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說吧
最言情小說吧 > 穿越小說 > 傾君側•等皇的女人 > 【131】爺,你好狠的心

傾君側•等皇的女人 【131】爺,你好狠的心 作者 ︰ 素子花殤

    張安輕輕推開書房的門,里面沒有掌燈,漆黑一團,清冷的月光透過窗欞灑進來,視線雖模糊,卻勉強還是能夠辯物。舒殢獍

    男人一襲月牙色錦袍,剪手立在窗前,背脊筆直,一動不動,不知在想什麼。

    張安垂眸默了默,反手將房門掩上,也不敢妄自掌燈,只小心翼翼地走到男人身後,輕喚了一聲,“爺!”

    他知道他肯定有事,不然,現在的他應該在六扇門的大牢里,何故突然回府,必是有所交代。

    男人聞聲回頭,見到是他,轉過身來,“本王不在的這些日子,蘇陽有沒有什麼異常舉措?嬖”

    蘇陽?

    張安一怔,不意他開口說的竟是她,略略想了想後,才道︰“沒太注意王妃的舉措!怎麼?出什麼事了嗎?”

    他的確也沒有去注意,因為這個男人不在,都是他在打理,不僅府中眾事較多,還得替這個男人做好掩護朗。

    男人沒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沉聲道︰“以後派個人看著她!”

    末了,又補了一句,“不要讓她發現!”

    張安愣了愣,這些年他了解這個男人,他說要監視,那必定就是有監視的理由,所以他也沒有多問,只頷首道︰“是!”

    “還有,本王已通知隱衛去尋找蘇月和冷煜的下落,一旦有消息,他們會跟你稟報,你再想辦法通知本王,切不可輕舉妄動,一切等本王定奪。”

    他記得今日那個女人走的時候,重重地握他的手,給了他一個安定的眼神。

    但是,他如何安定?

    她跟冷煜走了,教他怎樣能安定?

    他本不是一個沉不住的人,從來不是,但是,他發現,在那個女人面前,他似乎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

    這對他並不利。

    可是……

    心頭的那抹燥意愈演愈烈,他皺眉,拾步往外走。

    張安靜靜地看著他,因帶著面具,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但是,他知道,男人的心中遠沒有表面看起來的那般沉靜,見男人作勢就要離開,他忍不住開口道︰“爺走這一步棋本來就風險極大,不是嗎?”

    男人腳步一滯,身子僵硬在原地。

    是啊。

    風險極大!

    故意暴露他和蘇月的行蹤給景帝派出去尋找他們的暗衛,故意讓瞎婆婆在景帝經過的時候,在宮門口打探蘇月的消息。

    目的不過是借景帝的手,逼蘇月回來。

    他不是不知道一旦回來,對蘇月意味著什麼。

    但是,他沒有辦法。

    他必須回來,商慕炎有很多的事要做、有很重的擔子要挑,不可能在一個小村莊里平靜地生活一輩子,商慕寒也不可能銷聲匿跡、去拜訪神醫拜訪一輩子。

    所以,他必須回來。

    但是,他要蘇月跟他一起回來。

    他知道,經過了這麼多事,蘇月已是心灰意冷、傷痕累累,是絕對不會再回的。

    除非……逼不得已!

    所以,他就給了她這個逼不得已。

    這些年的經歷下來,他早已經習慣了置之死地而後生。

    這次,他和蘇月回來,又是死地。

    不同的是,以前,都是他一人,這次,多了蘇月。

    所以,他不能有一絲的閃失,他必須確保萬無一失。

    在回來的馬車上,蘇月有些異常的安靜,他不知道她是不是窺探出了什麼,他只知道,看著她靠在車廂上孱弱的身影,他忽然有些唾棄自己,甚至有了改變計劃的念頭。

    但是,計劃既已啟動,他早已沒有了回頭路。

    他將景帝可能會利用的幾點理了出來,也一一做好相應的對策。

    他想過了,最後的最後,就算所有的形式都對他們不利,景帝依舊要將蘇月逼上絕路,他還有他母妃留給他的東西。

    一枚免死金牌。

    景帝登基那年賜給他母妃的免死金牌。

    他不知道,當年他的母妃為何寧願自己被剜心,也沒有用那枚免死金牌,他只知道,他的母妃臨死前將金牌給他,說日後可以以此保命。

    他定要護蘇月無虞。

    多年貓捉老鼠的游戲,他早已對他的那個父皇了解透徹。

    所以,一切順山順水。

    他一條一條讓那個帝王想要找的理由和借口都不能用。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半路竟然殺出個柳氏。

    她將問題推向棘手,更糟糕的是,他的那個父皇一向多疑,必定會因此懷疑蘇月的身份而派人暗查,這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

    柳氏一個毫無主見的婦人,如何會突然想到查蘇月?

    必定是有人唆使之。

    而這個人極有可能是蘇陽。

    這也是,他為何讓張安派人秘密監視她的原因。

    畢竟這個女人是商慕寒的女人,兩人孩子都有了,對商慕寒應該是非常熟悉,有沒有懷疑他的身份也不一定。

    他必須防!

    如果說柳氏的出現,是將事態的發展推向對他不利的一面,那麼,冷煜的出現就恰好相反。

    雖然他同樣沒有想到他會來,但是,他的出現,卻瞬間扭轉了局勢,瞬間將蘇月拉出了險境。

    然而,他卻並不感激他!

    特別是看到他抓住蘇月手臂的那一刻,他是憤怒的,極度憤怒!

    沒有他,他同樣可以護蘇月無虞。

    他還有金牌不是。(素子蹦出來,孩紙們現在知道冷煜來之間,這廝手心微動,探進袖口是搞毛了吧,對,準備拿金牌。)

    蘇月終究是跟冷煜走了。

    沒有人知道他那一刻的心情,那種一顆心瞬間空落、又恐慌到極致的心情,那種心情,他從來都沒有過。

    如果當初知道是這樣一個結果,他寧願和她呆在那個小山村里不回來。

    所以,他必須找到他們。

    他不能讓她走!

    絕不會讓她走!

    廣袖中的大手攥了又攥,他回頭,看向張安,一字一頓,“她不會走的!”

    話落,也不等張安做出反應,他便轉身出了書房。

    外面夜色更濃。

    冷風夾著一絲春夜的寒意撲面而來,男人發絲飛揚、衣袂簌簌。

    幽幽夜色下,一抹清瘦盈盈的身影立于院中的樹下,面朝著男人的方向,黑暗中,看不到臉,只看到一雙清麗的水眸,盈盈泛著星光。

    男人微微一怔,頓了腳步。清瘦身影快步上前,身後的披風被夜鼓起,飄揚跌宕。

    就在身影就要撲入男人懷里的同時,男人長臂一伸,將她裹住,瞬間卷進書房里,門隨即被帶上。

    “爺,你好狠的心!”

    女子委屈輕柔的聲音響起。

    還在書房里沒來及出去的張安震驚地看著兩人,一時尷尬至極,杵在那里忘了動,這出去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男人放開懷中的女子。

    女子這才發現書房里面還有人,一時也是窘迫得紅了臉,所幸屋里沒有掌燈,光線暗,看不真切。

    男人眼梢輕輕一抬,睇向張安。

    張安一震,連忙微低了頭,“見過姑娘!爺若沒有其他吩咐,屬下先行告退!”

    男人沒有吭聲。

    女子對著張安溫婉一笑,“爺不在的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張安頷首不抬,“姑娘客氣,那都是屬下應該做的!”

    說完這些,他便連忙拾步越過兩人身邊,退了出去。

    反身拉上房門的瞬間,他看到女子再次撲進了男人的懷里。

    男人淡淡的聲音響起,“你怎麼來了?”

    “看不到爺,所以我只有找過來了。”

    “你這樣做,不好,很危險。”

    “誰讓爺那麼狠心,做戲便做戲,搞得像真的一樣……”

    張安眉心微攏,轉身,走進夜幕里。

    *************

    當蘇月一身男裝出現在六扇門的時候,六扇門里沸騰了。

    按照他們的話說,好久不見師爺,想死他們了。

    一大堆人圍過來跟她講著她不在的這段時間里,發生了哪些案子哪些事。

    當然,她和冷煜,以及她和商慕炎的案子最有談資。

    她訕訕地听著,有些心不在焉,她想去看一個人,一個此刻被關在大牢里的人。

    冷煜問她,回六扇門是不是因為商慕炎,她說不是。

    其實,她自己知道,除了最重要的查自己身世和龍鳳玲瓏棋盤以外,商慕炎,也算是一個原因。

    一切因她而起,她不能棄他不管。

    而這些家伙卻越說越起勁,一點都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展超話很少,他一直是他們這一堆人中最沉默的一人,此時也不例外,就抄著手靠在門楣上,輕勾著唇角看著屋里熱火朝天的景象,眸光若有若無地盤旋在蘇月的頭頂。

    蘇月在人群中轉過頭看他,他便朝她微微一笑,將視線掠開,垂下眸子。

    蘇月也不以為意,在六扇門里,數這個男人武功最高、最寡言、也最冷情。

    但是,平日跟她一起出去辦案的機會也最多,對她算是很盡心。

    跟這個男人出去辦案,她從不擔心人身安全問題。

    又是不知被拉著說了多久,直到一直沉默不向的展超突然開了口,“好了,夜已深了,讓師爺休息吧,有什麼話可以明日再說。”

    在六扇門里,此人可能整日說不了一句話,但是,一開口,絕對有份量。

    眾人這才罷了休,紛紛興致闌珊地告辭。

    蘇月有些感激地看了看展超,展超亦是眸光微凝,朝她看過來。

    四目一撞,展超將目光掠開,兩頰竟浮起一絲可疑的潮紅,還沒有等蘇月看清楚,他已將身子自門楣上直起,轉身,走了出去。

    ***********

    等眾人走後,蘇月又稍稍等了一會兒,這才出了門往六扇門大牢而去。

    她現在是一身男裝,頂著蘇桑的臉,所以也無所畏懼,路上踫到熟人,只說,自己巡視一遍大牢。

    以前,她也經常會這樣,所以,也並不會引起懷疑。

    大牢里,幾個守夜的獄卒坐在燈下打盹,她走過去,拍了拍他們的肩膀,他們才迷迷糊糊睜開惺忪的眼楮。

    認出是她,幾人大駭,正欲行禮,她便朝幾人無謂地揚了揚手,“本師爺有幾個問題要單獨問問八王爺,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最言情小說吧 wWw.Zuiyq.com www.zuiyq.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傾君側•等皇的女人最新章節 | 傾君側•等皇的女人全文閱讀 | 傾君側•等皇的女人全集閱讀