜不自禁的跟葉國濤遞了一個開心的眼色。

    權賀俊扯了一下被子,精銳的眼眸流彩熠熠,靜靜的融入黑夜之中,此刻心思有些煩亂了,黑眸閃爍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氣。

    額——這是什麼劇情?

    還好,這次葉子欣不算計別人,而是極盡全力的自暴自棄︰“雖說uncle銳很不錯,但我才畢業,怎麼也得瀟灑幾年閱盡美色,再談戀愛。這還不是你這死丫頭給我添的亂麼?害我跟權賀俊那混蛋剪不斷理還亂。听權賀俊說權爺爺特別一根筋,他要看上我,我可就在劫難逃。所以,聰明的我想到了一個絕妙的一石三鳥的辦法。現在有了現成的追求者,正好可以幫我擋擋架,以uncle銳無敵的魅力一定可以擊垮權爺爺的意志。到時候讓權爺爺知道我已經另結新歡了,以他正直的性格一定不喜歡我這個喜新厭舊的女人。哈哈,高吧!”

    只要薇薇過得開心就好。

    兩年後回去,妙齡少女又演變成楚楚動人的青春女子。

    “這……”葉邵峰有些吞吐。

    即使沒有戰爭,但依舊是個人才輩出的時代,N集團軍區的前輩許燁磊就是這樣狡猾的老狐狸,而權賀俊這個後輩則是深藏不露的小狐狸。

    “廢話,可能麼?姐姐我,怎麼也得倒騰一下,待價而沽……”葉子欣才不會那麼傻呢,非常自信的回道。

    葉子欣一听,桌下的腳立馬踢了一下葉邵峰,自己和權賀俊的事純屬子虛烏有,老哥這麼一說,別讓家人真的以為自己談戀愛了!

    “算了,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我跟你沒有共同語言。吃飯!你就等著我天天收到uncle銳貢獻的愛心吧……”葉子欣只當趙敏敏嫉妒,拉著她去吃飯。

    回到駐地之後,權賀俊竟然像打了雞血似的精神興奮,心里竟然莫名激動。

    “這還差不多,免得你被人騙了,財色兩空,回來跟我要面巾紙……”趙敏敏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一句。

    權錦添笑呵呵地看著咨詢台的幾個小姑娘,想從里面找到自己的孫媳婦,可就那麼幾個人,一掃過去,哪里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記得自己剛升高二那年,一天爸爸領了一個小女孩來家里,听說她父母都不在了,孤零零的一個人,從權賀俊那一刻就對她心生憐憫。

    “這還差不多!”秦莉雲听完葉子欣的話,立馬一臉燦爛。

    葉子欣立馬拍掉她的手︰“小樣,你才發燒。有實物為證,那麼大束的紅玫瑰,還在更衣室放著。要不要我回去拿來給你看看……”

    還有,她收到鮮花的時候沒有收到師銳開親筆簽名的卡片,她怎麼就能這麼一廂情願地編寫劇情,濫用帥哥資源呢?

    “真的嗎!太好了,邵峰,媽正想著給你張羅介紹女朋友,你就自己找了!什麼時候帶女朋友回來見我們啊!”秦莉雲瞬時眉開眼笑。

    系非崇赫。眾女看到權老爺子見了鮮花還能笑,只能表示,姜還是老的辣,老爺子深受打擊了還能維持笑容。

    “好……”葉子欣非常義氣地同意了,但是以她的個性,要懷揣一個小秘密,憋了半天都不能倒出來,實在是件艱難的事。所以溜了一圈馬後,她直接用陳述句爆料了,“超級帥哥uncle銳對我一見鐘情,今天一大早就給我送花!”

    當然,權中隊長不會閑得蛋疼,沒事干,一直在那回味調戲良家少女的惡趣味。

    這次葉子欣沒有跟趙敏敏為權賀俊發急,因為她還有更急的︰“什麼老男人,人家那叫成熟穩重,懂不?成熟的男人有內涵,不像小白臉一眼就能看穿,那才有意思。你看uncle銳多麼man的一個男人啊,帶著墨鏡真是太有韻味了……”

    “賀俊啊,是我,奶奶!”林倩的聲音透著歡喜的音符,開心的自報家門。

    幾個女人還要在爭辯,葉子欣笑盈盈地回來上班了,她們趕緊住了聲。

    張曉曉陰陰地道︰“呵呵,子欣的魅力可比我們強多了。她這個周一來上班就有收到鮮花,權老您看,這花還在這桌底下呢……”

    “一個帶著墨鏡帥得人神共憤的gentleman!”馬尾辮回答完,便離開了。

    範蘭芳再加強一句︰“而且每天都有!”

    第二天早上在葉子欣家的餐桌上。

    “那麼喜歡,怎麼不去追他?還要在賤男那一棵樹吊死?”葉子欣嗤了一句。

    送花啊!多麼浪漫的事!死老頭子都沒給自己送過一片花瓣,還是孫子聰明,隨便一點撥就開竅了。

    顧薇薇在國外的生活比自己想象的好,她竟然帶著男朋友回國,甚至帶回了家。

    秦莉雲一听,不由看著葉邵峰︰“邵峰你不會在學校就談了吧,一直保密不告訴我們!”

    但在一細想,以權老爺子的偵查精神,一定能很快破獲送花的男人,到時候葉子欣你就等著吃權老爺子的拐杖吧!

    正當葉子欣非常自戀地YY時,同事一個個眼楮冒著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綠光,指著葉子欣道︰“喏,這個樂得傻眼就是……”

    “啊——”葉邵峰吃痛抽了下嘴角,投訴道,“媽,你的寶貝女兒踢我!”

    廣而告之:親們,今天依舊加更(一萬字)奉上……明天見……亞亞最近一直在熬夜碼字,努力加更,大家一定要支持啊,別養文,不然咒你們沒有小J.J……有【月票】的娃,把【月票】投給亞亞,再次表示感謝!!!

    “葉子欣可真是一只騷狐狸,一來醫院就勾.引權中隊長。也就一個周末,不知她到哪鬼混又勾搭了男人,你看看她剛才捧著花沾沾自喜的樣子,真讓人倒胃口……”鄭曉曉哼著鼻子諷刺道。

    見葉子欣說得這麼玄乎,只有一件事可以確認,這丫頭確實沒跟俊哥談戀愛!

    “呵呵,乖孫子,你真是好樣的!”林倩笑呵呵的夸贊著權賀俊,“俗話說,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肯學習,什麼都會懂得!何況我孫子這麼聰明,什麼事一點就通!”

    在針灸的時候,權錦添越琢磨越開心,最後還迫不及待地把孫子送花的消息,讓警衛員小陳打電話通知了林倩。

    小狐狸今天被小辣椒刺激一下,心情非常hight,刷牙時在偷笑,洗澡時看著自己的小俊俊長成大俊俊時,又不其然地想起了葉子欣在他腿邊磨蹭,還有用小扁豆對他的攻擊……

    平時在部隊見不到幾個女孩子,但是每次回家卻見到顧薇薇這麼一位亮麗溫柔的女子,權賀俊的心里變得有些動蕩。

    兩人相處了兩年,顧薇薇適應了新家的生活。她生性內向乖巧,大概因為寄居在權家,更希望自己表現好一點,學習好一點,讓所有人都喜歡她。太苛求完美了,踫到一點小問題,她都能郁悶好幾天,只有權賀俊這個哥哥理解她,寬容她,勸導她,她便把自己的心事只告訴他。

    听葉子欣這麼說,趙敏敏基本也就相信了,不過還是一臉不屑地道︰“哼,不就賤男朋友的一束花麼?就這麼把你收買了!可憐的俊哥啊,怎麼就交了這麼膚淺的女朋友,見了一個老男人就拋了舊愛投入新歡的懷抱?”

    權賀俊听了一陣莫名︰“奶奶,你…這話什麼意思啊?”

    “這種事情很難說的,男人喜歡一個女人的時候,什麼沒干的事都有可能干……”範蘭芳幽幽的回道。

    額——想不到自己這麼有行情,在這大廳美美地站了幾天,便有愛慕者了。

    葉子欣一個新來的菜鳥,才在咨詢台站幾天,就收到花。人家任勞任怨地這一年到頭站著都沒送到一朵鮮花。

    向來做事穩重的他,怎麼會在餐桌上,在那麼多人面前,做出那麼幼稚的事。可是那樣調戲葉子欣,看到她暴怒的樣子,他卻覺得非常有趣,心情特好。回來的路上被葉子欣調戲得那麼有感覺,雖然離開的時候惱羞成怒,但作為一個正常男人,第一次被女人赤.luo.luo地調戲得快爆時,男性荷爾蒙已經炸鍋。

    葉邵峰看完葉子欣的威脅短信,不由勾起一抹無奈的笑意,早知道就不說昨天見到葉子欣男朋友的話題了,搞得自己也引火燒身。

    兩人相處了兩年,兄妹之間的感情慢慢的沉澱,只是後來權賀俊考上了軍校,回家也少了,顧薇薇也忙于高中的學習,雖然彼此都沒時間,但偶爾還是會聯系一下彼此。不過當他回家的時候,看到的那個小女孩,已經變成了妙齡少女。

    葉子欣看著趙敏敏,偷笑著,你還能更虛偽一點麼?我是誰啊,跟我還來這虛的。你要不經常提無忌哥,我會跟他神交已久一見面就能認出來麼?,

    “呵呵,媽,哥的女朋友也是海歸,還是哥的學妹哦!”葉子欣眨了一下眉眼,俏皮的回道。

    今天一來上班就收到uncle銳的話,讓葉子欣心情大好,決定不跟趙敏敏不般見識︰“小樣,就你這想象力,直接撞南牆算了。你姐姐我行情好著呢,除了權爺爺和林奶奶這兩個忠粉,現在又多了一個……”

    秦莉雲有些不滿的看著葉子欣數落道︰“小聚一下,就聚到半夜才回來!你這丫頭,我原本還想著你上班後,周末休息能多陪陪我,結果比以前讀書的時候更見不到人影……”

    權賀俊就在這樣詭異的理由中,沒有一絲羞澀或愧疚地走出了臥室。

    “媽,人家周末難得休息,就想著跟朋友出去放松一下嘛!下周我休息的時候一定在家陪你,行嗎?”葉子欣笑著跟秦莉雲撒嬌。

    趙敏敏見她那眉飛色舞,惷心蕩漾的表情,不由擔心道︰“哎,子欣,你不會真的這麼快就把自己交代給只有一面之緣的老男人吧……”

    江雨欣頗有深意地道︰“權首長您說笑了,子欣哪要我們教啊,她的工作做得很好,我們還要她教呢?”

    兩個女人吃頓飯,把大三個帥哥棄之如敝屣地談論著,要是讓他們听到了不知會是怎麼受傷凌亂。

    “我覺得我跟uncle銳特別來電……”葉子欣一臉花痴地想。

    昨晚因為遇到趙敏敏的青梅竹馬陶凌川,從而認識了師銳開,向南,還有李維澤,不過她倆在包廂也就呆了一小時左右,便被蘇毅浩給叫走了。三個死黨瘋到十二點才回來,葉子欣洗漱完後,邊打著哈氣邊下樓。

    “你們先別亂猜測,會不會就是權中隊長叫人送的花?”範蘭芳抬眼又來了一句。

    權錦添探頭一看桌子底下確實藏著一束鮮花,不由琢磨了一下,周一開始收到鮮花,那一定是周日子欣和賀俊約會加深了感情。

    不過,葉子欣卻非常自戀地覺得,以自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青春美少女形象,博得一個優雅又霸氣的成熟男人的喜歡,是正常的。

    葉子欣沖著葉國濤呵呵一笑︰“昨天晚上和敏敏還有毅浩小聚了一下!”

    葉子欣見葉邵峰似乎有些為難,不由趕緊幫忙解圍︰“媽,別這麼心急嘛?哥想帶回來的時候,自然就會帶回來的!”

    “權首長,您來了,您老哪不舒服?”

    “哥,那你和薇薇姐是什麼時候開始的!”葉子欣十分好奇這件事,不由搶著問道。

    而林倩把功勞全部攬在自己身上!她覺得自己送出的愛情寶典實在太對了,孫子就一愣頭青,才看了書,就立馬懂得怎麼討孫媳婦的歡喜了。

    幾秒後,葉邵峰的手機響起了短信鈴聲,拿起一看是葉子欣發的︰哥,我好歹幫你說話了,別在透露我任何事情!不然後果你知道的!

    權錦添沒多想,听到別人夸孫媳婦,非常的高興,他想看一眼孫媳婦,也就沒有立馬離開,繼續跟咨詢台的女孩子打探著孫媳婦的情況︰“哈哈,你們別這麼謙虛麼?子欣剛畢業,業務經驗哪能跟你們比。”

    權賀俊回到軍營便在辦公室開始忙著演習作戰方案,精神處于超常的興奮狀態,思維也就超于超活躍超散發的狀態,寫了一個下個月的訓練計劃反反復復修改,終于在今天晚上一氣呵成改完,甚至連訓練計劃都有了新的想法。

    哇,不是吧,難道uncle銳對我一見鐘情?難怪昨晚他跟我喝了好多杯!

    葉子欣拿著鮮花,聞了聞,嘿嘿,真香啊。到底是誰送的呢?帶著墨鏡!帥得人神共憤!她開始按著這個詞條在大腦里搜索有這個特征的gentleman,很快靈光一閃,想到昨晚在龍城國際的包廂里認識的帥哥。

    “子欣,你是我好友麼?是我好友就要跟我站在同一個戰線,我說是賤男,你就要無條件地附和。”

    這麼一大束紅玫瑰,鮮艷欲滴,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這一定是男人送的。

    所以葉子欣一去洗手間,幾個女人看看沒有病人往咨詢台,立馬就開始低聲嘀咕了。

    于是馬尾辮把這束鮮花地道葉子欣面前,笑著道︰“葉美女,這是您的鮮花,請接收……”

    顧薇薇在家是個不多話的人,但是只要有權賀俊,總是會逗她一下,讓她笑,或者讓她惱,讓她不在是玻璃美人,而是有生氣,有朝氣的女孩。

    正吃著早飯的葉國濤抬頭看了她一眼,隨後道︰“昨晚又跟誰去哪瘋了,那麼晚才回來!

    “昨晚做了春……夢?現在還回味無窮?有可能哦,俊哥那麼帥,一定能在夢中滿足你……”趙敏敏一臉壞笑的將葉子欣和權賀俊扯在一塊。

    葉子欣還沒反應過來,還在苦苦思索,到底是哪個患者對她深表感激。但實在想不到答案。

    洗完澡穿上褲衩才明白問題的答案,他很驚訝,自己有那麼重口味麼?不,沒有,絕對不重口味!剛才大概是穿越了,都是葉子欣那個暴力女今天在自己面前挑釁得太出格了。是個男人都可能被刺激得穿越一次。

    “呵呵,老毛病了。子欣不再咨詢台了麼?”

    權錦添不知道這些看起來單純的小女孩,一個個心思這麼復雜,他最在意的是孫媳婦沒有避開他,還那麼溫柔地叫他權爺爺,這一定是鮮花的功勞,老爺子便越發相信這鮮花一定是孫子送的。

    一個婦女抱著小孩過來借體溫計,葉子欣剛遞給她,便听到一個女聲︰“請問哪一位是葉子欣小姐?”

    “這麼義憤填膺,不會真的讓我猜中了吧?”趙敏敏不怕死回道。

    林倩想象著孫媳婦收到花時幸福的樣子,便很快發散了思維想到明年抱孫子時權家幸福的樣子。

    “好吧,那我暫時不催你,不過能跟媽說說,她是做什麼的嗎?今年幾歲了?”秦莉雲急于想知道兒子女朋友的信息。

    “去,那個無忌哥還是留給你慢慢暗戀吧,你這苦戀的女人,明明喜歡得不得了,還那麼嘴硬。一口一個賤男,你叫你的無忌哥賤男也就罷了,你不能逢人都叫賤男好不好?打擊面太廣了……”葉子欣為了昨天趙敏敏那句殺傷力極強的‘賤男’表示抗議。

    葉子欣一听,知道此地不能久留,連忙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臂,夸張的叫了一句︰“哎呀,我上班快要遲到了,爸媽,我先走了!晚上見!”說完,葉子欣抽了張紙巾,擦下嘴巴就逃出了餐廳。

    作為全身心都在鑽研作戰戰略,精兵訓練的特種兵中隊長,最需要的就是有改良、創新、優化的戰略思維,到了戰場上,才能出其不意地制敵,卻又永遠都讓敵人捉摸不透。

    醫院咨詢台只要上白班。八點開始上班,葉子欣都會提前幾分鐘到崗,做好準備工作。因為她的勤勉,讓嫉妒她的同事少了很多口舌。

    必須煽風點火,這樣爸媽的注意力才會得到徹底的轉移。

    那個孤苦伶仃的女孩進了權家一直都沉默寡言,那時候爸爸權致遠還在外地任職,一年到頭極少回家。爺爺奶奶還沒退休,經常都不著家,而媽媽忙于公司的事務也只有晚上才回來。權賀俊這個哥哥便擔當起照顧妹妹的責任。

    “邵峰,你剛才說什麼?”秦莉雲根本不關葉邵峰的投訴,倒是十分好奇他前面說的那句話。

    葉國濤眼底也透著一絲意外,直直的看向葉邵峰。

    後來自己到了部隊,為了不辜負爺爺寄予的厚望,也不想讓人給他扣上軍三代的帽子,權賀俊比在軍校的時候,還要努力,還要刻苦,想用自己的能力,實力來證明自己,時隔兩年都沒回一次家。

    正要躺下,卻看到了床頭櫃上的全家福,看到那個清瘦單薄的身影,權賀俊剛才飄飄然的心撞車般,天旋地轉地往下一沉。

    葉邵峰瞪了葉子欣一眼,卻不得不撒了一個謊︰“我們是快畢業才開始的!”

    周五,權錦添來醫院報到的時候,老遠就听到咨詢台的幾個女人獻殷勤的招呼聲。

    特別是葉子欣,虧了她的奇思妙想,竟然能想到搬出師銳開來當擋箭牌,要是uncle銳听到這個小美女竟然這麼無視他的無敵魅力,他泡妞的時候還能再雄.起麼?

    “不是……”葉邵峰連忙否認。

    兩個丫頭說話就像草原上遛馬,一不小心還是偏離了主題。

    就此,兩人的感情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

    葉子欣成功了扮演了預言家的角色,還真被她說中了,從那一天開始,她每天早上都能收到一束滴著露水的紅玫瑰,收花收得心情好好,招搖的讓人羨慕嫉妒恨。

    趙敏敏看葉子欣笑得那麼yin…蕩,笑著問︰“人家下班耗盡了精神沒力氣,你這麼精神氣爽,難道撿到錢了?”

    葉國濤也是如此,眼楮灼灼的看著葉子欣。

    “哼,這樣更好。我還覺得權中隊長跟葉子欣在一起太跌份了。要是葉子欣那麼風.騷,他們就不可能往下發展了。下次要是見到權中隊長,一定要揭發她……”鄭曉曉眯著眼楮,一副要將葉子欣丑惡的面目揭露出來的摸樣。

    權賀俊這次回家演了一出鬧劇,回來之後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權老爺子看到鮮花,心里霎時樂開了花。

    不過她的話立馬遭到鄭曉曉的反駁︰“不可能。權中隊長那樣剛正的男人,怎麼可能浪費心思琢磨這樣的事?”

    葉子欣只在心里腹誹,沒有打斷。

    “是啊。呵呵,看到你收到的獻花了……”權錦添和藹的笑道。

    葉子欣不理會同事的羨慕,笑著簽了單。但還是非常好奇地問了一句︰“靚女,這花是誰送的?”

    其實,那好多杯酒都是葉子欣撒歡地叫著uncle銳,叫得師銳開怕听到uncle趕緊跟她喝了。

    中午下了班,葉子欣和趙敏敏一起吃飯。

    權錦添的腿時好時壞,換季的時候經常犯病,三天兩頭來醫院針灸。

    這下輪到葉邵峰緊張了,其實他只是個擋箭牌而已,並不是顧薇薇真正的男朋友,昨天他和顧薇薇一起離開權家後,兩人在一起喝了杯咖啡,顧薇薇便去找了其他她高中時期一個要好的女同學。

    “子欣剛去上洗手間……”趙敏敏連忙狗腿的作答。

    真心崩潰,權賀俊看著桌上的手機響了一遍又一遍,心里不免有些煩躁起來,為了不讓家里的老頭老太跳腳,權賀俊最後還是接了起來。

    能心里平衡麼?

    “放心吧,這種劇情根本就不是我演的……”葉子欣笑著,一臉的陰謀詭計,看得趙敏敏心里發毛,怕這丫頭算計自己。

    而葉子欣也是難得跟同事想到一塊,當然,她設想的結局沒那麼悲壯,頂多也就被老爺子橫眉冷對,以後見到權爺爺繞道而行。

    葉子欣抬眼看到一個綁著馬尾辮的少女手里捧著一束凝著露水的鮮花。

    她還沒親臨一線救死扶傷,哪來的病人感謝她救人一命。如果真做過一個可能讓人感謝的事,那就是她拿了三百給一個肚子疼的老太太,但昨天已經知道,那個是權賀俊的奶奶自導自演的懸疑劇。

    趙敏敏搖著頭,一臉無語的樣子,埋頭吃自己的飯。

    葉邵峰瞪了葉子欣一眼,隨後笑著回復一句︰“等時機成熟,我會帶她回家給你們看的!”

    “那個什麼uncle銳搞不好還是一個大尾巴狼,就喜歡勾.引像你這樣的小花痴。看看,多麼成功啊,幾毛錢一束花就把你攪得惷心蕩漾了……”趙敏敏哼了一下鼻子,表示不屑。

    這一上午,葉子欣心情好,但是其他同事看到桌下的鮮花可就沒那麼開心了。zVXC。

    隆重推薦亞亞的完結文︰《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又名為《替父從軍︰腹黑中校惹不得》、

    《泡菜愛情I︰我在韓國當媳婦》、《泡菜愛情II︰你好,韓國上司》、

    《致命痴纏︰早安,我的野蠻小姐》絕對好看,絕對輕松,絕對甜蜜,絕對值得一看!!!

(最言情小說吧 wWw.Zuiyq.com www.zuiyq.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最新章節 |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全文閱讀 |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全集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